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邪龍把手搭在臉上,閉上了眼睛:「就一下,借來用!邪龍!」一雙紅眼黑眸的眼睛睜開了,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在看了看世界,說起來他還是第一次自願使用邪龍意識呢,這血紅的世界,讓他有些陌生的熟悉。

把龍皇劍抽出,握著雙劍。邪龍凝重了雙眼,他正在感覺自己在被一種思想慢慢吞噬,說不清那是什麼思想,但是卻能感覺到那個想法在一點點的佔據主導。


「必須速戰速決。」邪龍沒有退縮,完全靠著身體與意識的本能xìng去戰鬥。

靈活xìng,敏捷xìng,以及反映xìng,都在驚人的暴漲。毒蛟驚恐的發現,他現在完全不是眼前那人類的對手了,怎麼一回事?它為什麼打不到那人類?!

憤怒的一口咬過去,卻被邪龍踩到了頭頂上,小小的武器舞起黑sè的能量帶狠狠的甩在了它的頭上,引動暴砸,讓它痛苦不堪。好不容易才把人類從頭上甩下去,卻看見那人類在空中再次凝聚起那讓它發寒的微光。

黑月不偏不倚的斬在它的脆弱的七寸鱗上,它終於感覺到恐懼了,而且這種恐懼越打越明顯。難道它面對的,是一個正在覺醒死神?

毒蛟倒在地上,掙扎一下,深深的看了邪龍一眼,轉身逃去。

「休想跑!」邪龍剛伸出手,立刻又捂住了自己的臉:「可惡,我在想什麼呢?」那種嗜殺的yù望正在用湧上腦頭,侵蝕他的想法。

好不容易忍下那種感覺,邪龍鬆了口氣。不過也學到了不少戰鬥方式,原來力量還可以這樣用,並不需要一次xìng的揮霍力量,可以在關鍵時刻,用極小的力量擾亂敵人,替自己創造攻擊機會。

眼裡的血sè收縮到眸子之中,邪龍收起了雙劍。

「超~厲害啊,大哥哥!您實在是太強了,居然把這麼大的傢伙給打得落花流水……」一直躲起來的蘿莉見戰鬥結束,立刻跑了出來,手舞足蹈的敘說著自己對邪龍的崇拜,那種地動山搖的戰鬥,讓她充滿了嚮往。

「停,停,停!!」邪龍連叫了三個停,也沒能讓那啰嗦的蘿莉停下嘴,是在受不了,強行扭過蘿莉的頭,讓她對著空氣說話,好讓自己清靜清靜。

看著戰鬥后留下的一片貧瘠土地,邪龍帶著一絲不甘看著天空:「果然厲害啊,邪龍……這樣,要我怎麼贏你。」 放棄了麻煩的考慮后,啰嗦的蘿莉安全無恙的把路痴帶到了羅蘭城。

蘿莉看著熱鬧的羅蘭城,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的到處跑:「哇哇哇,好熱鬧!快看快看,大哥哥,哪是什麼?」

「行了,路已經帶到,你也該回去了。」邪龍一把拖過蘿莉,往一個方向走去。

「駕師,替我把啰嗦的丫頭送回家?明白?」邪龍隨手拿出一張金票,其金額直接讓駕師放棄一切詢問:「好的少爺!就算她家是魔界,我也會安全的把她送回家的。」

「最好如此,否則。」邪龍那紅瑪瑙的雙眼對著架師一眯,那殺氣讓駕師瞬間釣到了冰窟里,不僅僅是駕師,飛鷹也在邪龍的殺氣下瑟瑟發抖。

「是是,少爺稍等片刻,我去準備一下。」雖然邪龍給與的金額很大,但恐嚇的威脅,讓駕師不得不小心翼翼去準備了。

「您要我走嗎?」小蘿莉可憐兮兮的看著邪龍,「我好不容易才來到這裡,再讓我多玩兩天好不好?」

「不行,你離家幾天了,家裡也會擔心的。」邪龍堅決的否定了。

「不要緊的,大概……」小蘿莉的眼神有些暗淡,故作輕鬆的擠出一個不在乎的笑容,「反正村裡的人都當我是野丫頭,沒有人會擔心的。」

「你父母呢?」

「父親死了,母親重病在床,但是還不斷的做著一些粗活供養著我和弟弟。所以,我也要努力,努力的賺錢,替母親分擔一些。」

「所以,想留在這裡多玩兩天是借口,其實是想在這城市中找些賺錢的商機嗎?」面對邪龍的質問,蘿莉點點頭:「所以,求求您讓我多留幾天,幾天後,我會回去的,不用擔心的,我認識回家路的。」

