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聽到柳仙茗的尖叫,柳風心猛的一跳,也顧不得什麼比賽不比賽的,身影一閃就消失在擂臺上了。 當柳風瞬移到20號擂臺看清楚場面上的情形後,立刻倒抽了一口涼氣,只見靈禾就像是一隻發怒的小獅子一樣氣呼呼的雙手託着一個是他身體三倍大小的黑色光球,無數閃電在黑色環繞着的光球滋滋作響,而且那黑色光球還有膨脹的趨勢,感覺到從黑色光球散發出來的妖氣,柳風絲毫不懷疑它能把妖怪都市從美麗的天堂打下十八層地獄!“靈禾,你在幹什麼?快點把妖力散去!”情急之下柳風顧不得問清楚事情的前因後果,先趕緊大聲喝道!

靈禾聽到柳風的喝聲,先是一愣,然後便譁然大哭,漲紅的憤怒小臉立刻滿是混着鼻涕的淚水,這一哭把柳風的心都哭碎了,靈禾可是從從他身上掉下來的肉啊!當他看到靈禾蓮藕般粉嫩的手臂上那道紅色的劍痕的時候,臉色立刻一沉,用冷到極點的聲音對長壽說道:“長壽爺爺,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誰傷了靈禾!”柳風雖然憤怒,但是卻沒失去理智,所以他剛纔是問長壽而不是柳仙茗。

長壽被柳風犀利的眼神一瞪,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退,由於柳風漂浮在半空中,長壽只好擡頭說道:“柳風,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你先把靈禾安撫好吧,不然妖怪都市可能就要變成廢都了。”

“哼!”柳風冷哼一聲,然後給柳仙茗一個“你放心”的眼神就向靈禾靠過去,柳仙茗收到柳風的眼神後緊張的神情終於好轉了一點,不過“擔憂”兩個大字還是掛在臉上。

柳風慢慢靠近靈禾,柔聲說道:“靈禾乖,來爸爸身邊,聽話啊,爸爸給你報仇!”靈禾手臂上的傷痕早就好了,只留下一條淡淡的粉色痕跡,不過看得柳風還是感到一陣肉疼。

“爸爸!”聽了柳風的話,靈禾終於把凝聚的妖力散去,飛過去死死的拽着柳風的衣角大聲甚至聲嘶力竭的哭喊,當柳風看到他那萬分委屈和憤怒的小臉連忙伸出了手臂,靈禾等到伸開的雙臂才一頭扎進柳風懷裏,接着就是哭得昏天暗地、鼻涕和淚水瞬間佔領了柳風衣服上的領土,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即使他的能力再強,受到委屈後最想要的還是父母的懷抱。

靈禾悽慘的哭聲讓柳風剛剛已經破碎的心更是磨成了粉末狀,這一刻,他只有一個想法,把那個混蛋打下十八層地獄!他心裏暗暗發誓,不管是誰,對於敢傷害靈禾的人,他絕對是死定了!哄了好一會,才把憤怒的小靈禾安撫了下來,柳風頭一扭,望向了長壽。

聽完長壽的解釋,柳風的表情就很有意思了,哭笑不得、五顏六色、幾欲吐血,這些詞語都不足以形容他現在的神情。原來靈禾憑藉着絕對的力量一直在20號擂臺稱王稱霸,上來的根本沒有一個是完好的下去的,連李軍盛都不例外。後來修真界也參與進來了,也是靈禾運氣好,竟然有一個不小的門派全部抽中了20號,這種幾乎等於零的可能卻是真實的發生了。然後就是靈禾一挑N的場面,靈禾根本沒有什麼戰鬥經驗,也不懂得戰鬥,完全是憑藉本能攻擊,怎麼可能是那些修真不知道幾百年對敵經驗豐富老油條的對手,在陣法和巧妙的配合攻擊下,靈禾的攻擊完全沒有作用,不過力量的懸殊擺在那裏也是很明顯的,在靈禾密集的攻擊之下,那些修真者暫時也奈何不了靈禾。

就這樣僵持了好一會,一個修真者忽然放出一個晶光閃閃的東西,靈禾一看到那東西眼睛就圓了,一記能量球就把那個修真者打飛了,正當強盜靈禾歡心歡喜的在玩耍着勝利品的時候,三把閃着金光的飛劍突然攻了過來,原來是擂臺上的三個修真高手看到有機可乘發動了攻勢,靈禾的心思全在新得的玩具上,根本沒有任何的防備,而且三個修真高手的聯合攻擊也不是鬧着玩的,雖然沒能對靈禾造成實質上的傷害,還是傷了個小口子。靈禾覺得受了很大的委屈,所以就大發雷霆之怒,差點把比武場給報銷了。

聽完長壽的敘述,柳風真的是哭笑不得了,低頭看了看依舊是滿臉委屈而且臉上還掛着淚珠的靈禾,柳風真是又氣又想笑,想不到靈禾不僅力量強的變態,還有做強盜的天賦,真的是青出一蘭勝於蘭、長江後浪推前浪啊!

