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不知道,原本今日,竹胭脂是要與他發生些什麼的,但是因爲他的那首歌,竹胭脂打消了原本的想法,將那份情愫徹底封存在了心中。

他以後在某個日子裏,或許會突然意識到今天的一切,又或許,永遠也意識不道這一切。

人生總是會讓你在看似圓滿的道路上行走,等你不經意間,響起自己似乎錯過了一些東西,幡然醒悟,心中也只有遺憾和追悔。

葉衝一直在做的,就是掌握自己的命運,但有時候,他那一雙手,無法抓住所有的一切。

……

葉衝帶着醉意回到了神將府。

一隻信鴿,也緊接着在神將府駐足。

“時機已到,請速來楚都相助。”

聊聊十一個字,乾脆簡約,如同李秋蟬的性格一般,卻代表着一場約會和宿命。

葉衝將那張紙條揉碎,放飛了鴿子,轉身走向家中已經擺好的中秋家宴。

……


楚都。

一家不顯眼的客棧內,一男一女,兩具赤條條的身體在牀榻上纏綿着,令人面紅心跳的聲音,此起彼伏。

良久之後,伴隨着一陣強烈的喘息聲,男女的交戰終於落幕。

只剩下低聲的耳語。

“這次聖女帶着神殿的人,究竟是爲什麼而來?”

說話的男子,正是休養生息多日的東方鼎天,此時他的眼睛上還帶着一個黑色的眼罩。

一雙素手在他的胸膛畫着圈圈,嫵媚的女子面色緋紅,聲音嬌滴滴地說道:“哀家也不清楚,不過,肯定不是像他們所說的,爲教宗尋找弟子那麼簡單。”

如果有楚國官僚在此,肯定識得次女正是豔冠楚國的雲姬,當今楚王后。

東方鼎天一隻手摸索着來到女子的臀部,輕輕一拍,發出“啪!”一聲脆響。

“你真的不知道?”

楚王后嬌嗔地呢喃了一聲,這才幽幽說道:“我還不清楚他們的目的,不過,他們的人這幾日並沒有去尋找什麼教宗弟子,而是在都城附近的山林中轉悠來着,哀家也沒有千里眼,沒有讀心術,他們在找什麼,想要找到什麼,自然都不清楚了啦!” 秋末。楚都。

楚都有名酒,香醇綿長,令人聞之便垂涎三尺,酒香濃郁悠遠,更是傳聞曾有黃鶴飛過天空,被酒香醉倒,摔了下來。

那酒名就叫醉鶴。


百年前,有位富賈路過此地,聽聞此傳說,便買下了醉鶴酒的釀造祕方,在傳聞中黃鶴摔落的地方,建了一棟酒樓,就是醉鶴樓。

醉鶴樓不僅有名餚佳釀,更是常年舉辦鬥鶴大會。

所謂鬥鶴大會,其實就是斗酒大會,只不過,不是人喝酒,而是鶴喝酒。規矩很簡單,酒樓養了一羣黃鶴,每日放在酒樓內,給它們灌酒,讓客人下注,賭哪隻黃鶴能夠最後醉倒。輸家輸錢得一樂子,贏家則可以免費喝到窖藏百年以上的老酒。

醉鶴樓的生意非常紅火。

但是隻有少數人知道,名滿楚都的醉鶴樓,在兩年前換了主人。

醉鶴樓的新主人是一個神祕的女子,永遠都戴着面紗,那少數知道這一消息的人,也都沒有見過她的真面目。

而醉鶴樓的夥計,在最近這段日子中,也換了不少新面孔。

此時,那名女子就在醉鶴樓的一件廂房裏面等人。

樓下,鬥鶴大會已近**,許多酒客大聲地喧囂着,時不時還混雜着幾聲醉鶴的哀鳴。

一個身穿青衫,背上揹着黑色劍囊的男子饒有興趣地看了一會兒鬥鶴,然後壓下一塊銀子,便被一個醉鶴樓的夥計,引着來到了二樓包廂的一間廂房前。

正是那個蒙面女子所在的包廂。

背劍男子推開房門,看到那個女子的時候,眉頭一挑,隨即苦笑着搖頭,道:“你在楚國,就一直戴着面紗?”

