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秦泰來到凌軒的這一棟兩層的別墅面前,嘴角掛起了絲絲古怪之色,就連眼神裏面都透漏出絲絲的古怪。

“無情學弟,這一棟別墅是你的?”

秦泰很傻很天真的朝着凌軒問了一句,凌軒的這一棟別墅他們當初可是非常的好奇啊,就連現在也是一樣,這棟別墅已經足足有着三年沒有關上大門了,而且這三年之間還能夠經常的發現一些清潔工人來打掃着這一棟別墅。

“是啊,這一棟別墅就是我的。”

凌軒朝着秦泰點了點頭,然後伸出手直接推開了大門走了進去。

當看到凌軒的這一個動作秦泰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然後拉着他女朋友的手朝着別墅裏面走去。

當走進別墅裏面之後秦泰直接一隻手捂住自己的臉,然後悠悠一嘆。

“學弟啊!你家是不是因爲這三年時間沒有鎖門被盜了,怎麼這麼寒顫啊!”

“噗嗤”

秦泰的這句話剛剛說完黃殤就是噗嗤一笑,看着凌軒的眼神也是變得古怪了起來。

“原本就只有這點東西。”

凌軒朝着秦泰還有黃殤尷尬的笑了笑,然後招呼二人坐到了沙發之上。

秦泰拉着黃殤坐到沙發之上後伸出手摸了摸茶几,然後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只見自己的手掌上面有着一層淡淡的灰塵。

秦泰拍了拍自己手上的灰對着凌軒問道:“無情學弟,這棟別墅在你的手裏面簡直就是糟蹋了。”

凌軒來到冰箱旁邊直接打開冰箱拿出了三瓶水,給了秦泰還有黃殤一瓶,淡淡的點了點頭。

“其實我也覺得這棟別墅在我手裏面糟蹋了,我基本上都沒有在這裏面住過。”

“呵呵,那這棟別墅在你的手裏面還真的糟蹋了,要不直接給我吧。”

這個時候黃殤開着玩笑的朝着凌軒說道,眼神裏面閃過淡淡的笑意。

凌軒這一刻沒有說話,他直接掏出自己口袋裏面的手機,然後不知道搗騰了一下什麼。

“好,這棟別墅給你,就當給你的見面禮。”

凌軒搗騰了一下手機之後直接朝着黃殤說道,不過說的話倒是把黃殤嚇了一跳,凌軒不會是把她的玩笑當真了吧! “你這是開玩笑吧。”

黃殤朝着凌軒輕輕的問道,看着凌軒的眼神一片複雜,按照他對凌軒的看法如果有人敢找他開玩笑的話一般都會非常的慘,但是她沒想到凌軒居然會這樣說。

而秦泰也是一臉古怪的看着凌軒,雖然這一棟別墅裏面沒有多餘的東西,但是就單單是這一棟別墅就價值不下數千萬,而且凌軒的這一棟別墅還遠遠的不止這個價格,他可不會認爲凌軒是在開玩笑,第一是因爲凌軒那滿眼認真的眼神,第二是因爲凌軒的傳聞。

殺神凌無情,從不說謊話。這是星海大學內部一直都非常認可的事情,如果凌軒說謊話的話那麼星海大學裏面不知道已經死了多少人了。

“你認爲我是在開玩笑嗎?”

凌軒的嘴角扯過一絲妖異般的笑容,雙眼緊緊盯着黃殤,而她旁邊的秦泰好像被凌軒無視了一樣。


“可是……”

“沒什麼可是不可是的,明天我會讓人把這一棟別墅的轉讓合同交到你的手裏面。”

黃殤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凌軒直接伸出手打斷了接下來要說的話。

“好了,我有點累了,我要去休息了。”

凌軒又是輕輕的朝着黃殤說了一句,然後轉身直接朝着樓上走去。

看着慢慢消失在樓梯拐角的凌軒,秦泰的嘴角扯過一絲苦澀的笑容。

“走吧,小殤,沒想到我們來這裏還沒有喝到一杯茶就被這小子給趕了出去。”

秦泰說完之後搖了搖頭,伸出手就朝着黃殤的小手捉去。

黃殤輕輕的握着秦泰的手,看着那已經空無一人的樓梯拐角,然後幽幽一嘆。

“阿泰,你說他到底在想一些什麼,又想要做什麼?”

