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用了,我自己過去就好。”林飛搖搖頭拒絕。

“冷若塵的名頭他是知道的,若是他們兩個從一輛車上下來,肯定會引起很大的關注,雖然他不懼怕那些人,可平白惹麻煩,他卻也不想。”

“你把地址告訴我,到時候我自己打車直接過去就好了。”

聽到林飛這麼幹脆的拒絕,冷若塵有些失落:“好吧,那到時候你報我名字就可以了。”

拍賣會是在一傢俬人別墅,遠在郊外,環境非常清幽。

快到拍賣會的時間後,林飛換了身衣服,準點打車到拍賣會現場去。


晚上下班時間這個點的出租車實在不好擋,林飛站在風中擋了好久纔好不容易遇到一輛空的出租車,正準備打開車門的時候,身後忽然急竄出一道雪白的身影,手掌壓着腦袋上的鴨舌帽帽檐,飛快的奔過來,而在這個人身後,也涌過來一大批人羣。

“我去,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被人追殺?這個想法瞬間在腦海中冒出來,林飛被這個想法嚇了一跳。

這個被追殺的對象,看起來像是個女人,雖說現在是七點多,天有些發黑,但也不算全黑,這個點大街上光明正大的追殺人,是不是猖狂了點?

正想着,這個女人已經打開他攔下來的出租車,竄了上去,一邊關門一邊對出租車司機叫喊:“師傅,麻煩你快點開車。”

林飛目瞪口呆的看着這個女人搶奪自己的出租車,連忙一把將車門攔住,無語的提醒道;“這個女士,這輛出租車好像是我攔的。”

這個帶着鴨舌帽,眼睛上還架着蛤蟆太陽鏡的女人,好像見不得人似得,只露出一抹嫣紅的小嘴,臉樣子都看不清楚。

女人一聽林飛這麼說,眉頭一皺,一邊望着追上來的那一大批人,一邊道:“先生,實在不好意思,我急用,你重新攔一輛吧,我會感謝你的。”

林飛翻了個白眼,感謝?誰要你的感謝啊,你以爲你的感謝很值錢?林飛爲這個女的這番話一陣無語。

女人看林飛不說話,以爲他是答應了,再次想要將門拉上,卻被林飛用力阻止。

“那不行,這大晚上的又是下班高峯期,我等了整整二十分鐘纔等到,我還有急事,麻煩你先來後到下車等吧。”林飛毫不客氣的道。

女人望着後面距離越近的那羣人,焦急的道:“先生,拜託你,我有急事。”

林飛搖頭,堅定的道:“不好意思,我也有急事。”

女人沉默了一會,好似沒見到林飛這樣不給一點情面的,想了想,將臉上帶着的太陽鏡拿下來,露出那張嬌小的臉龐,但很快又將墨鏡給帶回去。

不過林飛還是看清楚這個女人的長相了,不得不說,這個女人是林飛見過除了冷若塵、程素、李沁和陳雨薇之外最漂亮的一個了。

巴掌大的瓜子臉,彎彎的柳葉眉,如秋水一般的眸子,長長的睫毛濃密捲翹,鼻樑小巧挺翹,嫣紅的櫻桃小嘴,皮膚白皙無暇,透着淡淡的淺粉。

這樣的美女,比起電視上的大明星也絕對不相上下,不,甚至比電視上的那些大明星還要漂亮。

不過林飛見過的美女多了,雖然在一開始確實驚訝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女人簡單的來了句:“現在可以了吧?”

林飛一臉不解;“可以什麼了?”

“這讓坐這輛車了吧?”女人語氣中帶着焦急。

林飛滿頭黑線,這女人什麼意思,覺得自己長得好看,所以想要用美貌換取這輛出租車的使用權?

林飛一下子對這個女人的好感直線下降,板着臉拒絕:“不好意思,你還是下車自己攔吧,我着急用。”

女人一臉那張櫻桃小嘴微微半張,似是在驚愕。

出租車司機等的有些不耐煩,催促道:“你們到底走不走?”

“走走走走,當然走,師傅你等一下。”林飛連忙迴應,不耐煩的對這個死賴着車不肯下來的女人催促:“你快下來,我還有急事。”

說着就要伸手去抓這個女人的胳膊,本來是想將這個女人拽下來的,沒想到反被這個女人拽上來,接着車門一關,這個女人火速對出租車司機道:“師傅,麻煩開車。”

林飛目瞪口呆的看着出租車司機聽這個女人的話,一溜煙的開走,連忙嚷嚷:“師傅,這車是我攔的呀,你怎麼能聽她的!”

旁邊那個女人在看見脫離危險後,重重的鬆了口氣,靠在車背上,這纔有心情和林飛說話:“我說你這人怎麼這樣啊,一個大男人,怎麼能這麼小氣,不就是坐了一下你攔的出租車嗎?”

林飛嘴角抽了抽:“但我有急事,而且我們不一定順路。”


就在這時,前面的出租車司機轉頭插話問:“那你要去哪裏,我看看先送誰好了。”

反正這兩人是自願上車,他也不算違規,嘿嘿!

