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第三更 「什麼,你要指揮我族外界的所有情報人員?你沒搞錯吧!」蒙不滅一臉驚愕,兩眼瞪的老大盯著江帆懷疑自己聽錯了,聖女也是眩暈不已,沒想到會是這麼個要求。

「咦,你們都怎麼了,剛才不是說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一定全力以赴的?難道是說假話?」江帆早就料到會有此一幕,立刻一臉不快的質問道。

「不,不,小哥你誤會了,只是覺得你的要求是不是不太妥當,用不著指揮我外界的所用情報人員吧?」蒙不滅急忙辯解並質疑道。

「當然需要了,牆角鬱金草這玩意太稀罕了,只能生長在至少三百年以上的房子牆角根部,存在概率是一億分之一,才有一株這種草,而我需要三株!」江帆振振有詞解釋道。

「這種極小概率下只有盡最大範圍的尋找了,因為時間問題,只有發動盡量多的人手,我手下的人太少,只能是你蒙克族幫忙了!」江帆分析道。

「你族也只有情報人員在外界,正好分散,當然要靠他們了,派其他人去也要浪費時間,因此我要所有人去找!」接著江帆強調道。

「牆角鬱金草的採摘極為講究,通常採摘下來五分鐘內就枯萎死去無效,因此必須用特殊的方法保鮮,要用火性的,水性的,中性的丹藥調配好,只有這樣才能利用上!」江帆介紹道。

「哦,對了,牆角鬱金草運輸也是更為講究,需要……!」江帆頓了頓覺得還不夠,又道。

「好了,好了,小哥,你別說了,怎麼採摘和運輸這事你親自做就是,我想手下人是無法做到的,找到了給你消息,你再趕過去就是!」蒙不滅聽的頭都大了,忙打斷建議道。

「牆角鬱金草是符靈草嗎,我好像從未聽說過,你又是怎麼知道這樣才能解決你的元神受損的問題?」聖女皺著眉疑惑道。

「牆角鬱金草屬不屬於符靈草我不知道,我飛升到符神界前知道的,別忘了我懂醫術,雖然與符神界的符醫有區別,但大同小異,特殊的藥引子加上極品符神丹應該能行」江帆解釋道。

聖女聽了似乎像那麼回事,沒話說了,蒙不滅想了想提議道:「就算都幫你找,那也用不著把人都交給你吧,你說出要求,我吩咐下去不就行了?」

「這可大不一樣,剛才你聽都不願聽我說完,就是勉強的,一旦步驟環節出差子,你豈不是不害我?還是我自己來,效率快,而且出了問題也要你無關!」江帆反對道。

「誰知道你會不會有所懈怠,遲緩了些時間怎麼辦?必須在兩天內完成才行,否則既是找到了效果也打折扣,會留下後遺症,你付得起責任?只有我自己來最放心!」接著江帆強調道。

「好吧,那就交給你吧,不過說好,完事了我得收回指揮權!」蒙不滅皺皺眉猶豫了下應下並要求道。

確實,要是萬一沒找到,這小子說不定要怪自己不上心了,但情報人員可不能讓他掌握,借用幾天應該問題不大,時間長了就難說了。

「嗯,這還差不多,夠哥們,那就快拿名單給我,我要立刻著手行動,對了,你要打個招呼,就說這幾天由蒙特使全權負責!你放心,一完事立刻交回控制權!」江帆大喜道。

有了名單,指揮得動,只要兩天的時間就夠了,先讓黃富、趙輝他們將情報人員的頭目控制起來,後面的事情就好辦了,很快就輕而易舉的獲得了萬人的成熟情報網,省下老大功夫了。

蒙不滅點頭應下,從符寶袋中取出一本冊子對江帆叮囑道:「全都在上面,一共萬八百餘人,分佈在九大洲各地,千萬別掉了,我就這一本,完事要還給我!」

江帆連連點頭一邊去接冊子,蒙不滅卻是縮回手不讓,神色嚴肅的又道:「還有,這上面的人你只能……!」

「我靠,蒙老頭,你羅不羅嗦,說個沒完!」江帆不耐煩打斷道,一把搶過冊子揣到懷中。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很嚴重的問題,你別兒戲,你……!」蒙不滅鬱悶,不放心的強調道。