「你走的話,要多久?」

「五天,不是很遠的。」

「五天五夜不眠不休的走?」邪龍一眼就看出了小蘿莉所謂的五天是什麼概念時間,「這樣有意義嗎?看在你給我帶路的份上,這樣的機會我也只會給一次。」

「我知道的。」小蘿莉何嘗不知道這是唯一的機會呢。放棄了這個機會,她就必須自己連續五天五夜的趕路回家。

「少爺,可以了嗎?」駕師準備已好,但是看著邪龍猶豫不決的,便開口小心翼翼的詢問,深怕觸了眉頭。


「在等等,你著急嗎?」邪龍隨意的瞟了架師一眼,駕師便連連搖頭回應:「不急不急。」他深怕邪龍會誤會成他是急著找死。

「給你。」邪龍隨便的拿出幾張大額的金票較交到了蘿莉手中。小蘿莉連連拒絕:「不可以的,您已經救過我一次,我怎麼還能要您的錢呢?!絕對不行的。」

「我不缺錢,而且,我……」邪龍露出一個邪笑,小聲的說道,「是惡魔啊。所以,這是交易,以後我會向你收取代價的。」

「但是,但是……」

「閉嘴!」邪龍很不耐煩,語氣帶著一絲威脅,「叫你滾就滾!」

「是。」蘿莉弱弱的答應,雖然他知道,邪龍是故意裝出那嚇人的樣子。

「準備好了嗎小姐?」駕師小心翼翼的問道。「嗯。」

飛鷹飛向了天空,越變越小。

「再見了大哥哥,非常感謝!我一定會報答你的。」蘿莉的聲音漸漸的消失在天空之中。

「總算送走了一個啰嗦的傢伙。」邪龍挖挖耳朵,這幾天被那啰嗦的小丫頭弄得耳朵都快起繭子了,不過,「並不討厭。」

「接下來,去找個能買得到晶石的地方就好了。」邪龍看著天空:必須趕快離開靈界。

「老闆,你這裡有晶石賣嗎?」「沒有。」連續跑幾家店,都沒有買到晶石。

「有晶石賣嗎?」「抱歉,本店沒有晶石賣。提醒一下,如果要在羅蘭城買到晶石的話,只有西貴秦家才有賣。不過,唉……」老闆嘆息一口氣。

「怎麼了?為何嘆氣?」

「你知道元素枯竭這件事。」

「元素枯竭?」邪龍突然想到元素之王的死,立刻岔開這個話題,「這和晶石有什麼關係嗎?」

「當然有啦。元素枯竭,導致魔法沒落,所以,魔法晶體變得異常珍貴,西貴秦家用各種手段收購了羅蘭城所有的晶體,而且還威脅jǐng告其他店鋪不準販賣晶體,現在以十倍價格販賣。」

「只是貴了點,這和老闆沒啥關係。」

「話是這樣說,不過,因為晶體一事,導致西貴秦家家變,釀成了慘劇。」老闆嘆息的搖搖頭,「多好的一位少爺,可惜卻在這場家變中,唉……」

「和我說說,我挺有興趣知道的。」邪龍彈出一個金幣,打聽八卦。

「不用的客人,您想知道,我和您說便是。」店家退回金幣,開始緩緩道來,「也大概就是一年前,羅蘭城還是平和的一座小城,城裡以西貴秦家為首的貴族坐鎮,秦家三少,秦風,是一位讓人頭痛的紈絝,每天惹是生非……

也就某一天,這位紈絝卻做出了驚人的決定,迎娶一位青樓青倌為妻,並且在那一天後,浪子回頭,成了城裡一名受人尊敬的少爺。他放棄利益,自作主張的把秦家的一些利益分享出來,並且出資維修道路,做了不少善事,當每一個人都認為他是笨蛋的時候,卻發現,秦家的事業,不僅沒有下降,反而步步升高。

唉如果是這樣就好了,可惜……」

「可惜,因為他取得的成就,導致了他的哥哥們認為他威脅道了家主的地位,然後發動了家變?」

「咦?這位客官怎麼知道?」老闆記得自己沒有說過秦風有過什麼哥哥啊,為什麼眼前的客人會知道?