林飛看了眼時間,覺得要是再重新下車攔的話,肯定會太遲,於是報了要去的目的地。

出這車司機一聽就樂了,這地方可是在郊區,而且在半山腰上,距離遠,掙得多,他轉頭又問這個女的:“美女,你要去哪裏?”

這個女人指着林飛道:“我和他去一個地方。”

原本還想着要是這個女的距離近就先送這個女的,但兩人去同一個地方,司機就有些…正想着該如何問這兩個都要車費的時候,林飛忽然道:“那正好,我們付一個車費就行了。”

車租車司機臉色一變,不高興的道:“那怎麼行,你們又不是一起的。”

林飛淡笑道:“不是一起的,但是你讓我們兩個一起上車,這不符合規定,要是被舉報了,你是需要罰款的。”

出租車司機臉色頓時一菜。

旁邊的美女朝林飛甜甜的笑了一下:“謝謝你了。”

林飛輕飄飄的道:“不用客氣,我們平分路費就好了。” 女人一臉愕然,這個男的,竟然要她平坦車費?

“你是說我們AA制?”女人不死心的再次詢問。

林飛皺眉,不解她爲什麼這麼問,他們又不認識,又不是熟人,爲什麼就不能AA制:“不然呢?”

這個女人沉默了一會,將頭上的帽子和太陽鏡拿下來,臉上掛着一個甜美的笑容,像是春天裏剛剛綻放的粉嫩的花朵,容顏角色,清純可愛中帶着幾分嫵媚。

水靈靈的眸子像是透着光一樣非常靈動,嫣紅柔嫩的紅脣,讓人看一眼就有一親芳澤的衝動。

林飛看着這個女人將臉上的全副武裝全都拿下來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微小的誇讚:“這位女士,你長得很漂亮,難得的絕色美人。”

女人一聽這話,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喜色,說道:“那這位先生一定認識我了,我叫水嫣然,剛纔真是多謝你了。”

說是這麼說,但水嫣然心裏卻誹謗林飛小心眼,竟然連個出租車都不肯給自己,在自己露出真面目之後,還揣着裝着,不就是想和她坐同一輛車嗎?

林飛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這位小姐,你的名字和你人一樣漂亮,不過我並不是認識你,不好意思。”

水嫣然臉上的喜悅頓時凝固在那,不敢置信的道:“你,你不認識我?”

林飛上下打量了水嫣然一眼,目光有些古怪,雖然長的漂亮了點,可難道是個美女他都要認識?

林飛心裏忍不住爲水嫣然這個女人的自戀搖了搖頭,心想這女人難道以爲 美貌就是通行證?

林飛淡聲道:“沒關係,即便是不認識,但你付你的車費,我想司機還是願意載你去目的地的。”

水嫣然被打敗了,原來南林市還真有不認識她的人。水嫣然忽然想到她和朋友打的賭,她贏了,可是她並不高興!

多少人蒙着與她靠近,哪怕只是遠遠地看一眼,又或者給個簽名,就會高興地手舞足蹈,要是能說上一句話,那簡直要樂壞了,並且視作榮耀。

可眼前這個青色帥氣的年輕男人,竟然無視她的存在,哪怕她只是一個普通女人,沒有那道光環,她也自信她天香國色的美貌,但是,對方竟然還打算無情的AA制。

“我知道了。”水嫣然有些無力的道。這是她第一次嘗試到失落的滋味,這個男人打擊的她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甚至她都有些懷疑她最近是不是變醜了,才能出現這樣一個男人無視她的美貌。

“呵呵,小夥子,你可真是孤陋寡聞吶,這位美女。你應該就是紅頭半邊天的天后水嫣然吧?”出租車司機忍不住回頭高興地道,臉上帶着迷戀的表情:“嫣然小姐,我真是太幸運了,竟然能遇上你,不知道一會下車了,你能不能給我簽名啊,我們家的每一個人都非常喜歡你唱的歌。”

出租車司機的崇拜和激動,讓水嫣然重新找回自信,她得意地看了眼林飛,心想你這下知道本小姐是誰了吧?


知道她是如何的受到歌迷的追捧了吧?但卻發現,林飛壓根看都沒看他一眼。

水嫣然一邊心裏氣憤,一邊笑容甜美的道:“當然沒問題,謝謝你喜歡我,我很感激。”

出租車司機樂呵呵的道;“沒什麼沒什麼,嫣然小姐你長得和電視上一模一樣,素顏也這麼好看,還這麼平易近人,我簡直三生有幸才能載上你這位客人,你放心,出租車的錢,我絕對不會收的。”

水嫣然笑容更加燦爛,嘴上卻道:“那怎麼行,你工作也不容易,而且這次跑的這麼遠,油費什麼的,可都是需要錢的,我哪裏能不給你車費。”

林飛無語的看着出租車司機堅持不想收錢,水嫣然則堅持要給錢,心想這下子就非要給錢了,那剛纔一副死活不想AA制的人究竟是哪一位?

