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威震遠東要想真正起來,必須儘可能的與各方豪傑處理好關係,凌威武館在東海市地頭上盛名已久,霍東必須去一次!即便楚江龍不認他這個人情,奚落他侮辱他,也要去探訪一次!因爲他既然選擇了拉着兄弟開公司,就不能讓兄弟們失望!

古城區分局內,阿加莎本想一鼓作氣,將精靈幾天來幫她搞定的所有證據都交上去,然後將威廉與劉凱文直接送進大牢!但關鍵時候,卻來了一個人,勸住了她。

最後,她只能將所有證據交給這個人,讓對方全權幫她處理了。

等了大約一個半小時後,這個人出來了。

“辦得怎麼樣了?”

等的有些焦急的阿加莎起身趕緊問道。

“威廉已經罪名坐實,如果你想他死的更徹底,更快一些,可以讓歐洲方面施加壓力,或者直接引渡回歐洲處理,以阿加莎女士背後家族的力量,想必很簡單吧?他都想買兇殺了你,你沒必要仁慈。”

說話的是夏然。

她之所以能說服阿加莎,因爲她拿了霍東開路,她告訴阿加莎如果想要在這次的事件中,幫霍東贏取利益,就讓她處理,壞蛋不會逃脫制裁,霍東也能拿到好處。阿加莎只能答應了,因爲在她心裏,霍東很重。

關於夏然在裏面與劉凱文單獨談了什麼,阿加莎沒過問,她知道劉凱文最少要被判無期徒刑就足夠了!“謝謝你幫我處理,還有事嗎?沒有的話我想先回去休息了。”阿加莎禮貌的道。

“有些,關於你跟霍東的事。”

夏然道。

阿加莎一聽,就美目閃現一絲警惕!好不容易在人海中再次碰見心愛的男人,阿加莎纔不會輕易放棄!不過她出於好奇還是點頭了,而後與夏然一起朝外走去,準備找個酒吧或者咖啡館,安靜聊一下。

兩人正朝外走的時候,碰見了一位中年男子在分局辦公室內走了出來,臉色陰沉如水!他正是昌茂集團的老總郭滿金,在東海市地面上也算是一個人物!劉凱文被抓,他不得不來撈人!因爲這麼多年,劉凱文都跟在他身邊效勞,不僅有功勞人情,還知道他太多的黑賬!

這種人,要麼爲我所用,要麼就要殺了!

可惜撈人失敗!李局根本不給他面子,其餘市局的領導,也因爲此事事關兩個身份尊貴的老外,不敢輕易徇私枉法,如果出了岔子,就要賠上自己的烏紗帽了。

郭滿金的眼神落在阿加莎身上,冷了一下!走過去打招呼道:“這位就是阿加莎女士吧?對於你的遭遇我很是愧疚,我就是昌茂集團的總經理,還希望以後有機會,能彌補對您造成的傷害,至於劉凱文他會得到應有的懲罰。”

阿加莎冷哼一聲,根本不跟他搭話就與夏然走了。

因爲夏然已經說過,此事郭滿金也有參與,否則劉凱文即便有心,也不敢做殺人的勾當。

郭滿金見兩人不拽自己,眼神在兩人各有秋色的妖嬈身材上停了很久,眸子裏盡是煞氣!轉眼就朝外走了!這次昌茂集團算是與玉姿徹底結下了樑子,那個叫霍東的人,更是被郭滿金惦記上了! 咖啡館內,原本阿加莎還是帶着一種警惕的心情,聽夏然的講述,但到了後來,她卻也有些懵了!首先她無法判斷夏然說的是不是真的!所謂的成龍計劃是不是存在?但有一件事她可以肯定了,那就是此刻遇到的霍東,就是她以前在歐洲愛上的戀人!

她真無法想象,分離這麼多年,霍東竟然經歷了這麼多事,在夏然的講述中,阿加莎的表情是一再變化的。

如果這個計劃是真的,阿加莎是選擇告訴霍東,換取對方的信任與愛意,還是選擇和夏然站在一個立場,支持這個計劃繼續延伸下去?如果霍東某天知道了這件事,會不會認爲自己背叛了他的利益?

