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突然,霸羽感覺自己眼睛越發明亮了起來,目力比之前有了成倍的提升,體內的精元力越發雄渾,就是意念也提升了近一倍。

最爲讓他驚喜的是,他一直未突破的精脈竟然突破了,現在已經是靜脈圓滿。


當霸羽望去之時,他發現體內兵血有了一絲絲異變,體內的兵血越發厚重,一滴兵血竟然變重了一倍。

“這是魔荒精血融入的結果,不愧爲人皇伏羲造福後輩之舞,果然極端強大!”霸羽在心底驚歎地說。

此時,霸羽踏去,就看到魔血劍傷痕累累的洛在一旁,而張瓊虎的屍體早已變成乾屍。

霸羽撿起魔血劍,看着上面斷裂的符文一陣沉思,但卻沒有任何發現。就在霸羽準備把魔血劍收起之時,竟然發現一點異樣的血芒在劍柄散發而出。

“這是什麼?!”把震驚地說。若不是,霸羽目力已經大有提升,絕不會發現如此異樣。

沒有任何疑問,霸羽拿出殘破石兵,開始慢慢敲打起來魔血劍的劍柄。

“叮!”

“叮……”

接連不斷的碰撞聲音發出,一塊塊金屬就被殘破石兵給敲破。這些金屬並不是普通金屬,而是絕品靈石。

沒有人浪費,霸羽把一塊塊靈石收了起來,最後就看到一張血色的玉箔環繞在劍柄之上。

霸羽拿起玉箔就見到上面崢嶸的文字,氣勢強大,還包裹一種浩然之象,但也有一股強大的煞氣散發。

“本尊魔血,一生魔功縱橫,誰料被自己弟子陷害,身死之際藏功於劍。魔煉淬血功,奪取他人兵血,淬鍊爲己用,化作最精純之力。魔血劍,本尊縱橫之大殺器也,卻已損毀,但其中蘊含極魔血靈魂石,珍貴無比!”

霸羽心道:“原來是一個魔頭的功法,剝奪他人兵血,只是太過毒辣,我霸羽不屑用。不過卻可以用來彌補我暴血術的弊端,若是我淬鍊出精純兵血再動用暴血術定不會像之前那樣如此狼狽!”

霸羽想到如此,他的心頓時就沸騰起來了,今後使用暴血術就不用損害自身兵血,那自己就相當於多了一種殺手鐗!

這時候走到張瓊虎身邊,一把擼下他的戒指,然後取出那一個靈胎,快速離開此地。

“真是一個窮鬼,比星月那娘們差了那麼多,連一顆靈石都拿不出。”霸羽在心底不滿地說。

霸羽繼續向前飛掠,大概當他走了一個多時辰之後,雲清戈五人率先來到,當他們看到如此慘烈的戰鬥之時,他們對霸羽徹底看不透了。

“張瓊虎竟然被他絞殺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雲清戈震驚地說。

“霸羽一向神祕,手段很多,坑殺一個受傷的張瓊虎也不是沒有任何可能。”雲清刀說道。

“先不要震驚了,先給他擦屁股再說。”雲清劍看着霸羽飛離方向的被折斷的樹枝說。

幾人都是叢林老手,當然明白雲清劍的意思,只不過雲清劍卻獨獨留了一個相反的方向沒用動。

“修羅無血刀估計多段,必須要用一些非常手段才能騙過他們。”雲清劍說。“斬下頭顱,咱們回去交任務,霸羽已經安全應該不就就會回去。”

“大哥,靈胎的事情是霸羽兄弟拼命奪下的,咱們不能稟告族老!”雲清戈決絕地說。

雲清劍微微一笑,然後直接向着出一劍峽的方向離開。

……

“都怪你柳絳紅,要不是你我怎麼會如此狼狽!”星月嗔怪的聲音在霸羽不遠處升起!

霸羽頓時愣住了! “姐姐出關了!”星月說。然而柳絳紅卻說:“星瓊女魔出關了!”

“你快走!”星月和柳絳紅幾乎同時讓霸羽先走。當她們二人說出此話的前一刻,她們都不會想到自己會如此說。

“走?你想他能走得掉嗎?”星瓊聲音猶如三千魔音,又猶如一柄魔劍,直接插入 !

“好恐怖的實力!”霸羽驚恐地說。在霸羽看來,星瓊所表現出來的實力要比修羅無血刀強悍十倍有餘!

一道白影飄袂而來,映入霸羽瞳孔的就是一個模糊的輪廓,當星瓊走盡,霸羽眼眸之中終於映出一個完整的人。


這是一個怎樣的人,一襲白衣,卻身顯仙光,高高發髻豎起,竟猶如王冠一般。身材高挑,雙腿筆挺,酥胸翹臀都形成完美的弧線。

一雙杏眼,猶如煙波流動一般,櫻紅小嘴無比性感,膚白勝雪。但是,臉上卻凝聚着一股殺機,讓人不敢正視!

