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姑娘想不想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費正說道。

「願聞其詳?」妲己說道。


「姑娘如果願意進宮侍奉大王,不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嗎?到時榮華富貴無盡!」費正說道。

妲己看著他,眼裡突發發出了光芒,那光芒費正也看到了。費正笑了。

「可是我如何進宮?」妲己說道。

「我就說姑娘是仙子,自願入宮侍奉大王,是我在女媧殿里求來的!」費正說道。

「好吧,你去安排,我等你消息!」妲己說道。

「好的,仙子,我後天在這裡接你如何?」費正說道。

「好,一言為定!」妲己說道。

費正哈哈一笑,轉身而去,他從妲己眼睛里,看出了她的渴望。費正不懷疑這事不能成功了。

在他的心裡知道妲己比自己還渴望。真是一拍即和啊!費正想到。

現在自己完成了大王的任務,還在宮裡安插了自己的人,一舉多得啊。

當費正走後,妲己在那裡發獃,她露出了笑容。 最後在與直靈聊了一會兒之後,灰原誠就從這顆珍珠里退了出來。

部分精神體就回到了自己身體之中,而後睜開眼就看見桔梗與巫女華如臨大敵的樣子,握著那課大珍珠。

灰原誠看著眼前的兩人汗水直流好像經歷了一番激烈的戰鬥的樣子,不由得有些好奇的問道:「你們這是幹什麼?」

「這話應該換做我們來問你才對!剛剛你到底幹了什麼啊?自從你閉上眼睛之後,這顆珍珠就一直散發著一股不詳的力量。」桔梗和巫女華聽到灰原誠這樣說道,少不得白了個白眼。而後年紀尚小的桔梗沒好氣的說道。

「哦,是這樣啊!剛剛我進了這顆珍珠里見了個老朋友。」灰原誠聽到桔梗這麼說,顯得有些驚訝。然後看著眼前兩女一無所知的樣子,就知道二女對著裡面的世界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

想來也是,畢竟分裂精神體這種法門太過兇險,當初的他並沒有將之教給日暮和翠子她們。因此她們無法進入這個珍珠里一探究竟也算是情有可原。不過好在日暮之後的接任者也都算的上是極為優秀的巫女,畢竟是要擔任全目木最大的巫女組織巫女結社社長的人物,更何況還是日暮一脈最為嫡系的弟子們。

其實力都是值得認可的。

她們敏銳的發現這顆珍珠里發生的異常。

而後及時的用著聖凈的靈力將這顆珍珠凈化。

雖然說每次凈化都很成功,但是次次代巫女日暮雨露卻是發現了,只要她沒有將這顆珍珠帶在身上,這個東西就會一直被污染,散發著不詳的力量。

這引起次次代巫女日暮雨露的好奇,因此她對這個東西進行著各種研究。而後得到了不少的收穫。

她首先發現的這顆珍珠只要是被心地善良之人且是擁有大量靈力的巫女所觸摸。這顆珍珠,就能保持著其最美麗的顏色。

然而如果是被心裡有所黑暗的巫女所觸摸,這顆珍珠就會被黑。

而且,這顆珍珠還會影響人的意志。

如果不具備凈化這顆珍珠的人將之長期持有,那個人會慢慢變壞。

即使是原本心靈善良之人,在沒有靈力的前提之下,那個持有者將會變的越來越暴躁,而且內心之處的七個陰暗面,貪婪,怠惰,**等等都會被牽引而出。

從而到變成一個大惡人了。

而,這顆珍珠還有著很強的辨定功能。

只要是越壞的人,一碰到這顆珍珠的色澤變的更加昏暗,而日暮雨露,也因此借著這一特效一躍成為口本朝的天下第一神探,抓捕壞人可以說的上是一抓一個準,而且還會乘此揪出許多已經隱匿身份,苟活於世的罪犯們,使其得到應有的懲罰。

然而日暮一露在準備前往冥界的時候,卻是發現這顆珍珠,在冥界之處,就會受到嚴重污染,而且這顆珍珠裡面所蘊藏的力量,變的越發強大。她因此在這顆珍珠的研究方面有了新的進展。

日暮雨露懷疑這顆珍珠並不是能夠使人變壞,而是因為他在吸收這人類心中陰暗面的力量,在吸收這力量的同時,同時讓持有者的陰暗面暴露在了表面之上,心中陰暗的情感徹底壓制了理智,從而使人變壞的副作用。