阿加莎有些糾結了。

“你相信我,就能看到一個新的霍東,你不相信我,他還是以前那樣,遊手好閒,吃喝玩樂,說不定有天又去當僱傭兵把自己玩死,你是要他死,還是更自信堅強的活着?”

夏然直白的道。

她這麼精明的女人,自然一看就能猜透此刻阿加莎的所想,而她說的這句話,又瞬間讓阿加莎傾向了她的意見,因爲愛一個人,是讓他幸福快樂,而不是自尋死路。

在兩人離開咖啡館的時候,已經達成了共識。

燒烤攤現場太子團的人已經被救護車送去了醫院,全部都住進了病房,一時間整個東海市所有醫院的VIP病房,或者高幹特等病房都是人滿爲患!還有幾個諸如白聰一般病情特重的,則都被緊急送往了首都治療!此次事件在東海市引起了軒然大波,本以爲緊接着就要上演一場撕逼大戰,誰知卻是平靜的讓人心悸。

所有太子團人員背後的家族,都一直選擇了沉默。

後來,消息靈通的人,都知道了其中的緣由,是這幫無法無天的二代,自己作死,惹了東海市道上最牛掰的一撥人,血娘和凌威武館,作爲此事導火線的霍東,也是五湖看中的人!

面對這三個勢力,誰敢輕易自找不快?

都很有默契的忍耐下來,想要尋找時機,再找幾人算賬!

古城區的賀武,臉色也很難看!二虎雖然是他手下一個不入流的混子,但畢竟當時報出了他的名字!還被人揍成這樣,明顯就是打他的臉!賀武很氣憤!但也知道血娘和精靈兩個人他惹不起,即便是驚動了他上面的南聯會,也不會有人敢公開對付血娘。

因爲血娘是丹霞山的人!

丹霞山與寂滅門,是附近幾個省市最大的兩個江湖門派!自明末清初便就立棍,底蘊之深沒人能看透!更有傳說,這兩個門派之所以屹立這麼久,不僅僅是因爲擁有驚人的財力與人力,更有一些凡人未能觸摸的深層祕密!

曾有人見過丹霞山的一位長老,舉手便能破石爲粉!這豈是人力可以做到?

建國後,丹霞山處於深山的一處莊園曾被軍區看中,想要霸佔,然後用於軍事用途,但最後此事卻沒能得逞,也不知丹霞山動用了什麼力量,反正此後這座深山成了軍事禁區,常人進去也經常會被警告,再在一切小道消息的渲染下,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莊園,成了所謂的華夏未解之謎……

兩日後的東海市國際機場。

霍東穿着一身合體的休閒裝,站在大廳內,頭髮已經長出來被理成了很整齊的平頭,人站的很直!再加身材勻稱,倒是有股子迷人的男性陽剛魅力。

他跟前站着的是阿加莎,人美如花,俏生生的站着彷彿整個大廳最美的風景,無數人的視線在她身上流連,女人這個年齡段最濃郁的芬芳,都在她身上綻放了,彷彿稍微近一些就能聞到沁人的香氣,不忍不醉。

“這麼快就回歐洲,捨得我?”

霍東笑了。

“如果我告訴你,我走是因爲太愛你,你信嗎?”

阿加莎也笑了。

“我信。”

霍東點頭,他從沒見過比阿加莎更美,更純真的笑容,就像是天使,令人沉迷。

“不久我們還會再見, 投降的青春 ,那段被你遺忘的記憶,也會再恢復,相信我,沒有人比我更愛你!電話我留給你了,有什麼難處記得給我打電話,我一定能幫你,雖遠隔重洋,但我時刻牽掛着你。”

