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用擔心,你們一個都逃不掉,你們兩個都是主角!”

冷冷的一笑,夜星魂嘴角彎起一道邪魅的弧度,眼底深處卻有着難以壓抑的火光。

“放過我……這些都是三口源一的注意,我是被強迫的……”

看着夜星魂那宛如惡魔的笑容,以及門外那血腥的一幕,田中一郎徹底崩潰了,好不容易被藍色小藥丸強行支起的小蚯蚓再次軟了下來,更是有一道腥臊的液體從其下體溢出。 “放心,你們都會有機會的,我怎麼可能漏了你們任何一個呢!”

面對田中一郎的推卸和求饒,以及三口源一的怒罵,夜星魂輕輕的攬着已經陷入熟睡的藍馨,柔情的看向藍馨的目光移到兩人身上時再次變得冰冷襲人。

一招手,青光劍發出一道劍鳴,從三口源一體內飛出,下一瞬就靜靜地出現在了夜星魂的手中。

青光四溢的劍身上沒有一絲血污,依舊明亮照人。

就在三口源一疑惑對方怎麼會就這樣放過自己的時候,夜星魂將青光劍收回體內,同時,八柄精巧的飛刀再次出現在他的手上。

夜星魂緩緩將眼睜開,一道晦澀的黑芒在其眼中閃爍。

三口源一和田中一郎突然驚駭的發現,自己居然騰空而起,而自己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最後兩人都已大字型懸空貼在了牆上!

在兩人驚駭莫名的目光中,夜星魂手中的八柄飛刀凌空懸浮,齊齊對準了他們的四肢。

ωwш тт kǎn CO

梭梭梭!

帶着道道破空聲,八柄飛刀分別插進兩人的四肢,牢牢地將兩人釘在了牆上。

還沒等兩人發出痛呼,兩道銀色的光芒再次射進了兩人的頸部,留下一小段銀色小針在空氣中顫抖。


而田中兩人的慘呼還未出口就戛然而止,只見兩人兩人臉色蒼白扭曲的張嘴大呼,卻沒有絲毫的聲音發出,場面着實有些詭異的恐怖。

就在田中兩人以爲這就是對他們的懲罰的時候,兩根細長的銀針再次出現在夜星魂手中。

這次夜星魂沒有將銀針射出,而是來到兩人面前,修長有力的手指輕輕捻動銀針,將兩枚長針緩緩刺入了兩人的左胸。

“這是閻王奪命針的第十八針,我也是第一次施展,若有不周到的地方還請多多海涵!”

語氣中正平和就像是一個醫生在對病人囑咐什麼,可那嘴角邪魅的弧度,以及眼眸中無情的冰冷神色,卻是和溫和的聲線形成的強烈的反差。

閻王奪命針是在一次任務中以外獲得的,被一箇中東石油大亨當古玩收藏在家,在完成任務後,夜星魂就順手拿了去。

在幾次任務受傷的時候,他有拿銀針在自己身上做過實驗,效果還不錯,能極好的控制傷勢,並加速其好轉,但缺點也是顯而易見的,那就是針如其名,雖然能從閻王手中奪命,卻也有着獨闖地獄的痛苦。

而且是一針比一針痛苦,夜星魂只在自己身上最多試過第九針,後面的他卻是再也不想試了。

但是這套針法也並不是無解,其中同樣也含有一套麻痹知覺的針法,可以配合閻王奪命針的使用。

當然現在的夜星魂,很自然的選擇性的忘記了那套麻痹知覺的針法,單獨使用了閻王奪命針!