不過,苦笑過後柳風臉上就掛不住了,整個修真門派對付一個出生沒幾天的小孩子,而且竟然還要偷襲,別說靈禾是柳風的心肝寶貝,就算不是,要是遇到這樣的事柳風也是看不下去的,“靈禾乖,去媽媽那裏看爸爸打壞人,好嗎?”

靈禾邊抽泣邊搖頭飛離柳風的懷抱,看來小孩子記仇心理還真不是一般的強。

“靈禾看,這是什麼?”柳風展開手掌,手心立刻出現寒冰一樣的東西,在陽光下閃着七彩的光芒——不是前代妖神留給柳風的月晶妖魄還會是什麼!還好現在那些高級妖怪都在比賽,沒空看這裏的熱鬧,不然柳風以後就有得煩了,要知道月晶妖魄對一隻妖怪來說那意義可就絕對不簡單啊!柳風早就看到靈禾小手一直死死攥住的搶劫品不過是塊低級靈石而已,想必是那個修真者修爲太低,發動了幾次攻擊後體內靈氣不足想吸收靈石裏的靈氣。

柳風拿出來的月晶妖魄比起低級靈石來說可謂是天上地下之別,靈禾一看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然後把他拼着中了一記飛劍搶來的石頭扔到一邊,滿臉笑容的抱住柳風的大腿,然後滿臉期待的望着柳風手裏的月晶妖魄,“爸爸,給我,爸爸。”

“靈禾如果乖乖的去媽媽那裏的話,這個就給靈禾。”柳風引誘道。

靈禾立刻把頭點得跟啄米的雞似的。

看着靈禾抓着月晶妖魄歡天喜地的飛到柳仙茗的懷裏,柳風終於鬆了一口氣。這個小祖宗,唉……柳風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轉頭望向擂臺上的數十修真者,心裏冷笑道:是該結束這場鬧劇了。

不見柳風有絲毫的動作,整個人就平移到了擂臺上,給人的感覺不是柳風在動,而是擂臺自動移到柳風腳下似的。柳風是故意這樣做的,反正是來給兒子找回場子的,那麼就先給他們點壓力玩玩,算是收點利息吧!

“幾十個修真者對付一個小孩子,還用偷襲,這就是道天聖宗的行事準則嗎?”柳風淡淡的說道,雖然臉上掛着淡淡的微笑,卻讓人絲毫感覺不到笑的味道。

道天聖宗雖然名字響亮,卻只是一箇中等的修真門派而已,其宗主洞玄天道天聖宗,也就是道天聖宗最強的高手,也只有風劍銀那樣的水平,不過他們的聯手陣法卻不容小瞧,也不知道洞玄天哪座祖墳冒煙了,他早年除外歷練的時候無意中得到一幅“七仙破妖圖”,其實就是後來道天聖宗能在修真界佔據一席之地的“大羅上仙降妖伏魔陣”,洞玄天就是靠着這個陣法帶着一羣能力不到B級的修真者跟靈禾打了個平手,可見那陣法的威力。面對柳風的威壓,洞玄天立刻感覺到一股無言的壓力鋪天蓋地向自己撲來,洞玄天腳已經開始發軟了,但是還是硬着頭皮說道:“柳風,隨便攻擊的比賽規矩是你定的,我和我的弟子抽到一起是運氣,你管得着嗎?難道就因爲那是你的兒子我們就不能羣起攻擊了,那你還定什麼規矩比什麼武啊,索性叫你兒子做王好了!”洞玄天只見過柳風一次,不過柳風的名字他可不陌生,尤其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剛纔柳風和靈禾之間的對話他聽得一清二楚,所以對這個比武大賽他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也許他從來就沒抱過希望,而現在硬着頭皮跟柳風談條件只是想爭取到最大的利益而已。

柳風臉上依舊是淡淡的微笑,“這麼說倒是我的錯了?”

