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無量和尚沒說話,反倒是將那長棍坐地一收,不再多言。

打工仔,就得有打工仔的覺悟,老闆說啥就是啥!


以後有活還找咱,保證給你幹得是個明明白白!

咳!這一波叫職業素養,來自半步主宰境大佬的職業素養!

“何故?”

隨着這一道有些戲謔的反問,只見江北緩步走上前,笑臉盈盈的看着這黑血王。

彷彿,這黑血王死與不死,真的與他沒什麼關係。

“你是,何人?”黑血王就那麼眼睜睜的看着這個……看起來一臉和善的光頭男來到了被此前那另一個光頭砸出的坑外,站定。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滅霸。”江北微微笑。

“我弟弟。”一旁的江南給出了很一語中的的解釋。

黑血王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巫廣啊,給他說說何故。”江北招了招手道。

“是!”

於是……

在這黑血王滿是狐疑的目光中,只見得這與他鬥爭了數百年,近幾十年才“安生”下來的魔巫王巫廣,已經來到了那坑的同一側,只是在那所謂的滅霸之後站定。

然後……

他取出了一卷紙。

開始一邊往下拽,一邊朗讀着上面的文字。

“黑血族一百零八條罪孽大全,第一條,放縱族人打壓小族,破壞公平公正的競爭理念,在這美好的聖城中做出了極爲惡劣的表率作用。”

來自黑血王的怒氣值+250

“第二條,黑血王命令族人,大肆修建如此浩大建築,大大浪費聖城勞動力,這種奢侈之風爲聖城再次起到了極爲惡劣的表率作用。”

來自黑血王的怒氣值250

“第三條,黑血族勾結魔巫族二少爺,甚至在不分青紅皁白的情況下將其擊殺,大大損害了聖城人民團結一心的美好理念,又一次在聖城中做出了極爲惡劣的表率作用。”

來自黑血王的怒氣值+250

“第四條……”

來自黑血王的怒氣值250

“第五條……”

來自黑血王的怒氣值250

……

江北就在那邊一臉耐心的看着,一邊還盯着自己的小面板,很是開心。

發揮你這剛剛晉級的封川三階大佬的最後的餘熱吧。

在這魔域裏,心不狠,站不穩!

終於……

“第七十三條,黑血王隨意勾搭普通魔域美女,不顧他人情感,打破公平公正的……”

“噗!”

經過了近一個時辰的朗讀後,黑血王一口老血直接噴出!


然後身體向後仰去。

再……沒有怒氣值誕生。

尼瑪。

江北嘴角抽了抽,有一說一,這是他沒能想到的。

不過也在這黑血王的身上刷了一萬來的怒氣值。

你的死是有價值的。

只是……

這活生生的給人家氣死了,着實是有些過分。

一旁的江萬貫臉早已變成了鍋底灰一般的顏色,就那麼冷冷的看着這敗家玩意搞什麼操作……然後,他更不解了。

其他人也在看着。

只有額頭上滿是冷汗的巫廣在念,他早就在猜測了。

唸完十條,他就在考慮,這已經被人家隨手一棍子打得欲死欲仙的黑血王應該可以宣告涼涼了。

但是念了二十條之後!

巫廣真的有些驚訝了。

如此下去,三十條,五十條,每每巫廣都覺得這黑血王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人家還真就挺住了!

還好。

他也沒太過分堅挺住這一百零八條讀完。

雖然巫廣也有些不忍,但是不得不感嘆一句,這黑血王,真的是個狠人啊!

一旁的江南看到這黑血王涼涼,也是頓時一驚!

想着下一次要不要他也試試?確實挺好玩的啊!

但是考慮到那一百零八條,可能不是自己這文化水平能寫出來的東西,江南猶豫了一下……

“巫廣!”

“滅絕大人!小人在!”巫廣趕忙應聲,要說滅家地位之中,雖說着滅絕只能算是倒數第二……咳!也可能是並列倒數第一,但是你不能忽略人家大佬的身份。

“把你手裏的那個東西,呃……給我拿來。”

巫廣雖然心裏有點懵,不過還是趕忙把這捲紙遞了過去,依舊恭敬。

此時這魔巫王和骷髏王兩個曾經的魔域小佬,心中的驚駭自然不必多說。

他們現在……完全就不覺得那位無量光頭男是託大失手沒有搞死人家,反而是覺得……

就,殺人不過頭點地的事兒。

你非得這麼玩……

江萬貫沉默了。

怒氣值+66+66+66…… 夜,深了。

這偌大的聖城都被籠罩在了夜色之中。

只是這一晚,有兩個勢力還算不錯,甚至多少能在天窟之內佔有一些分量的族被滅了。

其中一個就是江北等人親自下手的黑血族,伴隨着黑血王被活生生氣死而告終。


悲壯!

這黑血王臨死前都想問問,爲什麼你能這麼……雙標?

但是他一時間真的找不到“雙標”這個詞,不知道怎麼形容一下,就挺難受的,這所謂的一百零八個罪狀,他就聽了七十一個,他都敢拿任何東西出來發誓,就這,是巫廣沒幹過,還是骷髏王沒幹過?

淦!

爲什麼最後倒黴的是他!他又做錯了什麼!不就是慢了一步沒對自己這黑血族下死手嗎!

另一個被滅的。

便是那天魔族了,事到如今,手中佔有天窟“股份”的三小族被滅了兩個,自視甚高,覺得自己有無限可能,且佔有着天窟不足百分之二勢力的天魔族,也被搞掉了。

這在江北的預料之中,當然,他也沒能想到這煉魂煉魄兄弟倆能這麼着急。

甚至這一夜過去,第二天清晨,江北依舊不知道天魔族那邊發生了什麼。

畢竟這天魔族實力不行,現在這聖城地皮難搞,房價又高。

想要弄出來像魔巫族這麼大一個宅基地,那可能是費點勁了……

於是。

時間就這麼慢悠悠的向前推進了三天。

這一日,江北終於知道了天魔族被滅的事。

“啥!”江北一臉詫異的看着眼前的巫廣。

“滅霸大人……天魔族被滅了,上下千餘人,無一生還。”巫廣一臉顫抖的說道。

他也是剛剛纔得到的消息,沒什麼辦法,現在幾個魔族都涼了,消息比較閉塞。

“啊這……”江北張了張嘴,對於這件事,他沒辦法給出什麼客觀的評價。

“什麼時候的事?”江北轉而問到。

“尚且不知,不過應該是幾日前的事了。”巫廣額頭上已經出現了細密的汗珠。

他很想仰頭高喊一句‘大人,別折磨我了!這一切不都是您做的嗎!’

“這誰做的呢?”

好死不死,江北又這麼問了一遍。

他也不太確定。

“這,這……小人也不知。”巫廣心裏發慌,不過還是很配合,該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視而不見。

“嗯……”江北沉吟了一下,恢復了以往那道貌岸然……咳!高深莫測的形象,繼續沉思。

“去查查看,總有點蛛絲馬跡能查出來這是多久之前的事。”

“是!滅霸大人!”巫廣趕忙應聲,然後離開。

當晚。



這二人又重新在廳堂內聚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