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兩人的配合雖然還算默契,但仍然是給人一種無頭蒼蠅的感覺。

這次基地內的作戰反應相當迅速,所有樓下那層的異能戰士全部第一時間接到警報任務,迅速出擊。

撒天雪聽到警報的一剎那就意識到是越澤出事兒了,她雖然心中擔心越澤,可是行動上也一樣要跟其他人一樣,去抓越澤他們。

所有人很快就得到了警告,那個被尊主看中的男人也逃出來了,所有人都要小心應對,絕對不能單獨發生衝突,單獨發生衝突只會把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聽到這裏,撒天雪就有點震驚了原來越澤不僅僅是要自己逃走,還要帶着那個被抓住的傢伙離開。

這時候撒天雪才意識到,越澤已經徹底遠離了組織,當越澤可以做出這種事情的時候,就說明他已經徹底和共德拉決裂了。

正可謂是道不同而不相爲謀,這一刻撒天雪居然有些羨慕越澤可以如此不顧一切的做出這種行爲,她真的好佩服他。

這是撒天雪想做卻不敢做的事情,越澤做了!

撒天雪從一開始進入共德拉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和共德拉的所有人都不是一條路上的人,包括當時的越澤,當時的越澤還是一心要跟尊主做大事情的那種心態呢。

現在越澤變了,變得敢爲了自己而去做出出格的事情。而她撒天雪也變了,變得越來越優柔寡斷,變得越來越沒有自我了。

他們究竟是誰變好了?

以前撒天雪認爲是自己,而現在她意識到是越澤。

所有人分散展開全面搜查,撒天雪也不例外,在基地內開始發瘋的尋找王聰,她知道只要找到王聰就能找到越澤!

撒天雪是要告訴越澤,千萬不要再搞出這種大動作了,尊主是個極其沒有耐心的人,這些足以讓尊主發飆的事情快點停下來吧,如果他想自己逃出去或許還有機會,若是想帶着王聰一起逃走,恐怕是沒有那個可能了。

這一刻撒天雪比任何人都要着急。

今天的黎總也沒有變可愛[重生]

就這樣,他們也很快被逼迫的陷入了一條死路之中。

越澤也不再隱身,他知道這樣下去他們必然會被抓住。

就在這時候,一個身影突然出現,是李香。

李香第一個找到了他們兩個人,因爲李香可以隨意穿過牆面,所以她比其他人多一個優勢,她只需要通過其他人尋找的方向判斷出死角,就直接穿牆而過,這樣才用最短的時間找到了王聰和越澤。

王聰見到李香,馬上就攥起了拳頭。

“你已經無路可走了。”李香道:“就算你打倒我,其他人也會馬上過來,這裏一旦鬧出聲響,所有人都會聚集過來。你覺得你的拳頭能打敗多少?”

“能打敗多少就打敗多少。”王聰懶得和她廢話:“別拖延我的時間。”

“我沒有拖延你的時間。”李香道:“如果我想要拖延時間讓他們來抓到你,我早就喊出聲音了。”

“那你是什麼意思。”王聰愣了一下。

李香的臉上並沒有什麼異樣的表情,卻說出一句讓王聰和越澤都大跌眼鏡的話:“我想和你一起離開這裏,我也想嘗試新的生活,如果你願意讓我加入你們,我就會想辦法帶你們離開。”

王聰和越澤兩人一下就傻眼了!


李香可是秦淮八豔之中的人啊,秦淮八豔在共德拉里的忠誠度算是非常高的了,李香怎麼可能會選擇叛逃呢?

至少越澤是不相信的,王聰的想法就簡單多了,如果願意浪子回頭,當然沒問題啊,越澤就是這樣跟了他的,現在不也一點問題都沒有嗎。

“你當然可以加入我們。”王聰想了一下就答應了。

越澤卻一口否定:“哥,我們根本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做什麼!萬一這是一個陷阱呢?”