“姐姐你來了。”星月非常依賴地說。星瓊面色毫無變化,但是語氣卻寒如冰地說:“我不來,還不知道你會怎麼被人欺負呢。”

“姐姐沒人欺負我。”星月小鳥依人地說。

“那我聽到的是什麼,難道你被人給拉到牀上去纔算是被欺負嗎?我天族高貴的公主,即便是對你出言不遜,也要殺!”

星瓊殺字出口,天地元氣驟然凝聚,一柄利刃瞬間形成,直接刺向霸羽的咽喉!

霸羽在那股殺機之下,就感覺自己渾身兵血開始慢慢凝固,就像是結冰一般,流動非常慢!


霸羽想要反抗,但是卻連自己的手臂都不能擡起,因爲天地元氣已經把他給禁錮讓他不能動彈半分!

“這到底是何種實力?怎麼會如此恐怖!”霸羽在心底驚呼。

“姐姐不要,是他救了我!”星月見到星瓊直接對霸羽出手,急忙說道。

“是那幾個畜生想要欺負我,他纔會出手救我的,要不是他仗義出手,現在你見到的就是我的屍體,嗚嗚……”星月眼中薄霧出現,然後快速凝聚成淚珠,在她的眼眶中打轉。

星瓊心狠手辣,不但是對別人,就是對自己她也非常恨,只是她的妹妹星月是她的軟肋。

“呼……”

霸羽喘了幾口粗氣,他的手臂終於能動了,但是那股冰冷無比的殺機卻讓他不能忘懷。這筆賬,霸羽記住了!

“他可以不殺,但是柳絳紅我必殺!”星瓊岑寒的殺機轉變對象,直接對着柳絳紅飛掠而去。

瞬間,天地元氣瘋狂匯聚形成一個晶瑩手掌,掌上紋理都能模模糊糊地看清,恐怖的威勢隨後就將柳絳紅給吞噬!

“轟!”

一掌轟擊在柳絳紅胸膛之上,柳絳紅直接倒飛而出,嘴裏鮮血噴灑,她整個人虛弱到了極點!

霸羽見到柳絳紅被一擊擊飛,頓時就飛掠而去,浩淼煙波步徹底爆發,幾個瞬間就已經來到柳絳紅身旁,然後一把摟住柳絳紅纖細的腰肢。

輕柔的聲音發出:“有我在,你我誰都死不了。”柳絳紅眼神一錯愕,她在此刻竟然一點也看不透霸羽!

“爲何他一個連靈兵階都沒有晉入的人,會有如此大的信心?這到底是爲什麼?”柳絳紅在心底說。

“現在英雄救美好像是非常不合時宜?怎麼我饒你一命,你還不知足嗎?”星瓊質問道。

霸羽摟着柳絳紅的纖細腰肢,霸氣凜凜地說:“同爲人族,要我眼睜睜看着她葬身你手,我看不下去,也決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就像我不允許別人欺負星月一般,今日也不允許你在我面前斬殺柳絳紅!”霸羽虛踏一步,說。

“好一個伶牙俐齒,你第一次不允許那是因爲那些人是廢物,而你在我面前就像他們在你面前一樣,也是廢物,你說你能不能成功?”星瓊對着霸羽說,只是她眼睛腫升起一抹漠視之色。

“廢物?我可不那麼認爲。我霸羽雖然實力低微,但也不是任人拿捏的,即便強如你也是一樣!”霸羽意氣凜凜的說,雙眼金光一閃與星瓊對視。

那一抹金光被星瓊察覺,頓時就感到一股淡淡的危機感,這讓她非常之奇怪。

“姐姐,柳絳紅和我乃是我們兩個的事情,我現在已經長大了,我的事情我想自己解決,就……”星月敲邊鼓說。

“就什麼?就不用我插手嗎?你這是算在告訴我,今後你的事情不需要我插手嗎?!”星瓊嚴厲地說。

“姐姐我不是那個意思,柳絳紅差不多已經成了我的心魔,要是不能親手抹除我這一輩子心境都不會圓滿。”星月解釋說。

“是嗎?那你現在就親自出手,免得留下後患!”星瓊逼迫星月。

星月哭喪着臉,不滿意地說:“姐姐你也不想我勝之不武吧,要是那樣即便贏了,我心裏也不會滿意,那我的心境也不會徹底圓滿,要是出了什麼事,你怎麼對得起孃親。”

“你和這個小子都要保下這個小子,我偏不讓你滿意。”星瓊嗔怪地說。

然後,星瓊雙目爆發出一股銳利目光,直逼霸羽,岑寒的聲音宛如從地域升起一般:“你要救下她,不是不可以,那就證明你不是廢物就行了!”

