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面對一頭嗜血雪猿眾人雖有動手之意,但聽左森所言也是各自觀望。誰也不想在這種地方惹上冰雪世界的生物,而北龍川則是反其道而行之。

踏步向前指尖鋒芒大顯其外,殺氣蔓延在茫茫飛雪中「這種天氣吃雪猿肉,不知道會不會另有一番滋味!」

慕雲霆大感汗顏「這廝該不會是為了填肚子,才自告奮勇的吧?」與眾人一眼慕雲霆也是格外關注四周情況,如有雪猿群襲擊,居然不是好受的事情。

「這頭畜生!我要下了!」王戚天冷聲說道,步伐急進「相信你也有成人之美的心思吧!」

北龍川笑道「抱歉!我可不是君子,沒有成人之美一說,難道你這小人還有這一說?」

一言不合又是針鋒相對,王戚天冷言相對,其部下更是齊聚而來,瞬間就將北龍川裡外包圍開來。

「小子!跪下磕頭認錯!」

「在我家公子面前也敢逞強,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給我跪下!」

北龍川連連搖頭說話「我只不過想要殺一頭畜生而已,可沒有想過殺人。王戚天相信你不會介意,我殺你幾個狗奴才吧!」

「嗷!」

寒風刺骨里,雪猿利爪亂舞起,怒吼之聲頻頻而起,足有讓此方地域發生雪崩危險!就在北龍川指尖鋒芒大起時候,大雪猿怒吼聲越發瘋狂。

慕雲霆越發感覺事情不對勁,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納獸威在身,屏息凝氣彷彿下一刻就有石破天驚的事情將要發生。


「嗷!」

又是一聲滲人的嘶吼聲,讓眾人都停頓下來,如同時間也進入冬眠世界。 初臨咫尺冰原就是事故多起意外不斷,無論是慕雲霆與武烈之間的爭鋒,還是北龍川王戚天的不合,都在這個時候悄然熄火。

驟然出現在黃道尋龍隊眾人眼前的雪猿,已經讓這寒冷的冰雪世界,更是增加了幾分凝重氣氛。

張牙舞爪的模樣,通紅的眼眸,完全在宣告著這冰雪猛獸的可怕。

嘶吼不斷,伴隨著寒風沖入慕雲霆耳畔「難道這大雪猿在通知族群?如果這樣接下來的情況,恐怕就不大樂觀了。」

再觀大雪猿縱然面前北龍川殺氣,卻是絲毫不懼,低鳴吼聲越發恐怖。

王戚天見狀冷笑道「就算四周雪猿吼聲起伏,你這畜生也不過是多作困獸之鬥!」

「困獸之鬥?既然如此那在下就拱手相送?」

北龍川一說自然不入王戚天眼界,慕雲霆也看出這位溫文殺手的用心。遙望四周冰封景象,誰又知道其中包含多少兇險,還未登場的雪猿族群絕對是一個潛在危險。

「一頭畜生!也敢在我面前逞威風?」王戚天武道不弱,自信有獵殺雪猿實力。取下負背長劍,青光閃耀茫茫雪原。青鋒指向雪猿,殘酷笑道「受死吧!畜生!」

長劍兇狠,氣度毒辣。

慕雲霆密切關注著王戚天一舉一動,雖未與之交手,但若是能夠看對方一招半式,心中也自可估摸!

除去慕雲霆黃道尋龍眾人也有相同想法,三大巨頭最強者拔劍一擊,是何等威力格外引人關注。

北龍川面色如常,只是眼神帶著絲絲詭異。王戚天著實頗有實力,更絲毫沒有低估大雪猿。

呼嘯北風中,大雪猿低鳴之聲越發深沉,是臨終反抗還是大絕殺。

這一刻左森似乎都不再關心,真正讓自己在意的還是,那來自雪猿遠方的嘶吼聲。

「但願這大雪猿不是在召喚同族!」

劍已出,不再留情唯有冷酷絕殺。

大雪猿長毛張孔,雙眸如浴血滴紅,四肢利爪寒光不斷。王戚天不畏所懼,功體豁動劍氣自天外而來。

一瞬!萬眾矚目!

殺劍駕臨那一刻,大雪猿獸威全開,嘶吼之後大有引動天地之象。

慕雲霆感足下輕微波動,立馬反應過來「是雪崩!大家快點躲避!」

暴雪漫漫如萬里長城起天幕,又似群峰傾倒在前。來勢洶洶中亦有數人埋骨其中,含恨九泉之下。

大雪猿隨之猛撲王戚天,利爪無懼長劍,寒光似帶著黃泉冰冷。

「錚!」

前臨漫天連地雪崩,后近雪猿襲殺。

王戚天橫劍一擋似遭天外隕石撞擊,依仗渾厚根基,力通四肢百骸,方能不亂陣腳方寸。

「畜生!」

勃然大怒,不退反攻,王戚天雙手持劍罡氣披身。

漫步滾滾雪崩洪流,唯有殺戮能夠平復一切,眼眸更如的蛇毒放光,登高一劍近在咫尺,大雪猿嘶吼卻是更加兇猛無比。

「轟!」

「轟!」

「轟!」

隆聲赫赫,剎那中王戚天劍勢它走,大雪猿之後冰雪大起,作亂石飛流狀,讓其無法再進半分!攻勢猛烈唯有收劍後退!

而在王戚天不甘收手之後,左森最擔心的事情也發生了!雪猿族群已經被召喚而來,乘雪崩勢頭而來,皚皚白雪中無處不見,魁梧粗壯,兇猛異常!