洞玄天生怕柳風翻臉,以柳風現在在妖怪間的威信,再加上妖怪與修真界之間的仇恨,如果柳風要滅他們,別說什麼規則了,估計整個妖怪界都恨不得幫着手滅他們呢!看到柳風沒有動怒,心裏暗自鬆了一口氣,連忙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開啓這個充滿靈氣的地方,修真界所有修真者都十分感激你。你視神器如糞土,慷慨獻出讓所有修真者得益,實在是令人佩服、敬重。”先給柳風戴上個大帽子,然後才入正題,“起先我並不知道那個兒童是你的小孩,冒犯之處還望見諒,等比武結束我定當送上上品靈石謝罪。”洞玄天明顯是在示弱,不過,難道他示弱柳風就一定要接受嗎?

果然,柳風輕輕搖了搖頭,嘆息道:“洞宗主,你我本無仇怨,你傷我孩兒,但是比武場上拳腳無眼,受傷是在所難免的,照理說我不應該找你麻煩。”聽到這裏,洞玄天隱約感覺到不好,果然,柳風繼續說道:“但是,我身爲人父,眼看孩兒被人欺負而不聞不問,怎麼也說不過去,這樣吧,你受我一擊,無論結果如何,這事就到此爲止了,你認爲怎樣?”

洞玄天聞言臉色一喜,他對自己的大羅上仙降妖伏魔陣可是有着絕對的信心,所以他毫不猶豫的點頭說道:“好,就這麼決定。”

腹黑總裁私寵甜妻 “請”的姿勢。

шшш ☢ttкan ☢¢ 〇

洞玄天也沒有廢話,一聲令下,道天聖宗門下弟子立刻排好大羅上仙降妖伏魔陣。大羅上仙降妖伏魔陣以天地靈氣爲主陣,人體靈氣爲靈引,輔以天、地、人三聖之道,生生不息,而且此陣可攻可守,攻則有雷霆之威,守則有泰山之穩,確實是一個奇妙的陣法,不愧是上古修行者留下的東西,由此也可以想象所謂仙界的那些修行者的實力。

看着面露微笑的洞玄天,柳風也笑了,很開心的笑了,然後輕飄飄的揮出一拳,真的是輕輕的一拳,就好象情人之間的打情罵俏,拳風剛碰大批陣法的靈氣防禦壁就消失了。

難道是柳風有意平息此事所以沒動真格?

長壽和洞玄天心裏同時浮起同樣的疑惑,再看柳仙茗,本來樂呵呵的臉色也突然晴轉多雲了,估計局部地區會有雷雨,就在20號擂臺的觀衆滿臉疑惑不解的時候,異變發生了,先是突然的一聲轟鳴,就好象一記炸雷,然後20號擂臺的地面就像春蠶破繭似的開始龜裂,接着白色的光柱就從裂縫中洶涌而出,沖天而上,妖氣和劍氣完美的結合在一起,紫色和金色糾纏交錯形成了一道異常美麗的風景。無論是妖怪還是其他修行者,無論是在觀戰還是在比鬥,此時所有的眼睛都聚焦在柳風這邊,大家都感受到美麗的紫金色彩中那股毀滅的力量。

無數細小的光柱慢慢匯聚成了一道巨大的光柱,猶如擎天神柱一般屹立在天地之間,煞是壯觀。當光柱消失的時候,洞玄天和他的道天聖宗依舊20號擂臺全部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一個洞,一個深不見底的洞,突然,不知道從哪裏來的水由地底噴出,慢慢的把洞填滿,水直至到達洞口才停止上漲。

柳風就靜靜的漂浮在水面的上空,當水不再上漲的時候,從中心向四周擴散的漣漪慢慢消失了,當水面如鏡面一般平滑的時候,上面清晰的出現了柳風的倒影,一正一反,一實一虛身影,相映成趣,大家似乎還隱約看到柳風身後有一對透明的翅膀,隨意的扇動着…… 靜!

寂靜!

絕對的死靜!

比武場瞬間靜得掉根針都聽得見,那些低級的妖怪甚至可以聽到自己的喘息聲,剛纔那一擊給他們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那些低級妖怪看向柳風的眼神立刻充滿了狂熱的崇拜,而高手的眼裏卻是熾熱的戰意!

