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另一個劫匪一臉老成的說道。

他們聲音雖小,但哪裏能瞞過趙二寶的耳朵,所說之話已經一字不差的落入趙二寶耳中。

“麻蛋,兩個慫貨!”

趙二寶心中恨恨的罵了一句,解開褲衩,對着這兩個垃圾當頭澆下一泡熱尿。

沃日!

兩個劫匪的臉當時就綠了,頭上臉上全是尿水。

而且趙二寶最近有點上火,尿色發黃,味道很大,差點沒把他們給薰死。

不過爲了報仇大計,他們也只能緊咬牙關忍着,只等着趙二寶和齊娟啥時候玩的迷迷糊糊了,再出去狠狠的折磨這對男女。

聽到身後淅淅瀝瀝的聲音,齊娟的臉有點紅,暗道趙二寶怎麼這麼粗俗。

本來他的心裏是無比緊張的,被別的思維一打攪,頓時心裏也輕鬆了許多。

“嫂子,我尿完了。”

趙二寶在自己身上擦了擦手,又興沖沖的跑了回去。

看着月光下,齊娟俊俏的臉龐,趙二寶不由心裏一動,坐在齊娟身邊,一臉深情的說道:

“嫂子,你能不能親我一下。”

“啥?”

齊娟猛地睜圓了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結結巴巴道:

“二寶,你,你別開玩笑了,我在家裏那是一時腦熱,你,你不都拒絕了嗎?”

“嫂子,你別誤會,我不是叫你真親我,那兩個劫匪就在咱們身後,他們以爲咱們是來這約會的,想等咱們那啥的時候再出手”

“咱們在這乾坐着,他們不敢出來啊,所以,你就假裝親我兩下得了。”

“不用真親,那電影裏不都有說嘛,叫,叫借位。”

趙二寶壓低聲音道。

“什麼!”

齊娟嚇了一跳,就要轉頭觀望,趙二寶卻一把摟住了齊娟的脖子,一張大嘴直接向着齊娟的紅脣印去。

啊!

齊娟驚慌失色,一時不知道該咋辦纔好,只好閉上了眼睛,心情緊張的等待着狂風暴雨的來臨,心中有了一絲懊悔——

完了,自己太信任趙二寶了,這也是個禽獸。

然而等了半天,想象中的熱吻並沒有來到,反而是脖子附近癢癢的,齊娟心裏有些失望,睜開眼睛一看,趙二寶雖然把臉湊了過來,不過並沒有真的親吻自己,而是想跳小狗一樣用鼻子在自己脖子周圍嗅來嗅去的。

“終於開始了。”

草叢裏的兩個劫匪臉上的尿水已經風乾,現在看到趙二寶和齊娟已經熱吻在一起,而趙二寶正好背對他們,頓時明白,機會已經來了。

兩個人鬼鬼祟祟的摸了過去,按照前邊的計劃打算先砍倒趙二寶,叫他受點活罪再說。

“趙二寶,你在做什麼?是不是不會接吻?”

齊娟一臉羞惱的問道,突然眼角的餘光,看到一個健壯的男人手裏提着斧頭向着趙二寶後背砍來,頓時尖叫一聲:

“趙二寶,小心。”

咚!

齊娟話剛說完,趙二寶已經抱着他滾落地上,不經意間,兩人的嘴脣狠狠的印了一下。

而那劫匪的斧頭自然也落空了,狠狠的砍在了長椅上,濺起了幾點火星。

啊!

齊娟嚇的趕緊閉上了眼睛,趙二寶卻是呵呵一笑,刷的一下出現在了那人背後,在那劫匪肩膀上輕輕一拍,咔嚓一聲,那人的肩胛骨直接被拍碎了。

啊!

劫匪的慘叫聲在黑夜之中格外的滲人。

手裏的斧頭也咚的一下落在了腳下。

“把我兄弟放了,要不我殺了這個女人。”

另外一個劫匪卻趁機用槍對準了齊娟的腦袋,歇斯底里的大叫道。

“好啊。”

趙二寶呵呵一笑,一臉輕鬆的鬆開了捏在那劫匪脖子上的大手。

“哥,快點殺了這小子,給大哥報仇。我親眼看到這小子殺了咱們大哥。”

趙二寶手中的劫匪一獲得自由,立即踉蹌着往前跑去,對面的劫匪也是獰笑一聲,用槍對準了趙二寶的腦袋大叫道:

“臭小子,給我去死吧。”

砰砰砰!

劫匪連開三槍,槍聲在黑夜中顯得格外響亮。

齊娟被這槍聲一嚇,身子猛地一顫,擡起頭往趙二寶所站的方向看去,卻發現趙二寶嗖的一下消失不見,躺在地上的斧子不知爲何卻突然劃過一道弧線向着持槍劫匪的腦袋飛來。

咔!

