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金毅道:“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金玉堂殺了,那樣就沒人和我爭了。不過這樣一來,誰都知道是我乾的,而家族的長輩必然對我心生不滿,即使當上家主,也做不長久,所以我把這個方法否決了。另外一個辦法是你宣佈與我結盟,那麼有你的四海商團和天龍傭兵團支持,那麼強弱之勢明顯,那些中間搖擺不定的人必然支持我。那麼我就兵不刃血的取得家主之位。”

龍行雲心道:“心狠手辣,連兄弟都想殺死,看來以後合作要小心爲上。” 他嘴上說道:“果然是好注意,這個沒有問題,我們本來就是合作關係,只是擺在明處而已。我還有一個提議,不知道能不能行?”

金毅非常高興,彷彿已經坐上了家主的位置,道:“快說來我們共同參詳一下!”

龍行雲道:“我們可以派人假扮成金玉堂的人,刺殺金毅兄,你就裝成重傷,這樣一來就可以博取金家長輩的支持了。”

金毅驚喜道:“太好了!就這麼辦,人手還請行雲兄安排了。”

龍行雲道:“包在我身上。”

蕭月大笑,道:“現在既然合作已經達成,還請幾位多留一會兒,在寒舍吃點酒菜,慶祝一下。如何?”

龍行雲道:“恭敬不如從命了!!”

在藍府,大家都得到了想要的,所以賓主盡歡,足足吃喝了兩個小時,才盡興離開。

當晚,龍行雲親自動手,假扮刺客,潛入金府,刺殺金毅。他早就得金毅指點,對去金毅休息的場所瞭如指掌,加上他身法快捷,猶如鬼魅,雖然金府防衛森嚴,可怎麼發現得了龍行雲呢!!即使從巡邏之人身邊穿過,他們也只感覺到一陣清風吹過,毫不起疑。

金府很大,猶如迷宮,龍行雲按照金毅指的路東拐西穿,走了許久纔到了金毅的寢室。龍行雲殺了幾個守衛,並故意弄出很大動靜,金府馬上燈火通明,大叫“抓刺客”。龍行雲殺了守衛,進了金毅的房間,刺了金毅兩劍,他拿捏得極準,都沒有傷到要害。然後,他迅速離開,朝金玉堂住處奔逃,他故意放慢速度,一路上弄出動靜,讓很多人在他後面追趕。到了金玉堂的住處後,他才突然消失。目的是讓所有的人都以爲刺客是金玉堂派出的,龍行雲這一招嫁禍之計很是陰險。

翌日,金府就傳出金毅遇刺重傷,雖然沒有傳出刺客是誰派的,但大多數人都猜測是金玉堂乾的,而金家府邸裏卻就傳遍了,是金玉堂派的刺客。很多金家的人都明顯偏向了金毅,特別是那些資格比較老的。又過了幾天,金毅傷勢稍好,約了龍行雲前去商談,隨後就發出與龍行雲的四海商團合作的消息。他們如此做,只不過掩人耳目、免得有人生疑而已。這個消息一發出,很多中間派紛紛表示支持金毅,連金玉堂的一些支持者也臨陣倒戈,金玉堂大勢以去,金毅順利當上了金家家主,金家內亂終於得以平息。

金家內亂平息之後,至於金毅如何處理金玉堂,龍行雲不想過問,他本來準備打道回嘯天城的。可當他得知滅殺傭兵團還處於分裂狀態的時候。他眼睛一轉,又有了主意。

滅殺傭兵團和金家情況又不相同,他們分成五派,分派實力相差不大,都想當上團長之位。而其他勢力都想得到滅殺傭兵團這股勢力,可雄焰傭兵團和幽靈傭兵團兩大傭兵團不准許,他們放出消息,如果誰要插手滅殺傭兵團的事就是與他們爲敵,如此一來,誰還敢去插手。雄焰傭兵團和幽靈傭兵團兩大傭兵團這一招不可謂不陰險,讓滅殺傭兵團鬥個你死我活,那樣勢力就會大大削弱,再也不能置身於三大傭兵團之列,那麼以後就他們兩家獨大了。

有了收服滅殺傭兵團的想法後,他馬上帶着老頭、雷霆、達克以及龍虎門的三十個弟子直奔滅殺傭兵團的基地。

到了基地,情況比龍行雲想象的還要糟,五方已經達到劍拔弩張的程度。龍行雲等熱鬧的出現,惹來很大風波,猶如有盆靜水裏面掉進一顆石子一樣。

其中一個領頭人大聲道:“你們是什麼人?是不是想來搗亂的?”

