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而這,光是水遠洋選擇的幾家店鋪那是遠遠不夠的!

除非鄒小北和水遠洋能夠簽約肯德基、麥當勞的加盟。

不然的話……

想到這裏,鄒小北的目光中不由閃過了一絲思索之色!

他需要一樣或者多樣商品,而且還必須是種子產品來打敗蘇明川!

而這年頭,有什麼東西,是什麼別人都喜歡吃而現在沒火的美食呢?

看着面前的幾家加盟店。

突然!

鄒小北的身體就是一顫!

他發現了水遠洋和蘇明川加盟店中的一個致命BUG!


而這個BUG,說不定就是他和水遠洋逆風翻盤的關鍵! 做完這一切,龍浩宇轉頭看向與紫影一起跪在地上的那位陌生的漂亮女子,問道:“赤影,這位是?”

“老大,這是殘影的女朋友,本來他們計劃年後結婚的,可是現在……。”說到這裏,赤影說不下去了,眼中流出悲痛的眼淚。

“哦——。”

ωwш ●TTκan ●c ○

龍浩宇哦了一聲,剛準備去和她打聲招呼,這時赤影又拉了拉龍浩宇的衣袖,悄悄道:“老大,而且她還懷孕了。”

“是嗎?”龍浩宇聽罷臉上頓時露出驚喜之色,這麼說來,魅影有後了,這是目前這糟糕形勢中,難得的高興事件了。

龍浩宇趕緊將女子扶了起來,道:“姑娘,你別太傷心了,我們都是魅影的兄弟,以後你就把這裏當成自己的家,不要客氣。”

李霞看着面前這個突然對自己十分客氣的青年,疑惑問:“你是?”


“姐,這位就是我和你說過的那位陳大哥的老大,是個好人。”

不等龍浩宇說話,旁邊一青年插口道。聽着聲音熟悉,龍浩宇轉頭看去,這位青年不是別人,正是當日將龍浩宇帶到交警隊的那位年輕的小交警,好像叫什麼李輝?

“李輝——?”

“對,龍大哥,就是我。”李輝一副自來熟的模樣,然後指着李霞道:“這位是我姐,李霞。”

“龍浩宇——。”

龍浩宇對李霞伸手道。

“原來是龍大哥,經常聽陳大哥提起你,請多多關照。”說着和龍浩宇友好的握了一下手。

龍浩宇道:“沒事,以後都是自己人,把這當成自己家,別客氣。”

說完龍浩宇看向紫影俯身低聲道:“紫影,你放心,聖堂存在不了多久了,影殺歸來之日,就是我們復仇之時。”

龍浩宇說完不管紫影有沒有聽,直接起身離開了,同時問道:“阿迪,大師呢,準備開始。”

“馬上——。”

趙迪應了一聲,快速上樓去請所謂的大師去了。

龍浩宇來到田家兄弟身邊站定,等待大師的時候,趁機對三人道:“最近是多事之秋,你們多注意點,我不喜歡麻煩。”

“明白,龍哥。”

三人異口同聲道。

很快,趙迪去而復返,在他身後,跟着五位和尚,爲首一人年約四十,長得慈眉善目,在他身後還跟着四位小和尚。

五人來到正中央,這時龍浩宇纔看到那裏竟然還搭建着一個簡陋的法臺。老和尚坐了上去,其餘四人坐在他的四周,隨後他們敲着木魚,手中轉動着佛珠,口中念出衆人聽不懂的經文。這對於衆人來說就是一種煎熬,不過爲了死去的兄弟,都咬牙堅持了下來,直到晚上八點方纔結束。

隨後衆人依次告別,很快這裏就留下了龍浩宇,田家兄弟還有李霞姐弟。兄弟幫的兄弟都在幫忙收拾現場。

龍浩宇吩咐田家兄弟派人送李霞姐弟回去,而他一直等衆人收拾完畢,都離去後,他一人獨坐在魅影與殘影的照片前,一夜都未離去,誰都無法體會龍浩宇這晚的複雜心情。

翌日早晨,龍浩宇準備離去之時,戰龍健身館卻是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舒靈找了許久才找到戰龍健身館,她這次打定了主意就算龍浩宇不在,也要等他回來。

可是當她看到戰龍健身館門前貼着的白色對聯的時候,心裏閃過一絲不祥的預感,沖淡了一些心中憤怒。

難道出了什麼事不成?

想着舒靈推了推門,發現門竟然沒鎖,直接推門而入,映入眼簾的花圈令她震驚了,原本憤怒的心情瞬間變成了擔憂。一擡頭她就看到了大大奠字下坐着的龍浩宇,然後快速跑了過去,拍拍龍浩宇的肩膀,輕聲呼喚道:“龍……大哥?”

“嗯?——”

龍浩宇擡頭看着不請自來的舒靈,眼中滿是疑惑。

“啊!——”

看清龍浩宇此時的模樣後,舒靈吃了一驚,險些一屁股坐到地上,只見龍浩宇雙眼赤紅,血絲密佈的眼中不帶一絲感情,被他盯着感覺面對的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隨時可能發怒的無情兇獸,看的人遍體生寒。


到底發生了什麼?

