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姜凡連忙道謝,他並不知道這面令牌代表著什麼,如果他知道手中的令牌便是夏國皇族的紫龍令,恐怕便不會那麼淡定了。

隨後,夏國皇者直接啟動虛空陣台,虛空陣道湧現,姜凡與青蛟再次通過虛空神道被傳送了出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姜凡與青蛟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們已經回到了黑山小鎮外面的一處山谷之中了。

當姜凡與青蛟出現在山谷之中的一座陣台之上的時候,山谷之中頓時便發生了一陣騷動,山谷之中的夏國高手隨即便向著陣台圍了過來。

見到這一幕,姜凡與青蛟卻是很淡定。 「你們是誰!」

黑山小鎮外面的大山裡,一座山谷之中的氣氛緊張無比,一群人將一座陣台上的一個人與一條蛟龍圍住,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架勢。

「他們不是我族之中的人。」

有人大聲喝道。

「擒下他們。」

一個身材高大,相貌威武的中年人走了出來,而後直接向周圍的夏國荒士下令。

這個人龍行虎步,身上披著獸皮,一股強大的氣息從這個人的身上擴散了開來,顧盼之間,眼眸之中精光閃爍,這是一個高手。


圍住陣台的所有人在聽到命令之後,正要動手。

就在這個時候,姜凡卻是從懷裡取出了那面夏國皇者送給他的那塊令牌來,而後向著那個身披獸皮的中年人扔了過去。

那個中年人直接伸手接住了那塊令牌。

「停手!」

就在那個中年人看清了手中的那塊令牌之後,馬上便向那些正要向姜凡與青蛟攻殺過去的所有人下令。

「紫龍令,竟是紫龍令……」

身披獸皮,樣貌兇悍的中年人在這個時候他的聲音竟是顫抖了起來,雙手不禁抖動,那塊令牌幾乎便從他的手中掉了下來。

「紫龍令?」

周圍的夏國荒士聞言也不禁大吃一驚。

要知道,這紫龍令可是夏國皇族之中的那幾個夏國皇者的專屬之物,也就是說,這一人一蛟的來歷必定驚人,要不然,他們的手上怎麼會有紫龍令?

夏國皇者全都是絕世強者,絕對沒有人可以在他們的身上偷取到紫龍令來,既然不是偷取而來的,那便是夏國皇者親自送出的令牌。

「想不到是貴客駕臨,還請恕罪!」

身披獸皮衣的中年人向著陣台上的姜凡與青蛟行了一禮,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姜凡與青蛟對望了一眼,卻是想不到那個夏國皇者送給自己的這面令牌竟是有這樣的威力,竟然將山谷之中的所有人都震住了。

這個時候,夏國的其他荒士已經散了開來,可以看得出,這些人都很忙,似乎是在準備著什麼。

「嗯!」

姜凡只是點了點頭,而後便從陣台之上走了下來。

中年人連忙走了上去,將手中的紫龍令小心翼翼的遞給了姜凡,當姜凡接過紫龍令之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在隨後與這個中年人的談話之中,姜凡知道了這個中年人的名字,這個人名叫夏天雷,是一名化極第八階的荒士,這樣的荒士,也算是一名強者了。