「你真夠啰嗦的,兒戲是吧,好吧,告訴你,其實還有一個辦法可以很快的解決我元神受損的問題,要不名冊還給你,我用那個辦法解決?」江帆再次打斷賊賊笑道。

「是啊,好啊,快把名冊還給我!」蒙不滅頓時欣喜道,伸手索要。

「很簡單啊,我服下那顆神品符神丹就行!給你名冊,把神品符神丹給我吧!」江帆壞笑道,一邊取出名冊,一邊伸手索要符神丹。

「呃,那還是算了,你趕緊發動我的人去找吧,物品這就下命令讓所用情報人員聽你指揮!」蒙不滅一愣隨即拒絕,轉身取出符訊球走向角落。

「聖女,你看你父親多鬼啊,哎,現在像我這種捨己為人的人上哪找?」江帆很是好笑,收起名冊感慨道。

「你就知道捉弄人!」聖女笑了笑嗔怪道。

江帆取出符訊球也走到一邊聯繫黃富,趙輝接手蒙克族上萬人情報網的事,聖女一人無事悶悶的喝茶,不一會忽然符訊球有異動,急忙取出查看,頓時大喜過望呼道:「成功了!」

「這麼高興,什麼事成功了?」一旁的江帆聞聲回頭問道。

「嘻嘻,殷玉婉對三大勢力出手了!」聖女笑道。

「哦,殷玉婉對哪方勢力出手了,具體什麼情況?」江帆釋然,這才意料之中,只是沒想到這麼快,不怎麼在意的問道,一邊繼續發送名冊上的名單。

「殷玉婉出現在蒙城百里附近,正好那裡有瀚海神宮符神主虛無極的管家虛茄帶著百餘人在山中挖掘,殷玉婉對那對人出手了,除了管家逃脫了,其他人全都被殺了!」聖女答道。

「管家虛茄竟然可以逃脫了,看來實力不一般嘛!」江帆有些意外道。

「那裡啊,山的一旁是上千米的懸崖,虛茄是嚇的跳崖才逃脫的!」聖女白了江帆一眼笑道。

「這樣啊,也算勇氣可嘉啊!」江帆一愣好笑道。

「虛茄跳崖受傷不輕,正好遇上族人,已經救起了,問我怎麼處理呢!」聖女又道。

「哦,太好了,趕緊把管家虛茄帶過來!」江帆腦筋急轉忙要求道,符神主的管家,這可是條不小的魚,或許能知道三大勢力到底在找什麼。

「不好吧,虛神主的人要是知道了就麻煩了!」這時蒙不滅剛好聯繫完畢,聽到了擔心道。

「父親,沒關係的,現場附近只有我們的人,虛茄跳崖被救起也無外人知道!」聖女安慰道。

「那就儘快的帶過來,一定要保密,我要親自審問!」蒙不滅想了想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呃,納蘭,人不要帶過來了,把人秘密押到蒙城外五十里的楊村,我過去審問!」聖女正要發送訊息,蒙不滅瞅了瞅江帆心中一動忙改變主意要求道。

「父親,還是帶過來比較好些吧,楊村離事發地只有三十餘里地,虛神主的人一定會趕去調查的,其他兩大勢力的人也會關注這件事,不安全!」聖女一愣想了想提醒道。

「沒事,只要藏到好些不會發現的,再說我去也有事,我要與三大勢力的人在蒙城見下面商議一下殷玉婉的事!」蒙不滅笑道。

我靠,這個解釋站不住腳,把人送來要不了多少時間,這裡才是最安全的,顯然不想讓知道審問管家虛茄的情況,哼,我還偏要知道不可,江帆心中冷笑做出決定,但面上不吭聲

「那我要不要過去?」聖女皺皺眉沒在堅持,問道。

「不用,你們先待在這等我的消息,與三大勢力的人見面后我就要去一下府邸,到時會通知你們過去,然後再公開我回到府邸的消息!」蒙不滅安排道。

「這是為何?」聖女不解道。

「我族和三大勢力都是受害者,自然要見上一面了,回府公開露面發表一下對女蠻族長的討伐申明,安撫一下族人,不然我這個族長一點動靜都沒有是不妥的!」蒙不滅意味深長的解釋道。

