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宮田考察團排着隊有秩序的離開教室,櫻井由美看向葉無雙的眼神若有所思。

故意留在最後一個出去的許弘文等到宮田考察團的人都走出不遠後,才走到葉無雙面前哭笑不得的指了指葉無雙:“你這臭小子,還真的做事不留餘地啊,這要是影響到兩校關係怎麼辦?到時候你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葉無雙笑着裝作無辜地攤了攤手,說道:“許校長,別把話說得這麼難聽,這裏都是我的人,咱就別裝了。我知道你沒有生氣。”

“你這小子,還真的是什麼都瞞不過你,要不是看你真麼年輕,我還以爲你是從哪裏經過易容後跑來的老妖怪。”許弘文笑罵道。

聽到許弘文的話,葉無雙心裏一怔,心道,還別說,我還真的是從其他地方跑來的,只不過我可沒易容,也不是老妖怪。只是時代不同而已。

當然這話葉無雙也不會說出來,只是在心裏想想罷了。

“好了,我也不和你多扯了,我還要去陪那些心高氣傲的東洋人吶。”

說完,許弘文轉身準備離去的時候,突然間笑着轉過頭,朝葉無雙伸出了大拇指,然後哈哈大笑着離開了。

葉無雙輕笑着摸了摸鼻子,心道,這老頭子沒自己看起來那麼嚴肅,那麼正經嘛,只不過—-人不錯。

送走了宮田高中的一羣煞神,葉無雙哼着小曲走進教室,隨即板着臉說道:“你們有什麼想說的嗎?”

“嗷!耶!雙哥你太棒了!”

“雙哥,你知不知道你反駁那個猥瑣胖子的時候有多帥!”

“就是,比就比,咱們學校還當真怕了他?”

葉無雙看着這羣可愛的學生們,露出和煦的微笑,平和的說道:“雖然我的確反駁了他們的觀點,而且他們也沒討到什麼好處。但是你們好好想一想,我們華夏人真的有盡到我們華夏人的責任嗎?”


華夏人的責任。

所有瞎鬧的學生們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陷入了沉思當中。 看着一個個陷入沉思中的學生,葉無雙嘴角流露出一抹柔和的笑意。

看來這些混世魔王還有救,至少將自己的話聽進去了。

對症下藥,正是時候!

身爲大唐人,葉無雙對唐朝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自己生於那一代,成長於那一代,如今卻有打着傳承了唐朝正統文化的東洋人上門挑釁,這是他所不能忍的。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葉無雙知道這個道理,但是在有些事情上是絕對不能選擇讓步的。

退一步,輸兩步,退兩步,輸四步—-選擇後退,就選擇了輸掉一切!

葉無雙醇厚的嗓音繼續響起:“現在那些東洋人都走了,在座的都是我們自己人,我們認真的想一想,好好的反思一下,爲什麼會有那樣一句話流傳出來?唐朝文化在東洋,宋朝文化在南韓。是不是在某些方面,他們做的當真比我們要好一些?”

“我們真的盡心盡力嗎?我們真的問心無愧嗎?時代在發展,科技在進步,我們得到了很多,我們越來越強大。但是,是不是有很多寶貴的東西被我們給丟掉了?”

“我們華夏國有什麼?我們有書法篆刻中國結,我們有京劇臉譜黃梅戲,我們有秦磚漢瓦園林百家,我們有玉雕景瓷紅燈籠,我們有筆墨紙硯文房四寶,我們有佛道儒學諸子百家,我們有國畫壁畫山清水秀寫意畫,我們有黑頭髮黃皮膚丹鳳眼,我們有唐裝繡花就旗袍,我們有唐詩宋詞三百首,我們有《三字經》《千字文》,我們有《三十六計》《孫子兵法》—–你都沒辦法想象,我們到底是多麼的富有。可是,我們爲此感到驕傲了嗎?”

葉無雙看着臺下的學生們,說道:“我不明白的是,爲什麼那些學了些皮毛的人就膽敢跑到我們的地盤挑釁?是我們過於和氣還是我們真的可欺?是什麼樣的情況讓他們認爲—-認爲我們當真失去了所有的文化精髓?”

