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徹底想通這一點之後,顏愛蘿重新打起精神,之前心裏的那一點難受,統統都消失不見了,她明白難受也沒用,與其自怨自艾不如抓住機會抱大腿!

等到停車的時候,鬱子宸下車,她也厚着臉皮,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

當鬱子宸被保鏢們簇擁着推進高級別墅,顏愛蘿想也沒想的就要跟進門。

腳下剛邁進門檻,後一秒就被人提住了後衣領。

顏愛蘿頓住,擡頭看向那個面無表情的保鏢,微笑道:“保鏢大哥,能不能通融一下,讓……”

顏愛蘿的話說到一半,保鏢忽然擡手,遞了一張支票到她的面前。

她接過支票,下意識的去看鬱子宸。

“這是對你今天的獎勵,你可以走了。”鬱子宸頭都沒回,說完這句話,就擡手,讓保鏢推着自己走了。

顏愛蘿愣在原地,兩秒後纔想到什麼,幾步追上前,笑着對他道:“要不然你考慮一下,長期僱傭我怎麼樣?我保證,只和你做掛名夫妻,絕對不……”

“你算什麼東西?”鬱子宸出聲打斷她。

“嗯?”顏愛蘿僵住。

鬱子宸接着冷淡道,“別以爲僅憑一張照片,就真妄想想當我的未婚妻了,你還不夠資格。”

顏愛蘿猛然一顫,收回視線,低頭看着自己的腳尖,黯然一笑,“你說的沒錯,我現在的名聲一片狼藉,確實沒有資格。”

鬱子宸看了她一眼,不再多說,示意保鏢推自己離開。

顏愛蘿僵在原地,眼睛乾澀的直想掉眼淚。

她吸吸鼻子,眨了一下眼睛,豆大的淚珠落下來,砸在手背上。

她微頓,張開手掌心,看着掌中心的支票,暗自下定決心,然後拖着行李箱走了。

再一次來到墓地購買所,顏愛蘿已經湊夠了錢。

她去問城北另一家墓地的代理人,希望能儘快將墓地買下來。卻沒想到代理人告訴她,說墓地漲價了,她錯過了時機。

顏愛蘿追問之下,代理人才神祕兮兮的說她得罪了大人物。

大人物買下了整個墓園,想漲價就漲價,要怪就怪她自己。

一聽到‘大人物’這三個字,顏愛蘿立即就聯想到了江杉,這不就是他當時在公寓前對她放到狠話嗎?

“你簡直卑鄙無恥到極點!”

顏愛蘿將江杉的電話號碼從黑名單里拉出來,打電話過去的第一句,就罵出了口。

“謝謝誇獎,我還是那句話,只要你當着媒體的面承認你父親的罪,我就可以給你母親賞一塊墓地。”

江杉在電話對面低笑,與顏愛蘿截然相反,他的聲音聽上去好像心情頗愉悅的樣子。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顏愛蘿懶得和他多說,說完這句話就果斷掛掉了電話。

她明白,江杉那麼恨她,絕對能做出任何事情。

她現在不光要買墓地,還要保護爸爸在裏面的安全,所以,鬱子宸的大金腿,她是抱定了。

他不肯答應,那就讓他看看收了她這個狗腿的好處。

從行李裏找出還算性感的長裙,又找了件短西裝外套配上,把頭髮挽起來,弄的簡單鬆散。

看鏡子裏的自己看起來還可以,有風情,但又不過度的風騷!美麗,但不會給人輕佻感。

她出了門,在旅館附近找了找,就找到了一輛麪包車。

最近她已經成了網絡上的風雲人物,很多八卦媒體都在到處找她的新聞,希望能用她來博眼球。

以前家裏沒出事的時候,她就知道這些媒體的手段,也知道該怎麼躲着他們。

所以,她很輕易的就找到了這輛突兀的麪包車。

在外面敲了敲窗戶。

車子沒反應,似乎還啓動了發動機。

“我知道你們在裏面,我是帶着誠意來的。你們再不開門,我就說你們拐賣孩子。我相信,會有很多熱心羣衆圍觀。” 在敲了兩下還沒回應後,她故意輕聲說着,還往四周看了看。

她沒多少錢,只能住最便宜的小旅館,這裏環境嘈雜,而且人員流動巨大。

周圍是老舊的小區,最不缺少的就是熱情的大媽。

這些大媽的行爲模式都跟以前家裏照顧她的保姆差不多,她知道熱情起來的大媽能有多少能量。

車子依然沒有動靜,還打算逃離這裏。

她皺眉,深吸一口氣,又看了看周圍:“或者,咱們可以談談,你們去年不小心拍了劉夫人果照的問題。”

車窗慢慢搖下來,露出一張無奈又滄桑的臉。

裏邊的男人才三十多,看起來卻像是四五十,一臉猥瑣,眼神卻很清明。

“顏大小姐啊,你怎麼在這兒?”他嘿嘿笑着,又警惕的看看周圍:“那件事你怎麼知道的?”