“啪啪啪……”驟然間響起了一陣清脆的掌聲打破了比武場上的安靜,一陣清風吹過,柳風之覺陣陣淡淡的花香撲鼻而來,接着一個嫵媚嬌豔的美女排衆而出。按說柳風見過的美女也不少了,柳仙茗美在仙子般的氣質和無邊魅力,楊貂兒美在清純可人,還有歐陽婉的冷豔,可以說跟柳風有接觸的都是美女,這些女子都是各有所長,又有哪一個不是千嬌百媚的美人。不過眼前這個美女對男人來說卻比前面說的更有誘惑力,因爲她有一種前面那些女孩子所沒有的成熟的嫵媚,而這一點對一個正常的男人來說,是比小女孩的青澀要更加致命的誘惑!

不過柳風看到她卻絲毫沒有升起半點**,臉上的表情反而像澆了一盆冷水似的。

美女似乎沒看到柳風臉上的異常,大方的走到柳風面前輕笑道:“柳風同學,我們又見面了,不過你可一點都不給我面子哦,半年都沒來上過一節課!”說完,立刻拋了一個幽怨的眉眼給柳風,看得旁邊的妖怪心都醉了,誇張點的都在流口水了。

“如果知道老師的身份,我早就登門拜訪了,老師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柳風錯愕之後立刻恢復正常,這千嬌百媚、風情萬種的大美女正是柳風那次在迎新晚會上遇到的教他們生命起源學科的美女老師。

美女老師伸出小手,嬌笑道:“上次柳風同學連自我介紹的時間都沒給,現在補上,我叫又玉。”聽了又玉的話, [古穿今]武術拯救世界 。在他的記憶中,她的本名只告訴過兩個妖,柳風是第三個,他不明白這是爲什麼。

柔軟在手,如若無骨,讓人有一種恨不得抓在手裏細細把玩一番的感覺。不過柳風此時卻沒這等心情,反而是渾身起雞皮疙瘩,因爲他很清楚,眼前的美麗和嫵媚是一朵可以輕易致人死地的罌粟花!“又玉老師好,我想我逃課大王的惡名已經名揚四海了,就不必自我介紹了吧。”說完,柳風立刻抽回右手,好象剛纔握的是一條毒蛇似的。

看到柳風緊張的樣子,又玉虛掩紅脣“撲哧”一笑,這一笑可謂千嬌百媚,風情萬種,和尚看到絕對會還俗。“柳風同學真會開玩笑。”

柳風微微一笑,說道:“又玉老師不會只是來聽我講笑話的吧。”

又玉突然露出一副微怒的神情,說道:“柳風同學,你這就不應該了吧,不是你叫我來找你的嗎?”

“我哪有”幾乎衝口就出,然後一臉緊張的望向柳仙茗,見到柳仙茗臉上仍舊掛着笑容柳風的懸掛的心才落下,“又玉老師真會開玩笑,我什麼時候邀請過你啊?”

聽了柳風的話,又玉臉色一寒,轉頭沉聲道:“欲靈,妖神大人說他沒邀請過我,這麼說是你騙我了?”又玉話音剛落,隨着“撲通”一聲響起,羣妖之中立刻有個矮了半截,“奴婢不敢!”

“竟然是一隻不知火!”要知道整個比武場的目光都被柳風剛纔那一擊吸引過來了,這裏有不少老不死的妖怪,自然不乏識貨之妖。在那一聲驚歎過後,大家立刻把目光轉移到那隻叫欲靈的不知火身上。不知火可是妖怪最熱忠收集的玩物,因爲她是人類的**在機緣巧合下修成的妖怪,她的本能就是挑起其他靈類的慾望,當然,她更能滿足別的靈類的慾望,單憑這一點,就讓她身價百倍。妖怪不比人類修真者,修真者修真之後可以不吃不喝不找情人,但是妖怪不行,尤其是動物修成的妖怪,**是他們的本能,不發泄就不能繼續修行了。但是妖怪的修爲越高,要找個適合交好的對象就越難,就拿小敏的寵物那頭戴墨鏡的猩猩王來說,整個地球就找不到一隻能承受得了它發泄的母猩猩,那時候他就只好忍受**的煎熬了。**這個問題也是高級妖怪隔一段時間就沉睡一次的原因。所以一看到欲靈,大多數妖怪眼裏都露出貪婪的神色,某些壓抑了太久的妖怪甚至已經開始吞口水了!

