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趙國皇帝沉默,隨即說道:“妖魔又不是人,殺之有何可惜?”

世人皆是如此認爲,夢星辰卻想得很開,繼續說道:“其實妖魔並非全都兇性殘暴,那些大妖隨着數百萬年的演變,他們也有禮法,更是效仿人類,過着居家生後。再說那些魔,本來就是人族的後代。”

“我們一向以立法和正統自居,瞧不起這些邪魔外道,其實正是由於這種輕視和鄙夷,才導致了與妖魔戰爭的本源!”

“況且你殺我,我殺你,多少萬年的輪迴,無休無止,或許這一次戰爭我們趙國贏了,而且我們前往妖魔領地大殺一通。那麼下一次,或者必定有一次,是妖魔贏了,然後人族又被大殺一通。仇恨越積越多,無窮無盡,永無休止!”

夢星辰的聲音很清脆,但皇帝三人卻覺得振聾發聵!妖魔與人族之間的戰爭,根源卻起始於人。

趙國皇帝神色大駭,繼續問道:“那我們應當如何做?”

夢星辰說道:“或許現在這麼做不是時候,但是總得有一個人或一個國家率先出來表態,否則永遠無法有改變。”

趙國毗鄰妖魔領地,每次征戰都會牽扯到他們,自然更想要個可行性比較高的一勞永逸的辦法。

於是趙國皇帝再次施了一禮:“還請夢先生指點迷津,我願意身先士卒。” 趙國皇帝這麼做是應當的,他是一個年輕而又英明的君主,這也是夢星辰爲什麼會接受統領全軍的職務,這個能夠御駕親征的人,又如何不是一個體恤百姓國家的好君王呢?

夢星辰只是略加點播,趙國皇帝和兩位將軍都深知厲害,爲了今後的子孫萬代,趙國皇帝願意按照夢星辰的話去做。

他們也知道,夢星辰這般說,必定有辦法,所以趙國皇帝不敢耽擱,趕緊詢問。

夢星辰點了點頭,對趙國皇帝說道:“你願意身先士卒,勇氣可嘉,那隻能說明你不怕妖魔!”

“但你會不會怕被千夫所指,會不會怕歷史的曲解?”畢竟與妖魔何解,與這個時代所不能接受,況且是一國國君,很可能會面臨極大的壓力。

趙國皇帝皺了皺眉,或許心中有些猜測,但還是恭敬道:“先生但講無妨。”

趙國皇帝看來仍然無法做得那般勇往直前,也罷,夢星辰便說道:“那就是,人族與妖魔和平共處。”

“如果接納妖魔,認可妖魔,將兇殘的妖魔歸以教化,良善的妖魔歸以平民百姓一般對待,天下大昌,妖魔之戰永不發生。”

“皇上,你願意接納妖魔爲你的子民嗎?”夢星辰說道這兒,微微笑了起來。

此話一說,趙國皇帝和兩位將軍的臉色都是大變,按照世俗的觀念,這是與妖魔狼狽爲奸,這是違揹人族意志的事情,趙國皇帝不敢,更是不願。

趙國皇帝又不好直接拒絕,便對夢星辰說道:“就算我趙國接受,其他國家不接受又當如何?就算所有人族都接受,若妖魔不接受又如何?”

夢星辰心頭苦笑,但還是耐心的說道:“所以,要有一人敢於開創先河,相信到得後來,必定也會名垂千古,流芳百世!”

“趙國若能接納可行,那麼必定其他國家也會效仿,百姓們也會慢慢接納,畢竟誰都不想爆發戰爭流離失所,而現在是戰爭初期,正是最佳的時機!”

“至於妖魔會不會接受,我想絕大多數是同意的。”夢星辰說完,看着三人的面部表情,搖了搖頭,看來通過這樣的途徑,是不可行的。

然而趙國皇帝卻咬了咬牙,說道:“夢先生,果真可行?”


夢星辰見趙國皇帝已經有了鬆動,但他也要把話說在前面:“出征前我就與你說過,戰場局勢千變萬化,沒有誰能打包票一定會贏,但至少盡力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夢星辰將這種大改革也比擬爲一場戰爭,趙國皇帝癱坐在了龍椅之上。

一時無話,左無雙說道:“此事是極好的,但太過於艱難,妖魔沒有統一的領袖,人族也沒有統一的領袖,我怕趙國剛剛表態,就被其他國家羣起而滅之。”

夢星辰點頭說道:“所以,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現在只是一個方向和想法,但這是一條不得不走的路,具體步驟和戰略還有待斟酌。”