斧頭重重的劈在了持槍劫匪的眉心,一道血線緩緩落下。

緊接着,趙二寶如同鬼魅出現在了持槍劫匪的身後,一隻手撐着他的身體,另一隻手握着他拿槍的手,砰的一聲,衝着對面跑來的劫匪小弟腦袋開了一槍。

同樣正中眉心,劫匪小弟吭都沒吭一聲便栽倒在了地上。

緊接着,持槍劫匪也撲通一聲,栽倒在了地上。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等齊娟反應過來,趙二寶已經蹲在了她的面前,替她遮住了她身後的血腥,輕聲道:

“嫂子,一切都結束了,那兩個人渣已經死了,我帶你離開這吧。”

齊娟還是驚魂未定,指着趙二寶身後,結結巴巴道:

“趙二寶,你殺人了。”

雖然她恨不得那三個劫匪死,可是真的看到殺人還是嚇的不行。

趙二寶面色一沉:

“我沒有殺人,殺的是畜生。”

說着,趙二寶一根手指輕輕在齊娟脖子窩一戳,齊娟頓時暈了過去。

趙二寶二話不說,直接把齊娟攔腰抱起,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 等齊娟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躺在家裏。

趙二寶正一臉嚴肅的和自己的丈夫楊作民小聲說着什麼。

“趙二寶。”


齊娟輕聲叫了一聲。

趙二寶回過頭微微一笑:

“嫂子,你醒了?剛纔的事我已經跟楊哥說過了,你們早點休息吧,我先回去了,如果不出所料的話,警察已經趕到現場了,並且會認定那兩個劫匪是分贓不均,內訌而死。”

“今天的事你就當是做了一場噩夢吧。”

說罷,趙二寶轉身要走,齊娟卻叫住了他,一臉誠懇的說道:

“趙二寶,謝謝你。這件事我一定會替你保密的。”

趙二寶微微一笑,輕輕點了點頭,便離開了楊行長家,現在就看警察那邊怎麼判定了。

公園。

王局一臉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兩具死屍。

本來他們今天搜了一天的山,沒有抓到劫匪,很是窩火,但是就在剛剛突然接到一個匿名電話,說是在利民公園這邊看到有人殺人。

王局不敢怠慢,立即帶人趕到了公園,一番勘察之後,確定,這兩個人就是他們要找的劫匪。

因爲這兩個傢伙身上不但有和第一個劫匪一模一樣的紋身,而且在他們身上還找到了兩天前被殺害的出租車司機的錢包。

唯一叫王局有點想不通的是這三個劫匪爲什麼會在同一天都死了,難道真如趙二寶所說,是因爲分贓不均起了內訌?

可這也死的太乾淨了吧。

“局長,法醫那邊的報告出來了,現場有簡單搏鬥的痕跡,這兩個人都是一招斃命,現場應該至少還有一個人,他是個高手,一瞬間殺死了這兩個人,然後僞造了自殺現場。”

“下午死的那個劫匪驗屍報告也出來了,同樣是高手所爲,一刀劃斷了此人的動脈,又用銀針延緩了這個人的流血速度,初步判斷,這個人不但精通武道,而且精通醫術。”


“局長,你看咱們要不要在今天接觸過的人裏邊仔細篩選一邊,把這個人找出來。”

就在王局疑惑不已的時候,手下已經把初步的偵查結果彙報了上來。

“高手,精通醫術?”

王局默默的點上了一根菸,腦子裏不由浮現出了趙二寶的身影,整個麗水縣,如果要說有人有這手段,非趙二寶莫屬。

難道真是趙二寶乾的?

“王局,我們要不要通過監控,把這個人給找出來。”

手下見王局一直髮愣,不開腔,忍不住又問了一句。


“咳。”

王局輕咳一聲:“監控先不用查了,叫我看這幾個劫匪的確是自相殘殺而死,他們作案手段如此兇殘,爲了錢,什麼事幹不出來,你待會去寫份報告給我,就說三個劫匪不知爲何起了內訌,在森林裏殺死了一個同夥。在公園這邊二次內訌,然後因爲失血過多全死了。”

“這件案子就到此爲止吧。”

“王局,這……”

辦案警察有些猶豫。

王局臉色猛地一沉,有些激憤地說道:

“快去,我當了幾十年的刑警了,難道辦案經驗不比你豐富,這幾個劫匪作惡多端,在我麗水縣短短三天時間,連害兩條人命,今天死的那個姑娘你也看到了,多好的年齡了,就這樣沒了。”


“你說,難道,他們不該死嘛!再說,就算真的有高手殺了這個人,以咱們的本事抓的到人家嗎?快點去吧,出了事我負責!”

“是!”

辦案民警也是有血有肉的,被王局這麼一說,頓時覺得,就算有高手殺了這幾個傢伙,也算是爲民除害,便直接按照王局的指示,寫了報告交了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