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一個眼鏡推了推自己的眼鏡,然後揹着小樹林裏面走去。

而當看到朝着裏面走去的青年的時候頓時那一個眼鏡哥嘴裏面低沉的罵了一句。


“我擦,居然是他,怎麼到哪都有這麼一個瘟神,幸好我沒去,不然就死定了。”

青年看着前面的那一個非常瘦弱的身子眼神裏面閃過絲絲懼怕之色,而身子都在輕微的顫抖着。

凌軒和沐語這個時候可不知道這麼一回事,他們兩個這個時候越到了一些困難。

三個身上穿着非常的華麗,一頭短髮搞得閃閃發光,三人並排着的擋住了凌軒還有沐語的去路。

“小子,名流會不是你們兩個能夠去參加的,趕緊滾吧!!!”

一個身上穿着一聲白色範詩哲禮服的青年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然後非常狂傲的朝着凌軒還有這沐語說道。

“我說過,給我讓開, 我是一只罵街NPC 。”

凌軒的眼神深處閃過一絲寒光淡淡的說道,而他旁邊的沐語眼神裏面也是非常隱晦的閃過一道寒光。

“哈哈”

“哈哈!!”

頓時那三個青年大笑了起來,那一副欠扁的樣子讓的凌軒的嘴角扯了扯。

“來啊,你來打啊,我就站在這裏等你打。”

重生之武神道

“無情,穿着紅色還有藍色的那兩個傢伙交給你了,而那一個穿着範詩哲的傢伙就讓我好好的收拾收拾。”

沐語說完之後眼神看了看凌軒。

凌軒點了點頭,雙眼左右看了看,周圍陣陣的微風吹得那樹葉慢慢的飄落下來,而周圍大樹密集,給人一種身處於綠色海洋之中的感覺,凌軒都有些不忍心讓這三個裝逼的傢伙弄髒弄壞了這裏,但是,這些都是迫不得已。

“好”

凌軒的話剛剛說完身子就一步踏了出去,而他的眼神裏面閃爍着道道的寒光。

那三個裝逼的青年距離凌軒還有沐語只有着差不多一米左右,凌軒在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動了,然後伸出手一拳朝着那一個身上穿着紅色西裝的青年砸去。

沐語也不甘落後,在凌軒動的時候他也動了,右手握爪直接朝着那一個身上穿着白色範詩哲服飾的脖子抓去,如果那一個青年要是被這一爪抓到脖子上面絕對會留下一道讓他後悔不及的傷疤。 凌軒一下子便到了那一個身上穿着紅色西裝青年的面前,而這個時候這一個身上穿着紅色西裝的青年還沒有緩過神來,當緩過神來的時候凌軒的拳頭一句快到了他的面門之上。“你知道我是……”

“咔嚓”

“啊!!”

青年的話還沒有說完,凌軒的一拳直接砸在了他的鼻子之上,直接一拳把他的鼻子給砸折了。

“我管你是誰,敢當我的路,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要讓他知道我凌無情的手段。”

凌軒冷哼一聲,看了一眼那捂住自己鼻子的青年之後身子又是噌的一下朝着那一個身上穿着一套藍色服裝的青年。

那一個青年在凌軒打中那一個身上穿着紅色西裝的青年的時候就已經緩過神來,當看到凌軒朝着自己衝過來的時候頓時轉身就跑。

“他媽的,徐炎,你他媽的不講義氣,啊!!”

而此時還在沐語手上苦苦掙扎的那一個身上穿着白色範詩哲的青年頓時停住了身子朝着那一個穿着藍色服裝的青年大吼了一句,眼神之中帶着憤怒之色。但是突然沐語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臉上,頓時打的他的眼前直冒金星,慘叫一聲之後頓時圍着大樹跑了起來。

“和我玩居然還敢分神。”

沐語的嘴角掛着古怪的笑意,身子蹭蹭兩下子便追上了那一個青年,不過快要抓住青年的時候沐語故意停了停腳步,而青年又是猛地朝着前面跑了兩步,拉開了沐語和他的距離,而沐語又是輕描淡寫的便來到了他的身後,快要抓住他的時候身子又停了下去。

“這二貨,被玩的這麼慘。”

而在距離凌軒等人不遠處的一顆大樹後面,當初凌軒進入星海大學隨手抓住的那一個眼鏡青年躲在了大樹後面,看着那麼沐語追着的青年眼神裏面閃過一絲古怪的笑意。

徐炎邊跑邊對那一個身上穿着白色範詩哲服飾的青年大吼的說道:“老大,你等着,我這去名流大廈叫兄弟,馬上來救你。”

“救他?我看你現在還是救救你自己吧。”

凌軒的嘴角掛起了一絲不屑的笑容,而人已經到了徐炎的身後。

徐炎大驚,他沒想到凌軒居然這麼快就追了上來,想當初他可是星海大學百米衝刺冠軍,四百米,八百米……長袍冠軍啊,怎麼這麼快就被凌軒追上來了。

“我擦,老大,我不是他的對手。”

徐炎快步的跑着,但是不管怎麼樣就是甩不掉身後的凌軒,突然一激動一下子被一根樹枝絆倒,一下子摔了一個狗吃屎,等他緩過勁來凌軒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一臉怪笑的看着他,他知道自己現在跑不掉了,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

“有趣”

凌軒臉上掛着淡淡的笑意看着這個徐炎,然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自己伸出了自己的左腿,一腳朝着徐炎身上踹去。

“啊!!”