「不知道,不過,按照發展,一般都會這樣,這就是人xìng啊。」邪龍也奇怪,總感覺秦風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認識過,錯覺嗎?

「呵呵,這位客官知識面真廣。」老闆也只能把邪龍當成一位閱過百書,經歷萬事,看破世間百態的真理師了:「沒錯,因為他的哥哥,秦大少害怕三少會撼動他未來家主的位置,所以不斷的想競爭,創出一番事業來,可惜,他的事業怎麼也比不上三少,看著族人對三少越來越親近,他害怕自己家主的位置被奪取。

打聽到元素枯竭,他不顧一切反對的用各種手段收購晶體,然後高價倒賣。這做法立即遭到秦三少反駁,並且發動家族力量阻止這個做法。這惹怒了秦大少,隔天,秦大少變莫名其妙的就成為了西貴秦家之主,上任的秦大少居然不念親情,當面逼死了秦三少之妻,把三少逐出了家族困在城裡,並且威脅城裡任何人不準給與秦風幫助,不然就要他好看,然後一復一rì的折磨著三少,唉……」

「你們就那麼怕那個什麼西貴秦家?」

「客官不知道,我們畢竟生活在這羅蘭城中,我們也有家人,所以,誰也不敢和秦家作對。」

「所以,看我不像是本地人,想讓我幫忙給他點幫助嗎?」邪龍看著店家玩味的一笑。

「咳咳。」店家後腦勺,自己的小算盤居然那麼輕易的就被看出來了:「畢竟,我也受過三少的好處。」

「為什麼我要做那麼危險又麻煩的事?我有什麼好處?」

「只要客官幫我了,我這裡的東西您隨便拿,不收錢。」店家立刻像邪龍展示自己店裡豐富的商品。

邪龍一掏,一張萬金票隨便甩了甩:「我又不缺錢。」

「額……唉……」店家也看出了邪龍身份非凡,畢竟買晶石的都是些有錢人,自己店裡的東西值多少錢,他還是有自知自明的。

「告訴我些元素枯竭後有趣的事,我挺有興趣的,說不定一高興,便答應幫忙什麼的。」邪龍收起金票,讓店家聽到了希望。

聽見邪龍願意幫忙,店家立刻打來一杯茶,遞到了邪龍手裡:「客官對什麼方面的事感興趣,我雖然知道的不多,但是人來人往的,我這裡還是能打聽到不少消息的。」

也不管這茶低劣,邪龍抿了口:「嗯,說說幾個帝國的大事。」

「好咧。就先說翔龍帝國。」老闆吩咐了一下店員忙事,他單獨招待邪龍。

「這位少爺應該知道殺戮魔神帶領獸人征服了翔龍帝國這件事。」

「嗯,知道,但這是發生在『元素枯竭』之前的事。」廢話,這事誰做的,他一清二楚。

「當然,我要和您說的,就是在這之後的事。殺戮魔神帶領獸人大軍撤出翔龍帝國被討伐軍全滅在聖龍帝國邊境之後的事。」店長完全把邪龍當成了來豐富自己的真理師了,「因為上任皇帝,尼祿*洋把權印與黃袍都放在了朝殿中,被權臣奪走,然後又因為先皇密令,『只要奪下翔龍城,便可成為翔龍帝國的皇帝』。他們把翔龍帝國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傭兵帝國,無數實力強大傭兵團前仆後繼的爭奪翔龍城,無法爭奪翔龍城的傭兵團們也把目標盯在了其他城市上,開始了爭奪戰,現在的翔龍帝國已經完全一團糟了,到處是戰爭……」