就在夜星魂的手指離開銀針的瞬間,田中一郎和三口源一如遭電擊,五官和臉上的肌肉急劇扭曲起來,眼淚鼻涕和口水紛紛不受控制的流出,豆大的汗滴更是瞬間打溼了兩人原本就不多的衣衫。

兩人大張着嘴巴,不斷的發出嗚嗚的嘶喊聲,卻依舊只連聲帶都無法震動。

兩人不斷的扭曲着身子,彷彿經受着無與倫比的折磨,隨着四肢的抖動,不斷的被釘着他們四肢的飛刀的鋒利刀刃帶起一塊塊血肉,大量的血液從傷口處流出。

看着兩人悲慘的模樣,夜星魂眼中的冰冷才微微緩和,遂即頭也不回的往房間外走去。

就在離開房間的瞬間,夜星魂在門口站定,轉過頭一縷邪魅的微笑泛起,“對了,忘記告訴你們了,這招閻王奪命針有續命之奇效,希望你們慢慢享受!”

也不管兩人是否明白,夜星魂毫不猶豫的踏出了房間。

房間中田中兩人眼淚不斷的眼中流入出無比的恐懼神色,以及對立即死亡的嚮往!

直到數小時後,傅洪等人查到這後,纔在牆上發現了兩具全身肌肉都已扭曲,幾乎全身血液都已經流乾了的不成人型的屍體。

當場進入房間的人中也就傅洪勉強忍住沒有反胃,但也是臉色蒼白。就連以穩重堅毅著稱的李弘毅都是臉色難看的退出房間乾嘔去了。

而可憐的水柔兒更是在進入大廳的時候看見滿地身首分離的屍體時就吐得稀里嘩啦了……


當夜星魂抱着藍馨回到藍鵬展在天豪小區的別墅時,這個一個大型集團的董事長正滿臉焦急的在廳子中踱步,而名貴的大理石地板上躺滿了菸蒂。

當夜星魂推門而進到時候,藍鵬展滿是驚喜的看着躺在夜星魂懷中沉沉睡去的女兒,虎目泛紅幾乎要流出淚來。

“伯父,馨兒今晚受了太大刺激,需要好好休息下,我抱她去房間,你也去休息吧,事情我都處理好了!”

說完在藍鵬展默許的目光中,抱着藍馨上了二樓。

藍鵬展卻沒有第一時間去洗漱休息,而是一掃之前的陰霾,滿眼爲老不尊壞笑地看向那道抱着女兒離去的身影:也不知道今晚會不會發生一些不能不說的故事呢?哎,老咯,老咯!

但事情明顯沒有向某個爲老不尊的老爹心中所想的那樣發展,整整一個晚上夜星魂什麼事都沒做,只是緊緊握着在睡夢中也不願意放開自己大手的小手,在藍大小姐的牀邊坐了一晚。

對於夜星魂這種修士而言,一晚不睡並不會有任何影響,而且天魔功的修煉並不需要嚴格的五心朝天式的打坐,經過一晚的修煉夜星魂非但沒有任何的疲勞,反而更加的神采奕奕了。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新版 ,但是對方受了太大刺激,晚上自己得陪她,讓白芯不要等自己。

白芯自然是善解人意的囑咐小男人好好照顧藍馨,但是掛了電話卻難免有一絲酸酸的感覺。

當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灑滿房間,帶起陣陣斑駁,藍馨秀美的睫毛微微顫抖,然後杏眼朦朧的睜開了美眸。

第一個落入她眼簾的就是緊緊握着自己手的男子。

男子安靜的坐在牀邊,俊逸的臉龐宛如刀刻斧鑿,劍眉入鬢,略顯冷硬的薄脣卻有着難言的溫和弧度,呼吸平穩而悠長,給人帶來一種全身心的安全感。

昨晚的一幕幕再次快速的從腦海中閃過,藍馨看着眼前的男子眼眸中水霧迷濛,輕悄悄的支起身子,藍馨緩緩的靠向牀前的身影,芳心猶如鹿撞。

杏目微閉,溫潤的櫻桃小嘴慢慢貼向那個略感冷硬的嘴脣,難以抑制的紅霞快速佈滿她粉嫩的肌膚,染上一層誘人的紅韻。

“我能說我是被自願的嗎?”

