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小子就是嘴甜,你該不是跑來就和我們說這個的吧?」

皮修知道趙庸突然來到,應該是有事。

「兩位院長就讓我在這裡說嗎?」

「嗬,你小子還那麼多講究,那就進蓬萊閣說話吧!

虞世南和趙庸等人走進蓬萊閣坐定,開口說道:「趙庸,你去南陸可有什麼發現嗎?」

「嗯,控制魔獸的是一個叫做魘魔的族類,可是他們在什麼地方卻不得而知,這次打草驚蛇,可能他們會老實一陣子,但不會一直蟄伏不動的,我來學院就是想查看一下是不是有關於他們的記載。」

「魘魔一族?這個倒沒有聽說過,不過你想查看典籍我們到可以提供,有什麼可以幫得上忙的,儘管說!」

「嘿嘿,除了典籍之外我還真有事請你們幫忙!」

趙庸想要進入靈虛幻境,還得徵得他們的同意。

「我就知道你小子來肯定又打什麼主意,說吧,什麼事?」

虞世南白了趙庸一眼。

「那我就不客氣了,除了借閱典籍以外,我想進入靈虛幻境,還有,要煩勞你們通知光明神殿要注意他們那邊的動靜,做好防範!」

「怎麼,那魘魔一族要對東陸下手?」

虞世南聞言也是感到吃驚,那魘魔找趙庸的說法就是黑暗之神衍生出來的族類,那也是黑暗屬性的,怎麼會對擁有聖光的光明之地打主意?

「這個倒不會,我是擔心他們會從光明之地找出什麼克制聖光壓制的辦法,我們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克制聖光壓制的辦法,但是還是要他們小心為妙!」

「嗯,那好吧,我們會去通知他們的,你就放心好了。」

「我們現在就去看看典籍去吧!」

「皮修,你就帶領他們去吧!」

虞世南點點頭。

皮修應了一聲,起身走向蓬萊閣的後面,隨著皮修進入到一間小房間內,可是裡面一本書籍也沒有,趙庸也知道估計是設置了魔法機關的,就像天才書院一樣。

不出趙庸所料,等皮修念起一段古怪的魔法咒語,一個空間傳送門就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趙庸他們進入其中,也是被其中浩如煙海的書籍給震驚了,看來一級是一級的水平,這西蓬學院的書庫不知道比那天才學院的大了多少,不過趙庸現在就對那些典籍感興趣。

皮修領著趙庸來到一排書架跟前,說道:「這些都是記載事件的典籍,你儘管看好了!」

「我想把範圍確定到那場戰爭左右的那段時間內!」

趙庸不想在其他的方面lang費太多的精神力, 貴妃有心疾,得寵著! ,應該也在那段時間內。

皮修又把趙庸領到一個書架前,說道:「這些就是了!」

趙庸伸出手掌,納思之術展開,調動符文在這些典籍上流轉了一遍,一刻鐘的工夫,就把這些典籍的信息弄了出來。

趙庸收回手說道:「皮修院長,我們去靈虛幻境吧!」

「怎麼,你不是要看這些典籍嗎?」

皮修一愣,這個傢伙要看典籍,自己把他領來了,他就連翻都沒翻一下就要走,是不是看自己閑著沒事幹啊?

「我已經看完了!」

趙庸轉身走了出去,弄得皮修還一會才回過神來,這個傢伙是不是覺得自己老眼昏花,什麼都看不見了啊?

「你小子不是在耍我吧?」

皮修關上空間門,追上趙庸說道。

「我怎麼敢啊!我看書向來就是這麼看的,我已經看完了!」

「你小子,我還老到老眼昏花的地步!」

「我是一時半會說不清楚,你老人家不信就算了,等下你老人家開啟靈幻虛境的時候,幫我弄些花花草草、樹木什麼的出來就行了!」

「好吧,我也不知道你小子搞什麼鬼!」

皮修也知道這個傢伙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他不想說,自己也不好再問了,反正就按照他的要求滿足他就行了。 趙庸看著幽蓮一臉茫然的樣子,也覺得太過離奇了,這樣的事情雖說不能按常理來解釋,可是這麼大的變故,從一個絲毫沒有實力的人一路飆升那麼多,還造成那麼大的動靜,這幽蓮一點也不知情還真是讓人無語。

先前幽蓮沒有任何的修為基礎還好說,現在實力突飛猛進,就應該能發覺自己身體里的變化。

「幽蓮,你感覺下自己和以前有什麼不同嗎?」

「庸哥哥,我沒什麼……嗯?」

幽蓮正想說自己沒什麼變化,卻突然發現自己已經能清清楚楚的探知自己的實力達到了一個令自己都驚訝震撼的地步,就連南宮燕兒、柳青兒等人的實力都能探知得清清楚楚了!

