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下定決心了嗎?這可是你自己的性命,五年之後你、、、”慈厄深深的看了眼已經醒來的雪兒,冷靜的問道。

“我願意!”雪兒斬釘截鐵的應道,一點猶豫也不曾出現,因爲她知道自己已經和他融爲了一體,爲了他她什麼都願意!

“好!”慈厄放下了心中的石頭,緩緩地把自己的真氣灌入到雪兒的體內,一條銀色的印記開始慢慢的浮現了出來,道家加持封印相信沒有幾人能夠發現。

PS:今天一更送到,晚上還有一更的哦!大大們花花砸過來啊,老酒求支持! 臨行前,慈厄從懷中掏出一本線裝經書遞給了秦偉,說道:“有時間了看看這經書吧,修身養性不錯。”

對於慈厄的話,秦偉是百分百的相信,當即連連點頭應道:“道長所言甚是,小子受益匪淺一定會潛心研習一番的,這幾日叨擾了等小子閒暇之時一定再來向道長問道。”

“呵呵,好說好說,雪兒傷勢基本無大礙了,就是、、、好好待她吧!”

“恩恩,會的會的。道長再見!”

雪兒牽着秦偉的手臂,依戀的說道:“道長同你講了些什麼啊?去了這麼久?”

“呵呵,沒事兒就是感謝一下道長嘛,怎麼說也治好了你我總得好生感謝一番咯!呃,對了,道長給了我一本經書,呢,你看看吧。”

看着經書上的“皇極經世”四字,雪兒頓時一驚,不敢相信的望着秦偉問道:“真是道長送你的嗎?”

秦偉呵呵一笑道:“這還有假啊?怎麼了,這書是假的嗎?要不就扔掉吧?”

雪兒卻是一把將經書抱在了懷中,嗔罵道:“去你的,敗家子啊!”

秦偉摸了摸腦袋恁是木有搞明白是神馬情況,心道這經書難道有什麼問題不成?

“既然是道長贈與你的,你就好好拿着吧,恁,收起來吧!”雪兒像是聽話賢惠的小媳婦兒似的將經書好好的包裹了一番之後遞給了秦偉,只是心中的驚駭卻是難以言明!

紫靈宮閣中,慈苦上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師兄慈厄,滿是疑問的說道:“師兄,此話當真?”

慈厄楞眼看了一眼慈苦,埋怨道:“你這是成何體統啊?虧的還是道門高人也不怕外人笑話?”

“哎呀,師兄你就給我說說啊,這《皇極經世》可是孤本,你怎麼能隨便送人呢?”慈苦滿是抱怨的說道,直接無視了慈厄眼中深深的憤怒。

“孤本?隨便?你又想捱揍了是吧,爲兄所做當然有原因,你道法淺薄自不會明瞭,簡直氣死我了!也不知道當時師父是怎麼想的,竟然把掌門之位傳於你,實在是大錯特錯啊!”

“呵呵,師兄,你就別抱怨了,師父的心思又豈是我們能揣摩的出的啊?你趕緊回你的魔音洞去吧,《皇極經世》送人就送人吧,反正又沒人能看得懂!”

慈厄氣呼呼的騰身而起,瞬間一至百米之外,怒罵道:“慈苦,你個傻瓜,師父九泉之下定要被你氣活不可!”

門外的慧乾聽着兩位掌教這般鬥嘴,早已笑的直不起了腰,見到慈厄氣呼呼的走掉,趕緊推開閣門見到掌門還在,這才放心下來慢慢將門掩上、、、

卻說當日寧傑縱身一躍跳下了石崖算是換回了一命,只是他萬般沒有想到自己落下之地竟然是一個蛇窩!

當他光着身子爬到了山下的時候,終於虛脫的暈倒在了路上,不過那種劫後餘生的興奮卻是讓他帶着笑進了手術室。

“傑兒,你醒了啊?怎麼樣,身上還有哪裏不舒服的嗎?”嬌豔美婦看着寧傑睜開眼睛,頓時高興的不得了,趕忙噓寒問暖起來。

寧傑淡淡迴應道“我沒事!兵少怎麼樣?”