男子的聲音,比他的容貌要顯得年輕得多。

那女子見到他的時候目光微微一頓,聽到他的聲音之後,才點了點頭,示意夥計關門離開,這纔開口道:“起初只是不想被別人見到,招惹什麼是非,現在,跟東方鼎天交過手,自然就更得小心一些了,免得被他認出來。”

隨即,她也輕笑一聲,“倒是沒你那麼好的運氣,撿到個人皮面具,倒是省事多了。”

那男子隨即笑眯眯地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一摸,道:“湊活着用,畢竟身在敵營嘛,難看點就看看點吧。”

這一對男女,正是葉沖和李秋蟬。

今天,是葉衝初到楚都的日子,而李秋蟬,就是醉鶴樓的幕後老闆,於是便約葉衝來此接頭。

只不過,他們一個罩着面紗,另一個帶着人皮面具。

“此處無人,咱們還是坦誠相見吧,你這張臉,看着很彆扭。”李秋蟬說着,主動揭下了自己的面紗,露出那絕美清麗的面容來。

葉衝撇了撇嘴,但最終也將人皮面具揭了下來,放在手中。

他盯着人皮面具上面一道疤痕,說道:“女人啊女人,到底還是看臉的生物,不就是嫌這面具比我本人醜嘛,直說就行了。”


李秋蟬罕見地翹起了嘴角,臉上涌起一抹笑意,的確,那張人皮面具的臉上,有着一道猙獰的刀疤,是沒有看着葉衝本人那張清秀的面孔舒服。

此時,葉衝已經坐了下來,手指敲打着空無一物的桌面,道:“嘖嘖嘖,小氣,你好歹是這家店的老闆,居然連菜都沒有準備,我還以爲你要給我接風呢!”


“想吃這裏的酒菜,有的是機會,不過不是今天。”李秋蟬那一雙清澈的眸子眨了眨,聲音清脆地道:“等會兒,跟我去趟楚王宮,帶你見個人。”

“楚王宮,見誰?”葉衝感覺莫名其妙,調侃道:“聽說楚王后是個豔冠楚國的大美人,你不會是要帶我去見她吧?嗯,我還聽說她跟東方鼎天有一腿兒……”

或許是因爲有了家室,葉衝覺得自己在李秋蟬面前,講話的尺度都大了起來。

李秋蟬沒搭理他這茬,而是意味深長地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就在此時,廂房外面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李秋蟬和葉衝都是第一時間,戴上了面紗和人皮面具。

“什麼事?”李秋蟬聲音冷冷地問道。

“嘿,剛纔這位小爺,在下面鬥鶴大會壓中了,小的給這位爺送酒來了。”

正是剛纔那個引着葉衝過來的店小二。

那是醉鶴樓的老夥計了,在這裏做了許多年,是以在李秋蟬將不少黑風山的人手安排在這家店裏的時候,沒有辭掉這個傢伙。

虛驚一場。

李秋蟬望向葉衝,目光中頗有怪罪的意思。

葉衝咧嘴笑了笑,說道:“正好,進宮也有了見面禮,百年老窖醉鶴酒,其實我是想自己嚐嚐的。”

……

葉衝跟着李秋蟬離開醉鶴樓,來到了楚王宮。

李秋蟬似乎經常來往這裏,隨身帶着行走宮中的腰牌,這令葉衝很是詫異,他本以爲李秋蟬在楚都是潛伏在暗中的,沒想到人家走的根本就是高端路線。

葉衝戴着那張有刀疤的人皮面具,一路上沉默寡言,跟在李秋蟬的身後,或許是他那張臉太過驚駭,使得一路上宮內的侍衛太監不少人的目光都會不經意地落在他的身上。

“這是我師兄。”