“我根本不需要給你們挖什麼陷阱,就現在的情況,一分鐘之後你們就會被人發現,而你們現在也完全沒有了任何出路。”李香道:“你們想離開這裏有三條路可以走,但是這三條路上都有趕過來的人。”

越澤倒抽一口寒氣,他已經被李香發現,再隱身也沒有意義了。

王聰當機立斷:“我相信你不是陷阱,那你用什麼方法能帶我們離開?”

李香沒想到王聰會答應的那麼痛快:“你答應讓我加入你們了?”

“是,你當然可以加入我們。”王聰道:“越澤能加入我們,你也一樣可以加入我們,你加入我們就知道誰是誰非了!爲什麼冰冰,百合,越澤都願意加入我們,這其中是有原因的!”

王聰的話讓李香愣了一下。

“我和她可不一樣。”越澤聽王聰這麼說還有點不願意呢。

“總之我們是歡迎任何人加入的。”王聰道:“前提是你真的有決心脫離共德拉, 如果你有決心脫離共德拉的話,那就帶我們離開這裏,如果你沒有這個決心那就算了!”

在王聰話音落下的前一秒,撒天雪已經聞聲加快腳步衝向這邊。

她猛跑幾步轉身,卻發現空蕩蕩的死路並沒有人,可是剛纔她明明聽到有人說話啊?

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李香聽到加快的腳步聲時,突然上前一手一個,抓住了王聰和越澤的肩膀,直接將兩人帶在身邊,一同穿牆逃離現場。

這穿牆的經歷當真是奇妙,王聰和越澤都驚呆了。

李香帶兩人穿進一個無人的房間內:“現在你們相信我了吧?”

“相信了。”王聰點頭道。

“我們可以相信你,但是我們顯然仍然沒有辦法逃出去啊,所以我們相信你也沒有什麼意義吧。”越澤道:“你若是離開了,我們仍然還是會被人找到。”

“我有些不明白,你爲什麼不帶他一起隱身。”李香道。

越澤一愣:“我做不到啊。”

“你可以做到,只要你想。”李香道:“我之前也從來都不認爲我可以帶着人一起穿牆,但是現在你們都親自體會過了吧。”

越澤驚訝的張大嘴巴:“我真的可以?”

“你自己的能力,你自己要想辦法去控制。”李香道:“只要他能時時刻刻和你保持身體上的鏈接,就可以和你一起隱身,你只需要把他當做一件你的衣服,一件你身上的東西,他就可以和你一起隱身,只是耗費能量比平日多幾倍。”

越澤點點頭,他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你帶他做好隱身準備,千萬不能讓任何人察覺到你們的存在。”李香道。

“那我們怎麼出去,我們不知道出口啊。”王聰道:“你若是知道的話就告訴我們,我們偷偷溜走。”

“我也不知道。”李香道。

王聰和越澤瞬間失望的嘆息一聲。

“但只要你們‘消失’的透徹,我保證出口很快就會得知。”李香對王聰道:“如果基地內找不到人,尊主必然會安排人出動去找。因爲在沒有了朋致遠博士之後,你的重要性無人能比!所以他不會再讓你也逃走的。”

王聰和越澤明白李香的計謀了,頻頻點頭。

“只要尊主開口讓我們出動去找人,你們就可以趁亂跟着離開,越澤你只需要用隱身保護好你們兩個人就好,到時候我會自己單獨開一輛車去‘追查’,我開車門多一些時間,這個時間內,你們就隱身一起從車門內鑽進去,我不會讓其他人跟我同車的。”李香道:“進入車之後,觀察四周若是無人就敲四聲車窗,我就明白可以走了。”

王聰豎起大拇指,這計謀簡直就是絕了!

越澤也點着頭,讚不絕口:“你太厲害了,這種辦法都能想得到?”

“現在你們就想辦法練習如何一起隱身,我沒有時間和你們多說,我不能讓他們太久看不到我。”李香道:“這個房間是普通門鎖,你們可以在裏面打開的,確定沒人就離開,隨時準備一起跟出去。”

王聰和越澤使勁兒點點頭。

李香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王聰和越澤兩個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想到李香會做出這種舉動來。

“她爲什麼突然就改變了。”王聰道:“真是不可思議。”

“可能是你說的那些話讓她很有觸動,她自己又聯想了很多,所以意識到組織的本性。”越澤道:“當真是讓人想不到。”

王聰點了點頭:“是夠意外的……不過現在你還是先想辦法把我也一起隱身吧,若不然我們還是逃不出去!”