就在藍大小姐的櫻桃小嘴就要貼上那個冰冷的嘴脣的時候,一道略帶戲虐的磁性男音在房間中響起,只見一道宛若星辰的眼眸帶着笑意直愣愣的盯着她。

啊!!!

還沒等藍大小姐發出羞人的尖叫,一直有力的大手已經已經霸道的攬住了她的後頸,制止了她羞澀的想要後退的企圖。

下一瞬,一張略帶冷硬,卻令人無比溫馨的嘴脣緊緊的捉住了她的櫻桃小嘴。

一條溼潤的大舌更是靈巧的撬開了的她的貝齒,瘋狂的在其口中肆虐,不停的追逐着她的丁香小舌,掠奪者她的香津……

當良久脣分,一道晶瑩的絲線從兩人脣分處拉起,使得已經癱軟在夜星魂懷中的藍大小姐更是羞澀難當,將美好的螓首藏在心愛男人的懷中,心安理得的當起了鴕鳥。

當藍馨挽着夜星魂的手走下樓梯時,藍鵬展已經坐在飯廳裏一邊看着報紙一邊吃着早飯了。

看着女兒那嬌羞的神色,和俏臉上仍舊沒有完全退去紅韻,以及夜星魂神采奕奕的神情,藍鵬展嘿嘿一笑,雖然沒有任何的話語,但卻比任何的話語更讓藍馨嬌羞難耐。

而夜星魂卻不管這個爲老不尊的準岳父,大大方方的拉着藍大小姐在桌旁坐下,拿起一個肉包直接塞進了嘴中,咬得滿嘴流油。

冷酷總裁,賺翻了 ! 吃完了一頓溫馨的早餐,藍鵬展和藍馨都去了公司,經過昨天的晚會的一場鬧劇,估計如今全深戶市,甚至全東海省都知道了鵬展集團的變故。

自然鵬展集團和龍騰集團的合作自然也成爲了衆人關注的焦點,愛麗絲家族對龍騰集團的大力支持更是引起了多方的關注和猜測。

凌峯,這個原本著名的青年企業家,也在消失了一年後強勢迴歸!才第一次在公衆前露面就代表整個龍騰集團宣佈了對鵬展集團的大筆注資,更有愛麗絲家族的大力支持,凌峯幾乎成了整個晚會最耀眼的明星。

當然除了某個左擁右抱的甩手裝櫃外,但是夜星魂的身份卻也只是在上層人物間流傳,民間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龍騰集團其實有一個幕後的東家!

雖然藍大小姐極力要求某個懶人回公司上班,卻被某人以要讀書不能曠課爲由,冠冕堂皇的拒絕了。


結果引來藍大小姐的一陣白眼。

不能曠課?這是你的臺詞嘛……你拿錯劇本了吧,怎麼看自己的小男人都不像是一個認真上課的好學生……

藍大小姐有絕對的理由懷疑,這個花心的男人是不是爲了去學校看那個叫凌菲的女孩,或者別的自己沒發現的相好……

但不管怎樣,夜星魂還是拒絕了藍馨的邀請,“毅然決然”的打車去了學校。

在校門口下了車,但夜星魂卻沒有第一時間進入校門。

因爲有兩撥人正在校門口等着自己。

第一波自然是自我認命的貼身保鏢冰雨,高挑冷豔的冰雨酷酷的靠在蘭博基尼上,寬大的蝴蝶墨鏡遮住了一雙英氣勃勃的鳳眸,卻更顯一絲神祕。

如此香車美人的完美風景線立馬吸引了衆多圍觀羣衆和學生,但冰雨卻絲毫不爲所動,只是安靜的靠在車上,一動不動,彷彿周圍的注視自己的人羣都是一顆顆大白菜……

對於冰雨的到來夜星魂並不意外,雖然自己一再強調自己並不需要鳳組姐妹的保護,但這個要求卻是自己唯一不被貫徹的命令,讓夜星魂無奈的同時,更多的卻是感動。

柔情的看了一眼始終注視着自己的冰雨,夜星魂走向一輛奧迪轎車。

在夜星魂靠近的同時,奧迪車的車窗緩緩降了下來,一個熟悉的側臉出現在了駕駛座上。

“我知道你會來的。”

