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就像一具機械。

翻山海整個人都被砸飛出去數十米遠,而棍魔王快若閃電,尾隨而上。

一棍又一棍,砸在翻山海碎裂的肩膀之上。


“夠了!”頂天雄大吼一聲:“我們輸了!”

他的身形,已經搶在棍魔王之前,衝到了翻山海身前,一手抱住翻山海,一手在空中一按。

隻手遮天!

五指遮天蔽日,如蒼穹一樣壓下,在空中一抓一合,要把棍魔王拿住。

棍魔王卻是嘎嘎大笑,突然間就收住了棍勢,往後躍了出去。

他胸口碎了好大一個洞,翻山海留在他體內的力量依舊在斷續的爆發,不時有一些肉塊被撕裂濺射出來,然而這些肉塊之間竟然沒有一絲血跡流出,而他自己,也似乎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

他只是看着奄奄一息的翻山海,叫罵道:“直賊娘,打不死你,讓我胸口都碎了!”

頂天雄把翻山海帶回地面,臉色陰沉之極。

他目睹了整個過程,但是卻依舊不明白,翻山海明明佔有絕對的力量優勢,卻怎麼會突然被擊破了防禦,差點身死?

他的目光,停留在大魔主身上。 見林東目光仍有不解之意,黃師兄再度向前一步,壓低聲音說道:「是這樣,這個冷言是一個不小的勢力,兄弟盟最新吸納的成員。雖然他的實力在整個組織中可能是排名最低的。不過兄弟盟的特性就是護短。你如果只是傷了冷言,或許沒什麼。但你殺了他,這次你的麻煩大了。」

「哦。」

林東依舊是輕描淡寫的回應了一句,只是在心底默念了兩遍兄弟盟這三個字。

敵人,林東從來不缺少,也不在乎是不是多一個。所以這個兄弟盟,林東並沒有當回事兒。依舊說道:「別的事情我不想管。黃師兄,不知道我的道德點兒是不是可以返還了呢。」

其實林東表面上看上去倒是沒什麼,實則整個身體一陣的空虛。他可不想被別人發現什麼端倪,抓緊時間回去好好調整一下再殺回來才是正途。

黃師兄完全沒有想到林東的心怎麼就這麼大,自己已經和他說的很清楚了。可是看他的樣子,好像是完全無所謂的樣子,無奈的說道:「好吧,我知道了。」

言盡於此,黃師兄也不想在多說什麼。其實他也只是可惜林東這個財神爺了,有他這個噱頭至少短期之內能為自己帶來豐厚的利益。

可一旦林東被兄弟盟的人看上,那林東的命運可想而知。兄弟盟的可怕,就算是問道宗的高層也不敢小覷,正是因為他們背後的老大,乃是……

這個念頭只是在黃師兄的腦海中一閃而過,隨即搖了搖頭,接著說道:「根據賠率,林東你的賠率是2。1,而你的下注是5700多,可以拿到11000的道德點。」

「好。」


接過自己的令牌,在周圍人情緒不一的目光下,林東轉身直奔外門所在的山峰。

「呵呵,這小子竟然敢殺了冷言。真是不知死活,前些天這冷言被兄弟盟看上,可是炫耀了好幾天。這下倒好,冷言死了,這可是**裸的打臉啊。哈哈!想想這個小子就悲催,剛剛混出個名頭,就要被兄弟盟的人弄掉。小人物就是小人物啊,永遠泛不起海浪。」

「說的也是,這小子是死定了。不過說來也可惜啊,這小子天賦確實厲害。至少在我見過的人中幾乎沒有。能夠以淬靈二重的修為殺了結靈一重的修士,這中間的跨度可不是一星半點的。哎……以這個小子的天賦我覺得很有可能被長老們看上,到時候收為關門弟子。就算是兄弟盟也不敢輕舉妄動。」

「誰說不是呢。算了,別說了。怪只怪這小子命不好,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他先殺了兄弟盟的人,以兄弟盟在問道宗的實力,恐怕還真沒有幾個長老再敢收他了,毀嘍。」