跪在地上的欲靈柳風認識,前幾天還剛剛見過面呢,看來又玉是想撕開最後一層紗窗了,“原來她是你的手下,很高興你參與到妖怪都市的建設中來,萬妖女王!”

柳風的話無疑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妖怪的世界裏,有兩個名字是所有妖怪都知道的,一個是孔雀,一個是萬妖女王,當然,現在增加了一個。並不是說孔雀和萬妖女王的勢力就是妖怪界中最強的,比他們強的絕對不少,孔雀出名是以打架出名的,在低級的妖怪中甚至有不少是以孔雀找他打一架爲終生的追求目標;而萬妖女王是以其野心出名的,在妖怪的歷史中,除了上古時期人類與妖怪的大戰,唯有萬妖女王率領羣妖與皇帝那一戰是所有妖怪耳熟能詳的。萬妖女王的野心是**裸的,毫不掩飾,她所掌握的力量甚至比孔雀還要強那麼一點。但是自從她被封印了之後,她就成了傳說中的人物了,所以柳風叫出她的名字,自然引起了一陣騷動。當然,最震驚的莫過於柳家二老了。

聽了柳風的話,又玉又是一陣嬌笑,“柳風同學真是謙虛,現在哪個妖怪不知道妖神柳風大人啊,而且柳風大人剛纔那一手實在是威風得很啊!”

威風?

對,柳風剛纔確實是在立威!

又玉一直在旁邊觀戰就是不抽籤上擂臺,這讓柳風心裏一直很緊張,他自己當然不怕又玉了,在他眼裏,萬妖女王又算得了什麼!但是如果又玉和她的手下對柳家的人動手,柳風可能就會手忙腳亂了,所以唯今之計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取得比武的勝利,這樣萬妖女王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可惜,柳風還是太沖動了,所謂事不關己,關己則亂,聽到柳仙茗的叫聲他的心確實是亂了,所以立刻就瞬移了過去,當然,那時候他還沒發覺自己已經離開擂臺了。當他看到又玉一臉微笑的望向自己的時候,他立刻意識到不好。那是一種勝利者的笑容,一種陰謀得逞的奸笑,柳風大腦快速運轉,立刻就知道自己所處的環境了:他已經離開8號擂臺了,也就是說,他已經失去比武的資格了,想到這裏,柳風大腦轟的一聲一片空白,所有的思維在這一刻僵硬的停頓。

還好柳風很快就恢復過來,當然是立刻尋找補救的方法。柳風不是一個嗜殺的人,從來都不是,但是爲了親人、愛人,他絕對不害怕雙手沾上鮮血的!剛纔那一擊正如又玉所說的,他就是在立威,爲了下面的表演而造勢,也是爲了向又玉示威。

可惜他小看了又玉的野心!

雖然心理波濤洶涌,但是臉上笑容還是不能少的,“女王說笑了,我還有你那麼大的威名啊,萬妖女王可是妖怪中的英雄啊,哪是我能比的。”

“妖神大人實在是太謙虛了,我有一個疑問,不知道妖神大人可否解答。”從“柳風同學”升級到“妖神大人”,明擺着是告訴柳風現在你也是有身份的人了。

“如果我有能力解答女王的疑惑的話,當然樂意效勞。”柳風的太極推手學得不錯。

又玉嫵媚一笑,“妖神大人當然有能力解答我的疑惑,比武大會是妖神大人一手組織的,規矩也是妖神大人定的,不知道是不是有特例呢?”在又玉眼裏,柳風絕對是頭號敵人,所以她一直沒有抽籤上擂臺,她一直在等待機會,她運氣很好,終於被他抓住了這個絕對好機會。

柳風心裏苦笑,果然被又玉抓住小辮子了,柳風神色嚴肅的說道:“規矩既然定了,那絕對是不容破壞的,不然以後妖怪都市就會成爲混亂都市了。”


“那妖神大人現在是不是失去進入決賽的資格了呢?”又玉笑道,笑得十分燦爛。經她這麼一說,其他人才意識到柳風現在是在20號擂臺上空,一時間四周議論聲不絕於耳。


又玉很滿意的看着眼前的情景,乘勝追擊道:“妖神大人,妖怪都市是你開啓的,規矩是你定下來的,如果你要更改的話,我想大家都不會有異議的。我想大家也很想在你的領導下把妖怪都市建設得更好,畢竟你可是大家心目中的神啊,所以,我想這個規矩在大人身上就不算數吧。”又玉這一番話說得柳風是啞口無言,鬱悶異常。

“柳風哥哥都沒落到地上,根本就沒輸!”楊貂兒理直氣壯的說道。

柳風搖手製止楊貂兒繼續說下去,這個理由他不是沒想過,但是根本行不通,只要他把這話一說出來,又玉肯定會讓手下抽完籤後立刻到處亂飛,那還不亂了套!當然,其他妖怪是不會這麼做的,但是又玉就絕對會!

