品茅台看小說

竟然想要他們將已經交了錢的寵獸讓給別人,真是笑話,他東方修哲是那麼好說話的人么?

「你再考慮考慮吧,對方的來頭好像不小,我們寵獸行里還有很多比較不錯的寵獸,你看你們是不是……」

負責人員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是被打斷了。

「這件事沒得商量!」東方修哲態度強硬。

「那隻『雙尾敲山虎』,我非要不可,『先來後到』的道理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況且我們已經交了錢,收據還在這裡,應該賣給誰,我想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這幾句話說得負責人員張口結舌,心說話怎麼一個比一個不好說話呢?

沒有辦法,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情況下,他只好去請示領導了。

「原來是『南王府』的公子啊,真是失敬失敬!」

一位領導在見到這個肥胖的少年後,立刻臉上堆起了笑容。

「少說費話,這隻『雙尾敲山虎』我馬上就要帶走,我給你十分鐘,看著辦吧!」肥胖少年用帶有威脅的語氣說道。

「這個好辦,這個好辦!」這位領導笑臉不減,立刻討好著說道,「我馬上命人將這隻『雙尾敲山虎』給貴府送過去!」

「算你識抬舉!」肥胖少年臉色緩和了下來。

「……可是,這隻寵獸已經被人先買走了……」那位負責人員試圖提醒這位領導。

「你給我閉嘴,得罪了『南王府』,你擔待的起嗎?」這位領導把眼睛一瞪,小聲斥責道。

負責人員不再說話了。

「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來處理就好了!」

這位領導說完,便開始命人搬運這隻「雙尾敲山虎」,至於先買的那個毛頭小子,把錢退回去就是了!

「你很會辦事,我會在你的上級面前替你美言幾句的!」

這時,肥胖少年似笑非笑地說道。

「那我先謝過公子了!」

這位領導再次堆起虛假的笑容來,並且指揮著工作人員快點搬運。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不合時宜的童聲卻是響了起來。

「我的『雙尾敲山虎』,可以帶走了么?」

東方修哲、李二牛還有辰月辰星緩緩走了過來。

「這幾個死孩子,不老實待在房間里,出來做什麼?」這位領導眉頭一皺。

「喂,你們幾個——」東方修哲突然對著那些正在忙碌的工作人員道,「不用搬了,這隻『雙尾敲山虎』我可以自己帶走!」

工作人員停了下來,面面相覷,有些搞不懂狀況。

而原本準備離開的肥胖少年,此時竟然走了過來,上下打量了東方修哲一番,冷笑著說道:「這隻『雙尾敲山虎』,本少爺要了!」

然而,東方修哲看都沒看他一眼!

「你們幾個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點給『南王府』送去!」這位領導察覺到氣氛不對,立時催促道。

「喂,我們大叔——」東方修哲一臉冷笑地盯著這位發號施令的領導,「我可是我先買的,你最好給我考慮清楚了再決定!」

這位領導低頭看了東方修哲一眼,心說話,你能夠和「南王府」的公子比么,得罪了「南王府」,這家寵獸行還要不要開了?

「這隻『雙尾敲山虎』已經是這位公子的了,至於你交的那些錢,我會讓人退還給你的!」這位領導冷冷地說道。

在這種時候,他必須擺正立場。

誰知他這句話才說完,東方修哲竟然笑了…… 「你們幾個快點,別磨蹭,出什麼事我負責!」這位領導大聲嚷嚷著。

那幾位工作人員可不管什麼,領導發話他們照著執行就可以了,正準備連籠子一起抬出去時,一個讓他們驚呆的一幕出現了。

數道水柱,就像是毒蛇一般,瞬間纏繞上了正在發號施令的那位領導,強大的力道直接將他放倒在地。


「什麼,發生了什麼?」

突遭襲擊,這位領導被嚇了一跳,他掙扎著,試圖掙脫出這種困境。

「碰!」


還未等他站起身,腹部驟然遭受一記重擊,力量大得就像是被一把鐵鎚硬生生砸了一下。

「咳咳~」

當場,這位領導便是口吐鮮血,等他看清這是怎麼回事時,那個被他無視的小孩,正用一隻腳踩著他的肚子。

這個變故實在太突然了,誰都沒有反應過來,就連那些工作人員都被嚇傻在了當場。


他們眨著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在這個地方,他們的領導被人給打了,而出手的人竟然還只是一個八歲左右的小孩。

「你……」

這位領導想要說什麼,但那隻腳猶如一塊巨石壓著他,讓他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竟又是一陣的咳嗽。