因為這顆珍珠是被冥界的力量所污染,因此,日暮雨露前往陰影之庭尋找日暮大人的想法就在此往後推遲了幾年。

她準備直到她將這顆珍珠凈化完畢之後交給她的弟子在去尋找日暮大人,日暮大人是照亮她前方道路的光明,是在黑暗之中唯一給她溫暖的人。

雖然心中很是想念日暮大人,但是日暮雨露卻還是耐心的將這顆珍珠凈化著。

至於日暮神社,在她準備前往冥界之前,她就已經將之傳給了她的弟子影。此時的她就不必在理會事俗的事情。

為了避免給自己的弟子影造成壓力,日暮雨露最後隱姓埋名的生活在了一個貧窮的小村落之中,平時就給村民治治病,偶爾退治一些散亂的妖怪們,為了感謝日暮雨露的恩情,村民們主動承擔起了日暮雨露的生活所需要的一切物品。

至於糧食方面,由於日暮雨露退治的一些妖怪之中都是屬於可食用的類型,因此,這個不過百來戶人口的村子很是幸運的得到了大量食物。

而日暮雨露則是就此生活在了這個村子之中。在凈化這顆珍珠的同時,日暮雨露繼續研究起了這顆珍珠的特效。

她感知到在凈化這顆珍珠的同時,這顆珍珠之中所蘊藏著的生命之力,變的愈發強大。

在一次巧合的意外之中,日暮雨露在救治了被狼妖傷的土狗的時候。,那隻狗為了感謝日暮雨露的救治,瘋狂用著自己的舌頭舔著日暮雨露,日暮雨露一時招架不住,被這隻土狗給推翻在地面上,袖子里的珍珠就掉了出來,好奇的土狗看到一顆粉嫩的珠子在它眼前滾動著,就忍不住用舌頭舔了一下,

結果令日暮雨露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隨著一陣紅光亮起,土狗身上的傷勢在一瞬間就恢復如初。

這讓日暮雨露感覺到了極大的震驚,而後將那隻土狗抱在懷中,仔細的檢查著之前被咬傷的傷口。

結果發現並沒有什麼問題,更是感覺沒有什麼後遺症的樣子。

但是作為醫研院的前任院長,日暮雨露十分有探索精神,她耐著性子,跟蹤調查這隻土狗,發現這隻土狗在傷治好了之後,其力量好像得到了顯著的提高,其實力已經可以在這個村子之中成為狗中霸主。

而且其智力好像也得到了些許的提高,甚至一統了村中的土狗們,最讓日暮雨露為之稱奇的是,這隻狗居然率領著這個村子里所有三個月以上的狗向著深山進發。

這隻土狗憑藉著其敏銳的嗅覺,找到了之前欺負他的狼群,汪汪汪!隨著一起土狗們的狂吠,這隻土狗率先發起了衝鋒,並橫掃了所有前方的敵人,找到了當初咬自己的狼,使出了鐵頭衝撞,一擊就讓那隻狼陷入了昏迷。

「啊嗚嗚~」

「啊嗚!」

隨著一聲響徹雲霄的狼鳴響起,群狼們紛紛做出回應,而後對著狗群們做出了猙獰的面孔發出陣陣猙獰的吼聲,對著對面的土狗們做出威脅慢慢的撤退,只有一隻體型顯的最大最強大的狼走上了前來,看來這就是這一群狼之中的狼王了。

「汪!汪汪!汪汪汪!」出其的,這群土狗們有樣學樣的做出了和狼群一樣的姿態。

很快,那隻添過珍珠的土狗和狼王所在的位置就空留出了一大片的位置。

這是在單挑的意識么?對於眼前的一幕,躲在一顆樹上偷窺著的日暮雨露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這是在爭奪狼王的位置么?

最後事實證明,日暮雨露猜對了。

……

土狗看著眼前的狼王,並沒有絲毫膽怯,反而是極為勇敢的衝上前去,首先第一招就是用著自己一出生就學會的土狗鐵爪攻擊了狼王。

原本狼王還是對其不屑一顧,打算直接承受這土狗的一擊,就直接一咬把土狗的頭顱給咬碎。然而作為戰鬥種族,生而就戰的他憑藉著自己多年來老辣的戰鬥經驗,感受到了這一擊之中所包含的力量,那是足以讓他疼上好幾天的傷痛。這讓狼王警覺起來,慌忙揚起身來,用前爪迎擊,很快一狼一狗的爪子就這樣交觸在了一起。

然而該收狼王不愧是狼王么?