學生們沉默不語,心裏思考着葉無雙所說的每一句話。

是啊,是什麼讓那些東洋人覺得他們纔是大唐文化的真正傳承者?

他們當真就如他們所說的那麼優秀嗎?還是說,我們對唐文化的傳承出現了斷層所以成了別人眼裏的笑話?

我傳承了什麼嗎?

吃的是漢堡炸雞肯德基,喝的是美國可樂,看的是東洋動漫,玩的是他國流行遊戲,唱的是韓國歌曲開的是歐美汽車—–唐詩宋詞,我背了幾首?老莊思想,老莊是誰?思想何在?四大名著,看過幾頁?象棋圍棋,下得幾手?

我們覺得牛排西餐是高檔食品,難道八大菜系數千種變化不是食物的精華?

是東洋人錯了?還是我們錯了?

“如果東洋人贏了,他們贏得了面子。如果我們輸了,我們就輸掉了裏子。”

葉無雙站在講臺上深深的向着學生們鞠了一躬,震聲說道:“雖然你們現在沒有能力參加挑戰,但拜託各位給與我力量,讓我去將他們踩在腳下!”

說完,葉無雙轉身便離開了教室,只有那一聲聲正聾發聵的聲音迴盪在教室裏的每一個角落。

下午放學後,葉無雙準備陪兩位大小姐回家,無奈剛踏出教室,手機鈴聲響起,接到許弘文的開會通知,葉無雙差不多明白了開會內容。

畢竟明天比賽就要開始了,自己作爲參賽的一員,肯定有一些事要通知自己,所以葉無雙也沒有拖大,而是哼着小曲兒,走向行政樓。

只是讓他不知道的是另外兩位代表參加的學生是誰,既然讓另外兩位參加茶道和圍棋的比賽,想必應該是實力不俗的學生。

校長辦公室是他第二次來了,剛踏進辦公室,葉無雙就感覺到一股濃重的壓力,看來學校領導們都坐不住了,畢竟這場比賽說的好聽點是學生之間的友好交流賽,但說的難聽點,那就是校與校之間的榮譽捍衛賽,往大了說是國與國之間的爭氣賽。

這些領導們沒有壓力想必是不可能的。

許弘文正低着頭沉思着生命,聽到進門的腳步聲,擡起了頭,看見來認識葉無雙,於是笑着點點頭,說道:“葉無雙找個地方坐下吧,今天找你和另外兩位同學來是想說一下明天你們與宮田高中比賽的事。”

寧建國坐在辦公桌的後面,帶着複雜的眼神看了看葉無雙,隨即笑着道:“葉無雙,這是你第二次來了,不過這次不是訓話,是賽前動員會議,你坐下吧。”

葉無雙笑着點點頭,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這裏除了校長寧建國和副校長許弘文,然後就是幾個主任,壓根再沒有其他學生。

“寧校長,不是說還有兩位同學嗎,怎麼還沒看到他們人呢?”葉無雙問道。

“哦,你說他們啊,這這兩人在來的路上,等等吧。”寧建國似乎想到了什麼頭痛的事,摸了摸額頭。

寧建國的話音剛落,門就被推開了,首先是一個頭探了進來,酒紅色挑染的秀麗長髮,精緻如白玉般一塵不染的臉龐,如黑寶石般的大眼睛眨了眨,嬌聲喊道:“寧爺爺,今天叫我來有什麼事啊,搞得這麼隆重神神祕祕的。”

“你這丫頭,快進來吧。”寧建國哭笑不得的說道。眼裏滿是溺愛。

葉無雙瞥了一眼這個女孩,頓時驚呆了,來人正是蘇小小!

只是不明白的是,這瘋丫頭來這兒做什麼?難道說她也是參賽代表之一?

圍棋?茶道?

