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第一,是我的父親,不過,他現在是不問世事了,所以,現在明面上的第一就是我……”

軒轅峯說這話的時候看着天空,顯得很是深沉,不知道在想什麼。

“您的父親,你如果和他戰鬥的話,勝算有幾成?”鄒忌問道。

軒轅峯一愣,看着鄒忌,眼神中略微的有些失落,“一成都沒有……”

“啊!”鄒忌果斷的震驚了,竟然一成都沒有!

“這,這……”鄒忌已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

這軒轅峯已經這麼厲害了,想想軒轅峯可是能夠一個人打過一個虎羣的啊!

軒轅峯對上他的父親,一成勝算都沒有?!這,這得是多麼逆天的力量啊!

這,這可不是玄幻小說啊!這是都市小說啊!怎麼可以有這麼逆天的能力!!!

“這,這是真的?”鄒忌看着軒轅問道。

軒轅峯緩緩的點點頭,“沒錯,是真的,想當年我父親可是一個人縱橫了整個神州啊!只可惜,我的體格不行,沒能夠把我父親的那份神威給學習下來,不過,我也知足了,畢竟我現在的力量也在頂峯了,放眼整個神州,能夠超過我的人還真沒有幾個。”

軒轅峯笑着說道。

鄒忌掩飾不住目光中的那份火熱,死死的盯着軒轅峯看着。

軒轅峯也是一愣,“鄒忌小友,你這麼看着我幹什麼?”

“您,還記得我說我以後的打算嗎?”

軒轅峯點頭,“當然記得,我正想問你呢,你說你有辦法解脫這種困境,你有什麼辦法?”


鄒忌看着軒轅峯,目光火熱,“我的辦法就是,您!”

“我?”軒轅峯又是一愣,“我能幫你什麼?”

“哦,不對。”軒轅峯一拍腦門,“我還真能夠幫到你,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要對付你們的是我弟弟啊,我得把我弟弟好好的處置一翻!”

鄒忌看着軒轅峯,微微一搖頭,“不是要幫這個……” “不是?那是什麼?”軒轅峯也疑惑的皺起了眉頭。

鄒忌一笑,“我的辦法就是,我和我的兩個兄弟,想跟着您學習武術!”

鄒忌的目光很是堅定,死死的看着軒轅峯。

軒轅峯楞了一下,看着鄒忌,“爲什麼?”

鄒忌毫不猶豫的就說道,“因爲我要變強,因爲我要報仇,因爲我要保護我想要保護的人!”

說到這,鄒忌的腦海中浮現出了王心心,趙露露,安颯音,莫敏等人的身影……

鄒忌的嘴角微微上揚,“這,就是我想要變強的原因!我要保護我所愛的人!”

軒轅峯皺起了眉頭,“不行!”

軒轅峯一下就拒接了鄒忌。

鄒忌臉色一變,“爲什麼!”

“我早已下了決心,有生之年不再收徒,而且,我也絕不會收下你這麼個徒弟,因爲你的殺心太重!而且,你沒有一點的根基,現在你也二十多歲了,武術是要從小學起的,現在的你根本就不行!”

“我……”

“行了!你不要說了,你的身體不行,說什麼也不行了!不過……”

軒轅峯看了眼趴在桌子上睡覺的申大龍和張小兵,“不過他們兩個身體中有點東西,現在學起來還算不太費勁,可是你就不行了,不是我打擊你,你這輩子,與武術無緣了……”

鄒忌一愣,並沒有受到打擊,反而微微一笑,“您,說的是內氣吧?”

“嗯?你怎麼知道的?!”軒轅峯一皺眉,“也對,他們兩個身體中有內氣,你知道內氣也很正常,在說了,內氣這東西在社會上也不算是什麼太嚴的祕密,你知道也是情理之中,不過,就算你知道內氣,但是你也是沒有內氣的,所以,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鄒忌笑了,“您,忘了一件事吧?”

軒轅峯看着鄒忌,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什麼事?”

“您想想,在樹林的時候,我告訴您我在大原市幹什麼去了?”

鄒忌微微笑着說道。

軒轅峯想了一下,“你去大原市不是爲了殺掉劉鳳嗎?當時軒轅劍也在,你還是說差點殺掉你。”

鄒忌點點頭,笑着說道,“是啊,爲什麼軒轅劍沒有殺掉我呢?他一身內氣,我可是就在他的面前啊,他想要殺掉我不是易如反掌嗎?爲什麼沒有殺掉我呢?”

鄒忌笑的都停不住了。

軒轅峯還是很疑惑,看着鄒忌,“是啊,爲什麼?難道當時是軒轅劍的身體有問題?”

軒轅峯思索着,“不對啊,他身體很好的,那是鄒忌小友跑得快吧,不對啊,軒轅劍的速度也很快啊,到底是爲什麼?……”

看着軒轅峯的這個樣子,鄒忌忍不住大笑了一聲,不過趕緊捂住了嘴。

軒轅峯看着鄒忌這個樣子更加的疑惑了,“到底是爲什麼?”


“好好,我告訴你好了,難道你真的沒發現我身上有點什麼?”

軒轅峯搖頭,“你身上一點內氣的痕跡也沒有,那兩個小友身上隱隱約約的有內氣的痕跡,不過顯然是不會運用,否則的話就不是一點的痕跡了。”

一聽這個,鄒忌也皺起了眉頭,“那就奇怪了……爲什麼你看不到我身上的呢……”

鄒忌低着頭喃喃道。

“你說什麼?”軒轅峯疑惑的問道。


鄒忌擡起頭看着軒轅峯,“我說我身上的內氣你沒有看到。”

軒轅峯一愣,“小友,你別開玩笑了,怎麼可能,我可是幾十年的修行了,你身上有內氣我怎麼沒發現?”