夏天雷的修為比姜梵谷出了三大階,因為紫龍令的原因,夏天雷卻是不敢小看修為比自己低的姜凡與青蛟。

「你們應該也是為了大荒神藏而來的吧!」

夏天雷帶著姜凡來到了山谷之中的一座樓閣內,而後分賓主坐下。

「不錯!」

姜凡沒有隱瞞。

「你們來的真是時候啊!」

夏天雷說道,他已經在這座山谷之中呆了幾個月了,估計距離大荒神藏出世的那一天已經不遠了。

「轟隆隆……」

就在說話的時候,一聲沉悶如雷的聲響從外面傳進了山谷之中,整個山谷都震動了起來。

「怎麼回事!」

姜凡與青蛟都頓時大吃一驚。

「神藏異動。」

夏天雷說道。

「什麼……」

姜凡與青蛟聞言不禁震驚無比,大荒神藏看來真的將要出世了,他們回來的很及時。

他們向夏天雷了解了一下大荒神藏的變化,而後便帶著青蛟離開了這個山谷,直接向著黑山小鎮而去。

夏國的荒士到底與自己不是一路的,他不想在夏國荒士的地盤久留。

在離開了山谷之後,青蛟便又鑽進了姜凡的衣袖之中躲了起來。


沒過多久,姜凡便回到了黑山小鎮,這個時候的黑山小鎮卻是熱鬧無比,街道上人來人往,隨處都能見到荒士的身影。

黑山小鎮上匯聚了各方荒士,魚龍混雜,這些荒士當中,卻也有一些人的修為很強大,這樣的人物很危險。

姜凡直接來到了鎮上最大的那間客棧。

「是你?」

就在姜凡正要走進客棧的時候,一個人卻是從客棧之中走了出來,這個人竟是那甄鵬。

「甄鵬?」


姜凡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剛剛回到黑山小鎮,便遇到了這個死胖子。

「姜兄,別來無恙啊!」

甄鵬很快便反應了過來,連忙向姜凡說道。

「能遇到你真好!」

姜凡愣了一下,而後便笑了。

甄鵬一直在黑山小鎮,自然是知道不少事情,姜凡直接將正要外出的甄鵬拉到了街道旁邊的一個沒人的角落裡。

「姜兄你這是……」


甄鵬被姜凡拉到一旁,卻是有些不爽,但是,他並不敢表現出有任何的不滿。

很快,姜凡便從甄鵬的口中,知道了他所能夠知道的一切,各大勢力的強者都來了,這必然有一場龍爭虎鬥。

大荒神藏,沒有人不眼紅。

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之後,姜凡便放了甄鵬這個胖子,但是,那甄胖子卻是不願離去,似乎想跟著姜凡。

然而,姜凡卻是不想這個甄胖子跟著自己,這個傢伙來歷神秘,他不知道這個傢伙是信得過還是信不過。

姜凡不急著找地方落腳,他在黑山小鎮上轉悠了起來。

「是他……」

「他出現了。」

當姜凡出現在黑山小鎮的時候,立時便引起了火族與木族的注意。

「姜凡,你的死期到了。」

黑山小鎮上的一處院落之中,一棵梧桐樹下,站著一個老人,這個老人,正是火神子的那位叔祖。

姜凡當日打敗了火神子,與火族結下了不解的恩怨。

「姜凡,想不到你還敢回來……」

在另一個地方,一道盤坐在大石之上的身影猛的站了起來,道道綠色的靈光在他的身上遊走,一股強大無比的靈能波動從這個人的身上浩蕩而出。

這個人,正是木族的天才木驚鴻。

木驚鴻也是姜凡的手下敗仗,這個時候的木驚鴻,自問以自己現在的修為,足以打敗那個姜凡了。

這個時候,姜凡卻是不知道,他的回歸,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這些人可都不是什麼好惹的傢伙,黑山小鎮之中,危機四伏啊! 姜凡出現在黑山小鎮的消息,被有心人傳了開去,這令曾經敗在姜凡手上的年輕一輩的強者又驚又怒,想不到這個傢伙還敢出現。

然而,當一些人想要找姜凡的麻煩的時候,姜凡卻又離開了黑山小鎮。

他並沒有在黑山小鎮上停留很久,他似乎感到有些不對勁,像是知道有人想要算計他一樣,他在黑山小鎮之中轉悠了一圈之後,便直接走出了黑山小鎮。

他故意在黑山小鎮上露面,卻是另有目的。

很快,姜凡便發覺,有不少人跟在了自己的身後,也離開了黑山小鎮,他很清楚,這些人都是一些小蝦米,為各大勢力的一些眼線。

姜凡最後走進了黑山小鎮外面的山嶺之中,而後在一處斷崖下找了一個山洞暫時落腳。

對於修士來說,一心只想著如何修鍊,如何去提升修為與戰力,其他的一切,似乎都不是那麼重要。

簡陋的山洞之中很乾燥,似乎之前有什麼凶獸盤踞在這裡,山洞內很乾凈,不需要清理,他在山洞深處發現了不少枯骨。

這些枯骨應該是被之前盤踞在這裡的那頭凶獸吃掉的其他獸類的骸骨。

在姜凡查看完這個山洞的時候,青蛟卻是從姜凡的衣袖之中鑽了出來,而後「嗖!」的一聲,從山洞之中沖了出去,消失在了外面。

姜凡沒有理會青蛟,他直接在地上盤坐了起來,而後運轉玄功,進入了修鍊當中,四周的天地靈氣逐漸被引動,而後向著他匯聚而來。

很快,強大的靈能在姜凡的丹田之中運行了起來,在他的丹田之中形成一個無底黑洞,源源不斷的噬與煉化匯聚而來的無盡的天地靈氣。

大亂將起,姜凡卻是不想浪費時間,他要儘快提升修為與戰力,要知道,實力越是強大,才越是有機會在亂世之中活下來。

而對於弱者來說,想要在亂世之中活下來,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數個時辰之後,姜凡從修鍊之中醒轉了過來,他隨即從地上站了起來,只覺得神清氣爽,忍不住就要仰頭長嘯。

「唰!」

就在這個時候,洞口有個影子一閃,有個東西衝進了山洞之中,這讓姜凡嚇了一跳,而後定眼一看,原來卻是青蛟回來了。

「這……」

當姜凡見到青蛟的摸樣的時候,不禁大吃一驚,只見青蛟的身上,竟是滿布傷痕,當中的一道劍痕,更是深可見骨,幾乎將它的尾巴斬了下來。

「是誰將你傷成這個樣子?」

姜凡不禁動容,要知道,這頭青蛟的修為雖然不怎麼樣,但是其肉身卻是強悍無比,一般人根本傷不了這頭青蛟。

「是一群玩劍的人,我真是倒霉透了!」

青蛟喘著粗氣趴在地上說道,然而,它卻是不想多說,因為這太丟臉了,自己竟然被一群後輩打傷,要是傳出去,被自己的那些「老朋友」知道,豈不是要笑掉大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