美婦欲言又止,可是當她看到寧傑臉上的陰狠之色後,心神一顫暗道兒子莫不是中邪了吧?只好老實說道:“趙兵現在基本成了植物人,對了,告訴老媽你們在泰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啊?怎麼傷成這樣,要是叫你爸知道了,看你怎麼交代啊!”

神醫弃女:高冷殿下狠撩人

“嗯?只是植物人嗎?”寧傑眉頭一皺,怎麼也麼有想到趙兵的命竟然這麼大,當下下定決心道:“哼,植物人是嗎?做兄弟的我怎麼也要親自送你一程,讓你少受點兒罪不是!哈哈哈、、、”

美婦乍聽到自己的寶貝兒子這般說話,還以爲是傷心過了頭,趕緊按響了牀頭的傳呼電鈴,焦急的喚道:“傑兒,沒事的,一切都過去了。”

說着還把寧傑抱在了懷中,一股刺鼻的胭脂味兒鑽進了寧傑的鼻子裏面,寧傑厭惡的一把推開了美婦說道:“我要出院!”

“啊?”美婦顯然不知道自己的寶貝兒子爲什麼要出院,只是作爲母親她自不會聽寧傑的話,開始勸解道:“傑兒啊,出院也可以,不過咱們轉到燕京總醫院去吧,那裏的條件比這裏確實好多了!”

寧傑這纔想起自己怕是還沒回燕京,知道怕是趙兵已經回了燕京,當即說道:“好,你看着安排吧!我累了!”

“哦哦,好的,那兒子你先睡覺吧,我馬上去安排。”

飛速奔跑着的火車載着秦偉和雪兒一道開往了濟南站,一路上兩人無話不談從兒時說到了現在,說到了天宮說到了自己的家庭。


越是瞭解的越多,秦偉越是覺得眼前的女孩兒是多麼可憐,看着斜臥在自己懷裏的女孩兒秦偉知道自己經歷的那些磨難比起她來說真的不算什麼!

突然車廂裏面掛着的電視上面一個身影一閃而過,不過秦偉還是一眼認了出來那是誰?

尤其是屏幕上面一行紅色的大字“現實中的生化危機”,看着下面播放的一段視頻秦偉頓時癱坐在了椅子上,將沉睡的雪兒摟的更緊了。

怎麼會這樣?

秦偉在心底問自己,他實在是沒有想到當日南天門之戰會被人拍到還傳到了網上,這不是要雪兒的命嗎?

雪兒從天宮逃走,現在估計還再繼續被追捕,有了這個視頻那些人不是有了線索了,雖然視頻不是很清晰但是秦偉毫不懷疑國家那些人的力量,找到雪兒應該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雖然很容易就下了這樣的結論,但是這結論帶給秦偉的可是深深的恐懼。

看着車廂裏面議論紛紛的說着片子裏面講的視頻,秦偉覺得他們談的就是自己就是雪兒,一種莫名的恐慌帶着他緊緊的縮在了牆角不敢再繼續往下面去想了。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李墨言躺在病牀上也看到了這個視頻,而且是她自己親手拍下的視頻,一股深深的憤怒涌上了心頭,她一把扔掉了手中的遙控器怒目圓睜望着驚住的母親粗聲喝問道:“誰叫你亂動我的東西的?你走,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言兒,你?媽媽不是故意的,媽媽只是、、、只是、、、爲了、、、爲了、、、”

還沒等何緣把話說完,李墨言就怒吼道:“夠啦!我再也不想聽見你說話,你滾!你不是我媽媽!”

何緣呆呆的看着哭的像是淚花的李墨言,一股深深的無力感涌上了心頭,癡癡的自語道:“還是這樣?還是這樣、、、老天啊?你爲什麼要這麼折磨我啊?到底我哪裏做錯了啊?”