龍行雲道:“不錯,我們是來搗亂的,至於我們是誰,我現在還不想告訴你們。”

又一領頭人喝道:“放肆!這裏是滅殺傭兵團的地方,豈容你們來撒野!我們要教訓教訓你們。”

“不錯!” “好!” ……

一遇外敵,他們竟然團結起來,一致對外,不愧爲三大傭兵團之一的滅殺傭兵團,一旦榮譽受到侵害時,他們就會奮起反抗、一致對敵。

龍行雲道:“你們不是在鬧內亂嗎?怎麼現在這麼團結呢?”

“不管你的事!”

龍行雲道:“好!既然如此,我就明說吧,我來這裏的目的就是想收你們做我的手下!還未請教五位隊長尊姓大名!”


一領頭之人大聲道:“大言不慚!我們先手底下見真章!!”

一人道:“老三,不要啊,他們就是我上次所說的四海商團的人。” 他的聲音非常小,要不是龍行雲耳朵非常靈敏,還真聽不到,他向那人望去,發現他就是上次在商團大集會上和自己的人比斗的三人中的一個。

那叫老三的說道:“老大,你什麼時候如此怕事了,管他四海商團還是五海商團,今天惹了我們滅殺傭兵團,都叫他們有來無回。”他們旁邊的三人也紛紛贊同老三的意見,那個叫老大的人無可奈何的搖搖頭。 龍行雲道:“好,不知道你們是要羣戰還是單挑?”

那人道:“現在你是來找我們的麻煩,我們爲什麼要和你單挑,大家一起上,把這些不長眼的剁成肉醬。”

“是!!” 滅殺傭兵團的人迅速把龍行雲一行人包圍了起來,手裏都拿着瓦亮的武器,武器上吞吐着五光十色的鬥氣,長短不一,外圍還有很多法師,嘰裏咕嚕的念着咒語,隨時準備下殺手。

龍行雲巍然不動,以低沉的聲音道:“步陣,不要下殺手!” 衆龍虎門的弟子快速結陣完畢,把老頭和龍行雲都圍在中間。龍行雲笑嘻嘻地看着外面嚴陣以待的滅殺傭兵團的人,對老頭輕聲道:“老頭,待會兒外面的魔法就叫給你處理了。” 龍行雲決定拿出點實力來,讓他們輸得心服口服。

老頭輕鬆道:“小事一樁,包在我身上!”

那個叫老三的大聲道:“給我上,一起殺了他們!!” 滅殺傭兵團的人一接到命令,刀劍齊幌幌地殺向圍成一圈的龍虎門弟子。外面的魔法師也把早已準備好的魔法釋放了出來,頓時刀光劍影、絢麗的魔法四處飛舞。

也沒見老頭有任何動作,龍虎門弟子的上空出現了一個魔法防護罩,把滅殺傭兵團發出的魔法全部都阻截在外,只發出“哧哧”的聲響和燦爛的火花。而地上也刀兵相接,滅殺傭兵團的人雖然是羣起而攻之,可真正和龍虎門弟子接觸的也不足百人。滅殺傭兵團的人雖然訓練有素,而且每個人實力都不低,實力堪比正式軍團。可大部分畢竟只有五六級的實力,怎麼比得過實力都在八級以上且有陣法相輔的龍虎門弟子的對手。剎一接觸,滅殺傭兵團的人紛紛受傷倒地,慘叫聲不斷。還好是龍虎門弟子手下留情,大多隻傷了手臂和腳裸,沒有一個死亡。只一小會兒工夫,滅殺傭兵團的人就倒下一大片了。

外面五個隊長震驚非常,馬上看出不對,那個叫老大的人叫到:“住手!!” 滅殺傭兵團的人聽命停了下來,他們一停,龍虎門弟子也不再進攻。

老大道:“龍公子,在下上次有幸領教你手下的高招,一直不敢惑忘。不知道龍公子來意到底爲何?”

龍行雲道:“來意我剛纔已經說清楚了,幾位老兄連名字都吝嗇賜教,不知道算不算失禮呢?”