又玉不理楊貂兒,轉身飛到抽籤箱前,伸出纖纖玉手抓出一個石球,“8號,竟然是8號,柳風大人,看來我們真的是很有緣啊。”說完,就那麼一臉微笑的看着柳風,等待他的決定。

柳風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今天算是栽了個大跟頭,正要開口,抽籤箱卻傳來一陣響動,要知道現在所有的人和妖怪都在看熱鬧,根本不會有誰去抽籤,而且,抽籤箱旁邊根本連半個影子都沒!就在大家詫異的時候,我們可愛的長壽高舉着8號石球飛了出來,笑眯眯的說道:“性感大美女,看來老頭子我跟你的緣分也不淺啊!”

現在柳風怎麼看怎麼覺得長壽的笑容是那麼的好看,就好象救世主的微笑! 本來就要逼柳風自動認輸成功的,想不到竟然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來,又玉立刻臉色微慍,不過卻又無可奈何,抽籤箱裏面其實是一個完全無光的世界,這也是爲了像長壽這些袖珍型的妖怪考慮的,所以絕對避免了作弊的可能,長壽能抽到8號,還真是運氣!“那就請這位老前輩上臺賜教吧。”妖怪是很難從外行看出年齡來的,又玉稱呼長壽爲前輩實在是有點做作,畢竟她這個萬妖女王的年紀實在是不小!

長壽輕輕一拋,把石球準確的送進抽籤箱,接着一臉惋惜的說道:“唉,我老了,骨頭都軟了,哪能跟你們這些年輕人比啊,比不過,比不過。”長壽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一邊的柳風強忍住不笑出來,既然又玉叫了聲老前輩,長壽自然就卻之不恭了。佔完便宜後,長壽話鋒一轉,“我是不能去比什麼武了,棄權吧,那不是讓小輩小看了,這樣吧,人類有句話說得好:父債子償,我今天就來個爺榮孫爭,相信萬妖女王不會介意的吧。” 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 ,長壽一臉誠懇的望向又玉。代替參賽確實沒有規矩禁止的,長壽明顯是在鑽比賽規矩的空子。不過既然比輸了,那再比一次根本就是多餘的,而且一般有能力的人自尊都比較強,根本不會做出這種可以說無賴的事情來,所以代替比賽這種情況根本沒人想過。

聽到長壽的話,又玉明顯的愣了一下,不過很快調整好了情緒,展顏笑道:“老前輩老當益壯,晚輩虛心請教,萬望老前輩不吝指點。”

“你怎麼知道我在寶貝還是雄風依舊啊?難道你見識過?哈哈!比武就不行了,早忘記該怎麼打架了,要是你想晚上來切磋一下的話,我可是無盛歡迎啊!哈哈哈……”說完,長壽故意作成一副相當委瑣的樣子,臉上的表情那絕對是正宗的豬哥相,雙眼緊緊的瞄向又玉胸口那深深的溝壑處,口水把白花花的鬍子都打溼了。長壽的身材雖然細小精緻,但是在場的都是妖怪、修真者等能力者,視覺自然比常人敏銳,所以長壽的表情神態所有觀衆都看得一清二楚,這麼誇張的豬哥相可是不容易見到的,自然引起一陣鬨笑。

