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略微思索片刻,慕卿默默地點了點頭,任由封時奕拉著她來到游輪上。

這艘游輪是風琴號,船上聚集很多名流貴族,慕卿眼中閃過一抹震驚:「這艘船上的人都是大人物啊。」

「你在震驚什麼?」

封時奕看著慕卿像個孩子似的,不由得挑了挑眉。

聽到封時奕的話后,慕卿轉頭看向封時奕:「怎麼可能不震驚啊?你看那個人。」

慕卿伸手指了指金髮碧眼的貴族:「那個人可是英國首屈一指的貴族,還有那個、和那個……」

看著慕卿興奮的樣子,封時奕頓時黑了臉,伸手拉住慕卿的皓腕:「你的眼裡只需要看我一個就可以。」

聞言,慕卿看向封時奕黑臉的樣子,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你怎麼了?」

「我帶你回房間。」

封時奕帶著慕卿來到游輪客房,隨即將慕卿扣在門后,低頭霸道的攫取了慕卿的唇。

「以後你的眼中只能看到我。」

聽到這話,慕卿害羞地低下頭,不敢看封時奕深邃的眸光。


「游輪今晚有一場舞會,而且還有賭場,你想去哪裡玩都可以。」

封時奕破天荒地沒有過多逗弄慕卿,鬆開了慕卿的手。

「我真的哪裡都可以去么?」

「前提是我在你身邊。」


看著慕卿興奮的表情,封時奕寵溺地捏了捏慕卿的鼻子:「先去把你的衣服換了。」

「那我們先去賭場玩玩吧,我還從來沒有見過賭場是什麼樣子呢。」 趁大家都在聽隋麗莫降解的時候,黃富小聲道:「帆哥,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你!」

「說吧,什麼問題?」江帆道。

「什麼是石女啊?」黃富小聲道。


說實在的江帆本來也不知道什麼是石女,是看了《玄洞子龍虎秘術》后才知道什麼是石女的。

「簡單說石女就是不能行房的女人。」江帆道。

黃富一頭霧水道:「為何不能行房呢?」

「石女就好比下水道水管堵塞了,但一般人又無法疏通,只有練成龍虎秘術的人開可以疏通。」江帆道。

「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那個地方堵塞了,沒辦法行房了,天啦,這種女人就命真苦啊!」黃富感嘆道。

「也不盡然,石女可是大補的葯哦,無論誰,只要破了石女的身,可以得好很多好處哦。」江帆道。

「哦,什麼好處呢?」黃富道。

「可以提高修為,可以大補元氣,還可以延年益壽呢!」江帆道。

「哇,有這麼多好處啊!」黃富雙眼冒精光。

「呵呵和,好處是多,可是想破石女就必須修鍊龍虎秘術外功達到最高境界,說明白點就是你那玩意要掛八塊磚才行!」江帆道。

「啊!難度很大啊!」黃富嘆氣道。

車子開了半個多時,這是輛中巴車,可坐二十多個人。隋麗莫和笙丹坐在一起,他們坐在江帆和黃富的前排,他們前面和左側坐了女護士。隋麗莫和笙丹兩人有說有笑,隋麗莫的笑聲就像鈴聲一樣,在車裡回蕩。

看到笙丹挎了一個布包,江帆立刻冒起了壞水,施展茅山搬運術,片刻之後,江帆笑嘻嘻道:「剩蛋兄弟,你包裡面都帶了些什麼東西啊?」

笙丹回頭道:「沒什麼,都是醫用的材料和衣服。」

「不對吧,我怎麼聞到了香味,裡面藏著吃的吧,拿出來給大夥吃吧!」江帆笑道。

「沒有吃的,都是醫用材料和衣服。「笙丹道。

「嘿嘿,你也太小氣了吧,有好吃的捨不得拿出來,真不夠朋友!」江帆冷笑道。

「包里真的沒吃的,不信你看!」笙丹立刻打開包,當時就愣住了。

黃富故意驚訝道:「我靠!剩蛋,你怎麼有這種癖好啊!專門收集女人的文胸、內褲呢!」

隋麗莫扭過頭一看,笙丹的包里全部都是女人的文胸和內褲。

「笙丹!沒想到你是這種人!」隋麗莫立即背過身體,扭過頭。

「這,這,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些東西是怎麼跑到我包里來了!」笙丹尷尬道。

江帆和黃富兩人對視一眼,立刻偷偷地樂起來。笙丹前面的那幾名護士看到了他包里的文胸和內褲,立刻驚叫起來:「啊!這個不是我的內褲嗎!」

「哎呀,這是我的文胸,怎麼到了你包里了!」

「那條黑色的內褲是我的呀!怎麼會到了他包里!」

笙丹臉立刻變得通紅,支吾道:「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哼,你會不知道!你肯定是趁我們不注意從我們包里偷出來的!沒想到你是個變態狂啊!」

「是啊,他是個喜歡偷女人內衣內褲的變態狂!」

笙丹立刻叫屈道:「我,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隨你摸,你男朋友真優秀!我太佩服他了!哈哈!」江帆嘲笑道。