頓時一道慘叫之聲響了起來,那一股慘叫之聲讓的躲在大樹後面的那一個眼鏡身子都是微微一顫。

而過了片刻,頓時三道慘叫之聲響了起來,不停的在這一片小樹林裏面迴旋着。

過來差不多十多分鐘,凌軒和沐語臉上都是掛着淡淡的笑容朝着小樹林中央走了進去。而凌軒和沐語走的時候眼神還不忘朝着那一個眼鏡青年所在的那一個位置看了看,然後才朝着裏面走出。

當凌軒和沐語走遠之後,那一個眼鏡青年推了推自己戴着的眼鏡,然後伸出手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沒想到發現我了,幸好,幸好沒有對我出手,要不然我就聽就要和那三個二貨一樣了。”

眼鏡青年嘀咕了一句之後全身顫抖了一下,然後眼神朝着自己前面的那一顆不大不小的一顆松樹看去。然後全身又是輕微的顫抖了兩下。

只見那一顆松樹上面綁着三個身上只穿着一條褲衩的人,他們便是剛剛攔着凌軒的那三個傢伙,此時三人都已經昏迷,衣服褲子直接被扒掉放在了一旁,全身都被藤蔓綁得死死的,而他們三人全身上下都沒有一處好地方,不是青一塊就是紫一塊,不過三人都有着一個相同點,那就是鼻子都被打折,鼻血還在不停的朝着外面冒着。

眼鏡青年來到了三人的身邊,圍着三個人看了一下,然後滋滋有聲的自言自語了起來。

“漬漬,你們這三個二貨惹誰不行偏偏要去惹這兩個傢伙,簡直就是老壽星吃砒霜,找死。”


眼鏡男說完之後自己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拿出了自己準備好的一個小本和一隻藍色的簽字筆。在上面寫了一句話之後直接把寫上話的那一張紙撕了下來,然後掏出自己的手機。

“喂,120嗎!我這裏有着三個重傷病人,什麼,你問多重啊,反正很重就行了,在哪你自己查看看我的ID和所在地就行了。”

眼睛青年說完之後雙手插着口袋朝着名流大廈裏面走了去,臉上簡直就是佈滿了紅光,好像就好像自己中了一億的彩票一樣。

而那一張紙則是被眼鏡青年在走的時候直接放在了三人之間的衣物裏面,而紙上面寫着:看在我們是校友的份上就給你們打一下120吧,每一個人給我準備一個億的感謝金就行了-眼鏡留。

如果凌軒和沐語要是知道這個青年的無恥的話一定會直接把他揪出來暴打一頓,再把他丟進索馬里裏面。

不過可惜凌軒和沐語這個時候並不知道,他們二人此時正站在名流大廈的外面,雙眼淡淡的看着這一棟名流大廈,而在他們的周圍時不時的有着一兩個青年或者學校的導師進進出出,而有的人也是凌軒還有沐語一樣,看着這一棟綠色的名流大廈。

凌軒的嘴角掛着淡淡的笑意看着這一棟散發着一股銅臭味的綠色大廈,眼神裏面有着一絲莫名其妙的光芒。

“小語,等下進去準備怎麼玩?”

沐語的身子朝着旁邊走了幾步,然後朝着裏面走去,嘴裏面用着淡淡的笑意對着凌軒說道:“我等下還要和清清好好的聯絡聯絡感情呢,你自己去玩吧,不要玩的太瘋狂了。”

沐語的話說完之後人已經踏進了名流大廈的第一層裏面。


凌軒嘴角掛着一絲淡淡的苦笑,看來自己真的是遇人不淑啊,就這樣拍屁股走人了,絲毫不理睬自己。

“看來只有自己玩了。”

凌軒無奈的嘀咕了一句,然後雙手插着口袋朝着裏面走去。 凌軒雙眼隨意的看了看周圍的那些散落的人們,然後直接一腳踏入了第一層的大廳裏面。

大廳裏面坐滿了形形**的人們,每一個人身上的穿着都非常的華麗、花俏,讓凌軒都有着一種想要嘔吐的感覺。

大廳每一張桌子上面都擺放着極品紅酒,凌軒一眼便看出了那是1987年份和1997年份的紅酒。

凌軒淡淡的掃視了一下牆上面的那幾幅的古話之後直接朝着二樓的樓梯走去,既然沐語沒有在第一層樓,那麼他肯定在第二層樓,或者是第三層樓。

在大廳裏面所有人都輕聲的交談着,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帶着微微的笑意,臉上甚至還帶着一絲自豪,自己能夠參加名流會這本身就是一種值得自豪的事情,雖然僅僅只是第一層,但是自己也是能夠參加,總比那些小樹林外面自己圍着桌子擺弄起來的衆人好。