越澤認真點點頭。


……

王聰逃出關押的房間消失了,整個共德拉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快把整個基地給翻遍了,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找到王聰的身影。

王聰甚至是消失了一般!

聽說王聰在基地內消失了,卓不羣大發雷霆,說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可能憑空消失的!

但是衆人真的已經把整個基地全部排查了,每一個角落都沒有放過,那麼多人不可能都看不到啊,也不可能都聽不到啊。

就這樣還沒有找到,不是消失了是什麼!


所有人都沉默了,只有一個人心裏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撒天雪。

因爲撒天雪知道越澤的存在,所以她可以判斷出是越澤帶着王聰一同隱身了,說不定兩個人此刻就在他們的身旁呢。

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撒天雪很糾結,糾結自己要不要說,如果不說,她就等於是幫助叛逃者。可是如果說了,就等於親手扼殺了越澤,那樣她會一輩子都過意不去的。

現在撒天雪面臨着這樣兩種選擇,任何一種她都不想要選擇。

“撒天雪,你怎麼了?”筱清風意識到撒天雪低下頭,馬上就把質疑的聲音扔了過去。

撒天雪一愣,沒想到筱清風突然的質問,當時人就愣住了。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筱清風突然逼問,這完全就是一種施壓的手段。

撒天雪想到了越澤告訴她的話,一旦共德拉能統治世界,她的能力將成爲尊主身旁最有用的人,而筱清風會變成一無是處的人,所以筱清風會在這之前就想辦法對付她。

看來越澤的提醒是對的。

“如果我知道什麼的話,早就已經告訴尊主了,就不會等到你質問我了。”撒天雪說話一直都是心直口快,這也讓筱清風感覺到一絲的頂撞。

“好了!” 紅娘系統[快穿]

礙於尊主的面子,筱清風沒敢繼續對撒天雪多說什麼,只能閉嘴忍住,聽尊主的訓話。 撒天雪因爲越澤而撒謊,心中自然也是緊張,雖然她用強行辯解的方式化解了自己的緊張,因爲她的性格原本就是如此,所以卓不羣對她也並未起疑。

可此刻所有人都集中在一個房間內,這樣下去的話,撒天雪早晚會被人看出她的緊張。

“雖然我不知道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現在找不到人,只有兩種可能。”卓不羣的雙眼突然變得陰狠起來。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站在原地,低頭一言不發,撒天雪也只能和別人一樣,低下頭去。

這樣一來,筱清風反而更加懷疑撒天雪了,因爲她在筱清風眼裏一直都是特立獨行的一個人,不會像其他人一樣的。

若是說一開始筱清風是有意給撒天雪施壓的話,那現在他是真的對撒天雪有了懷疑,在一件事情之中,人的態度轉變其實是非常快的。

筱清風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就是這件事情真的和撒天雪有關係。

王聰那種能力的人,如果身邊有一個可以不斷給他輸入能量的人,簡直就是要變態到炸天啊!

“第一種可能…… 妖孽邪王,寵翻天 !”卓不羣的目光嚴厲的掃過每一個人的身上,此刻他的憤怒一旦點燃,就極有可能是完全收不住的。

所有人幾乎是同一時間屏住了呼吸,因爲這是共德拉絕大多數人想都不敢想的一件事情,背叛尊主?那不就是等於要找死嗎!

心虛的人有兩個,撒天雪是其中之一,而另外一個比撒天雪還要心虛的就是李香,李香纔是最清楚一切的人。

“雖然我現在尚未判斷出來你們中究竟是誰想要背叛我,但是我可以清楚的在這裏告訴叛徒,任何背叛都是會得到懲罰的,任何背叛都是會得到審判的!”卓不羣冷冷道:“你們是不是都覺得冰冰的背叛並沒有得到懲罰?是不是覺得百合和越澤的背叛也沒有得到懲罰?所以你們也都想要試一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