老大道:“我們依次叫滅一、滅二、滅三、滅四、滅五,分別掌握着一到五中的一個大隊,我們的名字都是根據所掌握的大隊取的。至於你所說要收我們做手下,這個我們實在難以辦到。你也知道我們的團長和長老都失蹤了,所以我們做不了主。”


龍行雲道:“你們團長和長老才失蹤幾天,你們就搞內亂,難道……” 五人均露出慚愧的神色,龍行雲接着道:“其實,你們心裏也很清楚,你們的團長和長老無緣無故消失了,肯定是遇到了意外,是決計不會再回來的,所以,現在你們完全能夠做主。是也不是?” 五人沒有說話,但從他們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們完全同意龍行雲的觀點。

龍行雲知道打鐵趁熱,於是繼續道:“其實,你們這樣內亂下去也不是辦法,要是繼續下去的話,你們滅殺傭兵團即使不滅亡,也會因爲內亂而實力大減,到時只能算一個二、三流的傭兵團了。我收你們做手下,你們就不用內亂了。而且你們可以繼續以滅殺傭兵團爲名,團長也由你們五人中選出一人擔任,有什麼大事都由你們商量着處理,我絕對不插手。當然如果你們有什麼困難或者難題也可以找我,我可以幫你們解決。”

五人快速交換了一下眼神,都露不信之色,龍行雲如此說分明對他們只有好處,而對他自己卻沒有絲毫好處,這怎麼能令人相信呢!

龍行雲不給他們提問的機會,再次加大砝碼,道:“你們知道爲什麼我的手下年紀輕輕,就有和你們差不多的實力嗎?你們知道他們剛纔用了什麼陣法有那麼大的殺傷力嗎?” 五人馬上被龍行雲的話吸引住了,都聚精會神的側耳傾聽。這個大陸是以實力說話的地方,哪一個學習武功的人不希望自己實力大增、多一些保命的武技。傭兵更較其他人希望提高實力,因爲他們成天都在刀尖上打滾。


龍行雲很滿意他們的神態,接着道:“因爲他們都用了我的訓練方法,而且修煉都有魔晶提高能量,所以他們進步非常快,當然他們自身千中選一的天才也是一個很大的原因。如果你們按照我的方法訓練,再加上我讓你們使用魔晶修煉,也許你們進步的速度趕不上我的這些手下,可也能讓你們在短期內實力大增。而剛纔他們使用的陣法也只有我纔會,這種陣法對軍隊尤其有用。如果你們跟了我,我可以教你們幾種戰陣,在對敵的時候使出,戰鬥力倍增。你們可以商議一下,如同願意跟隨我,我雙手歡迎,如果不同意,我也決不勉強。”

龍行雲沒有說丹藥和修真的事,因爲這些都還是祕密,而且滅殺傭兵團的人太多,不可能有那麼多丹藥供他們修煉。即使如此,龍行雲願意拿出魔晶給他們修煉也是他們想象不到的,即使有人敢想,也沒有敢做。魔晶可以說是這個大陸的硬通幣,珍貴無比。雖然大家都知道用魔晶修煉可以事半功倍,卻很少有人用人用魔晶修煉。即使那些擁有魔晶礦的大家族,也只有核心子弟可以使用魔晶修煉。現在龍行雲竟然說要拿出魔晶給他們修煉,對他們的震撼可想而知。其實,龍行雲也是慷他人之慨,他在天幻殺手團、滅殺傭兵團以及金家的寶庫裏不但得到大量的金幣,而且收穫了數目巨大的中、低級魔晶,夠十萬人修煉十幾年用的了,要不然他也不敢誇下海口。而他自己的魔晶雖然很多,但大多是高級和極品魔晶,是不可能拿出來給人修煉的。

五人聽後大爲意動,都迫切想答應,不過他們都沒有馬上答應,而是圍在一起低聲商量着。龍行雲微笑地看着他們,大喜,暗道:“看來有戲了!”