而當衆人看向凌軒的時候眼神微微一縮,隨後嘴角掛着一絲嘲笑的笑意,第二層和第三層可是隻有背後的公司能夠達到華夏高級的財力或者實力才能夠上去,而凌軒身上穿着一套普普通通的黑色休閒服,腳下穿着一雙黑色的板鞋,雖然頭髮柔順,看着那一張蒼白的臉色有點英俊,但是英俊的人比凌軒多的去了,他們可不認爲凌軒能夠進入第二層。

凌軒絲毫沒有理會周圍看着自己的眼神,他的嘴角掛着絲絲不屑的笑意,能不能上去是自己說的算,而不是這些小蝦米說的算,就連第二層樓梯坎都不敢上去的渣渣又哪來的膽子嘲笑自己?

凌軒踏着清脆的腳步朝着樓上面走去,沒過多久就消失在了樓梯的拐角朝着上面走去。

而當令懸念離開之後頓時第一層大廳翻騰了起來。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着絲絲嘲笑的笑意。

“哈哈,就那個小子還想要上第二層,簡直就是找死,看看他等下是怎麼被扔下來的,哈哈。”

少數的人嘴裏面嘲笑的說道,然後眼神朝着樓梯望去。


“是啊是啊,我倒要看看那個沒錢治病的小子等下是怎麼被扔下來的。”

一個頭發修長無比遮住臉頰的青年也是哈哈大笑一聲,眼神裏面滿是怨恨之色,自己都不能夠踏足的地方憑什麼別人能夠上去,所有人都不配上去。

“你們在笑些什麼呢!”

這個時候鍾天身後跟着樑妄一步一步的朝着裏面走來,看着哈哈大笑的衆人眼神裏面閃過絲絲的笑意,不過笑意裏面有着一絲莫名的感覺。

“沒什麼沒什麼,我們只不過聊聊笑話而已。哈哈”

“是啊,我們只是聊聊而已。”

“鍾大哥你們一定要喝好玩好啊!哈哈。”

當看到鍾天還有這樑妄進來的時候頓時大廳裏面出現了短暫的寂靜,而空氣之中都有着絲絲沉重的感覺,每一個人看着鍾天還有樑妄的時候眼神裏面呆着恐懼還有驚慌,然後哈哈大笑的朝着鍾天說道。

鍾天雙眼掃視了一下衆人,而每當一個人被他掃視一下都非常自覺的低下了自己的頭顱,。

鍾天身後的樑妄看着衆人眼神裏面閃過絲絲不屑之色,然後輕輕的對着鍾天說道:“狼哥,走吧,我們上去吧。”

鍾天點了點頭,然後看也不看衆人直接朝着二樓走去。

凌軒剛剛走上第二層,還沒來得及朝裏面看去頓時兩個魁梧的大漢擋住了凌軒的去路,有一個魁梧大漢的嘴角掛着濃濃的鬍子,還有這一個魁梧大漢帶着一個黑色的墨鏡,顯得非常的滑稽。

“可有金色請帖或者能夠證明你能夠走進第二層的身份象徵?”

帶着墨鏡的大漢雙手揹負於後背,雙眼緊緊的盯着凌軒,如果凌軒有什麼異動那麼他會快速的給上凌軒一個致命一擊。

“請帖沒有,身份象徵嘛……”

凌軒說到這裏的時候停了下來,眼神裏面閃過一絲微妙的光芒。

“把能夠象徵你身份的東西拿出來,然後進入大樓。”這個時候那一個鬍子大漢對着凌軒冷冷的說道,眼神裏面透漏出一絲冷酷無情的精光。

“不好意思,可以象徵身份的東西我也沒有。”

凌軒雙手插着口袋淡淡的朝着那一個保鏢說了一句,然後身子靠在了牆上,嘴角微微的露出一絲戲謔之色。

“沒請帖,沒有身份象徵的東西,那麼你滾下去吧。”

那個帶着墨鏡的大漢聽到凌軒的話後頓時臉上閃過絲絲憤怒之色,然後就是狂暴的一拳朝着凌軒砸去。

凌軒的身子微微彎曲,頭一偏便巧妙的險而又險的躲避掉了這一道攻擊,而他的眼神之中的戲謔之色更加的濃烈。

“居然躲避開了!不過這樣才更有趣。”

墨鏡大漢一拳砸在牆上,而牆上好像有着反彈力一樣,直接把墨鏡大漢的手彈了回去,而墨鏡青年伸出自己的手快速的擺動了一下。

墨鏡大漢嘴裏面驚奇的自言自語了一句,左手握爪朝着凌軒的胸口抓去,而右手直接朝着凌軒的臉蛋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