東方修哲嘴角處,依舊掛著那抹邪邪的笑,此刻俯下身子,聲音平淡地問道:「現在再給你一次機會,那隻『雙尾敲山虎』應該屬於誰?」

「你……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去叫人!」

這位領導拼盡最後的力量喊道。

他只是一個普通人,既不會魔法,也不會鬥氣,能夠坐上今天的位置,是靠了他一直以來的趨炎附勢。

正常來講,應該沒有人敢在「萬獸宗」的地盤鬧事,然而,今天就要註定他倒霉了。

「很抱歉,你浪費了最後的一次機會!」

東方修哲的眼神陡然一寒,隨著嘴下猛然一用力,只聽得「喀吧」一聲脆響,這個領導的一條腿被硬生生踩成了粉碎!


「啊~~~~」

鑽心的疼痛,使得這位領導慘叫起來,他現在才意識到,自己招惹了一個怎樣可怕的傢伙。

「你這個欺軟怕硬的東西,留著你似乎也沒有多大用處!」

又是一塊「喀吧」,這位的另一條腿也嚴重走形!

「啊~~~~」

這位領導實在是太脆弱了,竟然暈了過去。

不過不用怕,東方修哲的水系魔法很快便是將他給弄醒了,於是,又是一聲「喀吧」傳來,一隻手臂也報廢了,緊湊便是另外一隻。

這位領導痛暈過去數次,然而,每次都會被第一時間給弄醒。

此時的他,看向東方修哲的眼神除了驚恐就是驚恐!

「你這張嘴留著好像也沒有什麼用處,連是非都不分!」

手掌一用力,這位領導的下巴,瞬間粉碎變型。

只不過片刻的工夫,剛剛還是耀武揚威的一個傢伙,現在變成了一個超級殘廢。

「惡魔,這個小孩絕對是個惡魔!」

頃刻之間,在場的這些工作人員,全都產生了一樣的想法來。

「他好像已經不能說話了,那麼——」東方修哲突然轉頭看向已經嚇傻了的那個負責人員,「你來說,那隻『雙尾敲山虎』應該是誰的呢?」

「你……你的……」

幾乎是出於本能,這位負責人員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既然是我的,這個男人竟然想打我的寵獸的主意,懲治他應該沒有錯吧?」

東方修哲一臉微笑地盯著這位連身體都開始有些發顫的負責人員。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喧嘩傳來,原來是維護治安的人員趕了過來,當他們看到現場的情況后,都是吃了一驚。

「是什麼人,竟敢在此行兇?」

其中一位男子走了出來,他應該是這些人的隊長。

沒有人回答,不過大家的眼神,都一致地盯向東方修哲。

經過盤問在場的工作人員,終於弄明白事情真相的這些治安人員,全都是一臉不敢相信地盯著東方修哲。

「竟然是這個小孩,他才多大,下手也忒狠了點吧?」

「我的媽啊,這到底需要怎樣的打擊才可以弄成這副慘樣?」

在看過了這位悲催領導的傷勢后,這些治安人員都是暗暗吃驚。

「是你將人打傷的么?」那隊長皺著眉頭對東方修哲問道。

在他值班的時候,竟然發生了這種事,估計這個月的獎金別想拿了!

「是我!」東方修哲倒是不抵賴。

「在此行兇,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這位隊長冷冷地說道。

他可不管事情經過,也不會管誰對誰錯,只要有鬧事者,他的職責就是將人抓起來,然後交由「萬獸宗」的人發落。

「跟你走,你算老幾?」

東方修哲哼了一聲,他沒有想到這裡的人,竟然一個比一個蠻橫,不問青紅皂白就像拿人,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聽到東方修哲冒出的這麼一句話,這位隊長臉色陡然一變,他沒有想到這個小鬼竟然如此跩,將人打成了重傷,竟然還氣焰不減。

「拿下!」

手一揮,他準備強行拿人!

「嗖!嗖!」

兩道白影一閃,辰月和辰星兩人已經擋在了東方修哲的面前。

「辰月,辰星,你倆退下,這些人交由我來處理!」

東方修哲淡淡說道。

現在他可是認了一個超有勢力的師傅,才不會怕了這些狗仗人勢的傢伙呢!

「萬獸宗」又如何,相當初在魔獸山脈的時候,「萬獸宗」宗主冷金鵬,還不是栽在了他的手裡!

別把他惹急了,不然的話,會叫「萬獸宗」上下雞犬不寧,甚至從這個世上消失!

就在這時,已經有數個治安走了過來,準備將東方修哲拿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