…………

諸如此類的聲音接連不斷的響起,林東卻不知道。此刻他腳步虛乏力的走向山洞所在。

「該死的,這領域之力真的太過耗費靈氣。以我修鍊天蠶訣所凝聚的淬靈丹要比尋常人大上許多。依然如此,不知道其他人會是個什麼樣子。」

不過心中雖然有些埋怨,但林東的心頭充斥著喜色。畢竟一下子坑了五千多的道德點,確實不是小數目。

「以現在的速度來看,只要在比上幾場就能達到兩萬的道德點,晉陞到內門弟子了。」

然而,當林東第二日再去比斗場之時卻連連吃了閉門羹。就算是他要挑戰別人,別人也是直接宣布認輸。

「這他媽怎麼回事兒!?」

林東滿是不解之色,見那個黃師兄在主持別人的盤口,走過去詢問。

這黃師兄面露難色,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這才回答道:「林東小師弟,昨天你殺了冷言之後。兄弟盟的人立馬就下了命令,不管是誰一律不能和你動手。而且也不能在你的身上開盤口。」

「為什麼?」

「因為……因為……」

黃師兄猶豫了好一會兒,這才出聲說道:「我就直接和你說了吧。你的命現在已經歸兄弟盟所有了。除了他們誰也不能取了你的命。否則就是和兄弟盟作對呢。」

「恩?!」

一瞬間,林東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沉吟了好一會兒,這才沉聲說道:「好,我知道了。多謝。」

現在林東在別人的眼中就好像是一個瘟神一般,和林東聊了沒兩句,黃師兄也借故離開了。

「兄弟盟,不錯……」

說話間,林東的眸中閃過一道陰冷的寒光。並沒有離開,而是選擇了在內門決戰閣的一個角落靜觀其變。


先前其他的人會時不時的用調笑的目光打量林東,帶著揶揄和幸災樂禍的神態。

不過直到下午時分,林東就完全被人忽視了。就算是有人看,也會用一種看死人的目光盯著他。

當天色漸黑,林東默默的站起身子,徑直走到決戰閣深處的一個擂台邊,平淡的目光注視著擂台上的一個四十歲的中年。


「是林東?!」

「媽的!真晦氣!」

「被兄弟盟看上的死人一個。不過他來幹什麼?!這塊兒擂台一直都是杜師兄的地盤。他不知道嗎?」

「誰知道,不過我感覺有好戲看了。」

林東此刻站定在原地,完全不理會眾人的話語和目光。仰頭看著擂台上的那個中年人,嘴角突地咧開了一道笑容。

咻!

就在眾人納悶兒間,林東雙腳猛地在地上一跺。整個人如同是一枚導彈似的,直射向了擂台。

「恩?他想幹什麼?!」

話音未落,林東整個人已經站定在了擂台上。

此刻那中年人對於下面的聲音絲毫不顧,整個人盤膝坐在擂台的中間,一副修鍊的狀態。

甚至對於林東的出現,也沒有在他的身上泛起絲毫的波瀾,恍若不知。

不過林東卻是直接開口說道:「起來,和我打一場。」

「啊?!」

一番話掀起了千層浪,尤其是林東這句話是夾雜著靈氣說的。如悶雷一般,響徹了整個內門決戰閣之中。 “我可沒有偷襲。”大魔主聳動了一下肩膀,似笑非笑道。

頂天雄沉默着臉色拉了下來,即便大魔主真的有偷襲,只要沒被抓着現形,他就無話可說。

“是氣兵的力量。”張凡沉聲說道:“那根金色巨棍之中,有多重重力磁場禁制,不僅可以瞬間爆發出超出煉氣師本身強大得多的力量,而且,巨棍會自主吸附力量波動,保證力量爆發之後,短時間內不會消散。”

“意思就是說,他看起來揮舞了數十棍,每一棍都是全力爆發,而實際上只是有兩三棍是用到了煉氣師本身的大力量,其他的攻擊,反而是吸附了空間,自己的餘力和對手的反震之力!”頂天雄眉心緊縮。

“正是如此。所以棍魔王的攻勢,能夠源源不絕。”張凡分析道:“而且,這巨棍之中,還有另外一重禁制,這是主動激發技能,擁有瞬間禁空固的能力,剛纔戰鬥之中,就是這瞬間禁固影響了翻山海,讓對面一擊得手。”