隋麗莫看到江帆得意的樣子,氣呼呼道:「笙丹,你這是怎麼回事,才一個月不見你,就變成了這樣!你!你真是氣死我了!」隋麗莫立刻站起身來,猛地推開笙丹,坐道路另外一個空位子上去了。

笙丹立刻跟了過去,「隋麗莫,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的為人你是知道的,我可從來沒有收集這些東西的嗜好!」

「哼,誰知道呢,知人知面不知心!隋麗莫氣鼓鼓道。


「哈哈,隨你摸,你男朋友太有才了!」江帆一旁添油加醋道。

周圍的那些護士立刻衝上來拿回自己的東西,指責道:「虧你是出名的薩滿醫,沒想到是個變態狂!姐妹們,以後要小心這傢伙,把東西看好,要不然被他偷走了!」

笙丹不知所措道:「我,我!」話還沒說出口,立刻挨上兩個嘴巴。

「你不要狡辯了,變態狂!」

旁邊孫海劍對著江帆笑道:「江老弟,你手段真高明!」

江帆嘿嘿笑道:「孫老頭,我們可是一家人,要團結哦!」

孫海劍呵呵笑道:「你這個小滑頭,又是看中了人家了吧,這事要是被夢蘭知道,非饒不了你哦!」

「嘿嘿,您不說,她會知道嗎?要不給您也來幾件?」江帆放低聲音道,滿臉的壞笑。

孫海劍立刻臉變色道:「噢,我可不要,這件事只當我沒看到,我什麼都沒看到!」

這個小滑頭得罪不起,如果他搞幾件女人的文胸、內褲到包里,老臉往哪裡擱啊!

笙丹一直在哪裡向隋麗莫解釋,隋麗莫一直不理不睬,江帆和黃富立刻和幾個護士聊起來。

車子開得很慢,爬上爬下,一路顛簸,兩個小時后,車子終於到了皮谷寨的上寨。

上寨的風景很美,一望無際的山巒,微風吹過,讓人感覺到一絲絲寒意。

車子開到了上寨的醫院門口停了下來,來迎接的人是上寨醫院的院長巴傑。

「圖特已經把情況都告訴了我,你們今天只能在上寨落腳了,晚上氣溫下降,天氣變得寒冷,路上會結冰,所以無法行車了。」院長巴傑道。

「哦,晚上就在這裡落腳吧,你們這裡的皮谷病人的情況如何?」孫海劍道。

「我們這裡控制很嚴格,下寨出現皮谷病的時候,我們這裡就採取了隔離的措施,目前患病人數只有二十六人。」院長巴傑道。


「哦,才這點人數!」孫海劍十分驚訝。

「病人在那裡呢?」孫海劍道。

「就在醫院傳染科隔離室里。」院長巴傑道。

「請領我們去看看病人的狀況。」孫海劍道。

一邊走,孫海劍問道:「有死亡病例嗎?」

「目前沒有一例死亡,這些人都是昨天才發作的。」院長巴傑道。

給讀者的話:

砸磚的人太少了!喜歡本書的兄弟姐妹們,砸吧! 慕卿連忙翻開行李箱開始尋找適合穿的衣服。

看到無比興奮的慕卿,封時奕無奈地搖了搖頭:「隨你怎麼穿都可以,賭王有的時候也會穿睡衣出席。」

「不是說賭場都是很高雅的人么?怎麼會有穿睡衣的人?」

慕卿眼中閃過一抹疑惑,為什麼封時奕說的和她認知里的不一樣?

聽到這話,封時奕無奈地搖了搖頭:「高雅的人怎麼會去賭錢?除非只是當做消遣,而賭王是把這份職業當做賺錢的職業了。」

「那我還能去玩么?」

「難道你也想去玩賭博?」

慕卿的雙手糾纏著不停地揉捏著衣袖:「我就是因為沒有玩過,想要試試而已嘛。」

「想試試就試試吧,反正封氏還是有錢能夠輸得起的。」

意料之外,封時奕並沒有阻止慕卿,反而拿出黑卡遞到了慕卿的手裡。

看著手裡的黑卡,慕卿頓時有些詫異:「你這是做什麼?」

「我的女人想要去玩玩,那我自然需要出錢陪同。」

封時奕朝著換好衣服的慕卿彎了彎手臂:「走吧,我的公主。」

聞言,慕卿嘴角不自覺地上揚著,將手放在封時奕的臂彎處,跟著封時奕朝著賭場走去。

走進賭場,內部金碧輝煌,各種賭具面前都有人在押注。

「你想要玩些什麼?」

封時奕將詢問的目光遞向慕卿,隨即就看到慕卿茫然的看著他,不由得微微嘆了口氣。

「那我們就先從最簡單的賭大小開始吧。」

兩人來到了搖篩盅的桌前,封時奕將手裡的籌碼放在慕卿的手裡。

看著手裡的籌碼,慕卿將籌碼壓在了『大』字上面,然後坐等開局。

「五五六,大。」

「我押對了!」

聽到開鍾人的宣布聲,慕卿興奮的看向封時奕,眼中滿是驚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