秦泰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隨手拿起茶几上面的那兩瓶飲料,然後拉着黃殤就朝着外面走去。

“管他打的什麼主意呢,只要不要波及到我們就行了。”

秦泰拉着黃殤走出了這一棟別墅,當走到門口的時候直接把凌軒的別墅門給虛掩起來,然後才緩慢的朝着自己的那一輛出租車跑去。

凌軒站在二樓的一處房間的窗臺旁邊,沒過一會他的耳朵裏面響起了一道嗡鳴之聲,凌軒知道,這是秦泰開着自己的出租車朝着別墅外面駛去的聲音。

“想不到小殤倒是找了一個好的男朋友,只是讓我意外的是她居然在星海大學裏面。”

凌軒雙手朝前微微的一握,嘴裏面嘀嘀咕咕的說道。

“這一棟別墅就當和他長大第一次見面的見面禮,接下來她結婚我該送什麼呢。”

凌軒想到這裏頓時苦惱了起來,他基本就沒有給女孩子買過禮物,而且他對這方面也不熟悉。

“魔音應該再過幾個小時就能夠到了,到時候問問她吧!”

凌軒想了一會之後微微的嘆了一口氣,然後把這一件事情塞在了還沒有來到華夏的魔音身上。

如果要是讓魔音知道凌軒這個想法之後一定會想辦法把凌軒關在一個漆黑的房間幾十年,都把自己當什麼了,當選物品的工具了。

凌軒的頭左右的搖晃了一下,然後頸脖之處就傳來一陣噼裏啪啦的聲音。

凌軒雙手慢慢的插進口袋裏面,然後轉身朝着這一間房屋外面走去,沒過一會凌軒便來到別墅的大門口,他看了看那敞開一個大縫的門,然後直接朝着自己的那一輛剛剛買來的炫黑色跑車走去。

凌軒準備先去隨意的逛上一圈之後再去機場接魔音,那個時候應該時間剛剛好。

凌軒的嘴角掛起了一絲淡淡的微笑來到了那一輛炫黑色跑車的面前,直接打開跑車坐了上去。

插上跑車鑰匙啓動跑車之後凌軒一踩油門,跑車噌的一聲朝着前面衝去,剛剛衝出去的時候凌軒快速的翻轉着方向盤,而跑車直接一個漂移調轉了車頭,轟的一聲只留下的淡淡的汽油味。

凌軒坐在跑車上面感受着這一種讓人覺得非常舒服的感覺,雙眼輕輕的眯了起來。

凌軒開着跑車直接出了清婉月裏面,然後飛快的駛上了大道。

而這個時候大道之上還是有着幾部轎車緩慢的前行着的,凌軒的跑車噌的一聲躥出來的時候真巧這個時候一臉白色的小轎車慢慢搖搖的駛了過來。

轎車裏面一個微胖的胖子雙眼眯着,手上時不時的轉動一下方向盤,而在他的下體之處還有這一個美婦趴在他的兩腿之間,腦袋一上一下的。


“啊!!”

胖子身子顫抖了兩下,嘴裏面低沉了叫了一句,如果這個時候有一個外人在的話一定可以發現他下身的玩意還有大半截在美婦的嘴裏面,而且還時不時的彈動兩下。

過來一會之後,美婦緩緩了坐在副駕駛上面,而她的嘴角還有這一絲白白的黏黏說的東西順着她的嘴角流了下來。

“這回滿意了吧!”

美婦臉上先是輕微的皺了皺,然後咕嚕一聲吞掉自己嘴裏面的東西之後朝着自己旁邊的那一個胖子問道。

“我就知道老婆最好了。”

胖子朝着美婦笑了笑,而他的手卻是輕微的顫抖了一下,雙手因爲達到了人生的爽點導致一時手上沒有力氣而手中的方向旁突然從自己的手中滑脫,然後失控的朝着四周撞去,而且好死不活的居然是朝着凌軒的那一個地方而去。

“啊!!”

美婦大叫,臉上一片驚駭,就連嘴角的那一絲粘液都忘記了抹掉。

而他旁邊的那一個胖子臉色也是一變,雙手直接朝着手中的方向盤握去,就連自己的老二還在外面他都無從管轄。可是不管他怎麼努力的控制方向盤這兩白色的小轎車就是不受他的控制,而這一輛白色的轎車速度更加猛烈的朝着凌軒奔騰而去。

看着速度極快朝着自己撞來的白色轎車凌軒雖然有些驚駭和頭疼,但是他並沒有失去理智,他雙手快速的推動跑車的檔位,然後把油門踩滿,最後朝着那一輛白色的小轎車狂奔而去,看起來好像要同歸於盡一樣。

而凌軒這裏的一幕正好讓的還未歸家或者周圍的轎車都一下子停頓了下來,都是一臉驚駭的看着凌軒的那一輛炫黑色的跑車和那一輛白色的小轎車。 當炫黑色的跑車快要與那一輛白色的轎車相撞的時候凌軒猛地一踩剎車,然後又是快速的換着檔位,剎車一放另一隻腳快速的鬆開了油門然後又是猛地一踩,手裏面的方向盤一直轉動個不停。