如果趙國能夠支持夢星辰的想法,那麼實施起來,便能展開第一步了。於是,夢星辰便直直的望向趙國皇帝。

趙國皇帝似乎在做極大的心裏爭鬥,這是對於傳統禮法的抗爭,更是一場博弈,最終似乎下定了決心:“夢先生,趙國是你救下的,一切唯你是從。”

夢星辰此刻很感動,一個賢明的國君能將國家交予另外一人,讓你放心大膽的去整,這是多大的勇氣和魄力。

於是夢星辰說道:“皇上,這一切還得等將妖魔全部驅逐出去之後纔可實行,一是證明趙國不是服軟,二是證明趙國不是背叛。”

將妖魔先驅除出去,這是第一步驟,隨後再將妖魔接進來,這是第二步驟。至於中間還有許多具體事項,夢星辰還沒有想好,畢竟他一個人無法做到面面俱到。

趙國皇帝雖然將信將疑,但畢竟已經認可了夢星辰的理論,所以很快便組建起了一支專門機構,針對這件事情進行專項分析。

而另外一邊,夢星辰掐算着時日,也當差不多快來了吧。

李旋風急急忙忙的走入大帳,遞給夢星辰一個小盒子,這正是魔盒。

夢星辰等的就是李旋風,只見李旋風急急忙忙的說道;“老大,快把我收進去!”

夢星辰笑道:“這麼着急,見了老大不寒暄寒暄?”

“哎!老大,你就別玩我了,我把魔盒帶過來的這幾天,魔盒裏面已經過了幾個月了,我要被趙第一他們超過了!”李旋風急的跳腳。

夢星辰微微一笑,他之前讓摘星府人統統回去,就是爲了讓他們進入魔盒修煉,整個摘星府九峯竟然全被收納進了魔盒,夢星辰通過神識可以看到裏面每個人都在靜心修煉,藍晶晶等人就住在摘星府,這才過幾天啊,那個夢藍現在已經光着屁股到處跑,藍曾在一天就在照看着這個小兔崽子。

夢星辰收了李旋風,李旋風火急火燎的就進入了正律堂開始閉關,與其他人一個招呼都沒有打。

偌大的摘星府現在除了藍曾在和夢藍在跑來跑去以外,竟然沒有任何一個人。

夢星辰雖然迫切的希望摘星府能再最短時間內形成一股強有力的勢力,但也不能讓他們這麼沒日沒夜的閉關下去,過段時間就讓他們出來做作活動,否則腦子都會秀逗的。

至於琳琅殿主王宣,在夢星辰用丹藥的催生下,也已經可以修煉劍道,此刻正在衝擊劍士的境界。夢星辰可不想今後功成名就,身邊的兄弟死了一大把,那纔是蒼涼落寞,所以夢星辰也下了死命令,每個人都必須給我修煉到劍宗。

如今,夢星辰將摘星府就帶在了身邊,第一是爲了安全,第二是爲了放心。不久後的夢星辰和趙國,將會在整個人類的風口浪尖上,不得不一切小心。

其實將妖魔先驅除出趙國,只要沒有意外,夢星辰是有把握的,而且今後人族這邊對於妖魔的接納,夢星辰仍然是有把握的。唯一沒有把握的就是妖魔那邊比人族這邊還要亂,怕許多妖魔族分不清時務,仍然將人當做食物和兩腳豬。

不知怎的,夢星辰突然想起來,紫霄天劍宗萬妖山裏鎮壓的那個妖皇。

咦?有了! 夢星辰有了打算,今後若有必要,去萬妖山見見那個妖皇吧。

如今,妖魔已經丟盔卸甲,拖着殘兵敗將,退到了趙國邊境上,可以說,趙國已經基本光復,但夢星辰知道,妖魔必定會集結大軍,再次襲擊而來,只有把這一次襲擊徹底擊垮,才能實施下一步戰略。

因爲夢星辰領導的這一戰,震驚了所有抗戰的人族。特別是同處於前線的那些國家宗門,紛紛不可置信的派出使團前往趙國。

哪怕以前那些十分瞧不起趙國的國家,也都派出了使團來進行友好訪問,並象徵性的說,只要有需要,我們派出大軍來幫助貴國。


趙國皇帝迂迴策略,表面稱好,背地裏暗罵這些人不是個東西。趙國快要滅國的時候,沒有一個人來伸出援助之手,現在妖魔都快要全部趕出去了,又想來分一杯羹?怎麼可能。

其實,斬殺了這麼多妖魔,也不是沒有收穫的,譬如妖元丹,魔族的話就是他們手中的寶劍,這一場大勝仗,趙國皇帝也有了底氣,國庫豐厚。

加上有星辰劍帥在自己軍中,趙國皇帝安心得狠。後來那些使節發現趙國皇帝不爲所動,只好說出真正的來意,想要借星辰劍帥。

趙國皇帝冷哼哼,雖然極其不想,但趙國皇帝若想要按照夢星辰的步驟開拓先河,與相鄰的幾個國家的表面功夫還是要做好的,這樣的話,就會有很大的助力。

但夢星辰不是趙國皇帝說能動就能動的,於是趙國皇帝說道:“自己找他說去。”

