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葉小鷗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放鬆了一下自己緊張得不像話的心情,只是隨後又懊惱了起來,自己竟然連一句謝謝都沒來得及說,人家會不會想自己沒教養?

周筱宇走出去就撥了一個電話給霍威,“20分鐘後,來我辦公室!”

回到自己辦公室,霍威也隨後敲門進來,手上拿着一份資料,雙手遞給周筱宇,“宇少,這是您要我查的資料!”

周筱宇擡手接了過來,看着資料,俊朗如斯的臉上有些陰沉,直到看完手中的兩頁紙,揚了一下眉角,“上午是怎麼回事!”

霍威詳細的彙報了他所看到的情況,周筱宇輕聲的‘哼’了一聲。


“怎麼吃的讓他怎麼吐出來吧!”

“是!”霍威領命剛想轉身出去,周筱宇一擡手,制止了一下,“不過,讓他們長點記性。”

“明白!”

看着霍威大步離去,周筱宇慵懶的靠近沙發裏,心想,難怪小丫頭總是缺乏安全感,驚慌的像一個小白鼠。

莫名其妙的,一想到她戰戰兢兢地謹小慎微的樣子,心裏就一楸,似乎有點疼。

他揚揚眉角,不喜歡!

手中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抓在手裏看了一眼,是高桐的電話,他接了起來,“喂!你看到那些資料了?”

“是的,看來他們的根基還很深,目前還真得小心行事!”

“國內的就先收了吧!”周筱宇開口說到,“免得留後患!”

“那行吧!接下來我着手收口!放心!”對面的高桐胸有成竹的說,“怎麼,來青州嗎?曼琪說你要來?”

“不了,最近可能抽不出身!”周筱宇回絕到。

“嗯!那掛吧!”高桐掛斷了電話,他們兩個人之間從來就沒有廢話。

高桐是他的合作伙伴,戰友,也算是兄弟。

因爲他是青州商界霸主,被譽爲青州王,是周筱宇執念的嚴曼琪的老公,當初高桐先入爲主,牢牢的抓住了嚴曼琪的心,纔沒有給他一點機會,雖然他一直魂牽夢縈,卻輸的心服口服。

這對伉儷,是周筱宇人生中唯一佩服的一對,他見證了他們愛的堅貞不渝,就因爲嚴曼琪對高桐的忠誠,做人的霸氣,那種堅韌不拔是打動他的關鍵。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周筱宇收回神,低應了一聲,“進!”

祕書推門而入,“宇少,靜雅小姐求見!”

周筱宇思維頓了一下,溫靜雅?

他微微的蹙起眉頭,不過還是回了一聲:“嗯!”

隨即門聲響起,他是背對着辦公室的門坐着的,他沒動,身後傳來輕盈的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直到那個身影出現在他的面前,他平淡的示意了一下,“坐!” 面前的女人容顏相當的不俗,落落大方,一條酒紅色直身裙襯托出她姣好的身材,凸凹有致,風姿綽約!

她走到周筱宇的對面,大方的落座,笑容專業恬靜迷人,不愧是著名的主持人,不得不說,溫靜雅真的是女人中的佼佼者。

“筱宇,最近很忙嗎?”溫靜雅先開口,向看着平靜無波的周筱宇問。

溫靜雅是周筱宇唯一的緋聞女友。

“不忙!”顯然周筱宇平淡的回答讓溫靜雅有些尷尬。

不忙!

他卻很久都不聯繫她!

溫靜雅嘴角的笑顏僵了僵,看得出她有些緊張。

“怎麼跑到公司來了?有事?”周筱宇看了一眼溫靜雅,語氣裏或多或少帶着一絲責怪,因爲當初他們有約定,溫靜雅不允許到他公司來,周筱宇也不去溫靜雅的單位。

這一問,溫靜雅更加緊張,她當然嗅得出周筱宇的一樣氣息。

“我… …好久沒見到你了,想… …來看看你!”

“靜雅,好好的生活吧!別在回頭也別糾結了!”周筱宇深邃的目光看向溫靜雅,語氣毋庸置疑,“我們回不去了!”

溫靜雅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眼裏頓時閃現出瑩瑩晶光,她不甘的盯着周筱宇問,“你又有喜歡的人了?”

“目前還沒有!”周筱宇慵懶的坐在沙發上,雙腿隨意的交疊,拒人千里的氣場,讓溫靜雅有些陌生,隨即他很肯定的說,“但是會有!”