PS:二更求花,老酒需要支持哈!花花越多更新越多哦! 從泰安到濟南的火車不過短短三個小時,但是秦偉卻是覺得像是經歷了一整天似的,直到走下火車他都還是後怕不已。

雪兒見秦偉臉色蒼白,頓時關切的問道:“秦大哥,你沒事兒吧?看你臉色這麼蒼白,要不要緊啊?”

“呃?我沒事兒啦,只是坐車坐的有些久,頭有些疼沒什麼大事兒的哦!”秦偉強自鎮定,不敢把事實告訴雪兒,他不想讓雪兒覺得爲難,能做的只是儘自己最大的力多和雪兒呆的久一點。

聽到秦偉這般說話,雪兒倒是也沒再多想,緊緊的靠在秦偉的身上,臉上的幸福之色無以言表。

“秦大哥,我們這是去哪裏啊?”

對於雪兒的小女人態,秦偉也很高興,只是錯過了開學的日子終究讓他有些失落,神祕的望着雪兒長長的睫毛說道:“嘿嘿,一會兒就知道了哦!”

“哎呀,快說嘛,我現在就想知道啦!快說快說啦、、、”

“哈哈、、、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追上我就告訴你!”

一路上兩人瘋狂的追逐着,不一會兒雪兒臉頰上就滲出了一溜細細汗珠,臉色也有些卡白了、、、

走在山大的校園裏面,秦偉這才記起自己還是一名大二在讀學生,只是是不是學生對原來的他沒什麼影響,畢竟“偉哥真猥”這個外號也算是讓他小小出名了一把。

對於大學校園,雪兒眼中更多的是癡迷之色!

“哇,好漂亮的假山啊!”雪兒歡呼雀躍的一下子鑽進了學子湖邊的假山石裏面,像是一隻快樂的小精靈對一切充滿了好奇。

看來雪比我更需要一個大學經歷啊!

秦偉這般想着,也被雪兒的興奮所感染了,放開了心胸投入到校園的如詩如畫的風景中去。

雖然他已經是大二的學長,但是自己一直沒有完整的走過校園,每天都是三點一線,宿舍—教室—食堂。突然融入到了校園裏面,秦偉也是發現原來自己的山大也不錯,不愧是排名前十的名校。

就在兩人流連忘返與美麗校園的時候,身後不知不覺的多了幾條長長的尾巴!

“啊?快看呢,那不是人稱‘衰哥’的秦偉嗎?”

“哪裏哪裏?”

“靠!一顆小白菜又被豬拱了!”一挫男痛心疾首嚷道。

、、、

秦偉走進幾天沒進去的教室,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一陣淒涼無端涌上了心頭,只是看到了窗外站着的雪兒靚麗的背影,他瞬間變得自信滿滿起來。

“大鵬,導員沒有找我吧?”秦偉拍了拍室友張鵬的肩膀,熱情的問道。

對於張鵬,秦偉的感覺還是不錯的。至少在自己的大學生活裏面,張鵬絕對是對自己幫助最多的人了。

張鵬顯然沒有料到秦偉今天能來上課,吃驚的問道:“你死哪裏去了啊?哥幾個還以爲你揹着我們偷偷進了盤絲洞呢!”

秦偉抹了一把冷汗,額頭出了一條黑線,“擦,我有那麼不講義氣嗎?只是遇到了點麻煩,倒是你們幾個牲口竟然放老子的鴿子,說說又泡到了幾個學妹啊?”

張鵬嘿嘿一笑道:“你猜呢?嘿嘿,那叫一個正點呢,不是我說老三啊,你也得抓緊了,再不快點下手,這一屆的學妹可都成了那些牲口的菜了哦!”

“去你的!我纔不幹這麼缺德的事兒呢,那些小蘿莉也就你們感興趣。”

“靠,不帶這樣的哈!不過,你小子幾天不見,倒是嘴上功夫見長哦?老實交代是是不那個了哦?哈哈哈、、、、”

“暈,你看哥是那樣的人嗎?不要錢我都不<幹>!”秦偉一陣鄙夷,對於那些男人之間的暗語他還是懂得的,纔不會上當!