「恭喜幽蓮妹妹了!」

柳青兒看著幽蓮說道,可是內心也是被幽蓮這一石激起千層lang,幽蓮的突飛猛進也確實刺激了她,看來她自己還要更加的刻苦修鍊才行了,不然這樣下去就和幽蓮的差距就越來越大了。

那南宮燕兒何嘗不是這樣的心情,先前受到了柳青兒的刺激,現在看到幽蓮的實力突然間高出了自己不知道多少,心裡更是說不出的不甘心,三人之中她就是墊底的了,這樣的情況說什麼自己也難以接受。

雀兒在內心裡對幽蓮的突變感到震撼,自己原來的那種其他幾個女孩子中的優越感也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現在自己的實力已經和她不相上下了,從武修的這一方面來說,甚至要高過她了,要不是自己神獸的強橫體質要比一般的魔法師體質好上許多,她根本就是落在幽蓮的後面了!

這幾個女孩子雖說對趙庸身邊有其他女人也能接受,可是在骨子裡也是希望自己能比其他的女孩子更優秀,所以她們在一起還是有攀比心理的,在趙庸身邊的女孩子越多,這種攀比的心理也就越強烈。

這種心理不僅在她們幾個女孩子身上,還波及到了幽蒼和靈空的身上,到不是他們和這幾個女孩子爭風吃醋,他們和趙庸相處的這一段時間以來,趙庸也沒那他們當做下人來看待,他們也慢慢習慣了在趙庸的身邊效力,可是隨著趙庸的實力的不斷增強,他們覺得自己越來越無力,感覺他們在趙庸的身邊顯得越來越多餘了。

現在最難讓他們接受的是,現在連趙庸身邊的女孩子的實力都要快超過他們了,對於趙庸的實力的快速的成長,他們沒什麼好說的,能跟著一個潛力無限的人也是他們所樂意的,可是對於那些女孩子突然增長的實力,他們怎麼也難以接受,這樣下去,他們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

趙庸撇開其他的一切不說,就單憑自己被截殺的那一次,就知道提高自己的實力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要想繼續尋找柳雲山的下落,今後就避免不了和他們遇上,雖然自己這次僥倖留得小命,誰知道下次還有沒有這麼的幸運!

「好了,這次我們來的目的就是藉助這裡的時間來修鍊的,我們要好好的利用這段時間,努力提高自己的實力,幽蓮的實力增長的太快,可以先慢慢熟悉運用,青兒和燕兒可以互相對練,只是幽蒼,那顆黑靈珠被幽蓮給用了……」

趙庸也不知道幽蒼在這段時間內該怎麼辦了,可是等自己的話剛剛落地,那可兒就歡快的跑到自己的面前,小嘴一張,又一顆黑黝黝的珠子被吐了出來。

「可兒,那黑靈珠不是……?」

趙庸看著可兒也是驚奇不已,明明那顆黑靈珠被幽蓮納入體內,怎麼還會有一顆?

那可兒也不回答,伸出小手在那可珠子上一劃,瞬間那顆珠子就又被一分為二!

趙庸也沒有想到這黑靈珠還可以這樣去分,這下就不用擔心幽蒼沒什麼可以拿來修鍊的了,雖說這黑靈珠不可能是幽蒼必要的,但也肯定對他有莫大的幫助,要不然他也不會守著這樣的一顆珠子幾萬年了!

趙庸隨即又想到了那顆天靈珠,既然黑靈珠可以這樣分,是不是意味這天靈珠也可以?

於是趙庸也不再遲疑,拿出了那顆天靈珠,放到了可兒的面前,可兒這次卻沒有那麼的順利了,圍著天靈珠轉了好久,搗鼓了好一會,才算從天靈珠上分下一個小小的一個來。

趙庸把其中的一個黑靈珠給了幽蒼,一個天靈珠給了靈空,幽蒼和靈空也是高興得連連道謝,雖說珠子小了點,但也夠用了。

眾人也不再多說,各懷心思的在這靈虛幻境里開始了漫長而又短暫的修鍊。

趙庸用每天一半的時間做雀兒的陪練,不過再也沒有用黑炎偷奸耍滑,更沒有施展疾風訣,武技和魔法齊上陣,這也是第一次認認真真的做起了陪練,雀兒也是想打了興奮劑一樣,對趙庸出手也是毫不留情,看來也是受了幽蓮的刺激來真格的了。

趙庸剩下的半天時間就是來用納思術來提高的精神力,自己自從傳承了那烏幽的精神力,確實沒有正經八百的進行過魔修。

其實趙庸每天用半天的時間是來培養那綠炎的,趙庸之所以要求皮修在靈虛幻境里弄出森林和眾多的花花草草,目的就是來培養綠炎,讓綠炎在這樣的環境中吸取更多的生靈之氣,好讓綠炎儘快的壯大成長起來,對於這樣的保命的東西趙庸是不惜時間的,也是值得去花費時間培養的。