半晌,滅一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你給我們這麼多好處,必然有所求了。你且說來聽聽,如果是我們能接受的,我們就答應你,做你的手下。”

龍行雲道:“當然,我這麼幫你們也是有目的的。我投了大量的金錢在我未來岳父的碧心雅商團裏,想要把這個商團建立成爲可以和五大商團抗衡的存在。現在財物是不缺了,可沒有武力支持也是不行的,而我自己的勢力都在騰龍帝國,遠水救不了近火。所以,我希望你們能無條件的支持碧浪的碧心雅商團。還有就是如果將來大陸大亂,我要你們站在我一邊,並聽從我的調遣,共同抵禦大劫,這對大家都有好處” 龍行雲開出的條件很寬鬆,不象是收服他們反而是要和他們合作,這就是說只有大陸戰亂才用他們成爲龍行雲的手下,如果沒有內亂就一直處於合作狀態。這對滅殺傭兵團可以說有百利而無一害。他們現在團長和元老都失蹤了,實力大不如前,現在能和實力深不可測的龍行雲合作,有助於保住他們三大傭兵團的名頭,而且還有龍行雲許諾的衆多好處。

不過,龍行雲也挺陰險,他對魔族的陰謀知道的比誰都清楚,神族他雖然還沒有接觸,可他猜想神族肯定也蓄謀已久,和魔族一樣,早就對天元大陸虎視耽耽。而根據大陸最新的局勢可以看出大戰在即,遲則五年,快則隨時都可能爆發,那時再名正言順的把滅殺傭兵團收歸麾下。

五人又低語幾句,滅一道:“好!我們答應你,而且龍公子以後如果有什麼用得着我們的地方只管開口,只要我們能做到的,我們決不拒絕。”

龍行雲用爲了保險起見,用讀心術查看了一下,見他們確實真心投靠,大喜,道:“好,我們就一言爲定了!我會讓我這些手下留在這裏幾天,教授滅殺傭兵團的人演練陣法,而你們五個我會親自傳授一些保命的絕技給你們,讓那麼儘快達到九級,也好有與其他兩大傭兵團抗衡的實力。” 隨後他又拿出一大堆中、低級魔晶出來,道:“大家按實力來領取,七級以下的都拿低級魔晶,七級及以上的都拿中級魔晶,每人六塊,夠你們一年修煉所用。滅一,你們就組織他們挨個領取吧,剩下的就由你們收起來,如果以後誰爲滅殺傭兵團做出貢獻就可以賞賜魔晶給他們。至於誰當團長,你們也自己商量吧,商量好了再告訴我。”

五人看見堆得跟小山似的魔晶,驚訝無比、高興萬分,更認爲龍行雲是神祕莫測、無所不能。滅三道:“謝謝龍公子的恩賜!我們已經想好,還是由老大擔任我們的團長。”

滅一道:“那怎麼行了,我們還沒有商量來着。”

“行的。” “老大,不最合適了。” ……

幾人都同意滅一當團長。

龍行雲道:“滅一,你是衆望所歸,就不要再推辭了,以後你就是滅殺傭兵團的團長,一大隊也歸你管理。”

五人衆口合一道:“是,龍公子!” 他們在不經意間已經把龍行雲當成主人了。

今天又是兩章!!

推薦新書《九本道》書號:11123

這是我的馬甲所寫,喜歡我的書的朋友都去支持。點擊、推薦、收藏!!多多益善 收服了滅殺傭兵團,龍行雲可是開心得連睡覺都笑口常開,爲此他決定在自由城多逗留五天,專門把滅殺傭兵團和碧浪怎麼合作的事處理好以及傳授滅一五人一些防身保命的絕技。

在龍行雲收服滅殺傭兵團的當天,滅殺傭兵團結束紛爭以及被龍行雲收服的消息就在自由城傳開了。這讓其他兩大傭兵團和五大商團中的三個(金家和藍笙家族已經和龍行雲合作,所以除外。)對龍行雲是新仇加舊恨,龍行雲三番五次破壞他們的好事,他們對他恨得牙癢癢,可又莫可奈何。

第二天,龍行雲就邀請滅一、滅二、滅三、滅四、滅五五人到碧浪家做客,商談一些合作、發展的細節。這可把碧浪高興壞了,他先前剛得到大量資金支持,想要大展拳腳,可美中不足的就是沒有三大傭兵團那樣強大的武力支持,現在馬上就有了滅殺傭兵團的支持,他怎麼能不興奮萬分。雖然滅殺傭兵團的高手都失蹤了,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實力雖然較其他兩大傭兵團爲弱,但比其他傭兵團就強大到不知哪去了。由於滅殺傭兵團對龍行雲很敬佩,而且也答應了龍行雲無條件支持碧浪,所以相談甚歡,合作水到渠成。