不過,嘿嘿,話說秦偉童鞋也成功的擺脫了處男的身份,頓時也是有了驕傲的資本了。

張鵬也是鄙夷的迴應道,“晚上帶你見見嫂子,幾天沒聚了也該出去樂樂了。”

“這個、、、”想到外面還有一個美嬌娘,秦偉露出了爲難的神色,還沒有說完就被張鵬給打斷了。

“你要是敢不去,哼,晚上看我們怎麼回去收拾你?嘿嘿,你懂得!”


秦偉冷汗直冒,肚子裏一陣噁心,對於119室的刑罰他可是深有體會的,當即改口道:“去!去!怎麼不去啊!那我帶個人方便吧?”

“哦,怎麼會呢?人多才熱鬧嘛,不過你小子帶誰啊?”

秦偉卻是不敢現在就說出雪兒來,否則非要被這傢伙給堵一天不可,趕忙換了個話題問道:“大鵬,能先借我點錢嗎?”

張鵬一陣狐疑之後,嘿嘿的笑了起來道“了改了改,不過別怪哥沒提醒你哦,那東西還是少用爲好!”

對於張鵬的話,秦偉直接選擇了無視,作爲二十一世紀的標準宅男他哪裏不知道張鵬話裏是什麼意思?

不過,秦偉也不願過多的解釋,拿着張鵬遞過來的十幾張百元大鈔,感激的說道:“大鵬謝謝你!”

說完就快速的出了教室,背後傳來張鵬的話語“你小子!”然後繼續拿起了桌子裏面的P4,一陣蝕骨銷魂的聲音瞬間傳到了他的耳朵、、、

當秦偉走到教室外面的時候臉色瞬間陰冷了起來,憤怒的向着遠處快速的跑了過去。

“你放開我,我不會跟你走的!”雪兒使勁的甩着嚴鳴的手臂,厭惡的反抗道。

“罵了隔壁的,老大看上你是你的福氣,還敢跟你嚴大爺裝烈女是不,乖乖的跟我走,否則,哼,大爺叫你後悔進山大讀書!”嚴鳴對着雪兒威脅了起來,想咱嚴大爺在山大哪個敢不聽自己的話,而且還是樊少交代的事情,這要辦不成指不定又要送多少女人過去呢?

遠處校園主幹道上,一輛奔馳SUV靜靜的停靠在路中間堵住了前面的車輛,不過卻沒有人敢發一句牢騷。


因爲這車的主人他們都知道——樊少,一個神祕的男人!

誰也不知道樊少的身份,但是任何一個敢同樊少作對的人或是樊少討厭的人一個個都莫名的從山大消失了!

秦偉一眼就看到了立在大奔車門邊上的樊少,雖然心裏有深深的膽怯但是看到自己的女人被嚴鳴抓住,他又總能忍心於是硬着頭皮走了過去。

“我說放了她!”

“秦大哥!”


PS:老酒今天生病了,身體好難受的,更新晚了大大 們見諒啊!厚着臉皮求花花哦! 遇見愛情的瑜小姐 ,一個最傻逼的人,竟然會有英雄救美的時候,而且貌似還真的泡到了妹紙!

頓時是一陣眼珠掉在地上的聲音,衆人都爲雪兒感到不值,竟然會相信秦偉這個“衰哥”當真是出門不鎖門的傻女人,更重要的還是指不定什麼時候連帶秦偉一起就要被丟到了那些紙醉金迷的地方去了!

暴怒中的秦偉哪管什麼樊少嚴大爺的只管向着雪兒衝了過去,倒是有一番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至於是不是英雄氣短就不知道了。

嚴鳴見秦偉如餓狼般撲了過來,眼中一片厭惡之色,猛的帶起雪兒在地上翻滾了兩圈堪堪錯過了秦偉的雙拳,怒罵道:“鄉巴佬你找死是不?”

秦偉見雪兒身上衣服已經擦破,頓時怒火叢生,一雙古井無波的眼睛突然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他只覺得體內小腹處一股邪火猛的竄出,再也控制不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