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凌羽楓掛掉電話之後,又有幾個人撥打了熱線電話。

這一次,他們直接向蘇江詢問。

蘇江此前所說的老爺子中風,還有其他誣陷蘇海的話,證據在哪裏?

讓他拿出證據來。

蘇江一時啞口,竟不知道該如何回覆。 被對方問得急了,蘇江大怒道,“這些我能告訴你們嗎?這是我們蘇家的醜聞,家醜不可外揚,我憑什麼告訴你們?反正只要你們知道,蘇海這人沒有底線和原則就行了。”

聽到這話,衆人更加認定蘇江是在故意陷害蘇海。

頓時羣衆義憤填膺,不停的給直播間撥打電話,開口就罵蘇江是個騙子,欺騙善良羣衆的心。

主持人此時顯得非常慌張,後面的電話都不敢接進來。

這樣一來,那些看電視的觀衆就更加確定,這節目有黑幕。

網上頓時炸了鍋,所有人都在網上發泄自己的不滿。

就在這時,一個頭條冒出來。

是一條新聞。

新聞上寫的是東海市慈善活動的捐贈儀式。

而捐贈人正是坐在輪椅上的蘇海,以及蘇海所在的蘇氏公司。

很快的,就有各種報道出來。

蘇氏公司從成立到現在,一直不停的做着公益活動。

東海市的高層都接受了採訪,對蘇氏公司是讚不絕口。

幾乎每個人說起蘇氏公司,都會豎起大拇指,像這麼有責任感又有良心的公司,已經很少見了。

這樣一來,整個東海市就像炸了鍋一樣。

那些曾經接受過蘇氏公司捐贈的學校,機構,單位,都紛紛站出來,替蘇氏公司發言。

互聯網上也炸了鍋,媒體的各種採訪和報道紛紛貼了上來,全都是對蘇海有利的。

很快的,各個階層的人員都接受了採訪,他們紛紛稱讚蘇海。

還有人專門向蘇海道歉,說之前聽信了奸人所言,誤會了蘇海。

蘇海呆呆的坐在沙發上,兩隻眼睛緊緊的盯着電視。

沒想到事情轉變得如此之快。

蘇妲己握住了蘇海的手說道:“爸,你不用擔心了。”


李文淑坐在另外一邊,也握着蘇海的手。

三個人眼眶溼潤,非常激動。

但他們更多的是感動,因爲他們知道這背後默默付出的正是凌羽楓。

如果沒有凌羽楓,恐怕他們家現在早已經被毀了。

東海衛視直播已經暫停了。

那些不停打來熱線的人,都在質問蘇江。


但蘇江根本答不上話了。

主持人沒有辦法,只好暫停了直播。

蘇江此時也有些慌張,剛開始的時候,所有的事情都是按照他的計劃,按部就班的進行。

哪裏想到,半路卻突然殺出個程咬金。

此後,事態就失控了。

他現在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主持人看了蘇海一眼說道,“你趕快離開吧,如果再晚一點,一會衛視的大門就被堵住了,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蘇江大驚失色,也不管老爺子還在東海衛視,自己屁滾尿流的從後門溜了。

他以爲從後門離開,應該就是安全的,但沒想到後門也被很多人堵住了。

一見到蘇江,就衝了上來,對着蘇江就是一頓毒打。

這時候蘇江心裏只想着,陳道山能夠出來救他。

可這時的陳道山,根本管不着他。

陳道山也在關注着東海衛視的直播節目,起初一副悠閒自在的樣子,到後面,臉色越來越難看。

抓起茶几上的菸灰缸,就砸向了電視。

電視瞬間報銷。

陳道山氣得渾身發抖,“廢物,都tmd是廢物,我把你們父子倆救出來,有什麼用?飯桶!”