他說道這裏,意味深長的看了頂天雄一眼。

其實,他後面還有一句話沒說,但是他不需要明說,頂天雄也已經明白。

這句話就是:“翻山海已經練成玄鐵之身,就算被擊中一兩下,也不可能如此潰敗。除非,這一下是被擊中了防禦的主竅。”

主竅,這是煉氣師最爲隱祕的所在,即便是頂天雄幾人,也根本不知道翻山海的“玄鐵之身”主竅何在,但是剛纔棍魔王那一連串的打擊,要說是巧合,也絕無可能。

第一戰,飛龍大陸敗得詭異,不過敗了就是敗了,只能痛定思痛,想對策應付接下來的戰鬥。

“竟然還有如此的神妙的法氣兵!”頂天雄嘆了口氣,張凡沒提的,他自然也不會提,只是明白自己一直以來,忽略了的一些很嚴重的問題

這個問題,就是氣兵。

飛龍大陸,是偏遠的未開化之地,既不能製造出強大的氣兵,對氣兵也不甚瞭解。所以氣兵對於低級煉氣師有着極大的作用,但是到了翻山海這一個境界,對於氣兵的依賴已經可有可無。

大多出煉氣師,都寧願把煉製氣兵的高投入傾注於修煉的高消耗中去。

然而,明王大陸對於氣兵的研究,卻是高了飛龍大陸不止一個檔次,他們的法氣兵是真正的法氣兵,禁制構造擁有完整的陣法、技能,在關鍵時候就能觸發技能,改變整個戰局。

剛纔,即便棍魔王那一下沒有擊中翻山海的主竅,結局也不可能改變,因爲棍魔王憑藉他巨棍的力量吸附,就足以耗死翻山海。

一件法氣兵中,擁有三種不同的禁制,具備三個如此重要的技法,即便是張凡貴爲煉兵閣閣主,也煉製不出來。

因爲這種技術,飛龍大陸根本不具備。

飛龍大陸四霸,面對明王宗來人,雖然在修爲上還略微佔有優勢,然而加上法氣兵的威懾之後,天平就明顯往明王宗傾斜了。

難怪一開始,大魔主就有恃無恐!

不得不說,此刻頂天雄心中還是有些悔意,只是話已經出口,已經收不回來了。

“下面,由我出戰吧!”氣氛有些凝重,絕凌頂站了出來。

他身形高挑,眼神堅毅而深邃,嘴脣如同刀割,鬍鬚颳得乾淨之極,一身黑色長衫更是筆直,如同一把劍。

他已經很蒼老,輩分崇高,即便是頂天雄也要叫他一聲“四老”。

任何時候,他都是一把劍,只是這把劍藏在鞘中,輕易不露鋒芒。

然而現在,他一步踏出,就到了海面之上。

雙腳離水面一寸,劍氣凌霄,他已經出鞘。

第一戰輸了,第二站,不容有失,絕凌頂,這個很久以來都不曾顯露真實實力的霸主人物,這一刻已經準備酣暢淋漓的大戰一場,拿回一場勝利。

法原子走了出來。

明王宗四人,法原子看起來是最弱的,但是,卻也是最爲詭異的。

因爲他身上的氣息,實在是顯得太過弱小,明明是宗師高階的修爲,卻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病怏怏的錯覺。

法原子緩步走上海面,朝着絕凌頂深深一拜:“四老輩分崇高,晚輩這廝有禮了。”

“你我不同一族,沒有輩分可言。”絕凌頂沉聲說道。

法原子臉色略顯尷尬,隨後呵呵一笑,道:“畢竟年紀在這擺着,晚輩不敢與前輩動手。”


他說完之後,突然轉身就走,回到了海面之上,留下絕凌頂一人在海面上發愣,凌霄劍勢,一下削弱到了極點。

不僅僅是他,頂天雄和張凡也同時一愣。

這一刻,他們腦海中就只有一個念頭:“法原子果然是最弱的,對面直接放棄了這一戰!”

同樣的,法原子的行爲,必然是受到了大魔主的首肯,大魔主既然能主動放棄這一戰,就說明他對後面兩戰有着絕對的信心。

斧魔女走了出來。

巨斧拖着地上,一路拖行,雖然,巨斧依舊握在斧魔女手中,但是卻給人一種錯覺,這把斧頭隨時可能飛出,絞死一切。

她緩慢的走到海面之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