劉夫人是市裏一個大領導的夫人,要是被領導知道他不小心拍了那種照片,他絕對會死的很慘。

顏愛蘿沒有回答,而是笑道:“王主編,咱們來談個生意吧。你幫我做件事,我給你提供新聞素材,還會順便把這件事忘掉。”

王主編精明的小眼睛轉了轉,又摸着油膩的頭髮捋了捋。

“我憑什麼相信你?顏大小姐,你們家現在的信譽可不太好。”

他平時寫的八卦新聞言語犀利,可說起這個讓衆人熱切議論的話題卻沒多少嘲諷的意味。

顏愛蘿本來還很反感他,但現在卻對他有了些改觀。

“王主編,騙你對我沒好處。我若想要好處,一早就把消息賣給劉先生了。”

她嘴角最翹,笑的溫潤,顯示着自己的誠意和無害。

王主管眼眸微瞪,也不禁點頭:“是這個道理。”

這次他又是想了想,權衡利弊後,才問:“顏小姐,您需要我做什麼?”

顏愛蘿就湊過去,小聲跟他說了幾句話。

他一連點頭,思索片刻,才答應下來。

第二天,顏愛蘿拖着自己碩大的行李箱,又去了鬱子宸的豪華別墅。

別墅的西式鐵大門關的緊緊的,要沒有保安開門,外人絕對進不去。周圍還有攝像頭,想偷溜進去,也會第一時間被抓住。

她在外面等了半天,被蚊子咬的渾身都是包,可也忍住了沒走。能不能讓媽媽安心下葬,就看今天了。

確定鬱子宸回來後,她才拉着行李箱往這邊走。

到了門口不遠處,進了攝像頭的監控範圍,她才停下。

這時候,不遠處王主編從綠化帶裏伸出頭,對着她招招手。她疑惑的看了看,才拖着行李箱過去。

兩人談了一會,又吵起來,還越吵越大聲。

沒多久,就有保安過來,讓他們別吵了,要吵就走遠點。

顏愛蘿卻趁機拉着行李箱跑過來,趁着保安開門的功夫擠了進去。

保安愣了片刻,立刻關門,卻還是被她鑽了空子。

她一邊往裏跑,一邊喊着:“鬱子宸,鬱子宸。老闆,我來報道了。”


保安氣的在後面追,喊着讓她別跑,可卻沒想到她跑的還挺快,竟然直接衝到了房門口。

爲了今天,她是特意穿了運動鞋,而且還使出了吃奶的勁兒,自然跑的快。

剛衝到門口,想要敲門,門卻突然打開了。

一個黑色西裝打扮的嚴肅保鏢低頭盯着她,眼神冷冽,伸手就抓了她,要把她往門外丟。

顏愛蘿被扔過,已經有了經驗,緊緊抓着保鏢的袖子,喊道:“你聽我說,我給外面的八卦記者爆料了,爆的是你老闆的料。”

保鏢遲疑了一下,但還是繼續動作,拎着她就像拎着個小雞崽。

“你就不想知道我說了什麼嗎?”她求生欲極強的繼續喊着。

保鏢的神色動作絲毫不變,繼續拎着她往外走。

沒有鬱子宸的命令,他是不會停下的。

顏愛蘿沒想到鬱子宸會這麼不在乎,眼神也黯淡下來。鬧了這麼一出可還是失敗了,她再想接近他,就更難了。

她好看的眸子微微紅了,覺得自己真是失敗,沒了父母的庇佑,連給媽媽下葬都做不到。



但就在她要被扔出去的時候,屋裏卻傳出他冷淡還微有嘲諷的聲音。

“把她扔下吧。”

顏愛蘿:“……”

保鏢真的直接把她隨手一扔,就丟在了堅硬的石板路上。

然後,低頭不屑的盯着她,生怕她會再次衝進屋裏去。

屁股被摔的生疼,可她還是忍着,還擡頭對着門口笑了笑。

鬱子宸的輪椅被推出來,他目光一貫冰冷嘲諷的看過來。

“你要怎麼才能死心?是打斷你的腿,還是縫上你的嘴?”他聲音好聽,可說出來的話卻很殘酷。

“我是來還這個的。”

她沒回答,而是從口袋裏拿出那張支票,還有那張照片。

保鏢不許她上前,接過了支票跟照片,又恭敬的拿給鬱子宸。

顏愛蘿也老老實實的站在那裏等着,乖順又聽話,一改剛纔的張牙舞爪。



“怎麼,胃口大了,想要更多?”

鬱子宸只瞥了一眼,臉上嘲諷的神色更重。 機會只有一次,她必須緊緊抓住。

“我跟外面的八卦記者說,我是你的助理,是來照顧你工作和生活的。他不知道從哪兒知道消息,說我是你的未婚妻。

我怕自己現在的壞名聲會連累你,情急之下,說我自己是你的助理。對不起。”

她低頭認錯,老實柔順的就像是渾身毛軟的小貓。

而她意有所指的不知名爆料人,自然是他的小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