於是夢星辰營帳外,就天天跑來一大堆使節哭嚎連天,真是聞者掉淚,見者傷心啊。

這些人當中的許多國家宗門已經完全被妖魔控制,整個大前線就只有趙國獨樹一幟,不僅沒有退軍,反而把妖魔逼退了回去。

涼國與趙國相鄰,但精兵強將,並非皇帝將軍不力戰,而是妖魔實力太過於強悍,加上又無天險可守,如今涼國已全軍覆沒。

夢星辰想來,若是放任其他幾國不管,趙國也無法抗擊妖魔到底,畢竟趙國現在像一把尖刀,刺入了妖魔戰線之中,若不小心,兩邊的妖魔都會夾擊而來,哪怕趙國再怎麼精兵強將,三面受敵,是無力迴天的。

於是夢星辰決定,只要這些國家將軍隊的指揮權交予他,必定會不遺餘力的抗擊妖魔,而且妖魔退兵後,就將指揮權交回,若不然,夢星辰不會出去。

當場就有三個使節直接將帥印掏了出來,原來是一早就準備好了的,這三個國家分別是涼國,玄國,西昌國,他們都基本上已經全部潰敗了,誠意的確夠高,實際上兵力也沒有多少,怪不得這麼迫切。

但夢星辰還是收下了三個國家的帥印,稱道不日自己將趙國妖魔完全驅離出境,隨後揮師北上,從妖魔後方殺出一條血路,解救涼國。而玄國和西昌國靠後,需要力挺。

即使其他國家的使節沒能一時痛快的將帥印交出,但都同意回國之後勸說聖上。夢星辰爲了表現誠意,降魔劍法,每個國家一套,拿回去給將士們修行,對付妖魔,戰力會很有很大提升。

其實睚眥將降魔劍法傳授給他,並非是讓他獨佔,或許正是碰到有一天,妖魔襲來,夢星辰能夠用這劍法解救蒼生,夢星辰本來就是心繫蒼生之人,所以他做到了。

如今已休整夠了,明天就要去將殘餘在趙國邊境上的那些妖魔,徹底趕出去!

夢星辰感受着萬軍的愛戴,他並沒有飄飄然,只是一種心靈的極大滿足,而這種滿足使得他心中有一種悸動。

這種悸動越來越明顯,也越來越使得夢星辰疑惑,今夜,天上的星辰明亮如水,讓夢星辰感覺到了一種道的感覺!

夢星辰仰望星空,逐漸明悟起來,這是劍道!更是大道!夢星辰曾經服用悟劍茶抓住到了另外一絲劍道,而現在終於清晰了起來。

腦海當中也越來越明顯!

劍者,大道也。劍不偏不倚,不折不彎,乃兵中皇者!皇者,統領八方,制御六合,統轄萬千黎民百姓。皇者當爲民。正所謂誰能載舟,亦能覆舟,萬民之爲始也!

夢星辰靈犀一動,盤腿而坐,仔細感受着那劍道的氣息,倘若有外人在的話,必定會發現天上的星光不斷匯聚到夢星辰的身上,使得夢星辰像一個發着熒光的雕塑。

一坐就是一夜,一悟就是一世界。開悟是劍道修行的捷徑,但這也是需要天賦的。

夢星辰天賦無疑是有的,然而卻因爲經脈的制約,所以空有天賦而無良好的體質,使得他以前的發展很苦難。

然而經過昨夜,星光鍛體!這是夢星辰根本不曾想到過的,昨夜,他只是感覺到了另外一個劍道的氣息,便不斷去理解它,抓住它,然後星光就降臨下來,讓自己的體質得到了提升,破敗劍脈也逐漸變化,形成了一種新的筋脈格局,夢星辰也不知是福是禍,但他精氣通達,神清氣爽,所以是有害無益的,便將這種經脈命名爲星辰劍脈。

而那個劍道,夢星辰也最終悟了出來,那就是星辰劍道!天下黎民百姓,宛如星空的無數星星,他們雖然身處於黑暗,但卻綻放着自己的光明,如果將這無數光明匯聚到一起,那他的光亮可過日月,微小卻不渺小,這就是星辰劍道。