不過培養綠炎不要刻意的去控制,只要自己的心裡放開對它的束縛就行了,所以趙庸正好可以借這個時間來修習納思之術,一舉兩得。

柳青兒和南宮燕兒做起了對練,她們也是對提高實力第一次顯示出了極大的熱情和努力,可以說除了睡覺以外就沒有閑過,就像兩隻花蝴蝶不斷的在林間翻飛,魔法對抗產生的聲音中夾雜著不斷的嬌喝之聲,不時的回蕩在林間。

幽蒼和靈空這兩個老傢伙也不甘落後,也互相為對手真槍實彈的幹了起來,幽蓮的時間都用來慢慢消化自己突飛猛進的實力,為了熟練掌控這種新生的力量,她也不時的找幽蒼、靈空或者趙庸、雀兒去對練,她身上的氣質也開始慢慢發生著變化。

就這樣寒來暑往,他們一直在裡面待了十年的的時間,也就是外面的十天的時間,不知道為什麼就被自動的給送了出來。 一行人來到當初開啟靈虛幻境的地方,皮修把手放在房間里那個柱子頂端的水晶球上面,隨即那靈虛幻境的光幕之門就徐徐出現了。


「小弟弟,新婚之時你就跑掉了,讓姐姐我好找啊!」

趙庸等人正要跨入那光幕之門,門口就響起了一個妖魅的聲音。



趙庸一聽到這聲音頭都大了,草,這小妞怎麼知道自己來到了這裡,還及時的出現在這裡?

柳青兒等人聽到話音扭頭一看,就見寒凝雪正一臉笑眯眯的一步三搖的走了過來。

「庸哥哥,你們是怎麼回事?什麼新婚?」

南宮燕兒瞪著趙庸說道,這個傢伙有了她們三個還不夠,難道和那寒凝雪又勾搭上了?還新婚?難不成他們已經……

「這寒凝雪是一廂情願,硬說是趙庸答應了她,在沒有趙庸的情況下舉行了婚禮儀式,說是給他沖什麼喜,還真不知道害臊!」

南宮燕兒的話音剛落,又一個身影從門外閃進,雀兒一臉憤慨的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趙庸差點沒一頭栽倒,這都是什麼情況啊?

「額……你們聊,靈虛幻境的門已經打開了,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皮修看著這一堆的女孩子和趙庸這掰扯不清的關係,自己也是趕緊知趣的離開為好。

「寒凝雪,你這樣做有意思嗎?你也不是小孩子了,開這種玩笑好笑嗎?」

趙庸還是趕緊把她打發走為好,靠,霸王硬上弓的事一個女孩子也做的出來。

「就因為我不是小孩子了,所以做什麼我心裡清楚,我就是喜歡小弟弟嘛,反正我現在是你的人了,現在所以的人都知道我們是舉行過婚禮儀式的,你想賴也賴不掉!」

「趙庸哥哥沒有答應,那就算不得數的,庸哥哥給她一紙休書就行了!」

南宮燕兒也是滿臉氣憤的說道。

「喲,小妹妹,今後我們可是一家人了,按照道理來說,我可是是和趙庸小弟弟第一個舉行婚禮的人,在幾個姐妹中間我可是最大的,所以說話不能沒大沒小的!再說了,寫休書可以啊,只要他不怕引起北冥王國和學院的爭端,儘管去寫好了!」

寒凝雪一點也不生氣,照樣在眾人面前賣弄她的風情。

柳青兒和幽蓮在一旁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種當眾爭風吃醋的事情她們還做不來。

「行了,我不知道你這樣做有什麼目的,但我決不會承認,你還是老老實實回去吧!」

趙庸也不想和她廢什麼話,轉身就和柳青兒等人走近了那光幕之門,雀兒一見也是閃身跟上,那寒凝雪也想要跟上,卻發現自己根本就動不了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走近那光幕之門,然後消失不見,氣得也是咬牙切齒。

自己就那麼的惹趙庸這個傢伙討厭嗎?雖說自己也不是喜歡趙庸,可是趙庸的舉動還是讓她難以接受,自己和他身邊的那幾個相比自己很差嗎?

「哼,趙庸,等著瞧,我會讓你為今天的舉動後悔的!」

寒凝雪銀牙緊咬,恨恨的說道。

趙庸等那光幕之門消失才解除了對寒凝雪的禁錮!

「我說小姑娘,來這裡你父母知道嗎?」

「幹嘛?你別忘了,你這個陪練我還沒有決定不要,所以你現在還是我的陪練,這個是我父親知道的事,你別想再偷懶!」

「好吧,隨便你吧,到時候你父親找上門來,千萬別說是我把你給拐跑了就行!」

「哼,你現在對本小姐還沒有那麼大的吸引力,可以把我拐跑,你就別臭美了!」

雀兒俏臉一紅,隨即自我掩飾的說道。

「呵呵,恐怕有人是口是心非吧!」

幽蓮呵呵一笑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