可是怎麼看,這丫頭都不像會下圍棋會茶道的女孩啊。

蘇小小穿着白色的短袖襯衫,黑色bra若影若現,黑色的蕾絲邊皮質短裙,剛好蓋住修長白皙的大腿半截,一雙酒紅色的帆布鞋套在腳上顯得青春活力,清靈動人。

看着這一身裝扮的蘇小小,葉無雙嚥了咽口水,心道,這姑娘真是穿什麼像什麼,這倒好,女神範十足。

蘇小小一蹦一跳的走進辦公室,絲毫沒有被這辦公室的氣場給壓住,靈動的雙眸瞄了一眼辦公室,當視線落在葉無雙身上時候,眼神裏不自覺閃現一抹異色,邁開那白嘩嘩的沒有一絲贅肉的雙腿徑直走向葉無雙,笑眯眯的,眼睛彎成一道月牙兒,看着葉無雙說道:“你好,葉無雙,我是蘇小小,沒想到能夠再次遇到你,這算不算緣分呢?”

葉無雙笑了笑,說道:“我也沒想到會在這再次遇見你。”

“小小,你和葉無雙認識?”寧建國出聲問道。

“對呀,都見過好幾回了呢。”蘇小小轉過頭說道,然後也不管葉無雙怎麼想,而是一普股坐在了葉無雙身旁,帶起陣陣薰衣草的清香。

寧建國看着葉無雙窘迫的樣子,笑了笑問道:“對了,小小,白家成那小子呢?”

“喏,那小子來了。”蘇小小指了指正在門口大喘氣的白家成,淡淡的說道。

“呼—-小小啊,你幹嘛跑這麼快。”穿着一身範思哲,如翩翩公子的白家成哀怨了聲,當看到坐在一旁的葉無雙時,眼睛一亮,趕緊衝了過去坐在葉無雙身邊,興奮的說道:“葉無雙?真是你啊,怎麼你也來這了,我們可是約好了比一場哦,男人可不能食言。”

葉無雙瞥了眼這個和自己帥的不相上下的白家成一眼,不鹹不淡的道:“你們來這的目的就是我來這的目的,至於那件事,有時間再說吧。”

“好,既然你們都認識,那很好,現在開始我有幾件事宣佈。”寧建國沉聲說道:“明天一早,我們學校將與宮田高中進行三場友誼賽,比賽內容則是茶道、圍棋和書法,比賽規則就是三局兩勝,蘇小小負責茶道,白家成負責圍棋,葉無雙負責書法。”


葉無雙看了眼坐在身旁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瓷器娃娃,扁扁嘴說道:“沒想到你還會茶道,真是人不可貌相,還以爲你只知道飆車呢。”

“你說什麼?!”蘇小小眯着雙眸,嘴角一挑,得意地說道:“哼,沒有我蘇小小不會的事。”

“我可沒說,只是覺得很稀奇。”

“你—-”蘇小小氣鼓鼓的瞪了一眼葉無雙,然後笑着說道:“你別以爲這樣我就會生氣,我認定的人,絕對不會讓他逃掉,”

“咳咳,我說你們別吵了行不行?”寧建國站起身來面帶肅色,說道:“明天的比賽,希望你們能夠盡力發揮,這場比賽不僅關係到學校的榮譽,而且更關係到唐朝文化的傳承問題,雖然這麼說有些誇大了,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夠獲得勝利,因爲—-我們輸的夠多了。”

聲音不大,但顯得沉甸甸的,敲擊着每個人的心臟。

許弘文站起身,朝葉無雙等人深深鞠了一躬說道:“拜託你們了。請代替學校將他們囂張的氣焰狠狠地撲滅!”