“你現在知道我是誰了?”水嫣然看林飛半天都沒有一點表示,沉不住氣的用胳膊輕輕撞了一下林飛,有些高興的道。

林飛嘴角一抽,不過還是很配合的點頭;“你是天后,司機剛剛有說過。”

水嫣然很不高興的撅起了小嘴,想她從出道至今,一直受到萬人的追捧人,可眼前這個男人,真是越看越可惡。

好像是哪個原始社會跑出來的一樣,不看電視,不看報紙,不停音樂,不認識她水嫣然女神也就罷了,竟然在知道自己的名字後,還這麼冷靜,彷彿看到一個路人甲!!

事實上水嫣然完全原諒林飛了,林飛當然不可能是從原始社會跑出來,他也看電視,也看電影,也聽音樂,但他對明星不感冒,而且從小到大他一直都埋頭學習,哪怕是上了衆人覺得解放了的大學,也從來不懈怠。

醫生完全不像別的學科那樣可以吊兒郎當,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醫生要背的書和學習的內容實在太多了,萬一有個小差錯,那可是人命關天。

因此大學的時候,林飛更是比在上大學之前還要刻苦努力學習,至於明星,那是一點不感冒。

並且,可能很多人也不能理解,在他這個醫生眼裏,一個活色生香的美人放在面前,可能還不如一具屍體放在面前讓他激動。

不過林飛幸好沒說這話,不然水嫣然絕對要氣死。

車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出租車司機將車停下來後,林飛付了自己那份錢,開車門準備下車。

水嫣然正打算自己包裏翻找一下,結果臉色忽然一遍,煞白的看着出租車司機,結結巴巴道:“等等,我的錢包好像不見了。”

林飛下車的動作一頓,轉頭看向低頭慌張的水嫣然。出租車司機本來就沒打算問水嫣然要錢,這會聽水嫣然這麼說,更是關心的道:“嫣然小姐,你的錢包在哪裏丟的,要不要回去找找看。”

水嫣然柳眉一蹙,有些爲難的樣子:“估計回去也被人撿走了吧?”

幸好那錢包裏她又遵循經紀人的話,沒在裏面放太過貴重的東西和身份識別的東西,不然指不定會被不懷好意的人撿了做什麼。

“那嫣然小姐,你現在身上沒錢,那一會怎麼回去呢?要不然我給你一點。”出租車司機一臉熱情的就要拿錢給水嫣然。

林飛嘴角抽了抽,心想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出租車司機,不賺錢還要掏錢,這明星,錢真是好賺。

想到做醫生的在手術室裏累死累活,就活人了,那就指責所在,若是救不活,還得被打被罵,林飛忍不住搖了搖頭。

水嫣然一眼就看到林飛的舉動,咬着下脣不甘心的道:“那你是什麼表情,以爲我故意不給錢嗎?” “什麼什麼?我有什麼時候這樣說了。”林飛一臉懵逼,不明白這個女人怎麼隨便污衊他、

水嫣然氣的眼眶都紅了:“你那個表情,明明就是覺得我故意不給錢。”

林飛一臉無語,他不就是搖搖頭嗎?這個女人怎麼這麼能補腦啊?

而且這個女人之前就不願意和她AA制,先不說他究竟是不是那個意思,但就算不是,他能認爲這個女人有不想給錢的意思吧?

面對這個無理取鬧的女人,林飛本來沒打算說什麼,但此刻,他是真的很不順眼了,不就是一個明星嗎?以爲是明星,就可以有特權,隨便污衊人了?

林飛聲音淡淡的道:“你既然這麼覺得,那就是這個意思!”

水嫣然氣的俏臉通紅:“我堂堂一個大明星,有必要不給錢嗎?我只是錢真的丟了,手機也沒拿,不然你先借我錢,我一會天見了我的經紀人,再還給你。”

不等林飛開口,像是生怕林飛不肯借錢一樣,水嫣然又加了一句:“大不了我十倍百倍的還你!”

林飛滿頭黑線,他看起來就那麼缺錢嗎?不過這個女人既然願意白給,他爲什麼要拒絕,反正不要白不要,這麼好掙的錢,他幹嘛不借。

想到這,林飛拿出一百五十塊錢遞給水嫣然,並淡淡的附帶了句:“也不要你百倍,十倍就好了,到時候還我一千五百塊錢。”

水嫣然似乎沒想到林飛竟然真的這麼無恥,這樣的話也能說的出來,簡直就是打劫!可話是她自己主動說的,別人只是答應而已,她怎麼可能反悔,而且現場還有一個外人在,若是反悔的話,那臉可就丟大了。

“我知道了。”水嫣然氣沖沖的將錢從林飛手中奪走,交給出租車司機,恨恨的瞪了他一眼,紅着臉開門下車,飛快的離開。

林飛聳了聳肩,並沒有在意,下車準備朝裏面走去,旁邊忽然傳來一道嬌媚的笑容,林飛轉頭一看,看見一個長得非常漂亮嫵媚的成熟女人,挽着一個西裝革履的成熟英俊***在旁邊。

“林飛,沒想到你竟然還一如既往地冷淡,連水嫣然這樣的大美女也不給面子,估計這會人家心裏要恨死你了。”程素笑盈盈的調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