“要如何纔算證明?!”霸羽霸氣凌然地說。

“很簡單,指要是你能接下我三招,三招之後你還能說出剛纔的話,那我就放了你們兩個。要是你不幸身死,那她柳絳紅會與你同赴黃泉!”星瓊冰寒地說。

”我不要你救,你自己走吧!“柳絳紅臉色一冰,想要從霸羽的懷裏走出,但是卻被霸羽摟得死死的,不能隨便動彈!

“姐姐以你的實力,你揮手就可以滅他,難不成你要壓制實力?”星月打着小算盤說。

星瓊看着自己小妹,輕輕一笑,說:“如意所願,我會把實力壓制在靈胎境初期,能不能活就看他的本事了!”

旋即,星瓊就把目光放在霸羽身上!

“我答應!”霸羽再次踏出一步,霸氣流轉! “我答應!”霸羽霸氣凌天,眼中金芒再一次閃過,渾身氣勢都在慢慢轉變!

霸羽答應在星瓊的意料之中,但是她沒有想到霸羽會如此決絕,旋即,說道:“果然是情誼深厚,爲了她竟然連命都不顧了!”

星月這時候也無話可說,她已經盡最大的努力將星瓊對霸羽的傷害降到最低了,若是再逼自己姐姐,她將星瓊置之何地!畢竟,現在霸羽還是外人,即便是救命恩人星月也不能把他當做自己人。

“不要答應她,她的實力就是壓制之後你也不是對手,在族中只有我師姐鳳女和小胖能夠壓制她,別人都不可以!”柳絳紅勸說。

“男人的事情,你們女人少管,給我在一邊好好呆着,別給我添亂!”霸羽霸道地說。

說罷,霸羽拿出一酒罈將幾滴天地元氣放入她嘴中,然後把眼神放在星月的身上,對着星月說:“你們兩個呆在一邊,誰也不能插手。有些事情,不是看不起你們女人,而是必須要男人承擔!”

看着霸羽小心翼翼照顧柳絳紅,星月突然感覺心裏捲起淡淡的酸意。

此刻,霸羽和星瓊凌空相對,眼神都清澈無比,霸羽直視星瓊,霸道地說:“開始吧,你只有三招的機會!”

星瓊微微一怔,道:“你很狂妄,很少有人敢這麼直視我。不過,只有你有三招機會,三招過後,你不死我就履行我的諾言!”

“咚,咚……”

又是一陣牛飲,霸羽的肚子再次脹起,狂躁的天地元氣在體內碰撞,原本五臟六腑的傷勢未愈,現在又遭受碰撞,他的臉色瞬間煞白。

“開始吧!”霸羽忍着劇痛,從牙縫中迸出三個字,顯得氣勢凌厲霸道!

“一劍凝元,斬!”

“呼……”

在星瓊一聲令下,滾滾天地元氣在她周身匯聚,只見她劍指一出一柄翠綠小劍就出現在她指尖!

翠綠小劍跳躍,嗡鳴之聲直刺霸羽腦海,恍惚之間霸羽就感覺到無數劍元對着自己斬殺而來。頃刻,在這種意向之中,霸羽就看是迷離起來!

“姐姐怎麼一開始就出殺招,那混蛋不會連一招都抵擋不了吧!”星月看着霸羽在心底擔憂地說。

“霸羽快醒過來,不要被她的幻影迷惑,真正的殺招還在後面!”作爲對手,柳絳紅當然對這一招十分熟悉,於是她對着霸羽大喊。

但是,霸羽依舊不爲所動,所有意念都被那恐怖斬殺而來的劍元所吸引!

殺招已出,翠綠小劍閃耀一道道晶瑩鋒芒,竟猶如實質一般!

“吒!”

巨人虛像在腦海中咆哮出封天蓋地一般的叱吒之聲,那無數劍元在瞬間就在這一吼之下碎去,就連一絲痕跡都沒有!

霸羽立刻清醒過來,但是他瞬間又被死亡的危機給籠罩,瞳孔之中映出一柄翠綠小劍。

小劍雖小,但威勢卻分海斷浪,一下子就把霸羽給鎖定!


“麟龍破滅戟法,一擊百獸震!”霸羽凌空踏起,破損的麟龍戟再次出現,道道龍吟咆哮天地!

蛟龍虛影出,極端強大的波動慢慢涌現,就見到霸羽將全部天地元氣滾入麟龍戟之中!

“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