李秋蟬是這麼跟宮內的侍衛統領解釋的。

那張面具看起來就是個中年男子,年紀上的確要比李秋蟬大一些,這倒也說的過去。

在王宮中兜兜轉轉了半天,才終於來到他們此番的目的地。

瑞雲殿。

葉衝還並不知曉,瑞雲殿的主人是誰,不過一路所見,已隱約猜出,他們要見的,是楚王的一位妃子,因爲他們現在已經到了後宮之中。

他們在外殿等着正主。

這個時候,李秋蟬才小聲地向葉衝解釋,道:“我現在的身份,就是瑞雲殿主人的妹妹,這個姐妹的身份當然是假的,只因爲我和這位,達成了一些交易,此間事情,等你見到那個人就清楚了。”

她的話剛一落音,葉衝就看到一個嬌豔十足的美人,聘婷款款地向他們走來。

那女子舉手投足之間,風情十足,粉面含春,笑意盈盈,肌膚如玉,腰肢柔軟,令人一看,就不忍側目。

這個時候,李秋蟬站起了身,說了句讓葉衝如遭雷擊的話。

“見過王后。” 葉衝萬萬沒想到,自己眼前這位風情萬種的女人竟然就是那位跟東方鼎天關係曖昧的楚王后。

然而,他又覺得如此嫵媚妖嬈的女子,的確應該就是那豔冠楚國的雲姬。

只不過,李秋蟬爲何會與這女子建立聯繫?還對外謊稱姐妹,這其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楚王后對李秋蟬的身份知道多少,這都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當下,葉衝也只能恭敬起身,跟着李秋蟬一同向楚王后施了一禮。

王后的目光在葉衝的身上停頓了一下,而後嫵媚一笑,道:“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禮,坐着說話。”

她的聲音中都帶着一種令人渾身**的味道,李秋蟬表現的習以爲常,葉衝卻在想着,這女人是不是練過什麼媚功?

落座之後,周圍的奴婢都紛紛退下,關上了房門。

一時間,外殿內就只有他們三人。

“妹妹,這就是你說的那位同門?”

王后黛眉微挑,媚波流轉地說道。

李秋蟬點了點頭,“他是我的師兄,我們都是劍冢出來的。”

葉衝還有些詫異,對方連劍冢的事情都知道了?

緊跟着就聽李秋蟬壓低聲音繼續說道:“合我們二人之力,拿下東方鼎天,不成問題。”

她說的語氣篤定無比,像是之前他們在戰場上三個人對戰東方鼎天一人都沒能獲勝的事情,根本不存在一樣。

但是這句話卻猶如一塊重石,落在了葉衝心中,驚奇了震盪不已的漣漪。

楚王后,也想要殺東方鼎天?

葉衝對於楚王后餘波東方鼎天的事情,大都是從一些隱祕的渠道打聽來的,雖然沒有親眼所見,但也足以保證消息的真實度。是以楚王后要殺東方鼎天,着實是讓他吃了一驚。

他要是知道,就在前幾日,這位風情動人的王后娘娘還與東方鼎天在牀榻上盡情歡愉,恐怕會對這個女人的認識,更加深刻了吧。

楚王后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說了一句,“好。”

接下來,便是他們要議論的正事了。

“哀家打聽清楚了,楚都附近有前朝祕境,將在不日開啓,那些神殿中人來此,定也是爲了此事,近些日子,還有一羣齊國人來到楚都,不過並不是以官方的身份,沒有露面,想來,都是奔着那祕境去的。”楚王后條理清晰地說道:“前些日子,東方鼎天找哀家打聽過這件事,哀家沒有給他全部信息,但是他可以打聽信息的渠道,肯定不止哀家這裏,所以這件事瞞不住他。前朝祕境,哀家並不知道那裏會出現些什麼,但是能讓這麼多大人物大勢力爭相前來,一定不簡單。東方鼎天,肯定會親自參與這件事,到時候,我會想辦法,讓你們一同進入那祕境之中,只要你們在裏面殺死東方鼎天,東方家族的其他勢力,哀家自有辦法應對。屆時,東方家族,將會被一舉清除!”

楚王后的語速很快,一番話語,沒有絲毫停頓,顯然是早有準備,言語中更是流露出與她那嫵媚妖嬈的外表不相符的果斷狠辣來。

的確是個人物。

葉衝在心底默默驚歎,想來,這隻東方鼎天送給楚王的金絲雀,是按耐不住寂寞,不甘心繼續被人困在籠中做個玩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