舒靈在心裏問自己,她來的時候已經準備好了無數譴責龍浩宇的話語,可是現在卻被他的模樣嚇得,一句也想不起來了。

“是你啊!”

不知過了多久,龍浩宇方纔淡淡的說了這麼一句,無力又無情。

“我……嗯……。”

舒靈語無倫次的點點頭。

“有事嗎?”龍浩宇依舊無比的冷漠。

舒靈猶豫了一下,道: “我家小姐出事了,我……想你去看看她。”

“跟我有關係嗎?”龍浩宇冷漠道:“從今天起別來找我了,我曾經對不起她,可是已經報答過了,我不想和她再有任何關係。”

“騰。”舒靈聽罷瞬間站了起來,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伸手指着龍浩宇憤怒道:“龍浩宇你個忘恩負義,不負責任的人渣,我算看清你了。”

說完舒靈都不願在多看他一眼,直接轉身就走。

“站住,說清楚再走。”龍浩宇叫住了舒靈。

“哼,明知故問,到現在了你還跟我裝,活該斷子絕孫。”舒靈狠狠道,說完不在停留,憤怒的離去了。

“我裝什麼了?你他媽才該斷子絕孫。”本就心情不好的龍浩宇,忍不住咒罵道。

“嗯!——”

突然他愣住了,舒靈這話是什麼意思?斷子絕孫,自己都沒有結婚,哪裏來的……,難道,龍浩宇猛然驚醒,起身追了出去。

他追出來時,舒靈已經坐上車剛走。龍浩宇見狀忙攔了一輛出租車跟了上去。同時拼命的打着舒靈的電話,她不接,而後打艾琳的,也是關機,這下龍浩宇才意識到可能真的出事了。

龍浩宇跟着舒靈一路來到了艾家別墅,下車後,舒靈纔看到跟來的龍浩宇,當下伸手攔住他,不悅道:“這裏不歡迎你,請你走開。”

龍浩宇強迫自己不去發怒,儘量和顏悅色道:“舒靈,別鬧,到底怎麼回事?”雖然他儘量壓低了聲音。但聽在舒靈耳中更像是吼。

“你給我滾滾……。”

舒靈懶得和他爭論,直接將他推了出去。 前前後後看了那麼多的入駐商家,鄒小北發現了一個事情。

那就是……這麼多的店鋪,居然沒有一家做飲料的!

除了早點店買銀耳、豆漿外,居然連個做奶茶的都沒有?!

等到這邊鄒小北問道一旁的水遠洋這是怎麼回事的時候。

水遠洋的回答,則讓他更加驚訝的起來!

“奶茶?那是個啥?哦哦!我想起來了!電影裏香江人常喝的那個東西是不是?!

不過……那玩意兒應該不便宜吧?我們做了,你確定有人會買嗎?”

聽到水遠洋的話,鄒小北差點笑出了豬叫。

他還是頭一次聽說,居然有人會認爲做奶茶貴的!

成本幾毛錢的東西有啥貴的?就算你學人家做個果茶啥的,加上幾片水果片。

你的成本能有一個一兩塊就不錯了!

當鄒小北問道水遠洋知不知道COCO、一點點、滬上阿姨或者珍奶會所的時候。

水遠洋的臉上則是一片茫然。

除了CoCo聽家裏人提起過那麼一兩次外,他還真的啥都不知道!

這是鄒小北才發現,原來2006年,奶茶根本就沒有火起來!

虧他還以爲這個時候奶茶店已經大火了。

原來是他想多了!

想到這裏,鄒小北的眼中不由冒出了一陣精光!

喪茶、髒髒茶、占卜茶、果茶、喜茶的點子,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地從鄒小北的腦中冒了出來!

接着,也不管面前的飯了,鄒小北直接拿着水遠洋盤中的雞腿就跑。

“誒???你幹嘛去?!”

“哥們我要搶先註冊商標!不然到時候就沒得玩了!

遠洋,給我留個好點的窗口!必須是靠進大門口,人人都經過的!

我有一……不對,乾脆給我租上兩件窗口!咱兄弟倆雙劍合璧!不信幹不過蘇明川!”

當天下午,鄒小北直接逃課了。

看着鄒小北空蕩蕩的課桌,鄧文勝嘆了口氣。

當真是相見不如懷念啊……

等到這邊鄒小北興沖沖地回到了教室的時候,他整個人的臉上都在不停地放着光!

今天下午,他一口氣註冊了N家前世知名奶茶店的商標。

甭管用不用得到,反正先搶先註冊就完事了!

同時,他還去附近的五金店收購了一批調酒用的器材。

拖着大大小小的東西就來到了學校。

看着鄒小北手中提着的麻袋,鄧文勝的臉不由黑地像個窟窿。

“鄒小北同學,你能不能和老師解釋一下,你這大包小包帶着的,到底是個啥玩意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