「我一公開露面,我想殷玉婉會上門找我的,正好與她談一談!」接著蒙不滅狡猾的笑道。

「蒙老頭,你好陰險,你這是兩面三刀啊!」江帆頓時明白了蒙不滅的意圖,譏諷道。


「這不叫陰險,這是謀略,也是沒辦法的事,三大勢力和殷玉婉都惹不起,我只能這樣應對了!」蒙不滅不以為意道。

聖女先是有些疑惑,聽江帆一說也明白了,正要說什麼,忽然符訊球有異動,急忙取出查看一臉憤怒道:「父親,殷玉婉又行動了,她到了古廟鎮,把郝家的人全部殺了,還把鎮長府也毀了!」

「死了都少人?」蒙不滅眉頭皺起問道。

「死了兩百多人!」聖女嘆道。

「看來殷玉婉應該是調查乾坤螺旋鏡被搶走的事了,該是我採取行動的時候了!」江帆眼珠一轉忙道。

「你要行動,幹什麼?」蒙不滅一愣不解道。

「我要讓三大勢力爭奪乾坤螺旋鏡,對了,還要你們的人配合一下!」江帆解釋道。


「你是要製造假象吧,盡量的坐實乾坤螺旋鏡在三大勢力手中,嗯,很好,我的人怎麼配合你?」蒙不滅很快明白了,問道。

「簡單,你的人只是個見證人而已,看到兩伙人火拚,在搶一個鏡子似的玩意!」江帆笑道。

「兩伙人在火拚,你有人手?」蒙不滅一愣懷疑道。

「當然有,我有一支人數不多的青龍族高手在附近,隨時可以調動,好了,沒什麼事我得趕緊去準備,聖女,到時我給你訊息,你安排人手見證一下,然後大肆散布消息!」江帆笑道。

「我不跟著你一起去嗎?你的傷勢不要緊吧!」聖女忙道。

「你沒必要跟著去,帶著你也麻煩,你還是在這等我,再說這裡你也得料理一下,個把小時辦完事我就回來了,我的傷勢暫時沒關係,去又不是真動手,不礙事的!」江帆拒絕道。

聖女想了想點頭應下,江帆立刻告辭離去,江帆出了衛隊營地,轉悠一圈進入樹林,命令符咒世界巨神族領地的巨無霸,比照乾坤螺旋鏡的模樣製作個六分像的贗品。

江帆取出地圖查看,略一思索便從符咒世界中喚出六十名巨神族人,一陣交代,稍稍等了會巨無霸已是製作贗品完畢,將贗品交給巨神族人這才趕往蒙不滅說的楊村。

去楊村也就百里不到遠,但為了節省時間,趕到蒙不滅前面,還是讓騎著雙頭裂體獸低空飛行趕到楊村外十里地一座山頭便下地,觀察了下發現附近有不少暗樁。

江帆悄然接近到三里地,開始風之眼透視查看村子中的情況,村子中外松內緊,貌似正常,但一些院子中藏著數百衛隊。


很快便在一處宅院中發現目標,宅院中有三四十人,房中床上躺著一個老頭,似乎已經昏迷,應該就是虛無極符神主的管家虛茄了,一旁還有幾個看守,整個防守還挺嚴密的。

江帆想了想進入符咒世界,找到從皓白宮擄來的一直沒處理的管家,手指在他的腦後重重的點了幾下,人便暈倒在地,接著又出來,命令金甲蠻蟲交代一陣后便用上風無影的身法潛行進入村子。

風無影的快速就是符神主都無法趕上,更別說村子中隱藏暗中監視的那些衛隊成員,他們中最高實力的才符神聖境界,既是瞪大眼睛也看不見江帆經過。

江帆進入到關押管家虛茄的院子,躲過院中的守衛來到房門窗檯下隱蔽好,接著再次使用風之眼透視查看管家虛茄的情況,看了會發現虛假並無外傷,看來應該是高空入水造成了內傷昏迷了。

