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營帳外,響起了馬蹄聲,

接著,帳子一掀開, 獨家寵愛,闊少的小嬌妻 ,

「青青,我把那個這個叫尉遲奎德的傢伙的腦袋提來了,」這個進來的男人就是丁當,他的手裡還提著一顆頭顱,

「啊,」青青看到那顆頭顱,嚇得尖叫了一聲,竟然暈了過去,

「元帥,元帥,」那些將軍們趕緊上前叫道,

「青青,」丁當一驚,趕緊丟掉手裡那首級,伸出還帶著血的手臂,抱住青青叫道,

青青終於醒過來了,一看到丁當,她的眼淚就下來了,

「丁當,」她竟然一頭撲到丁當的懷裡,就放聲哭了起來,

這一刻,她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冰雪消融了,她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幸福,

她也暗中自責:自己剛才做出的那個決定,要是讓丁當丟了命,也許,她真要痛苦一輩子了,

看著這元帥流露出女人的本性,偎依在丁當懷裡放聲痛苦的樣子,眾將又是驚訝又是感慨,

「大家都走吧,」劉明達朝眾人使了個眼色,

「可是,劉將軍,這會議就結束了嗎,」薛天壽有點不識相,

他大哥的仇,他叔叔一家的大仇還沒報呢,

「我們殺了一個魔將,這魔軍說不定就會攻過來的,大家還是回到各自的崗位去吧,防範魔軍的進攻,還開什麼會啊,」劉明達摸著山羊鬍子,說道,

這裡面,除了元帥柳青青,就屬劉明達最有發言權了,

諸將正要離開,突然,青青叫住了他們,

「大家且慢走,」

諸將都停住了腳步,吃驚地看著青青,

「探子,馬上過去探聽一下魔軍的動靜,其他人,都給我回來,「

那探子領令出去了,諸將也陸陸續續回到了營帳內,

過了一會兒,那探子跑回來報告:魔軍已經全部撤退了,

聽到這消息,全軍上下頓時鬆了一口氣,

這魔軍怎麼就會這麼守信用,一場單挑輸了,就全軍撤退了呢,


其實,並不是魔軍守信用,而是他們耍了個心眼,

「什麼,尉遲奎德被那個丁當一刀砍死了,還走不到五個回合,」一聽到這消息,電魔的臉就綠了,

尉遲奎德是這隻軍隊里單挑能力最強的,按一對一的戰力排名,他應該是魔國前兒十名的高手,可是,就是這麼一個高手,竟然跟對方過招不到三回合,就被斬落馬下,可見對手的實力之強,

「我弟弟死了啊,」尉遲奎德的哥哥尉遲恭德也在軍中,一聽到這消息,頓時火冒三丈,「元帥,我們還等什麼,殺過去啊,為我弟弟報仇,」

「你懂什麼,」電魔一拍桌子,「這裡是你胡鬧的地方嗎,」

他一發話,尉遲恭德立馬安靜了下來,

尉遲恭德的武功,可比弟弟差多了,他當然也不會衝上去跟丁當一對一較量,可是,要帶兵進攻對方,這又不是他自己可以做主的,

魔兵戰鬥力的強大,並不在於他們的本領,而是他們在戰場上絕對服從命令的紀律性,在這裡,不管是士兵還是將軍,都必須聽從上級的命令,不得有任何違抗,

「我們既然敗了,就要信守諾言,撤兵吧,」電魔面無血色地說道,

「元帥,只是一場單挑,我們就撤軍而走,這也太沒面子了吧,」電魔的謀士,參軍冷笑魔說道,

冷笑魔姓曾名孝,不過他並不孝順,只是因為總是擺著一張冷笑的面孔,因而被人稱為「冷笑魔」,

「噢,那你以為我們該如何呢,」

「我軍不但不應撤兵,反倒要假裝撤軍,讓柳青青疏於防備,然後再殺她個措手不及,」冷笑魔道,

「這,這恐怕不好吧,」

「元帥,所謂兵不厭詐,我魔國人只要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還跟他們講什麼信用,這種信用,不過就是騙人的玩意兒,元帥怎麼能被這東西給拴住自己的手腳呢,」

「可是,我來之前,魔尊可是交代過,不能損傷我軍的實力啊,」電魔摸了摸下巴,

對於電魔來說,當然是不會考慮什麼「信用」二字,可是,魔尊的命令,自己也不好去違抗啊,

「魔尊在魔都,哪裡知道這裡發生什麼,所謂『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我軍沒跟對方打一仗,就這麼灰溜溜地走掉,那多沒面子啊,再說,不能損傷我軍的實力,可我軍現在不是已經損了一員大將嗎,我們這是為我們自己人報仇,我想,魔尊總不會有意見吧,」

