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就連緊挨着主殿的偏殿建築也被這股力量的驟然爆現,而開始崩裂粉碎。

“去死吧。魔頭!”

冷鴻飛拳頭迅猛如龍,不過半息便轟然落在了凌天的胸口之上。

就連天上翻騰穿越的蒼龍也在這一刻從天空之中,猛然朝着凌天的心口出飛衝而來。

“哈哈~哈哈哈哈~”

冷鴻飛此刻,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內心的興奮,瘋狂大笑起來。

那張老臉簡直笑到扭曲而猙獰。

“凌天魔頭,沒想到自己千年之後,也會有今天吧?做人別太囂張,這就是你的報應。”


“不過死在我冷鴻飛的手中,也算你沒白活這一千年。”

看着冷鴻飛這般趾高氣揚的得意模樣,凌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本座說過,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血的代價!”

“什麼?這……”

咚!

冷鴻飛還沒有從凌天爲何沒事的震驚與疑惑中出來。

整個人的腦袋就像是被人死死扣住,然後便迅猛朝着地面猛砸下去。

這一切發生的極快,僅僅是一瞬,而且還他孃的兇猛無比。

一聲悶響,冷鴻飛整個腦袋直接砸進了地裏。

但,凌天並未控制他使用靈力。

所以就在冷凝飛的腦袋被砸進地裏的一瞬間,他立馬運轉體內的靈力去護住自己的腦袋。

這才保住了性命。

但就在他心中暗暗吃驚受怕的時候,腦袋竟然再次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拉了起來。

隨後又沒有任何的徵兆,直接被這股力量死死按壓在朝着地面再次砸了下去。

咚!


冷鴻飛又被死死砸進地裏。

隨後還沒等他準備好,腦袋又被拉扯了起來。緊接着又進了地裏。

咚!

又被拉了起來,又被砸了下去。

咚!咚!咚咚咚咚~

冷鴻飛完全不知道自己被這股無形的力量拉起來砸下去了多少次。

只知道這一次又一次的猛砸之後,自己的腦袋都快要廢了。

現在整個腦袋都是濛濛的。

一副“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幹嘛?”的模樣。

就在他再次被拉起來的時候,他拼盡全力想要掙脫這種狀況。卻不知道爲何,整個身子就像是被綁住了一般。

全身上下的手腳壓根動彈不得。

而就在此刻,凌天那張冷漠無情的臉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他這才完全回過了神來。

“凌天魔頭!!沒錯,他沒死!我這,”

啪!

凌天一巴掌扇了過來,未等冷鴻飛哼唧一聲,整個人360度直接旋飛而去。

那速度,簡直比炮彈還快,而且撞到地上的瞬間,那威力比炮彈還要巨大。

噗!

一大口鮮血噴出。冷鴻飛整個都愣了。

不過他此刻唯一能夠感覺到的事情是,自己的身體好像又恢復正常了。

“我能動了!沒錯。我能動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

冷鴻飛整個人再次呆愣在了原地。

因爲他看見的凌天竟然一閃一閃的移動而來。那感覺就像是瞬移,但凌天的移動身法卻要比瞬移還要厲害千萬倍。

“這是怎麼回事?你爲何會沒事?你爲何能夠這般移動?你爲何……”

咚!

冷鴻飛直接被凌天抓住了腦袋,旋即朝着地面便狠狠猛砸了下去。

這一次,他心底終於記起來了。

這種感覺,這種實力,完全就是之前猛砸自己不知多少次的那股力量。

“什麼?這無形力量竟然是魔頭……怎麼可能?”

咚!

冷鴻飛又被猛砸了下去。

大地震盪,冷鴻飛完全沒有想明白這到底怎麼回事。

腦袋的眩暈感,刺痛感,懵逼感……就連身體的禁錮感再次洶涌而來。

“這力量到底怎麼回事?這魔頭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他的靈力不是已經用完了嗎?怎麼……他又戲弄我?一定是,他竟然又戲弄我。我……”

冷鴻飛猛然掙扎,卻發現自己壓根不能動彈半分。

最讓他猝不及防的是……

“我的丹田氣海……沒了,我的靈力全部沒了?!!這魔頭難道費了我的修爲?不可以,這不可以。”

冷鴻飛頓時悲痛欲絕。

因爲廢掉一個修行者的修爲,特別是修煉數百年仍能一步步提升境界的修行者的修爲,這將是比死還有恐怖的事情。

“我的靈力呢?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你廢了我的修爲?你竟然廢了我的修爲。你實在太狠毒了。”

冷鴻飛悲憤叫喊。

那副模樣簡直就像是可憐蟲一般,半點玄霧宗宗主的威風,尊嚴都沒有。

此刻,冷鴻飛的內心開始懊惱。

畢竟人只有被現實的苦難打到谷底最深處,抑或是面對生死之時,纔會開始真正的悔恨。

冷鴻飛便是如此。

“我不該動手的。我實在是太自不量力了。武神巔峯,呵呵,這在你絕對實力面前又算什麼呢?“

“不,我就不該參與這事,我不該受他們的蠱惑,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此刻,冷鴻飛早已悔得腸子都爛了。

看着四周滿目蒼夷的門派。曾經的輝煌此刻卻化作一片廢墟。


冷鴻飛心如刀割,頓時仰天痛哭,哭得肝腸寸斷。

“我冷鴻飛是千古罪人啊!不僅害死了這麼多人,還讓玄霧宗毀在了我的手上。我愧對師父,愧對天地,愧對宗門的列祖列宗啊。”

“殺了我,求求你殺了我吧。” 凌天冷冷看着冷鴻飛,殺他又豈是難事。

之前是想直接用武力打到他服輸爲止,誰知道天品中階的彌天反擊卡竟然對上這武神巔峯境界還是差上了一點點。

想到自己就這麼浪費掉了兩張逆天反擊卡,凌天內心是一陣心痛。

“你們爲何要抓沈婉清?有何陰謀?”凌天質問。

“不清楚。我之前不過是爲了功法胡說罷了。”

冷鴻飛笑了,彷彿早已看淡了生死。

因爲此刻的他內心早已了無牽掛,倒不如一死了之。

凌天並沒有打算從他的嘴裏再問出什麼來。

“既然如此,那本座就讓你修爲盡失,生不如死。”

聞言,冷鴻飛詫異不已。


“修爲?我的修爲還在?”

“在又如何?不說出真相,那便不在。”凌天冷冷喝到。

冷鴻飛當即開口,但仍舊是一副交易談判的模樣。

“如果我說出實情,你一定要放我一馬。不然即便是死,我也不可能把這麼重要的祕密告知於你。”

“你有何資格跟本座談判?”

凌天雙眼微眯,右手一揮,一股無形的力量隨即迸射而出。

旋即落在了冷鴻飛的身上。

“啊~”

一陣慘叫,冷鴻飛倒地掙扎。

“就是死我也不會告訴你真相的。我……”

噗!

冷鴻飛一大口鮮血噴涌而出。

他根本沒有想到凌天竟然壓根不理會他所說的。似乎他所認爲的籌碼在凌天眼裏壓根就不是什麼值得交易的東西。

“你……”

冷鴻飛整個人頓時朝天直飛而去。隨即重重猛摔到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