隨後龍行雲就和劣種龍虎門弟子以及雷霆、老頭搬到了滅殺傭兵團的基地去住,五女都留在了碧浪家,而達克要和碧浪一起處理商業上的事,也沒有跟着龍行雲去。

雷霆和龍虎門弟子專門負責教滅殺傭兵團的人訓練方法和戰陣的演練,龍行雲就專門教滅一五人一些輕功的修煉方法和一些高超武技,而老頭就整天喝酒。

教了一日,滅一五人對龍行雲精巧的武技佩服不已。滅一道:“龍哥,你能不能把武技也傳授給我們團裏的一些骨幹,現在我們團裏沒了高手坐鎮,實力大減,如果蒙你傳授,我相信我們的實力會很快恢復的。” 龍行雲不喜歡他們叫公子,所以就讓他們和達克一樣叫自己爲龍哥。

龍行雲微笑道:“當然可以,你把你們團裏的那些幹部都找來,還有你們認爲資質比較好的年輕人也可以叫來,我來親自教他們武技和陣法。”

滅一高興道:“太好了,我們重震往日的雄風指日可待了,我馬上就去。” 滅一很直爽,對手下都非常好,而且智謀也很出衆,可以說他當團長是最合適不過。而其他四人無論智謀和功力都不輸於滅一,可就是在服衆待人上要比滅一差了一些。

龍行雲心裏暗自算計:“他們五個人功力智謀都差不多,這也不是辦法,如果滅一不能在實力壓倒其他四人的話,始終存在隱患。看來,我得找個機會,給滅一開開小竈,讓他能在功力上超過其他四人。” 他可不希望滅殺傭兵團存在什麼不安定因素,再出現內亂。

很快滅一就把滅殺傭兵團的排長、小隊長、中隊長以及有資質的年輕傭兵總共兩千多人都聚集了在一起。龍行雲逐一查看,用讀心術把其中那些別的勢力打入的奸細都挑選了出來,他不想讓自己的技能給那些不安好心的人知道。滅一對龍行雲把這些人選出來很不解,不過他也沒有問。龍行雲走到他的身邊,在他的耳朵邊輕言細語,把選出來之人的來歷都告訴了他。滅一本來有不相信的,可龍行雲說的頭頭是道,而且龍行雲也沒有無故誣告這些人的必要。所以他還是聽從龍行雲的建議,叫選出來的人暫時離開,不讓他們參加訓練,待以後在找個理由把他們開革粗去。

訓練如火如荼的進行着,短短五天,龍行雲等人傳下了幾套身法、三個大型二個小型共五個陣法以及一些殺敵保命的絕學,至於滅殺傭兵團的人學到了多少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因爲時間有限,龍行雲並沒有教他們太多的武學,太多他們一時也掌握不了。當然龍行雲也專門用丹藥給滅一五人提升了實力,讓他們都從八級頂端提升到九級下階,使他們成爲真正的高手。而且龍行雲還每人給了一條極品首飾,讓他們保命用的,他可不想自己收服的手下就輕易的死去了。當然,龍行雲對滅一五人的好處,讓他們感動莫名,他們心裏都誠心歸順龍行雲了,對歸順龍行雲之事再無半點不快。末了,龍行雲還不忘給滅一開了開小竈,不但給了他一些丹藥,還給了他一把自己隨手煉製的武器。這武器雖然是龍行雲隨手煉製的,可鋒利、威力一點不比這個大陸的神器差。如此這般,龍行雲才放心離開。

五天後,龍行雲帶着達克、雷霆、五女、老頭以及衆龍虎門弟子離開的時候,送行的人很多,除了碧浪一家、迪亞、滅一等人,連金毅和劍聲兄妹都來相送。臨別愁緒瀰漫,連陽光都有些不光亮了。

渡河離開了自由城,龍行雲一行人馬上僱傭了一隊馬車,飛速向嘯天城趕去,他們沒到一個城市就換一批馬車,速度極快。他們離開嘯天城很久了,學院也快開學了,所以他們不得不快馬加鞭、馬不停蹄的趕路了。

此行去自由城,龍行雲可謂收穫巨大,不僅完成預期的目標,還多了很多意外的收穫。象收服滅殺傭兵團啊、取得騰龍帝國的武器經營、與最大的糧食買賣商團藍天商團結盟、破壞了魔族的大陰謀以及收穫了鉅額的財富,等等好處。反正是讓龍行雲做夢都能笑出聲來。當然龍行雲所帶去的人收穫都不小,都非常開心。要不是因爲要開學了,估計他們還不想離開自由城。