獸目犀利如刀,讓人心中發毛難耐!見如此惡狀慕雲霆心中自是不輕鬆「看來這一次咫尺冰原上,要好戲連台了!」

左森連連皺眉「那也要有命看戲,貧道可不想上台演戲!」

燕孤凌打趣道「可你每次都有登場,恐怕這一次也不例外吧!」

王戚天與武烈並肩而立,面色陰沉,怒火噴涌,眼前所見全然是都是成百上千的雪猿群。

而且自己已經成為首當其衝者「北龍川!你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居然讓我淪為眾矢之的。」

「王兄可千萬不要這麼說,在下不過只是成人之美,沒有想到事情會發生到這種地步。」儘管面前雪猿群內外包圍,但北龍川卻沒有半點混亂之心。

北龍川雖自持武道深厚,但諸多黃道尋龍隊員已經陣腳大亂,各個都如同上刑場模樣,一片愁雲慘淡。

「這下我們死定了!死定了!」


「居然是雪猿群!我命休矣!」

慕雲霆從來都是一個異類,昂首邁步氣勢雄赳,視同眼前成千上百的雪猿群如無物。

如此之多的雪猿不過,都是磨刀石而已,若是磨刀又有何懼?

蕭涵嫣然一笑「這種情形還真是難尋,就連小女子都熱血澎湃!」

在即將崩潰的黃道尋龍隊員面前挺身而出,無疑是打了一針強心劑,彷彿看到了生命希望。

「對啊!我們還有絕世凶獸慕雲霆了!說不定這一次能夠化險為夷!」

眾人竊竊私語,縱然自己不敵雪猿群,但隊伍當中還有諸多強人。

而就在議論紛紛中,古叱冷哼道「將希望都寄托在他人身上,真是可怕!」

慕雲霆是自己要超越的存在,在這種情況下一向爭強好勝的古叱,自然不想弱於人後。


「吼!」

獸聲突起!三五成群的雪猿強襲而來,一場突圍戰就此拉開帷幕!

龐大而有敏捷的身軀馳騁在大雪地中,如隱身而行,出其不意中就是奪人性命。

慕雲霆體內熱血沸騰,如天地洪爐將要融化一切,襲擊而來的雪猿如感烈焰炙熱。

雄風一震,轟動四野六合,萬獸之王的氣概橫貫青天之上。

「黃金獅心印!」

掌印出!萬獸無蹤,雪猿淌血在前!一招絕殺振奮眾人,火熱場面自然激動人心!

古叱也不甘示弱,以鋼鐵之軀撕裂雪猿,浴血其身染盡冰原。

「兩位果然勇猛!那小女子也不能怠慢了!」言語剛落只見蕭涵手中把玩著雪猿獠牙,猩紅又見猩紅,如同再刺激著每一個蠢蠢欲動的旁觀者。


首戰三人連番得勝,王戚天臉色更加陰沉「哼!一群小丑!居然敢賣弄威風!」

武烈摩拳擦掌道「王兄!我們也各展手段!」

「好!眾部下一同動手!」


人獸大戰一觸即發,雪白而又寧靜的冰原,今時今日註定要被鮮血與喧囂代替。

雪猿群策馬奔騰而來,戾氣籠罩一片天地,癲狂在其中起舞。

慕雲霆再度化身戰場大魔神,血性爆發開來,拳風無情!招招要害!強悍肉身無懼雪猿任何傷害,行走戰圈內外,完全似在踐踏生靈性命。

「狼牙拳!」

「控鶴擒龍!」

「惡狼奔襲!」

足下方圓儘是血紅顏色,慕雲霆帶著死神面容,周身彷彿散發著不詳氣息,之前還有雪猿猛撲而來,如今也開始膽寒幾分。

完全是再向單方面的屠殺演變,七尺之軀殺人身,堂堂魔威盪四方。

北龍川手中匕首劃出華麗弧線,如在交織著一場舞會盛宴,這是一場殺戮的盛宴,帶著微笑的殺手,完全沒有留情,每一刀都刺入雪猿心臟從無例外。

戰圈內分外火熱,旁觀眾人也是躍躍欲試,燕孤凌看了看左森,讓左森好生尷尬「看什麼看?難道你真以為貧道害怕了不成!你笑什麼?」

燕孤凌不再言語也毫無顧忌沖入戰圈內,成為人獸大戰的一員。而燕孤凌的加入讓絕大部分旁觀者,也拋棄理智衝殺而去,甚至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實力!

「噗哧!」

「啊!」

「噗哧!」

殞命的不僅僅只是雪猿而已,若是實力不濟的黃道尋龍隊員,也是抵不過雪猿的利爪。但僅存的隊員也不得不出手,雪猿的數量有增無減!

左森眼看這場戰火已經是無法避免,已經蔓延在每一個角落。似乎每一頭雪猿都要抹殺人族性命,前赴後繼不計生死,無畏傷痕纍纍。

「真是欺人太甚!」左森舉道劍在前,冷麵直視圍攏而上的雪猿凶獸!道門飄然劍氣撲面而來,起手出劍鋒芒之下,自是要見生死「隧古之初!」

道劍名招!噴血三尺!

慕雲霆見狀自是大讚「沒想到牛鼻子還有這一手,關鍵時候總是大發神威,不錯不錯!」

「和你比起來,貧道可是望塵莫及!」

慕雲霆一唱一和讓武烈大感不滿,直言道「慕雲霆可敢與我賽上一局!」

無需多言兩人比試在一個眼神中展開,慕雲霆出手更加瘋狂,殺雪猿完全如屠狗一般。

武風震蕩,神通盡出,縱然雪猿族群數量在龐大,也難逃戰車碾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