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葉雲沒有打斷白敷的講話,他全神貫注的傾耳而聽。

…………………………………。

紅日西墜,夕陽的餘輝透過樹梢散射出來,將青龍山染成了血色。


一間青木竹房前,放著一把破敗的竹椅,此時此景,早已失去了葉雲和白敷的身影。

青龍山,山巔青石廣場,葉雲獨身站在角落的一個巨石上眺目遠望,回憶著白敷所說的話,此刻,他心中猶如被千萬重海嘯衝擊,澎湃的心難以平靜,在和白敷交談過之後,他總算明白自己不正常的修行速度是怎麼回事了,他更加知道,白敷為什麼會那麼吃驚了。

碧海青玉和天蠶神絲是上古神物,它們的珍貴和稀少程度放在上古時期,也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碧海青玉是由上古神獸青龍的逆鱗和幽海骨草組成,它們在一種機緣巧合下結合在一起,並沉入大地極深之處,經過地底極為灼熱的岩漿的融化,在數十萬年後才能形成。

天蠶神絲是上古靈族強者『蠶神』所養的一頭形如巨龍般,可以化為人形的天蠶所留,傳說,上古時期,世間動蕩不安,神魔共生,強者無數,震天血戰連接不斷,戰火殃及九天十地,蠶神為了拯救自己的族群,帶領天蠶加入亂戰。

血戰中,蠶神不敵兇殘的敵人,在生死邊緣,天蠶為了保護蠶神,果斷運用無上神通強行封印了蠶神和自己,天蠶神絲就是天蠶運用封印神通時所留。

天色漸暗,巨石上的葉雲,眉頭緊鎖,如此世間神物稀寶,竟然會落在他一個少年手中,拿著如此重寶,葉雲心中難以安寧。

「還好,幸好碧海青玉是世間極為稀奇的存在,認識和見過的人極少。」此時,葉雲知道了青玉的珍貴,回想到青武城中大河客棧的事情,不免有點心跳加速。

至於碧海青玉的功效,葉雲有了新的認識,修行時把碧海青玉握在手中,有著聚靈的效果,這就是他修行速度快別人二十倍的原因。

葉雲總結青玉的種種益處,一時舒展眉頭,滿臉興奮之色,默默道:「三大功能,醒神,愈傷,聚靈。」

他注視著和青玉連在一起的銀絲,眼中閃爍著無奈,天蠶神絲沒有任何功能的上古神物,唯一的特點是,光澤亮麗,水火不侵,萬物不滅,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天蠶神絲是相當的雞肋。

在離開白敷時,葉雲在白敷那激動,渴望,的目光中,毫不猶豫的抽出了一根獨立的天蠶神絲,果斷的送給了白敷,白敷當時感激的鼻涕一把,眼淚一把,就差把葉雲供起來了,當時葉雲擺了擺手,只說了一句話,不就是一根線嗎。

甩了甩因為身懷重寶而有點眩暈的腦袋,葉雲借著月光向著自己的住處行去,由碧海青玉和天蠶神絲所制,形似玉佩似劍穗的青玉和往常一樣被葉雲隨意的掛在腰間,青玉在腰間晃來晃去和葉雲融為一體,沒有什麼不妥,任何人看見恐怕也不會產生懷疑。

葉雲心中打定主意,青玉除了修行時所用,平常對於他來說只是個裝飾物,撿來的裝飾物,他要如從前一樣對待青玉,而不能因為知道它的貴重而捏捏藏藏,那樣搞不好,反而會弄巧成拙。

來到住所,葉雲雙膝盤坐,五心向天,雙手平舉鐵劍,然後,右手托劍,左手捏玉,緩緩閉目,心念一動,納靈決自行運轉,他沒有因為自己比別人快二十倍的修行速度而有任何放鬆。

此刻,他心中甚至有種更加迫切的要變得強大的**,因為他知道,青玉的真實面目遲早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展現在世人面前,那時,身懷如此重寶的自己想要活著,就必須要有自保的實力,這個世界是殘酷的,是血腥的,葉雲不會認為,會有誰搶了自己的青玉而饒了自己的性命。