“筱宇… …我… …我在申請離婚。”溫靜雅有些不能剋制,“我儘快結束錯誤的婚姻!”

“靜雅,別再做徒勞的掙扎了,我給不了你要的生活,更不想誤了你的幸福,我掙扎的累了,也感覺自己繼續下去不夠光明磊落,這種狀態讓我厭惡,覺得自己很齷齪,與其這樣那就放手吧!各自珍重!”

“筱宇,你的意思是我讓你… …”

“不,是我自己。”周筱宇很武斷的打斷溫靜雅的話,“所以,別再錯誤的路上越走越遠,回頭是岸!”

“筱宇你在怪我當初負氣的行爲嗎?”

“不,你有權選擇你的幸福,所以你沒錯!我當初給不了你要的,以後也還是無法給到你。回去吧!珍惜你身邊的人,珍惜眼前的幸福!”

周筱宇的語氣自帶威嚴不容置疑,“我還有事,要出去一下!不能陪你了!”

說完從沙發上站起來,隨手繫着西服的扣子,“靜雅,下次不要再到公司來!”

周筱宇的語氣有些冷。

“筱宇,你變了!”溫靜雅的語氣有些質疑的味道。

“是!所以不能回頭!”他的回答對溫靜雅來講決絕的近乎無情。


周筱宇沒有遲疑走到辦公檯前按了一下鈴,剛纔的祕書敲門進來,“琳達,送靜雅小姐下樓!”

溫靜雅花容失色,看着周筱宇冷漠的表情,她不明白爲什麼周筱宇會這樣決然。

自尊讓她不得不保持着自己良好的形象,依舊從容淡雅的站起身,看着周筱宇光潔的臉龐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一雙黑眸深邃不見底,濃眉劍形,鼻樑高挺,單薄的雙脣輕抿着,不怒自威,拒人千里之外!

這本是她再熟悉不過的一張臉,可此時卻是那麼的遙遠與疏離。

她不甘,但是卻也知道,自己恐怕已經無力迴天,當初她放開他的手,負氣的決然嫁人,確實一步錯,毀了她與周筱宇的前緣。

“靜雅小姐請!”琳達恰到好處的喚回了溫靜雅的留戀。

“那好,宇少,告辭!”溫靜雅極力的掩飾着自己的情緒,說完轉身優雅的離開周筱宇的辦公室,室內瀰漫着她身上恰到好處的淡淡香水的味道。

周筱宇走到落地窗前,眺望着天際,眸子染上一層柔和的光暈,他在心裏感謝着遠方的執念,是她,帶他衝出了當初對溫靜雅的迷戀。

那是的他就像一隻迷途的羔羊,在茫茫的沙漠裏徘徊,走不出放不下,痛苦的煎熬。

現在他終於可以正面的直視與溫靜雅的情慾的迷惑,走出了那片沼澤,放了溫靜雅也救了自己。

走出大廈的溫靜雅,緊緊的攥着自己的拳頭,內心空洞又絕望,她仰望了一眼面前的摩天大廈,心中突兀的燃燒起一股強勁的火焰,她不信她就這樣失去了這個男人。

本來,周筱宇就是她的,就應該永遠是她的!因爲只有她溫靜雅有這個資本。

她要找出真正的原因,她不相信沒有原因。

溫靜雅收了收神,恢復自己的表情,嚥下苦澀,回頭決然的離去。 這個下午,葉小鷗真的睡着了,一直睡到日落西沉,她才悠悠轉醒,驚慌的起牀,簡單的洗了把臉精神了一下,輕手輕腳的下樓去。

她看家管家正忙着什麼,就討好的走過去,“我… …可以做點什麼嗎?我會做飯的,我可以幫忙!”

管家看向她,笑了一下,“不用,葉小姐,怎麼可以讓您做事情,這不合規矩!”

“宇少.. …一會會回來嗎?”我小心翼翼的問,生怕說錯了話,會招人家反感,畢竟不是自己家。

“這個嗎,還不知道,宇少本來也是很少回這裏!”

“哦!”