他並沒有就這樣結束了自己的攻擊而是借力打力,讓那隻土狗將自己擊倒的同時,而後用著自己強健有力的大腿將土狗提到了天上去。

讓土狗暴露出了最大的破綻。

然而被踢飛到天上去的土狗卻是一點都不慌的在天空之上來了一個後空翻,而後擺出了一個超人的姿勢向著狼王掉落下去。

狼王看到了土狗華麗的騷操作,將破綻重新保護了起來。但是狼王就是狼王一點都不慌,因為土狗在天空之上失去了借力點,它難以爆發出強大的力量,而且,也躲不開他的攻擊。

他十分有自信就在這一擊之中解決掉對方。

很快狼王就擺出了極佳的姿勢,准被狙擊這土狗……

「卧槽!這土狗!這特么還是狗么?」眼前的一切讓一旁觀察著土狗的表現的日暮雨露目瞪口呆。讓她不自禁說出,從日暮大人處學來的粗話。

只見果真世事難料,那隻土狗居然耍了一個陰招,原本超人姿勢右爪在前的土狗,在落到了攻擊範圍之中,居然耍了一個陰招。

說好的右勾拳,居然變成了左勾拳。而且這還不僅僅是這樣的程度。原來那隻土狗一直以來都沒有暴露出真正的實力,然而就在剛剛那一擊之中,以著在土狗之中絕然無雙的爆發力,以著十分迅猛的速度給了狼王會心一擊。

只是一拳,哦不,是一爪子,狼王的腦袋正在靶心。而且還成功給對方造成了沉默的效果。只見狼王被打了之後,陷入了獃滯之中。而等到回過神來的,就是突如襲來的土狗最新練就的最強絕學,土狗最強無敵連環拳。

只是頃刻之間,狼王的腦袋就已經不在是狼的形態,相比之下,狼王的腦袋在此時已經不在像狼頭而是豬頭了。

一連串的攻擊之後,土狗像是不打算趕盡殺絕,停下了它的連環拳。

而狼王也實像的沒有做出反擊,而是前面的雙爪伸直。后雙爪屈膝倒地,對著土狗擺出了拜服之意。

「啊嗚嗚嗚嗚!」狼族的群狼們開始興奮的叫著,圍繞著土狗轉起圈子來,像是在迎接他們的新狼王。

「汪!汪汪!汪汪汪」村裡的土狗們也學著狼群的樣子加入了他們的隊列,開始瘋狂的轉圈圈。

而其中幾隻母狼,乃是前狼王的後宮們,在轉了十幾圈之後,就脫離了隊列,跑過來靠在土狗的身上,展現著自己的魅力,向著土狗添了起來。

而作為失敗者的狼王,只能默默注視著眼前的一切,帶著不舍不甘的表情看著眼前的一切。

而後就垂著頭離開了這個地方,現在等待他的只有兩條路。


一種是化作孤狼,開始獨自掠食。

另外一種則是加入新的狼群,然而作為前狼王的他,自然是不可能輕易被接納為成員。因此等待他的則是和剛剛一樣的挑戰。

而這一次只不過是位置調轉,由他變成挑戰者,而後成為新的狼王。

……

而土狗在成為了新狼王之後,狼群就開始了一場盛宴,用著儲備的糧食拿了出來,用來迎接新狼王和它的朋友們。

村子里的土狗們自是美美的飽餐了一頓。

在吃完這用來招待它們的食物之後,便紛紛向著村子里跑了回去。不過也有幾條狗,卻是沒有選擇回到村子。

日暮雨露一看那些狗,就知道是為什麼了。她認識這些狗的主人,都是一群脾性不好的傢伙,動不動就會踹自己的狗一腳。

那些狗是作為看家狗的存在,但是身上卻是都帶著傷,大多都是由他們的主人所造成的。

至於土狗則是顯然沒有回村子的打算。此時的它極為幸福的靠在自己的愛妃的身體上,享受著她們身體的溫暖。

作為觀察者的日暮雨露,顯然是沒有偷窺狗的性福生活的興趣。

看到天色已經很晚,便是選擇回到了村長之中。

她將今天的驚人見聞,做好了筆記,而後在小心的取出了懷裡的珍珠看了一眼,猶豫了一下。

她找出了一個盒子刻下了一個封印之陣,將盒子放到自己的枕頭底下,雖說有點硌得慌。

但是日暮雨露並沒有挑剔,就這樣帶著一些心事,陷入了沉睡之中。

到了第二天,日暮雨露聽到村民們開始紛紛談論起狗狗失蹤的奇怪案件。知道真相的日暮雨露,也不插口,更不會主動道出真相。

畢竟這種事情說出去之後,村民們只會認為自己是不是太過疲憊導致糊塗而說出荒謬的話語出來。 第三天,費正又來到了見面的地方。妲己已經在等他了。

「那姑娘願意和我進宮了?」費正說道。

「只是,我要去徵求文姬姐姐的同意!」妲己說道。

「好啊,你想個辦法,一定讓她同意!」費正說道。


妲己想了一會兒,「要不這樣!你讓大王來這裡,我們製造個巧遇,到時木已成舟,姐姐也不好說啥了!」

「好,你看哪天呢?」費正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