努力,努力,在努力,向著正真強者的腳步看齊。

活著,活著,要活著,向著未來美好的時光看齊。

第一步,爭取在三門弟子戰時, 村色暖香 ,擺脫王同的魔爪,然後,努力苦修,強大起來,劍靈境界,劍王境界,直至滅殺王同,讓自己活的安心,不用過著隨時喪命提心弔膽的日子,這就是葉雲現在的信念和努力的方向。


葉雲,一個十二歲的懵懂少年,甚至連自己的身世都不知曉,已經被王同逼迫的掙扎在生死邊緣。

穿越之背靠系統好乘涼 ,少年不知世事苦,辰年生死兩茫茫。 唳…………。

青龍山山巔高空,一隻雄鷹振翅厲嘯,葉雲站在五十名內門弟子中,微微抬頭仰望雄鷹,不料,被鷹鳴之聲震的微微側耳。

「葉師弟。」

就在葉雲雙耳轟鳴之時,一位黑袍青年走向葉雲,此人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一副和葉雲極為親近的樣子,朝葉雲喊道。

「哦,高強師兄。」葉雲看著走向自己的青年,微微點頭。

高強,一位在青霞門內門待了三年的普通弟子,三天前,青霞門舉行了選拔賽,此賽,主要是為了選出五十名實力最強大的弟子,參加不久將要開始的三門弟子戰。

在選拔賽時,高強以九階劍士的實力為自己博取了一個名額,被不少同門刮目相看,葉雲也是在那個時候和此人相識。

葉雲來到青霞門的日子,已經有十一個多月,前不久,在知道青玉秘密時,葉雲年少的心多多少少也激動了幾天,激動過後,他心如止水的過著苦修的日子,直到三天前青霞門選拔賽時,他展現給別人的實力和高強一樣,九階劍士,這幾乎是如今青霞門最強弟子的標誌,高強自然喜歡和葉雲這樣的天才交際,須知葉雲入門才短短一年。

「葉師弟,不虧是青霞門的天才弟子,以後進入蓬萊劍派,還望師弟多多關照。」高強來到葉雲身旁,笑呵呵的說道。

「哪裡,哪裡,師兄過獎了。」葉雲微微搖了搖頭,羨慕道:「要說天才弟子,應該是無道和朱恆這兩位師兄,他們各自用了一年的時間就成為了劍師強者。」

高強聽到無道二字,心中掠過一絲涼意,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選拔賽上,無道以一階劍師的實力對戰青霞門如今的大弟子朱恆五階劍師,那一戰,他記憶猶新。

朱恆,在青霞門待了整整二十年的內門弟子,十九年停留在劍士境界,為青霞門立功最多的弟子,攢了近二十年的靈草,此人一年用掉了二十年的積攢,可以說,是一位用靈草堆積出來的五階劍師,可見此人是一個徹徹底底的變態人物,忍耐程度非同尋常。

無道,就更不用說了,年過半百的老頭子,入門一年就成為劍師,讓青霞門無數弟子望而生畏。

選拔賽上,無道老變態和那個不老不小的變態朱恆撞上了,當時,青霞門所有觀戰的長老和弟子,都猜到無道可能接不下朱恆一劍之威。

且不說,朱恆比無道高出四階的修為,因為,朱恆十九年雖然停留在劍士境界,但是無數次進入過巨鯊洞他,戰鬥經驗何其豐富,這是青霞門人盡皆知的事情。

當兩人拔劍相戰時,葉雲甚至不忍的閉上了眼睛,他不願看到年過半百的無道,遭受皮肉之苦,但是,世間世事無常,那時,周圍響起震天的驚駭聲,葉雲睜眼看去,朱恆已經躺在了地上,徹底的失去了戰鬥力,無道似乎不費吹灰之力,以一階劍師的實力擊敗了五階劍師朱恆。