不知道爲什麼,葉小鷗有一種淡淡的失望。

這種失望讓葉小鷗很有些莫名其妙的,她來這裏是人家收留的,可是主人不回來,她在這裏有些尷尬,既不是主人也不算是客人,自己都無法界定自己的身份。

“葉小姐無聊可以去外面走動走動,園子的東側,還有個自己家的小果園,你可以去看看,可以採摘些自己喜歡吃的果子,回來也就可以吃晚飯了!”

“哦!可以嗎?”她有點欣喜,看向管家。

“當然!園子裏就有籃子,你可以自己選!”管家看着她笑笑。

她很順利的就到了果園,那裏一點都不小,是很大的一個果園,裏面有蘋果,梨子,還有柿子樹,核桃樹,大棗,桃,李子… …很多她都不認識,不過有的已經過了成熟期,也有的還沒有成熟,她在樹間遊蕩着。

她突然看到,竟然還有小時候家裏的園子裏種的那種錦燈籠果,各個圓潤飽滿,她嚐了一個,好甜。

她一下就開心極了。

果園很美,周圍開着大片的格桑花,還有鄒菊,好漂亮。

周筱宇出了大廈,有些躊躇,司機阿琛把車開到了他的跟前,他還沒有做出決定要去那裏。

上了車,坐在那,阿琛也等待着他的指令。許久,他說了一句,“香山別院!”

阿琛馬上啓動車子向香山別院開去。

香山別院其實離市區的別院有些遠,但是距離公司並不遠。介乎與兩者之間,不過平時宇少很少回去香山別院,這裏環境優雅靜怡,只有周筱宇想安靜的時候纔會來這裏。

周筱宇竟然莫名的有些期盼,他是想看到那張好看的小臉。

回到了別院,管家容叔趕緊去安排加菜,他是沒有想到宇少會回來的,畢竟中午回來過,看來昨晚宇少帶回來的這個小丫頭有點意思,容叔心下有了底了,以後宇少可能會經常回這裏了。

周筱宇回到樓上換了一身休閒裝,又各處看了一下,沒見小丫頭的影子,他輕啓薄脣,問管家,“葉小姐呢?”

“哦,我讓葉小姐去果園逛逛!”管家趕緊回覆,心裏想,果然是這樣。

周筱宇思索了一下,擡腿悠哉悠哉的向果園走去,他很久沒來這裏了。

葉小鷗正專心的摘着錦燈籠果,還有一些草莓,這個季節很少有草莓了,嬌豔欲滴的,看起來很有食慾,她只嚐了一個,滿口草莓香。

她感到一種莫名的幸福,暫時把心頭的陰霾都驅趕了出去。

也許她太聚精會神了,所以都沒有聽到腳步聲,直到地上放着的籃子邊上,出現了一雙腳,她一驚向上看去,慌忙從地上站起來,畢恭畢敬的叫了一聲“宇少!您… …回來了!”

“嗯!”周筱宇俊容無波,平淡卻帶了幾分溫和,一雙俊目掃了她一眼,看她驚慌失色的樣子,嘴角勾了一下,算是笑笑,開口問,“你都摘的什麼呀?”

“洋菇娘!”葉小鷗的聲音很清脆,透着歡快。


“好土的名字,你是土姑娘?”周筱宇看着他,戲謔的說。

葉小鷗聽他這樣說一下子忍不住笑了,周筱宇覺得瞬間陽光普照,他有些失神,這笑容好像曼琪。

烏黑的墨發鬆鬆的綰成丸子頭, 柳葉眉,一對靈動烏黑的大眼睛,挺直的懸膽鼻翹着,飽滿的紅脣跟果凍一般,小牙顆顆潔白如玉,笑容裏帶着幾許嬌羞還有一絲緊張。

“它也叫錦燈籠果,很好吃。”葉小鷗分辨着,在籃子裏找了一個很大的,剝開外皮看了一下,金黃璀璨的,隨手遞到了周筱宇的嘴邊,“你吃吃看!”

等東西送出去了,這才發現,自己的動作太過突兀,趕緊想收回手,卻見周筱宇已經遲疑的注視了一下果子,又看了看她,竟然張開了嘴,等着。

葉小鷗受寵若驚的趕緊把小果子送到他的嘴裏,周筱宇嚼了幾下,揚了一下眉角,“嗯!很甜!”

得到周筱宇這樣讚揚,葉小鷗很開心,“宇少,你以前沒有吃過嗎?”

“沒有!”

“那我多摘些,這裏的草莓也好吃,是熟透的!”她跟他介紹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