而且虛茄的身材和皓白宮管家的身材差不多,這倒是更加便利掉包了,江帆略一琢磨立刻進入符咒世界。

江帆抓起昏迷的皓白宮管家找了處大河裡,從兩三百米高空扔下,接著下水撈起人,一看已是口角滲血傷勢不輕,立刻意念發出給管家易容成虛假模樣。

好在虛茄穿的衣服較為普通,符咒世界被囚禁了不少人,找了找拼湊起一套基本一樣的衣服,讓巨神族人給皓白宮管家換上。

一切都準備好了,江帆出了符咒世界,立刻發出訊號,藏在村子外五里地的金甲蠻蟲立刻爆發,從地下猛的拱出,併發出尖銳刺耳的怪叫聲,隨即震動翅膀飛起來直奔村子上空,一邊繼續嘶叫。

頓時村子中的衛隊大吃一驚騷動起來,尤其是看守虛茄的幾個守衛和客廳中的衛隊頭目十分驚訝,忍不住都湊到窗戶前或者出到院子里向天空看去。

江帆風無影使出,一道涼風掠過,人便進入客廳來到房中,這時衛隊頭目和守衛門發出驚呼,對天空中出現的怪獸十分驚訝。

江帆來到虛茄床前,意念發出,虛茄瞬間消失被收入符咒世界,接著取出皓白宮的管家悄無聲息的放在床上,看了看甚是滿意,這才悄然退出。

在村子上空盤旋的金甲蠻蟲受到江帆的指令,立刻振翅飛向山中,引得楊村的村民和衛隊們前來圍觀,不少人議論紛紛了。


江帆飛快的出村進入山中,與金甲蠻蟲會合併收入符咒世界,接著立刻喚出雙頭裂體獸騎上,迅速消失遠去,三分鐘不到,蒙不滅騎著符鷹神獸來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騎著雙頭裂體獸進入深山,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停下,謹慎的四處觀察了下沒有情況,便進入符咒世界。

三大勢力在蒙城地區到底找什麼,江帆非常好奇,很想知道,而且感覺蒙不滅似乎應該知道,但一點都不透露,這令江帆非常不爽。

江帆來到管家虛茄身前,查看了下情況,虛茄內傷嚴重,五臟六腑移位伴有內出血,多處骨裂,不及時醫治活不了多久,當然江帆並不打算救他,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認為虛茄是好東西。

江帆點了虛茄的幾處穴位,又掐了掐他的人中,很快虛茄清醒過來,開始痛苦的哼哼著緩緩睜開眼睛,看到江帆怔了怔,接著環顧了下周圍,是一間陌生的房間,自己在躺在床上。

「你,你是誰?我這是在哪?」虛茄皺著眉頭,虛弱地問道。

「虛茄管家,你現在是俘虜了,這裡是女蠻族,我是女蠻族的長老!」江帆忽悠道。


「什麼,這裡是女蠻族!」虛茄頓時大吃一驚,接著懷疑道:「這怎麼可能,女蠻族距離蒙城地區三萬里!」

「你已經昏迷三天三夜了,我們是乘著神獸飛行來的,告訴你,你帶的小隊除了你,其他人全部都死了,現在你別指望有人救你,而且你的傷勢非常嚴重,你想不想活命?」江帆冷笑道。

虛茄信了,頓時萎了,被提醒下察覺到自己真的傷勢嚴重,體內火煎油炸似的劇痛,一臉惶恐,下意識的手急忙在身上摸索,發現符寶袋已是沒了。

「求長老救救我!」虛茄哭喪著臉哀求道。

「救你不難,但你要如實的回答我的問題!」江帆道。

「你問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說!」虛茄立刻信誓旦旦地道。

「你們三大勢力在蒙城地區四處挖掘,到底在找什麼?」江帆直勾勾的盯著虛茄雙眼問道。

「呃,這個問題我不知道!」虛茄頓時面色一變,眼睛心虛的避過江帆的視線看向天花板,強自鎮定道。

「不知道?哼哼,看來你是不打算活了!」江帆陰沉著臉提醒道。

「長老,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聽命與主人,虛無及符神主指令行事,是找東西,但具體的找什麼真的不知道!」虛茄急忙辯解道。

「我只是個管家,說白了就是虛神主的奴才,主子怎麼會告訴奴才一些秘密呢?」接著虛茄強調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