那一戰,葉雲沒有看清楚無道是如何出手的,戰後,青霞門的長老們覺得事情有點蹊蹺,但迫於臨近三門弟子戰,長老們也沒細問,門主陸騰也不在現場。

選拔賽后,無道的威名和朱恆的強大震驚青霞門,朱恆雖然敗在了無道手下,但他是一個確確實實的五階劍師,兩人的聲名蓋過了盛極一時的葉雲。

「葉師弟,他們一個年過半百,一個年近中年,怎麼能和你比。」高強大幅度的晃了晃身子,掩飾剛才心中的失態,悻悻道:「青霞門怎麼會有這麼變態的兩個人物。」

高強心中有點失落,他堂堂九階劍士,也算是青霞門弟子中的頂尖高手了,可是遇見無道和朱恆,只能落得個陪襯的下場。

「師兄不必在意。」葉雲似乎看出了高強的不對勁,道:「大道無形,一劍在手即可。」

高強怔住了,他看著葉雲陷入沉思,沒想到此人小小年紀,竟能說出如此悟透世事的話。

就在五十名弟子相互交談時,突然,四道身影並肩而來,兩人有說有笑,兩人神色肅然。

他們分別是交談中的王同和於文竹,以及執法長老牛長老和管理內門弟子的金長老。

葉雲和身旁眾弟子看著來人,陷入安靜。

四人來到近前,牛長老略微上前,看著眼前眾人,喊道:「明日,前往蓬萊劍派,想必你們都知道將要發生的事情,我也不在廢話,接下來,按照你們實力的強弱,發放給你們應得的靈草。」

人群中,高強聽到靈草二字,雙眼放光,須知在青霞門只有每年參加三門弟子戰的弟子才能得到靈草,葉雲望著高強的表情,不由得看向自己掛在腰間的青玉,陣陣幸福感油然而生。

靈草,修行者最基本也是最簡單的必備物品,吸收靈草可以加快修行者的修行速度,如今,像這些東西已經被人族各大門派和勢力所掌握,因低級修行者較多的原因,靈草也成了比較珍貴的修行消耗物。

在牛長老講話時,王同和於文竹相互對視一眼,兩人眼中笑意盛然,金長老一聲不吭站在兩人身旁,這時,牛長老轉身看向三人。

「王長老,你招收的五千名外門弟子,有三百人進入內門,有七人參加三門弟子戰,經核算,獎勵你靈草三百份,靈石七份。」牛長老看向王同,道。

「於長老,加上往年的外門弟子,你共訓練了八千九百名外門弟子,有七百名弟子進入內門,你是傳功長老,領的是雙倍獎勵,經核算,獎勵你靈草一千四百份。」牛長老看向於文竹。

「金長老,內門弟子中有兩人是劍師,十人是九階劍士,核算后,獎勵給你,靈石三十份。」牛長老看著金長老,道。

牛長老取下手腕的空間鐲,分別發放完三人的獎勵,問道:「三位長老,可有意見?」

見三人沒有吭聲,牛長老又道:「哦,對了,一百份靈草可以換取一份靈石,如若你們有意交換,可以私下直接找我。」

「牛長老,門主還真是待你不薄啊,身為執法長老,還管著青霞門的修行資源。」王同陰測測的看著牛長老,嘿嘿笑道。


「是呀,還真是個肥差事。」於文竹笑眯眯的樣子,道。

「哼。」

一直沒開口的金長老,聽見兩人話語,冷哼道:「那是門主信得過牛長老,豈是那些雞鳴狗盜,嗜殺成性之輩可比。」

「你。」或許是金長老說到了王同的痛處,王同一時語塞,於文竹看著神色始終不變的牛長老,保持了沉默。

五十名弟子中,銀眉黑袍老人無道,看著眼前四位長老的舌間交鋒,無動於衷,不知在想些什麼。

葉雲斜了眼遠處的王同,微微低頭不語,心中的小九九隻有他自己知道,在他身旁不遠處站著一位黑袍中年男子,劍眉星目,皮膚黝黑,此人正是朱恆。

在個別弟子站的腿發酸時,牛長老終於喊起了弟子們的獎勵。

「朱恆,五階劍師,靈草五百份。」

「無道,一階劍師,靈草一百份。」

「葉雲,九階劍士,靈草十份。」

「………………………………………………。」

片刻后,所有弟子的獎勵全部發放完畢,牛長老在念到朱恆和無道時,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牛長老發放完獎勵,便遣散了眾人。