龍行雲等人披星戴月的趕路,終於在半個月之後到了嘯天城,一回到嘯天城,他們都輕鬆了下來,一路急趕,雖然是坐馬車,可也把他們累得夠戧。一到嘯天城,除了陳雨姐妹要先回家看看之外,其他人都先到九子山基地落腳。

回到基地,到各處歷練的龍虎門弟子都先一步回來了,不過,趙雄、張雷都沒有在基地裏。他們看見龍行雲一行人回來,免不了要相互慰問一番,講一些歷練的經歷。基地可以說是熱鬧非凡,紛紛發表言論,連全身疲憊的剛跟着龍行雲回到基地的龍虎門弟子也是興致高昂,整晚沒睡。

翌日一早,龍行雲就去見了爺爺家,在那裏見到了爺爺和趙爺爺,他把這次去自由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們,連魔族的陰謀也不例外,只隱瞞了自己有可以裝備兩個軍團的精良武器裝備。兩位爺爺都很爲他高興,特別是龍行雲消滅了天幻殺手團和破了魔族陰謀這件事,讓他們幸慶不已。騰龍帝國暫時沒有來自其他國家的威脅,只是國內魔族作亂,讓整個騰龍帝國人心惶惶而不可終日。現在好了,龍行雲把魔族安排在自由城的三個巨大勢力連根拔除了,魔族至少在短時間內不能再興風作浪。騰龍帝國也得以休養生息、蓄積實力,迎接以後魔族的挑戰。兩老都是騰龍帝國的忠臣、老臣,而且他們大部分勢力都在騰龍帝國。騰龍帝國有任何風吹草動,他們都會關心萬分。現在龍行雲爲騰龍帝國除了一個這麼大的隱患,他們當然是高興之極。

隨後,龍行雲問了他們陳霸有沒有去東部剿滅魔族作亂分子。原來陳老爺子收到龍行雲帶回的口信後,略一思量,覺得龍行雲所說很有道理,於是就叫陳霸接下了剿滅魔族的任務。爺爺還清楚記得當陳霸接下任務時,宰相王傑那一閃即逝的表情。根據他的表情就可以肯定龍行雲所說完全正確,不過爲了保險起見,陳老爺子派了不少家族的高手護衛,加上又有龍虎門五十個弟子陪同,陳老爺子才完全放心。到了東部後,陳霸讓皇上所派的兵都按兵不動,只派出家族高手和龍虎門弟子分處魔族最猖狂的幾個地方,來了個守株待兔。那些出來鬧事的魔族還真如龍行雲所言,都是一些愚蠢的低級魔族,他們用意只想製造混亂而已。當那些魔族再次出來搗亂的時候,陳霸一舉拿下了他們。在陳霸的強力打擊下,魔族很快就銷聲匿跡了,即使有少數出來活動,再也不敢明目張膽的活動了。半個月不到,陳霸就圓滿完成了任務,班師回朝。他也受到了皇上的封賞,由原來的大隊長升到了團長,還得到許多其他的賞賜,這可把那些陰謀者氣得夠戧。

把這些交談完畢,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上午了,到了午餐的時間。

“爺爺,趙爺爺,哥哥,吃飯了。” 陳雨甜美的聲音響起了,隨即她那嬌好的身影出現在了龍行雲以及兩位老人家交談的房間。

陳鬆道:“小云、老趙,我們去吃點東西,多喝點酒,爲小云你滿載而歸慶祝一下。”

趙武高興道:“好啊!!今天你得把你珍藏的好酒拿粗來才行。”

陳鬆道:“沒問題,珍藏百年的玉花露,怎麼樣??”