阿加莎說的似乎很動情,眼圈都紅了,一張粉嫩誘人的臉,泛起紅暈,她沒問霍東是否信,她說出了自己心裏話就知足了。朝霍東走近一步,她仰起頭將惹火撩人的紅脣送了上來。

這彷彿是天下最美的禮物。

霍東怎能拒絕,抱緊她一個纏綿惹人嫉的長吻送了上去,大廳內所有的男人都羨慕的吐血。

長吻結束,阿加莎的眼中已經有淚滑落,她確實不忍離開霍東,但她必須走,爲的是這個男人更優秀,未來能走的更遠。愛一個人,就應該祝福他過的更好,轉身,阿加莎沒再回頭,朝前走去,長髮飄飄,宛如仙子。

脣間還彌留着佳人的香味。

很快就要相隔天涯。

霍東能確實感覺到她對自己的愛,只是兩人在上次的離別之後,這次相遇的時機,又不是很恰當。玉姿關於愛馬氏的訂單,已經在阿加莎的協商下徹底簽訂了,而且是長約!未來一定時間內,玉姿都在東海市服裝圈內的名氣,將要暴漲一次了。

晚間的時候,霍東開着路虎停在了香宵茶樓的下面,然後下車朝前走去。刀子李鴻早已在門口等待,“歡迎你能來,今晚祝你好運。”李鴻笑道。

“但願如此,反正我沒吃虧的習慣。”

霍東輕佻道。

兩人進去後,便徑直上了茶樓的五樓,這裏正是五湖在東海市的一個堂口,也是招納新人,此刻已經站滿了人,有霍東認識的慕棟樑雷公,還有蔡威等幾位長老,剩下的就全是五湖的精英人員,個個身材魁梧健壯,眼神極其的凌厲威武!

李鴻到了之後,便就徑直站在了雷公的身後。

“來了小東,今晚要努力啊。”

慕棟樑道了一句。

以他在軍區的身份,很難想象居然是五湖這個江湖門派的長老,霍東見面之後也是明顯一驚!未曾想到此事!不過臉上的訝色隨即便消失了,反正有慕棟樑在,他今晚的勝算更大。也明白了雷公爲何能找上他?看來一切都是慕棟樑牽的線。

當年慕棟樑領着鋼五連來到東海市駐紮的時候,正值內戰結束,社會動盪,幾個江湖門派興風作浪,炒作物價,打家劫舍,還有沿海的土匪肆虐!爲了儘快穩定住局面,讓社會走上正軌,慕棟樑經人介紹進了五湖,雖然他身份特殊,有臥底的嫌疑,但當時五湖在此的舵主還是收了他。

這不是對方故意放水,而是眼光獨到,高瞻遠矚!

因爲社會的動盪早晚要平息,爲非作歹的地下勢力早晚要清洗!五湖想要逃過未來的地下勢力清洗,就必須選好立場,跟慕棟樑背後的軍方大好關係,成爲其的助力,而且敵人。

此後慕棟樑在五湖平布之上,成了長老,而五湖也多次爲軍方效力,抱住了其根基不動搖。

“謝謝慕爺爺,也謝謝雷爺爺,今天我能來此是機緣,如果能有幸加入五湖,定當竭力爲門派做點貢獻。”霍東不亢不卑的道,對於二老的稱呼,也拉近了彼此的關係!讓現場的衆人都臉色微微有變。

其實一般加入五湖的人,都難以享受這種排場,只要有兩位五湖的人出面擔保,沒有什麼惡劣的前科,就能進來了,但霍東這次卻極其不同,不僅五大長老都到齊了,連門內的精英人員,也都叫來了。

顯然這個人將來在五湖的地位非同一般!

雷公簡單的跟霍東介紹了一下,剩餘的三位長老,有蔡威,徐德,還有張毅洪。

“好了人都齊了,我來開場吧,霍東你是雷公引薦的,但想要正式進入五湖,需要過智勇兩關,這是先祖留下的規矩,你想先來那一關?”

蔡威道。

他的眼神在霍東的身上轉了幾圈,閃現精光!

“勇吧。”

霍東直接道。

“好,規矩我簡單的說一下吧。”

蔡威奸笑着道,然後將規矩說了出來,霍東聽完臉色有些發沉!