葉雲掂了掂手中的十份靈草,微微一笑便要離去,像靈草這玩意,對葉雲來說是個新奇貨但不稀奇,本身擁有青玉的葉雲絲毫沒放在心上。

「葉師弟。」

聽見有人喊自己名字,葉雲聞聲望去,發現是高強,他心中無語的搖了搖頭,這傢伙還真能黏人啊。

「不如一起走!」高強嘿嘿一笑,道。

葉雲掃了眼高強,轉身就走,高強見葉雲沒表態,就當葉雲默認了,三做兩步追上葉雲,一手搭在葉雲肩上,兩人緩步而去。

牛長老轉身看了眼王同和於文竹,沒做聲,他單獨向金長老打了個招呼,拂袖而去。

轉眼,就剩王同和於文竹站在原地,王同看著遠處葉雲模糊的身影,冷麵霜眉,他的表情被站在身邊的於文竹看到。

「怎麼,王長老,心中有事?」於文竹肉笑皮不笑,道。

「咦,於兄,現在就咋兩人,你…。」王同瞪眼,道。

「嘿嘿。」於文竹奸笑一聲,道:「馬上就要去蓬萊了,等見到我們的大哥,不知你有什麼想法?」

「想法自然是有,就希望於兄,到時候多多美言幾句,你和大哥的關係可和我不一樣。」王同酸溜溜的,道。

「有什麼不一樣的,雖然大哥是我的表哥,但是,當年你可是大哥手下的狠角色啊。」於文竹,搖頭晃腦,道。

「不說了,明日見到大哥在說,我還有些事情。」王同和於文竹打了個招呼,匆匆而去。

於文竹站在原地,看著王同的身影,默默道:「昔日的狠角色,老了啊,明日見到大哥不管怎樣,也要求他把我留在蓬萊島,就算不惜面見掌教。」

葉雲回到住處,稍稍整理了下寒酸的行囊,一把鐵劍兩卷竹簡和一件灰色衣袍,在屋內休息時葉雲不由想起了白敷。

「該下山,向我那兄弟告別了。」葉雲微微一笑,走出木屋,向著山腳行去,明日清晨就要去蓬萊劍派參加三門弟子戰,葉雲心中非常沒低,他只知道像青霞門這般的存在,只是蓬萊劍派的分門,可見蓬萊劍派何等的龐大。

青龍山山腳。

「白敷,白敷。」

葉雲站在白敷住處,喊了數聲,不見有人回話,他一把推開木門。

「這傢伙,難道還在打雜…。」葉雲看著空無一人的房間,便做在竹椅上,閉目修神。

數個時辰后,葉雲睜開雙目,見暮色臨近,不時有點著急,平日這個時間,外門弟子的雜活早已停止,此刻,白敷還沒回到住處,葉雲心中不免有點擔心。

焦急中的葉雲很乾脆的翻下竹椅,一屁溝躍上了旁邊的木床,直接取下腰間青玉,進入修行狀態,左右都是個等,葉雲不想白白浪費時間,他心中打定主意,今晚見不到白敷,就不回住處。

青龍山,暮色中的最後一絲霞紅消失,片刻,山腳茫茫大海中出現一輪彎月,一條鯉魚躍出水面,泛起層層水花,水中彎月消失。

黑色夜空中,那彎彎明月穩如磐石,不知不覺中挪動著自己緩慢如蝸牛般的腳步,漸漸的,彎月靠近天空西面方位。

木屋中,葉雲已經進入空靈狀態,手中青玉泛起點點綠光,隨著時間的推移,成了絲絲綠光,直至,片片綠光覆蓋了葉雲。


嗡,嗡。

木屋中,綠光以葉云為中心一脹一縮,神秘莫測,葉雲頭頂泛起絲絲深綠色氣體,遠遠看去透著陣陣靈光,讓人捉摸不定。

葉雲氣海中,無數靈氣聚成的風暴,狂嘯著捲起陣陣龍捲風似的破壞力,撕扯著氣海四周,在氣海中心位置,一把近乎實質般的寸許短劍,在風暴中滴溜溜轉個不停,每當風暴來襲,它那轉動的速度都要被撞的略微停滯。

甚至,在幾股龐大的風暴夾擊之下,寸許短劍搖搖欲碎,它似乎是一棵柔弱的小草,隨時可能被炙熱的焰火化為灰燼。

此時,盤膝坐在木床上的葉雲,臉上泛起絲絲痛苦之色,慢慢的痛苦之色好似布遍全身,他嘴角流出絲絲血跡,牙齒不停的打顫,疼痛達到了極致,葉雲忍無可忍,疼的不能自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