悟出星辰劍道後,夢星辰的氣勢以及修爲都是一個變化,八域修爲齊齊突破,一直到尊級六品才停了下來,而氣勢上,則有種韜光養晦之感。以前的夢星辰,總覺得他很明亮,走到哪兒都耀眼,而現在,無論走到哪兒,都讓人感覺親切,有種返璞歸真的感覺。

這邊領悟了星辰劍道的夢星辰,同時悟出這劍道之後,夢星辰有種感覺,他要創造出一套符合星辰劍道的劍法!但現在不是時候,但必定會創造出來,否則星辰劍道將會被埋沒掉,這不是夢星辰所想看到的。

休整了這麼多天,夢星辰再次集結大軍,當說到要趁勝追擊,將妖魔統統趕出趙國的時候,那些將士無一不是歡欣鼓舞,受夠了那些炫耀戰功的人,這次一定要去扳回一局!

你傷多是嗎?老子這次也來個粉末性骨折。 夢星辰若知道是這樣的話,定會狂噴一口血。不過這些將士們的士氣和激情還是值得鼓勵和嘉獎的。

隨即,夢星辰一鼓作氣勢如虎,直接帶上了全軍,一度攻向那苟延殘喘的幾十萬妖魔,這種氣勢恢宏之感,讓夢星辰的心境十分開闊,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啊!

幾十萬大軍的奔騰下,地面都顫動起來,人族士兵極其興奮,想起當初靜靜的等着妖魔攻來,那種地面的顫抖和壓迫感,如今自己也這樣施展回去,簡直就是爽到爆。

神威隊如今氣勢更非當初可比,一再創立戰功,排名穩居第一,至於那個楊偉,直接就冊封了一個將軍的頭銜,因爲損耗,更是給他隊伍之中,補了十個劍宗。

不怕這十個劍宗不服楊偉,畢竟楊偉現在傳到哪兒都是鐵錚錚的漢子,創造了太多的奇蹟。

此刻,一干妖魔正駐紮在妖魔邊境,幾個首腦焦頭爛額。

灰袍人說道:“魔劍一族的事情,調查清楚了沒?”

血族首腦抓着腦袋:“就算調查清楚了,又能怎麼辦,我們幾個統領了一百六十多萬妖魔大軍,如今卻敗得如此慘烈,這個可要怎麼交代。”


灰袍人說道:“所以,魔劍一族的事情那兒,就算不是他們做的,也一定要誣陷到他們頭上,否則我們老臉往哪兒擱?”

其他幾個首腦也是齊齊點頭,如今這是最好的臺階!他們早已將當時的戰況詳細的寫了一份呈回家族,裏面自然少不了一番添油加醋,說爲什麼魔劍一族一走,人族就大舉進攻,更是挫敗了百萬妖魔?而且多名首腦要員遭受暗殺,稀裏糊塗就死了,這根本就是魔劍一族的刺殺手段。

爲了讓人信服,更是將三頭首腦的屍身也一併運了回去,本來妖魔領地中,魔劍一族還能打點口水仗,三頭首腦的屍身回來一檢查,魔劍一族瞬間偃旗息鼓。

如今魔劍一族的實權領袖大公子和二公子也是互相猜忌,莫非是對方做的?

於是趁着這個機會,使勁把對方描黑,企圖用這件事把對方打趴。

本來是其他妖魔族上門興師問罪,結果看到大公子和二公子自己給鬧起來了,還打得天昏地暗,使得那些上門要說法的妖魔極其無語。

最後,魔劍族的老祖宗出面才暫時鎮下了場子,當然也只是表面的,隨着兩位實權公子繼續內鬥,而妖魔族也開始對魔劍一族有意無意的排斥,使得整個妖魔族內部都不再那麼團結起來。

在前線的妖魔大軍中,有魔劍一族的話,那些妖魔就讓他們打先鋒去送死,這更加激化了矛盾。

夢星辰沒想到自己當時心血來潮偷襲了那三頭巨人,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他必定會不顧一切的多殺幾人,那樣妖魔大軍就不戰自敗了。

還是回到趙國,那幾個妖魔首腦焦頭爛額,突然有小妖來報:“報!百里外發現趙國軍士!”

“草!”幾大首腦齊齊爆了句粗口。

戰還是不戰,這是個問題,如果不戰就撤退的話,那相當於這一兩個月來,自己這一支妖魔大軍不僅沒有獲得任何戰果,反而還斷送了百萬人頭。

可是不退,那就很有可能會全軍覆沒!因爲請求派兵支援的申請已經發出去了,但那些傢伙都捨不得將軍隊分派到這兒,自己家族中也失去了威望,家族也不怎麼支持。

怎麼辦!?這是這幾個妖魔首領焦頭爛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