在魔國的法令里,「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是一個永恆的真理,

在魔國,可以復仇,甚至,整個國家都鼓勵復仇,


有仇必報,這就是魔性,

「好,我們一定要為尉遲將軍復仇,」電魔點了點頭,「傳令,我軍撤兵十里,迷惑柳青青,等他們疏於防備之後,咱們再來個突然襲擊,」?????? 五靈大天尊 ,

假裝撤軍的魔軍一口氣撤了十里地,這才停了下來,

現在,魔軍隱藏在一座山後,並派出探子前去打探消息,

探子很快就回來了,說是柳青青的部隊又開始攻擊閻羅城了,

「元帥,這柳青青果然中計了,她見我軍撤走,就帶兵殺回閻羅城去了,」冷笑魔道,「此時,正是她疏於防備的時候,我軍正可返身殺回,殺她個措手不及,」

「好,」電魔點了點頭,「冷笑魔、尉遲恭德,你們率領本部人馬,馬上給殺回去,記住,要速戰速決,不要和敵人過多糾纏,知道了嗎,」

「得令,」兩將率領騎兵,迅速就殺向了聯軍的大本營,

可是,當魔軍的騎兵重新沖回離聯軍大本營不到三里地的山谷的時候,他們卻發現前面亮起了火光,

這是怎麼回事,

二將衝到隊伍的最前面,這才看清楚了,山谷的道路上,竟然被一團團的篝火給擋住了道路,那些篝火,都是一些樹枝和雜草堆起來的,也就是半個人多高,

「哼,柳青青竟想用一些破樹枝點的火就把我軍擋住,」尉遲恭德大怒,拍馬衝上前去,並呼喊道,「將士們,隨我沖啊,」

「尉遲將軍,小心啊,」冷笑魔多了個心眼,叫道,

可惜,已經太遲了,尉遲恭德早就率領幾個騎兵,衝到了那團篝火的前面,

突然,一聲炮響,從篝火後面閃出了一隻軍隊,在那軍隊里,躍出一匹黑馬,馬上端坐一人,

「哈哈哈,你們這些狡詐姦猾的傢伙,我們元帥早就想到了你們的這一招,讓我在這裡等候你們多時了,」端坐在黑馬的那人哈哈大笑道,

「你,你是丁當,你是殺我弟弟的那個人,」尉遲恭德終於認出了這個人,

「是我,我就是丁當,怎麼,那個尉遲奎德是你弟弟啊,」丁當道,「好啊,有本事,你就來找我報仇啊,」

「惡賊,看我殺了你,」尉遲恭德大怒,拍馬殺了過去,

突然,從山谷兩邊的山崖上,冒出無數的弓箭手,朝著尉遲恭德射了過去,

尉遲恭德聽到弓箭之聲,趕忙一躲,掉落馬下,躲過了箭雨,

不過,跟著他的那些魔兵則沒這麼幸運,都被射落馬下,

「該輪到我了,」丁當大喝一聲,竟然騎著這匹馬,越過了那不高不矮的篝火,沖向了尉遲恭德,

尉遲恭德剛要起身,突然,一刀就從他脖子底下削了過去,人頭應聲落地,

可憐這尉遲恭德,弟弟的仇還未報,自己也去見了閻王,

「殺啊,」丁當殺得興起,一個人就沖向了魔兵的陣營,

魔兵也不是吃素的,拿起武器抵擋,

可是,丁當沖入魔軍的陣中,如入無人之境,他手裡的那把砍刀,就如切西瓜一樣,砍得魔兵是無招架之力,

「快擺開魔光陣,」冷笑魔大叫了一聲,

他身前的那一排魔騎兵,馬上站成了一排,將手裡的馬刀高舉頭頂,

只見,馬刀之間,形成了一排泛著藍光的光陣,就遮在了他們的前方,

丁當已經沖了上前,舉刀朝著那光陣砍了過去,

可是,那把刀一碰到光陣,竟然就被反彈了回去,

丁當感到手一麻,只得撥馬掉頭而跑,

「放箭,」丁當一邊跑,一邊叫道,

山崖上,那些弓箭手的箭,朝著魔騎兵射了過去,


可是,那些箭一碰到光陣,又被彈了回去,甚至,還反射回射出箭的地方,

一些鬼族弓箭手沒提防,被自己射出的箭反彈回來,慘叫一聲,跌落下了山谷,

「哈哈哈,丁當,看到我們的魔光陣,你是不是害怕了啊,」冷笑魔仰天大笑了起來,

這魔光陣,只要是碰上,就會反彈回去,不管是武器還是弓箭,

「哼,你得意太早了,」丁當又叫道,「放水,」

「放水,」冷笑魔不知道咋回事,愣了一下,

突然,從山崖上,發出了滾滾的聲音,

大水,從山崖上滾落下來,瞬間,就將這窄窄的山谷小道給淹沒了,

原來,這山崖上有一處水潭,聯軍早將這水潭的水給挖開了,只留了一個小口,只要一放開堵口,這大水就如傾盆大雨一樣,落了下去,

魔兵哪裡想到這裡竟然會發起大水呀,躲避不及,一些魔兵竟然掉入了水中,

這一下,那嚴密的魔光陣就亂了,

「射箭,」丁當已經撤到後面的高地上,叫道,

弓箭,如飛蝗一樣,鋪天蓋地,向魔兵射去,

這下,魔兵是下有大水,上有弓箭,不知道該如何招架,只能四散而逃,

冷笑魔也沒了主意,只得撥轉馬頭,逃向己方的陣地,

「廢物,冷笑魔,你竟然還敢逃回來,」見到灰頭土臉跑回來的冷笑魔,電魔大怒,「是誰出主意讓我偷襲柳青青的,人家早就做了防備,是那麼好偷襲的嗎,哼,」


「元帥饒命啊,」冷笑魔不敢抬頭,

「元帥,柳青青不過是使了雕蟲小計而已,現在,那洪水已經過去了,我軍正可繼續殺入山谷,直搗她的大本營,」電魔的另一個謀士河川魔道,

「算了,這一仗,我軍損了兩員大將,還死了幾百人,代價慘重,我們還是撤兵吧,「電魔擺擺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