趙武大笑,道:“好,好,好!我早就想喝了,你這個吝嗇的老頭就是一直不給我喝。”

幾人都大笑起來! 午後,龍行雲告別陳鬆、趙武等人,並邀請他們於晚上到幽明居做客,他自己則出去邀請其他朋友、熟識之人。他先去了四海珍寶店,邀請在那裏坐鎮的金樺父子三人,四海珍寶店由於有金樺坐鎮,可以說是客人如流、生意火旺、遠近聞名。當然,他們分別月餘,他們少不了要問候近況,這一聊就是一個多小時。龍行雲把近況草草敘述了一個大楷就匆匆離去了,因爲他還有一些人要邀請。

龍行雲出了四海珍寶店,走在大街上,心想,我該先去哪兒呢?他想來想去,還是決定順道先去騰龍魔武學院,去看陳青,並邀請他到幽明居做客。

騰龍魔武學院,由於馬上就要開學的緣故,已經有很多學員歷練歸來,所以,很是熱鬧。陳青由於是副校長,所以也一直待在學校,忙着招生的事。龍行雲進了學院,徑直往陳青的辦公室走去。龍行雲雖然不常去學院,可還是知道去陳青辦公室的路。他邀請了陳青之後,就匆匆離開了,爲什麼呢?原來龍行雲又把被狡猾的校長抓到,拉去當壯丁、做苦力。

出了學院,龍行雲又去了天下第一拍賣行,去找鐵林。經過一年的相處,鐵林和龍行雲的關係已是極好,就象真的叔侄。鐵林由於一年來和鐵林合作,做了幾次大生意,已經成爲天下第一拍賣行嘯天城辦事處的主事,也就是行長。鐵林的天下第一貴賓又是常客,而且他爲人又很平易近人,所以大多數人都認識他,連同胞都免了,直接讓他進去找鐵林了。

到了地方,龍行雲敲敲門,裏面傳來熟悉的聲音,“是誰啊 ?請進來!”

龍行雲推門進去,高興道:“伯父,是我回來了,我專程來看看你了。”

鐵林聽見熟悉的聲音,很是激動,馬上站起來,拉着龍行雲,道:“賢侄,你回來了,你這一去就是一個多月,可想煞伯父了。快點做下來,說說你這趟出去的遭遇。我去給你泡杯茶。”

龍行雲坐定,茶到,他開始慢慢講述自己從死亡森林到自由城的種種遭遇,只隱瞞了消滅魔族三大勢力的事情,這也不是龍行雲有意要隱瞞,只不過他覺得鐵林畢竟是商人,知道這些對他並沒有什麼好處。

鐵林聽完,很爲龍行雲高興,道:“賢侄,你真是目光遠大啊,這麼早就安排一切,以後少不得要大發一筆。而且你此次收穫頗豐,能不能拿出一件兩件的來拍賣,讓伯父也沾點光。”

龍行雲道:“伯父謬讚了,我也不是光爲了錢,錢財我已經夠多了,怎麼也花不完。只是一旦戰亂,如果不未雨綢繆,到時再慌手慌腳就爲時已晚了。至於拿出幾件拍賣物品的事情,小事一樁,即使伯父不提我也不會忘了伯父的。這次我給你兩塊極品魔晶、三套極品首飾、兩件神器級防禦裝備,不符你看夠了嗎?”

鐵林道:“夠了、夠了,綽綽有餘!”

龍行雲道:“現下局勢不穩,我估計防禦裝備的市場很大,伯父這次拍賣一定能盛況空前,我就先行祝賀了。還有伯父你這一個多月有沒有買到一些稀有物品?”

鐵林道:“我這個月收集了不少,我這就拿給你。” 隨後他拿出很多各式材料、稀有物品,還真是不少,都用錦盒裝好。這些東西在龍行雲眼裏雖然不算很珍奇了,可也都是不可多得之物,所以龍行雲欣然收下了。他現在正好在死亡森林收集了很多材料,準備幫龍虎門的核心弟子、天龍傭兵團的主要人物以及和自己親近了人煉製一些武器裝備,這些材料正好用的着。

龍行雲高興道;“有勞伯父了,我今天來是專門爲了另外一件事。”


鐵林問:“什麼事?”

龍行雲道:“也沒有什麼大事,就是邀請伯父去蝸居做客,跟我親近的人都在邀請之列,還請伯父賞臉。”

鐵林道:“賢侄,你太見外了,我一定到。”

龍行雲大喜,道:“那就一言爲定了。我先告辭了,還要去邀請一些其他人。”

出了天下第一拍賣行,時間已是不早,龍行雲一個瞬間移動,回到了基地,把晚宴的事告之了老頭,又邀請了維達*嵐司和明斯*宏辛,他們兩人都在基地,分別負責天龍傭兵團和四海商團的事務,劉猛和李宕兩人由於有事外出,所以沒有邀請到。隨後他去了城裏,安排晚宴事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