而當凌軒熟練的完成這一系列動作的時候白色的轎車已經近在咫尺。


凌軒冷哼一聲,手中輕輕的又換了一個檔位,只見那一輛炫黑色的跑車突然奇蹟般的朝着左邊偏移過去,而且還是直線般的偏移。

“咔擦,咔擦”

雖然兩輛車沒有撞在一起,但是旁邊還是輕微的接觸了一下,不過幸好凌軒並沒有收到什麼大的衝擊。

而那一輛白色小轎車裏面的那兩個男女就悲催了,只見轎車在沒有撞到凌軒的那一輛炫黑色的跑車依舊失控的朝着前面撞去。

“轟…”

一聲轟鳴之聲響了起來,只見在場的大多數的人眼睛都是輕微的顫抖了兩下,然後張開眼睛朝着前面望去。

“嘶”

周圍傳來道道的冷氣之聲,只見那一輛白色的小轎車破損的已經不成了樣子,甚至大半部分都直接裂開了,而轎車上面冒着層層的黑煙。

凌軒打開跑車門走了下來,雙手插着口袋的朝着那一臉破損的轎車看了一眼,然後甩了甩頭髮,身子靠在自己的那一輛炫黑色的跑車之上,掏出一支菸彈在空中,而香菸準確無誤的掉在了凌軒那半仰着頭的嘴角。

凌軒摸出自己的打火機就是打燃的香菸,眼神朝着那些已經上前去查看的好心人。

而在場的還有這幾乎一半的人看着凌軒,眼神裏面滿是複雜之色,他們眼神裏面有着驚奇,有着震驚,還有這害怕等等之色。

差不多十多分鐘左右,警笛之聲響了起來,沒過一會兩架警車就已經來到了這一個事故現場。

從警車上面下來八個警車,八個警察有着四個朝着那一臉已經破損的不成樣子的轎車走去,而還有這四個警察紛紛開始朝着旁邊的羣衆問了起來。


而當警車剛剛到沒多久頓時一輛救護車也是朝着凌軒等人所在的地方行駛而來,而救護車裏面直接下來兩個醫生三個護士推着架子來到了那一處破損的地方。

沒過一會,只見兩個人被從破順的轎車裏面給掏了出來,沒有人看得清楚兩人的面貌和身形,全身都是鮮血,胸口微微的起伏着,不過看樣子也活不了多久了。

凌軒的眼神何其的尖銳,他敏銳的發現那一個女事故者雖然臉上全是鮮血,但是她的嘴角還掛着一絲白白的液體,凌軒敢肯定那不是什麼牛奶之內的飲料,而是另外一個男事故者的精華,因爲那一個男事故者下體的老二還有半截露在外面,不過這個時候已經被搞得變形了而已。

“活該!!”

凌軒輕輕的嘀咕了一句,怪不得出事,原來是因爲這麼一回事。凌軒看着那兩個人的眼神都越來越厭惡了起來。

救護車飛快的把那兩個人推到了救護車裏面,片刻之後救護車就揚長而去,而那八個警察也是聚在了一起,那四個剛剛走上前的警察微微的搖了搖頭,凌軒都看到了他們眼神裏面有着一絲不爽之意。想來他們也是看不習慣這兩個人的作風吧!

凌軒朝着自己的跑車瞥了瞥,當看到跑車之上沒有一絲劃痕的時候他的眼神裏面滿是讚賞之意。居然在這一出摩擦之中沒有出現絲毫的問題,看來這兩跑車買的不冤枉啊!

凌軒暗自點了點頭,正打算坐到跑車裏面揚長而去的時候頓時一道叫聲叫住了他。

“請等等!”

凌軒扭過頭看着朝着自己走來的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警察,眼神裏面沒有絲毫意外的表情,如果自己真的怎麼輕易的走了凌軒還反而不信。

“麻煩配合我們調查一下!”

這一個中年警察來到凌軒的身邊便開門見山的朝着凌軒說道,眼神裏面沒有絲毫的表情。

“好”

凌軒沒有反對,反正現在他也沒什麼事情,到警察局去玩玩其實也不錯。

“謝謝”


那一箇中年朝着凌軒感謝一聲之後便轉身朝着自己的那一輛警車走去,他知道凌軒不會說假話的,因爲凌軒不屑於說謊,而且一看凌軒那開着的炫黑色跑車就知道凌軒絲毫的不簡單,這樣的人物是不屑於去欺騙一個警察的。

警車慢慢的消失在了凌軒的眼神裏面,凌軒的眼神微微的閃爍着,然後直接坐到自己的那一輛炫黑色的跑車裏面,直接啓動車子朝着警察所去的地方快速的駛去。

在凌軒開着跑車走了之後,頓時周圍的路人一下子喧譁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