「都說獸人的惡行,但是我感覺現在他們自己做得比獸人入侵還要惡劣呢。」

「對啊。」店家也贊同,不過,這不關他什麼事,反正他是帝蘭克斯之民。

「那,聖龍帝國那邊呢?」

店家有些無奈的搖搖頭:「聖龍帝國的chūn天來了,就在前幾rì,學院已經失守,天使開始滲透靈界傳教,聖教庭也借著傳教之名,開始掌控其他國家。」

「哼,聖教庭之心,人人皆知。」邪龍冷嘲一聲,「那,帝蘭克斯呢?」

「我們國家到沒什麼大事,如果真要說大事的話,也只有一件。帝國九公主,克萊因7世*夢萊茵*瑤紫舞將要與聖龍帝國的六皇子兼聖教庭審判光之子於半年後聯姻。」

「什麼!」邪龍一驚,「據我所知,那個審判光之子不是已經28歲,且有正妻與數十嬪妃了嗎?!為什麼紫舞還要嫁過去?!」當初他為了針對聖教庭,做過不少調查,也包括這所謂的光之子,亞歷克西亞*阿拉貢,聖龍帝國六皇子,同時也是一個sè胚,他玩過的女人,不計其數,還曾用光之子的名義欺辱教會女xìng,像這樣的男人,為什麼紫舞會嫁過去!

「這種事就不是我們這種下層平民所知道的了。」

「多謝了店家了,讓我了解了不少有趣的事。」恢復好心態,邪龍拿出一個金幣彈了過去。

「不用的,只要……」

「我對那個秦三少也挺感興趣的,過去看看好了。」

「多謝這位少爺。秦三少的話,應該就在城尾街的后牆腳下,還請您給他一點點幫助。」

「嗯,挺好奇的,能讓那麼多人挂念的好人少爺現在會是個什麼樣子。」邪龍不知為何,露出一個嘲諷的冷笑。

店家有些慚愧的低著頭,突然想起什麼,對著門口的邪龍說道:「對了,這位少爺,我記得秦三少說過,如果有人能幫他復仇的,他好像會付出什麼代價,是什麼來的,我記得說是……聖魔之魂。」

「什麼!」邪龍突然回頭,「你說真的?」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大多人都認為是假的,不然的話,擁有聖魔之魂的秦三少也不會落到這樣一個地步了。」

「說的也是。」

邪龍緩緩離去。 「哼,哈!」毆打的輕屑不斷傳來,幾個僕從裝扮的人不斷的圍毆著一個趴在地上的『乞丐』,嘴裡惡毒的語言與拳腳不斷的攻擊。

半小時過去了,僕從們才緩緩停手。

「敢和家主作對,就是這樣下場。」僕從丟下一些連豬狗都不屑的食物,狠狠的踩踏后染滿泥沙,「吃!你這種連豬狗都如的傢伙,也只配吃這種東西!」

僕從們每天都會上映這種戲場,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任務,rì復一rì的折磨眼前之人。任務完成,又會成群結隊的離去,留下狼藉的一片。沒有人會勸阻,也沒有人會幫他,有的,只是同情的眼神與憐憫。

「看什麼看!都給我滾!」惡仆看著圍觀的人怒吼一聲,立刻鳥獸群散,帶著得意洋洋的神情打道回府。

「像他這種人,為什麼不找個地方自行了斷算了?」「誰知道呢,搞得我們每天都得那麼麻煩,煩死了。」「聽說他的妻子是萬人草哦,那時候家主在他面前表演chūn宮戲,沒想到那婊子居然自殺了。」「哈,什麼人的樣娶什麼樣的妻子。」「行了行了,回去幹活。」

惡毒的語言刺激著滿身狼藉的『乞丐』抽搐的發抖,卻沒有任何的辦法,他也試著反抗,但是,他的修為被廢掉了,四肢的經脈也被挑斷,連個小孩子都打不過了,更別說這些惡仆了。

在惡仆離去后,『乞丐』緩緩的往前爬行,爬向那所謂的『食物』,伸出手,顫抖的一點點準備去拾取果腹。一直腳卻踩在了他今天的『食物』上。什麼嗎,還要再來一次嗎?好啊,來,反正他已經不在乎了,他在等待,等待著上天睜眼的那一刻,他完成復仇的那一刻!


「惡……這是什麼,連狗都不吃的東西,你也要撿起來吃嗎?」邪龍嫌棄的踢了踢地上的泥沙,把那看起來像嘔吐物的噁心『食物』掩蓋起來。

「是誰?」一個似乎有些熟悉的聲音,但是又完全記不起是在哪裡聽過的聲音,『乞丐』吃力的抬起頭看著眼前腳的主人。

邪龍並未回答『乞丐』的詢問,居高臨下的看著這苟且偷生的可憐蟲:「你就是秦三少,秦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