鄒忌撇撇嘴,“誰知道你怎麼沒發現,我都跟你說了,我沒內氣的話我怎麼從軒轅劍手下逃走,那天在樹林的時候我也告訴過你了,那天你倒是沒有現在這種反應。”

軒轅峯的眉頭皺的更深了,“難道是真的??”

鄒忌又是一撇嘴,“當然是真的了,我有必要騙你嗎?”

軒轅峯又仔仔細細的看了看鄒忌身上,突然說道,“這樣吧,你運用一次內氣給我看看。”

鄒忌一愣,“別逗了你,你也說了,申大龍和張小兵他們兩個不會運用內氣,難道我就會了嗎?我如果會我早就教他們了!”

軒轅峯看着鄒忌,不苟言笑的開口了,“你確定沒有騙我?你身上真的有內氣?”

鄒忌又是點點頭,“真的沒有騙您!我發誓!”

鄒忌說着就把手給舉起來了。

軒轅峯連忙說道,“不用,這樣好了,我給你說着,你試試能不能把你身上的內氣調動起來,調動一點點就好了,那樣我就能夠發現了。”

鄒忌一愣,“哦…哦,好好好!”

鄒忌一聽能學習到內氣的運用方法,頓時就樂了。

“嗯,你聽好了,先扎個馬步,擺好姿勢,雙手放在胸前……”

軒轅峯說着,鄒忌做着。

“深呼吸……吐氣……呼氣……吐氣……”

就這樣做了有三四遍了,軒轅峯突然改口,“來,試試雙手慢慢往胸前壓,深呼吸,把氣往丹田引……”

可是,鄒忌都憋紅了臉了還是沒有把氣給弄好。

“呼”鄒忌一口就把空氣給吐出來了。

軒轅峯連忙說道,“別停!繼續我好想感覺到了一點,全身用力!尤其是手臂,來!繼續吸氣!!”

“手臂用力!使勁往下壓!慢慢擡起…慢慢…慢慢…慢慢……鄒忌!!”

正當鄒忌慢慢吐氣的時候,軒轅峯猛地一聲大叫,一下就把鄒忌給嚇了一大跳,雙眼猛地就睜開了眼睛。

鄒忌剛睜開眼睛,就看見一個手掌衝着自己拍了過來!

“砰!!”

鄒忌下意識的擋了一下。

“噗通”

鄒忌直接被拍的躺到了地上。

鄒忌一臉的愕然,呲牙咧嘴的揉着屁股。

“哎呦我去,疼死我了,我說軒轅峯!你突然拍我幹什麼!有病啊你!草!疼死我了!”

軒轅峯看着鄒忌,滿臉的笑容,正要說什麼,旁邊突然傳來另一個聲音。

“你們幹什麼呢啊,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困死了,你們兩個想搞就出去搞嘛,困死了!~”

申大龍這句話,直接把軒轅峯和鄒忌兩個人給弄無語了。 軒轅峯和鄒忌對視了一眼,都無奈的笑了一下,鄒忌率先開口,“沒事沒事,大龍你繼續睡吧……”

申大龍沒回話直接趴桌子上又睡了,而張小兵則是壓根就沒動靜。

至於寶寶,則是哼寧了一身,然後動了一下身子,隨後就也睡了過去,小孩子嘛,睡覺睡的香……

看着幾個人都有沒有了動靜,鄒忌這才又看向軒轅峯,低聲說道,“哎我說你剛剛那是幹什麼啊!下了我一跳,疼死我了!”

而軒轅峯則是一點歉意都沒有,反而是笑眯眯的看着鄒忌。

“我去!你這麼看着我幹什麼,告訴你!我威武不能屈的!”鄒忌雙手抱在胸前,一副小綿羊的模樣。

軒轅峯還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樣。

這可把鄒忌給搞鬱悶了,“你再不說話我就睡覺了啊!”

“鄒忌小友,我看出來了,你身上的確有內氣的存在!”軒轅峯笑着說道。

鄒忌一愣,“你怎麼知道了?你不是看不出來的嗎?”

軒轅峯笑了一下,“剛剛的時候我故意試探了你一下,你下意識的反擊,你的身體潛意識的感覺到了危險,你身體裏的內氣就出來保護你來了,還好你的手掌上剛剛擋我的時候有內氣,不然的話,現在你可不是屁股疼這麼簡單了。”

等軒轅峯說完,鄒忌慢慢的擡起了手掌,看這自己的手,久久不語。

“不過,你着身體裏的內氣不太一樣。”

“嗯?”

鄒忌擡起了頭看着軒轅峯,“那裏不一樣了?”

軒轅峯思索了一下,“我也說不清楚是那裏不一樣,但是單單是我察覺不出來你身上有內氣這一點就說明你這內氣很厲害了,而且,你這個內氣在剛剛低檔我的時候也發出了很強大的力量,總之,就是你的內氣和普通的不一樣,不對!應該說你的內氣比普通人的內氣高了一個等級。”

軒轅峯雖然是面無表情,但是掩蓋不住語氣中的那種驚訝,想必這軒轅峯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內氣。

“比你的內氣還厲害嗎?”鄒忌雙眼發光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