葉無雙看着許弘文眼裏的期盼,有些動容,沒有開口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知道了,許爺爺,我們會努力的。”蘇小小笑着回答了一聲。

“那我就放心了,好,會議結束。”寧建國重重的吐了口氣。

會議簡短,但意義重大。

葉無雙望了一眼寧建國的背影,然後朝許弘文笑了笑,便走出了辦公室。 走出行政樓後,葉無雙原本以爲這瘋丫頭蘇小小肯定會纏着他,可讓葉無雙沒想到的是,蘇小小竟然直接開着那輛拉風的火紅色法拉利離開了。

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沒有打招呼,甚至連一句話都沒說。

這讓葉無雙有點摸不着頭腦,剛纔不是說不會放過自己麼?現在怎麼連聲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索性葉無雙也沒多想,和白家成打過招呼後,就離開了。

葉無雙剛踏出學校的大門,一輛火紅色的閃電閃過,一輛火紅色的法拉利便穩穩當當的停在了葉無雙面前。

車窗打開來,露出一張笑嘻嘻的明媚臉蛋,正是剛纔不打招呼直接離去的蘇小小。

葉無雙愣了片刻後,便裝作沒看見,繞過法拉利,朝停車場走去。

他可不想和這個瘋丫頭有什麼交集,雖然這丫頭很漂亮,但是這性格太古怪了點,而且愛好更古怪,喜歡飆車。

見葉無雙根本不搭理自己,蘇小小一張俏麗的笑臉頓時黑了下來,一把拉開車門“砰”地一聲關上車門,氣呼呼的張開雙臂攔住了葉無雙的去路,說道:“葉無雙,你幹嘛裝作沒看見我?”

葉無雙無奈的聳聳肩道:“我說蘇姑娘,你放學不回家在這裏攔我做什麼?我又不是你爸媽難道要我送你回家啊?”

“我知道啊,但是我說過,我說過我要讓你教我車技,你還沒教呢,我哪能放你走。”蘇小小眨了眨大眼睛,說道。

“我說蘇大小姐,拜託你了好嗎?我只是人家的一個保鏢,哪有這麼多閒功夫教你飆車呢?你還是回家吧。”葉無雙感覺很無奈,這丫頭怎麼像個牛皮糖一樣偏偏要粘着自己呢?

自己雖然帥的驚天動地,但是也不至於任何女孩子都能被吸引吧?

“不行不行,我要你陪我去一個地方,不然我就不放你走。”蘇小小銀牙一咬,搖頭說道。


葉無雙直接無視了蘇小小,而是轉移一個方向朝前走,頭也不回。

“葉無雙,你這個混蛋,你要是再敢走一步,我就喊非-禮啦!”蘇小小說完,還伸開雙臂抓着葉無雙的手臂。

這一抓,一緊,蘇小小那飽滿的酥胸便緊緊地貼在了葉無雙的手臂上,蘇小小本來就穿的少,這一突如其來的零接觸,讓她感覺到一股**的異樣,唰的一下。精緻的小臉上便爬山了兩朵紅暈。

在夕陽的照耀下,如百年陳釀,醉人心田。

蘇小小這一動作讓葉無雙徹底無語了,這瘋丫頭竟然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感受着手臂處傳來的美妙觸感,葉無雙老臉一紅,輕輕咳了兩聲道:“我說蘇大小姐,你說我非-禮你,這純粹是無中生有嘛,現在是你抓着我,而不是我抓着你好嗎?”

“要是你覺得用你那還沒發育完全的身體觸碰我感覺很舒服的話,那你完全了以繼續抓着我。”葉無雙邪笑着說道,然後故意盯着蘇小小的胸部一陣猛看。

蘇小小知道自己要是再這麼抓着他,那麼自己可能真的成了他嘴裏說的那種人了,於是羞紅着臉放開了葉無雙的胳膊,努努嘴:“你就知道欺負我,哼,流-氓!”

葉無雙欲哭無淚,自己竟然被說成了流-氓,天知道葉無雙一直定義自己爲花中君子的好嗎?

“好啦,蘇大小姐,別鬧了啊,咱們各回各家。”

“你陪我去一下會死嗎?”蘇小小紅着眼眶說道,那小可憐樣讓葉無雙直呼這丫頭的演技精湛。

葉無雙笑着搖了搖手指,說道:“去了不會死,但肯定會出事,要是我被解僱了,那我可就真的慘咯。”

聽到葉無雙的這話,蘇小小那雙烏溜溜的大眼睛一轉,嘴角便附上一抹笑意,勾了勾手指頭道:“葉無雙,你今天必須陪我去,不然我就將你和唐魚雁住在一起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