又玉統領數萬妖怪,並且敢於向當時最爲強大的黃帝挑戰,自然有不凡的膽色和智慧,然而龜族一向是以智慧著稱的,她跟長壽那萬年老色龜比起來,還是稍遜一籌的。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又玉雖然不至於鬧出大紅臉來,但是很明顯她不想這次的談話繼續下去,“既然老前輩不肯賜教,晚輩也就不勉強了,請前輩的孫子上臺比試吧。”又玉雖然在長壽那裏吃了個虧,但是她內心還是有點興奮的,畢竟把柳風這個大敵搞定了。又玉的野心很大,她的目的不僅僅是妖怪都市,而是整個人界!當年曹操煮酒論英雄,與劉備於亭中飲煮酒、佐青梅,對天下英雄廣爲評論一番,然後點明“今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孔雀勢力不弱,卻無野心,只是沉醉於修爲的提升,其他S級妖怪均樂於潛心修行,只要不觸犯他們的利益,就根本不用擔心,這就是又玉解除封印後對現今妖怪界的分析,不過當柳風公開崑崙鏡、舉行比武論王者等事情後,她馬上體會到當初曹操看劉備時的感受了,所以她一直把柳風當爲最大的敵人。既然現在柳風已經無計所施,她自然是心情暢快,長壽的調戲自然就很難放到心上去。

“既然女王那麼通情達理,那老頭子就先謝謝你了,乖孫子,還不上擂臺領教一下萬妖女王的高招。”長壽一臉陰謀得逞的奸笑道。


柳風想破腦袋都沒想到方法解決的問題,長壽三言兩語就搞定了,還讓又玉好是難堪,這下柳風對長壽的評價就大幅度上漲了,看來長壽絕對不是一隻老色龜而已。

又玉看到長壽的笑容就感覺不好,當柳風一臉笑嘻嘻的站了出來後,又玉連咬長壽一口的衝動都有了。

柳風微笑着走了出來,他真的很想放聲大笑,但是爲了不繼續刺激萬妖女王,他只好剋制一下了,“爺爺,您老就放心吧,我一定代替您好好領教領教萬妖女王的高招的。”

好不容易抓到個機會以爲可以輕鬆讓柳風退出比賽,想不到到頭來竟然是一場空,又玉臉上是說不出的失落。不過轉念一想,就更加堅定了不能放過柳風的決定,第一次見到柳風是在學校的迎新晚會,那時候柳風給她的感覺只是好奇而已,然後羅侯刺殺柳仙茗失敗,柳風再次躍入她的眼簾,接着就是妖怪都市的事了,隨着對柳風調查的深入,她就越驚訝,而今天的事情只是一個引子,一個挑起又玉殺機的引子而已。想到這裏,又玉眼中殺機一閃而過,然後嬌笑道:“不知道妖神大人有多少個爺爺呢,如果妖神大人有一千個爺爺的話,我不是要跟你打一千次嗎?”

“女王請放心,如果我敗在女王手下,絕對退出比賽。”又玉眼中的殺機柳風怎麼可能沒注意到,如果今天他真的敗了,那絕對是不可能豎着離開擂臺的。

“那好,請妖神大人手下留情了。”又玉拋了一個眉眼給柳風后就飛身躍上擂臺。

柳風忽然感覺到袖子被什麼拉了一下,接着一個關切的聲音便在耳邊響起:“一切小心。”

柳風輕輕握住柳仙茗的手,柔聲說道:“放心,保證把一個完好的柳風還給你!”

下了擂臺卻不認輸還要死纏爛打這種行爲在妖怪的世界是非常被不齒的,在妖怪的認知裏,輸就是輸,贏就是贏!但是像柳風這種情況根本是極其偶然的事情,而且柳風的情況大家都看到了,誰也不能說他耍無賴,所以對於柳風重新登上擂臺,竟然沒有半點虛聲,更隱隱有陣陣歡呼,由此可見柳風在妖怪間的威信。而有些善於想象的妖怪更是開始懷疑萬妖女王是跟剛纔那些修真者相互勾結逼迫他們的妖神認輸,畢竟萬妖女王在他們的認識裏只是傳說,柳風的好處他們卻能實實在在的感受道。於是,一些流言便漸漸在妖怪中傳開了……

柳風剛登上8號擂臺,忽然覺得臉上一陣清涼,擡頭一看,天上竟然下雪了,皚皚的白雪從天空靜靜的飄落下來,悄悄的躺在了柳風的頭上、臉上,還有手心,剎那間,柳風似乎感覺到天地之間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了。

這個時候自然不可能下雪!柳風臉上掛着淡淡的微笑,似乎在靜靜的等待着什麼。

在白茫茫的雪花中,突然從遠方飄來一陣琴聲,“琮”的一記琴聲,一連串音符便席捲過來,似乎要顛倒人生的是非與黑白,琴聲響起後,緊接着一個嬌懶的聲音伴着琴聲吟唱起來,在悅耳的歌聲中,擂臺忽然開始出現絲絲裂縫,接着無數細小的綠芽迅速從裂縫中鑽了出來,快速的生長着,幾乎是眨眼的時間,一朵朵各種顏色的鮮花開放了,整個擂臺頓時成了花的海洋,柳風只覺陣陣淡淡的花香撲鼻而來,而整個擂臺就只有他站立的地方還是原來的樣子。

鮮花在白雪的映襯下,似乎變得剔透,仙樂奏響,那是美的使者、玉的精靈!