夜星魂輕輕地靠在車窗旁,百無聊賴的用手指敲擊着車窗的邊緣。


“你能不能別每次要麼不動,一動就是這種大動靜,昨天差點沒把我們腿給跑斷了。”

車內的中年人一臉無奈的看着車外邪魅的青年。

“這不能者多勞嘛,其實你們來不來都無所謂,當然如果你們不怕普通市民恐慌的話!”

極其無賴的調笑了一句,夜星魂就彷彿像沒有聽出中年人的抱怨似的。

“你……哎,我怕了你了,也不是道是不是上輩子欠你的!”

中年人苦笑的搖了搖頭,對於夜星魂的玩笑,他可笑不出來,一個晚上他們小隊跑了將近十個現場,每個現場都有不少被一擊必殺的忍者或是日本間諜。

“上輩子欠不欠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這輩子欠我的,呵呵!”

“你還記着上次的事兒啊,也不知道你這種高人怎麼那麼記仇……”

中年人傅洪自然知道夜星魂提的是什麼事,就是他們第一次見面時,他把對方拉下水,讓夜星魂爲幫助他解決了毒蜂等人的那件事,雖然當時他做的不地道,但也是被逼無奈,沒想到對方一直記着呢……

“能被哥記仇,你就偷着樂吧,哥從來都是仇不過夜的!”


開玩笑的拍了拍車頂,夜星魂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奧迪車,像向校園裏走去。

至於冰雨,在確認夜星魂安然無恙後,她就駕車離開了,雖然她不在意周圍那些圍觀的人,但卻也沒有當猴子給人觀賞的覺悟。

苦笑的看着瀟灑離去的夜星魂,傅洪發動引擎離開了東海大校門,他自然知道夜星魂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在苦笑的同時,更是慶幸自己和對方是朋友並不是仇人!

走進校園,到處都是關於新生晚會的議論,當然議論最多的還是這次新生晚會居然有現實中的明星參與。

據說她原來就是東海大的學生,後來無意中進入了歌壇,聽說如今是一個很紅的歌星。

但夜星魂對於這方面卻沒有任何的瞭解,不管前世今生,追星都和他沒半毛錢關係,他只希望的只是自己不要陷進新生晚會的泥潭就好了!

但似乎正如墨菲定律說的那樣,事情如果有變壞的可能,不管這種可能性有多小,它總會發生。

就在夜星魂到達上課教室時,範偉向他轉達了一件不幸的消息,由於班上沒有男生報名參加新生晚會,結果大家決定抽籤,抽中的宿舍代表班級男生參加新生晚會的表演。

很不幸,由猥瑣男劉彬代表的303寢室很“光榮”獲得了此此次表演的殊榮……

劉彬、範偉和張石頭三人怎看都和表演不搭界,劉彬愣是一個猥瑣男加技術宅,範偉看他圓滾滾的身軀就知道讓他參加美食比賽還行,至於什麼表演……come on!

張石頭哥哥,只要大家一看到他那快快隆起的肌肉,以及滿臉憨憨的表情,立馬就絕了衆人這方面的想法,所以這次新生表演的重任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夜星魂的身上……

夜星魂恨鐵不成鋼的看了眼愧疚的縮在一旁的劉彬,真沒想到他的手除了擼管和玩電腦外,居然還有這種匪夷所思的功能!

相比303一羣男生們蔫菜的表情,凌菲大小姐可是高興的不行,不停在夜星魂耳邊嘰嘰喳喳的出謀劃策,說要替他策劃一個轟動全校的節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