蘇同生就在陳道山旁邊。

陳道山一腳踹向了蘇同生,狠狠的罵道。

本想利用蘇江父子把蘇海的名聲搞臭,可誰想到,他們反倒幫了蘇海的忙。

現在蘇海倒成了東海市的大善人。


陳道山氣的狂噴一口鮮血。


他籌劃了這麼長時間的計劃,全部毀於一旦。

這是他實在不能容忍的。

陳道山深深吸了一口氣,看着躺在地上的蘇同生。

蘇同生一臉驚恐,陳道山直接衝上去,又給了蘇同生一巴掌,頓時蘇同生臉上就多了手指印來。

蘇江被打得奄奄一息。

他躺在東海衛視後門,嘴裏不停的哀求着。

那些人打完就離開了。

只剩下蘇江一個人哼哼唧唧的爬不起來。

過了一會兒,他聽到有腳步聲響了起來。

擡起頭一看,出現在他面前的是蘇海。

看到蘇海,蘇江就氣的渾身發抖,伸手指着蘇海說道,“沒想到,被你反將一軍,我他媽可是你大哥,你竟然設計陷害我?”

蘇江想要爬起來,但努力了半天,根本不起作用。

蘇海一臉氣憤。

明明是蘇江陷害他們一家,現在蘇江反過來質問他?

蘇海一腳踹向了蘇江說道,“你這個豬狗不如的東西,你把爸害成了那樣,反過來又想害我們家,你變成現在這樣,就是活該。”

蘇江顫抖着嘴脣,瞪着蘇海說道,“我可是你大哥,你竟然敢打我?”

蘇江想要站起來,跟蘇海動手,可很快的他就看到蘇海身後慢慢走過來的凌羽楓他們。

蘇海瞪着蘇江說道:“蘇江,你還有沒有人性?你還有沒有良心?爸把你養這麼大容易嗎?你真的就能狠下心對爸動手,你簡直就不是人。”

蘇江眼睛裏射出了怨恨,緊緊咬着牙關。

沒有多久,警察過來直接把蘇江帶走了。

他現在做的違法事情證據確鑿,夠他坐幾十年的牢了。

蘇海面無表情。

沒錯,蘇江說的對,那可是他大哥,是有血緣關係的。

但蘇海一點都不覺得可惜,蘇江能夠做出這種事情,爲人所不齒。

不管是誰,都希望他被關進監牢。

蘇海之所以來到東海衛視,是因爲老爺子還在裏面。

蘇海嘆了一口氣,對凌羽楓和蘇妲己說道,“咱們去接老爺子吧。

走進東海衛視,看到老爺子坐在輪椅上,雙手不停的顫抖着。

但即便如此,看着電視的老爺子,開心的鼓着掌。

蘇海一看到老爺子,就衝了過去,眼圈紅了起來,顫抖着聲音說道:“爸,你還好嗎?”

渣掉她的前男友懷孕了 ,可畢竟這是他親爸,沒有老爺子,根本就沒有他。


而且,在蘇江接手蘇家企業之前,老爺子對他以及他們家都很好。

蘇海緊緊的把老爺子的手抓住,哭着說道:“爸,我來晚了,都怪我。” 老爺子的眼淚刷刷的流了下來,緊緊的盯着蘇海,顫抖着嘴巴,憋了半天,才憋出三個字來。

“對不起。”

這是老爺子真心的道歉。

以前他以爲蘇海軟弱無能,並不看重蘇海,可現在他出了事情,記掛着他的,就只有蘇海了。

所謂患難見真情,老爺子現在終於懂得,真正對他好的人,還是蘇海。

可是他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廢人,就算他想要對蘇海好,也無能爲力了。

蘇海緊緊的把老爺子抱住了,兩個人失聲痛哭。

現場的工作人員,拿起相機拍了下來。

蘇妲己站到一旁,眼圈一紅,眼淚也流了下來。

她忽然發現,老爺子的頭髮已經全部發白,面色也有些蠟黃,哪裏還有以前的精神氣。

李文淑在一旁緊緊的咬着牙關,她心裏一直怨恨的。

可老爺子這時候變成了一個孤苦伶仃的老人。

她想過,如果再見到老爺子,心裏肯定會很恨。

現在她發現完全恨不起來。

工作人員拍了蘇海父子倆的照片,發到了網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