柳風也不僅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了,心中更是想道:白雪、鮮花、仙樂,如果再來一個翩翩起舞的仙子,那就真是天上仙境了!

好象老天聽到柳風心中的呼喚一樣,忽然起風了,鮮花隨風搖曳,漫天飛舞的花瓣隨風飄蕩,在七色花瓣的襯托下,一道白影迎風而來,一個人形緩慢地從五彩斑斕的花瓣中顯露出來:紗衣飛舞,身材苗條,玉峯高聳,玉頸勝雪,盈盈纖腰更不堪一握,肌膚結細,異香四溢,此時鬢絲嫋嫋,媚眼如絲,別有韻味,對了,還有一張驚世天顏,確確實實是天仙下凡!

此時的又玉給柳風的感覺是縹緲而又神聖,高貴卻不失嫵媚,讓他內心有一種頂禮膜拜的衝動。

柳風暗運妖氣,讓自己靈臺清明,笑道:“又玉,原來你是牡丹花妖。”牡丹本是花中王,花中的君子壓羣芳。當年武則天臘月喝令百花齊放,唯有百花之首牡丹拒絕開花,最終被髮配邊疆,牡丹如此傲骨,的確有資格稱爲百花之首。經過上古那些人、妖大戰後,人類全部遷徙到所謂的仙界,人界的人類只能重新發展過,而極少的一部分妖怪卻沒有隨大部分遷徙到妖界,而是留在了人界,這就讓新生的人類世界產生了許多有趣的故事。對於沒有能力的新生人類來說,那些有法力的妖怪自然是神仙了,所以神話故事中的神仙基本上都是妖怪。

雪,更大了,風,更猛了,風雪中夾雜着花的芬香,還有嬌滴的聲音,“柳風,三次見到你,你給我感覺都不一樣,你甚至讓我感到了害怕,我想,如果我們是朋友那該多好啊。”

“我也想跟花仙子成爲朋友,可惜我沒這個福分。”柳風身邊的溫度漸漸升高,雪花落到他身上立刻變成了蒸氣。

又玉美目掃過,莞爾一笑:“你完全能夠有這個福分的,只要你願意。”說完,又玉笑得更加嬌媚了,看來又玉還想盡最大的努力勾引柳風,畢竟如果個拉攏柳風,對她野心的幫助可是不小啊!

仙子的勾魂一笑,估計連和尚都抵擋不住,不過柳風不是和尚,所以他不爲所動,還是一百年不變的微笑:“很抱歉,爲了不跪搓衣板,我只好拒絕仙子的好意了。”

又玉簡直要懷疑柳風是不是雄性了,當一個女人的美貌受到懷疑的時候,後果那是相當的嚴重了。

“歡迎你來到我的花之領域!”隨着又玉美妙的聲音落下,風消失了,雪花更加輕柔的從天空飄下來,擂臺上一團團盛開的花木排成了形狀各異的天然花圃,更有些蝴蝶在花衆中飛舞。 “好漂亮的景色!”雖然身處又玉的領域,但是也不能剝奪柳風欣賞美麗景色的心情,“這樣的景色,這樣的地方,絕對是野炊地點的最佳選擇。”

“柳風同學,你還可以選擇啊,如果你願意,花之領域裏的百花隨時願意爲你盛開。”又玉對柳風稱呼的變換很能說明她的能力,從見面到現在,又玉對柳風的稱呼變了三次,三種不同的稱呼用於不同的談話氛圍,充分體現了她的談話技巧。

柳風微笑着搖了搖頭,“我是想啊,可是家法太嚴了,我可不敢在外面隨便採摘鮮花!”

又玉嫵媚一笑,說道:“我手上有百花仙子,難道百花仙子都不能讓你動心嗎?”

看到又玉那燦爛的笑容,柳風收起了嬉笑,淡淡的說道:“看來你已經準備就緒了,就讓我領教一下萬妖女王的花之領域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