他雖然想要進五湖,但也沒想要這麼玩命!蔡威旁邊的蔡晨,見狀便道:“這位霍兄,難不成怕了?你可是雷公伯伯和慕伯伯一起推薦的,如果就這麼放棄,豈不是打了兩個老人的臉?”說完就揶揄的冷笑起來。

霍東沒言語。


蔡晨旁邊又走出一人,霍東一瞅,也是老熟人,居然是郭祁連!

這個軍分區大院內長大的紈絝,沒在軍內任職作威作福,竟然進了五湖,這事透着蹊蹺!其實不僅他感覺疑惑,就連郭祁連都不知道自己老爸哪根筋不對勁,非要將他塞進五湖來!還是低聲下氣求了慕棟樑好幾次!郭祁連與霍東可是老冤家,爲了慕佳月發生過好幾次摩擦了。

“好久不見啊霍兄,你這次肯定也不會讓我失望吧?趕緊答應吧,我看好你啊。”



郭祁連陰笑的道。

全場的人都因爲蔡晨與郭祁連的話,朝霍東看去的眼神有了幾分玩味,在場的都是五湖的精英,都不傻,隻言片語就聽出了三人之間肯定有矛盾!霍東一來就惹了這麼兩個二世主,不要太精彩啊!

霍東不喜歡讓女人失望。

但也不能讓慕棟樑和雷公丟了面子, “既然兩位都這麼期待我加入五湖,那我就闖一闖這智勇兩關,如果僥倖通過了,兩位兄臺可要請我吃飯啊。”霍東笑道,最後吃飯兩個字,音調有些挑釁的意味。

“小意思!我包了,郭兄作陪!”

蔡晨張口道。

“好,蔡兄請客,我買單,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郭祁連也道,蔡晨是長老蔡威的孫子,又是五湖內定的精銳弟子,有希望挑大樑的人才,郭祁連當然要巴結他,這句討好的話說出口,蔡晨就朝着他滿意的笑了。

兩人的得戲謔看在霍東的眼裏,屎一般的臭!但今個是屎也要踩!

蔡威點頭,倒是對霍東的勇氣有些欣賞,然後跟其餘四位長老簡單商量一下,就步入正題了!所謂的勇字關,就是一個高兩米,寬兩米的鐵籠子!闖關的人站在其中,外面十名精銳持刀朝裏砍,能熬得過十分鐘,就過關了!標準的赤膊戰白刃,不允許使用任何的兵器,也不能奪鐵籠外的兵器。

如果不想死,喊一聲放棄,就可以停下!

這關其實極其的兇險,沒有一點真本事很難熬過去!以往闖這關的人,都被活活砍死過!當然這也是因爲太硬氣,如果乖乖服輸喊停,也就能逃出一條命了。


不過現場的人都看得出,霍東不會輕易喊放棄!因爲他是雷公慕棟樑引薦的人,頂着的是兩位長老的牌子,如果他這麼熊,不僅丟了自己的臉,也丟了兩位長老的臉!所以他肯定會硬撐着,不到死的一刻,絕不會喊停。

瞅了一眼被八名壯漢擡到跟前的鐵籠子,霍東眉眼挑了一下!整個籠子全是小孩手臂粗的鋼筋焊接而成,沒有逃出的可能!裏面的空間也僅僅夠一個人站立,想要躲避開四周砍進來的刀刃,還真是技術活!一旦有閃失,就要玩命!

豪門婚色:總裁的冷豔前妻

簽了生死狀,就自行打開鐵籠的門走了進去,外面有名壯漢將門鎖住了。

蔡威唸叨幾句後,現場挑選出十名精銳持刀站了過去,竟然有郭祁連與蔡晨!均是朝霍東投去輕蔑的壞笑!“霍兄對不住了!”蔡晨口是心非的說了一句!他與霍東雖然沒有明面上的摩擦,但他代表的是爺爺蔡威的勢力!霍東如果進來,代表的是雷公慕棟樑的勢力,兩者在五湖本就是兩個派系。

誰也不想讓誰開枝散葉,或者獨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