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除去這些干擾之後,冰風搓了搓手掌,回臉看向身邊的毒烈,淡淡地道,「毒烈兄,你們毒龍幫做事還真是果斷。

雖然,後面的那些御龍師的實力不過是龍師級別的御龍師,但也不至於這般的行徑吧!畢竟,傷及到無辜可就不好了。」

而走在陳鳳玉邊上的毒烈卻是揚了揚手,無所謂地道,「一群小蝦小蟹而已,除掉了就除掉了。以免干擾我們取得寶貝。」

這話雖然是風輕雲淡,但卻是讓陳鳳玉心中一顫,先前,她是沒有和毒龍幫打過交道的。

但是,今天看來這毒龍幫做事不但是心狠手辣,更是狡詐多端。


這也更加提醒她要隨時提防毒龍幫一行人,當然,還有煙淼峰的人。


「哈哈,毒烈兄,所言極是。雖然手段是有些殘忍,但是,為了利益,不自量力的搭上自己的小命也是他們咎由自取,說來..….倒是也怨不得別人。」

冰風這話雖然是有拍馬屁的嫌疑,但是,他心裏面卻是暗罵毒龍幫為人的毒辣。

約莫又行了數丈,三大宗派一行人終於是停下了腳步。

因為在他們的前面已是可以望到那碩大的金鐵石。

不過,那金鐵石已經倒了下來,上面的的確確是鐫刻著龍文,此刻所有人望著金鐵石上面的龍文,都屏住了呼吸。

「鳳仙道人。」

陳鳳玉念出了聲音,心中更是一顫。

她雖然不知道那「鳳仙道人」是何人,但是,從那將金鐵石作為其府洞前的「身後碑」,這一點上來看,足可見其實力在生前定然非凡。

所謂的「身後碑」實則和地球上的墓碑類似,是紀念死者亡靈的所立下的石碑。

「看來我猜測的果真不假,這金鐵石的所在,根本就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塊金鐵石,而是一位手段高絕的前輩死後的『身後碑』..….哈哈..….看來,今日我們三大宗派要有大收穫了。」

冰風笑著揚聲道。

但他並未起步向那金鐵石走去,因為他知道,在情況還沒有真正得證實的時候,是不能貿然出手的,以免給煙淼峰惹來禍端。 鸞峰這伙御龍師又行了數十丈之遠,在沒有遇到危險的前提下,也是與他們前面的兩撥御龍師聚到了一起。

這些人不過都是些龍師級別的御龍師,功法高明也高明不到哪裡去。

剛才遇到喋血紅蝠的襲擊,傷亡慘重。

現下,這些御龍師聚攏到一起,加起來也不過百餘人而已。

望著身邊那些傷痕纍纍的御龍師,鸞峰心中也是一陣發憷,心想,那毒龍幫的手段還真的是卑劣。

但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即便是死了上百人之多,眼前的這些御龍師也是無動於衷。因為面對利益很多的御龍師都選擇了捨身犯險,繼續前行。

約莫又行了十數丈之多,就已是能夠看清楚前面三大宗派的人了。

三大宗派的人並沒有前行,而是一直注目著眼前的那塊刻有「鳳仙道人」四個字的金鐵石。

鸞峰站在後面,也是看到了那四個金色字,而其心中卻是徒然升起了一股不詳的感覺。

濃郁的危險氣息從那金鐵石的後面發散出來,鸞峰知道想必在那金鐵石的後面,定然是藏著極為凶戾的事物。

「來了嗎?」

聽到後面的腳步聲,毒烈身形錯移,回頭而看,臉上卻是露出詭譎的笑容。

三大宗派站在礦洞中間,前面是那金鐵石,後面是後來趕到的幾伙御龍師,鸞峰就在其中。

陳鳳玉和冰水也是同時回頭了。

冰水的臉面之上古井無波,對剛才死傷的那些御龍師慘況也沒有太在乎,畢竟那也不是煙淼峰的人。

可陳鳳玉掃過眾人後,卻是心中一緊,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是他。」陳鳳玉嘴中不由得喃喃自語道。

因為陳鳳玉已是看到了鸞峰就站在那人群之中。

而再想起那天自己洗澡的事,還有後面被鸞峰摸胸的事,之後,陳鳳玉的臉面之上竟然一陣微紅。

要不是,洞穴裡面火光黯淡了些,恐怕她還真的會羞赧難當。

狠狠地用眼睛剮了鸞峰一眼,之後,回過頭去,仍舊看著前面的「身後碑」。

但是,就在自己剛回過頭之後,一道身影卻是猛然間竄出,向那些剛剛趕至的御龍師襲去。

「小心。」

後面的御龍師,看到前面的身形一晃,知道不好,有人喊出了聲音。

但是,還是晚了。

下一刻,一道身形,突然一轉,再次回到前面的時候,已是手中提著一個人,而那人身上的脈絡也是被徹底地被封印住了。

「龍皇級別嗎?」

鸞峰心中一沉,心裏面對著面前的那個人更是忌憚幾分,因為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剛才站在冰水和陳鳳玉身邊,一言不語的毒烈。

沒想到這個毒烈竟然達到了龍皇境界,恐怕在現下的這些御龍師之中已是修為最高的一個了。

陳鳳玉和冰風對毒烈的出手也是驚愕非常,更是對毒烈的實力感到震驚。

「啊,救命啊,快來救救我……」

「我不想死啊……」

那被毒烈提在手中的男子,早已是披頭散髮看不到模樣,嘴中卻是因為恐懼而向身前的御龍師乞求不止。

但是,卻是,沒有人敢出手相助。

因為剛剛毒烈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足以震懾到了他們。

甚至於,不少御龍師的心中在想,是不是今天自己本就不應該和那毒龍幫還有玉女閣、煙淼峰的人一同來爭奪金鐵石後面的寶藏?!

「叫吧!我看有沒有人敢來救你?!」

毒烈臉露陰損的表情,嘴角上挑,閃躲不定的眼目左右環視著身前那已是開始退後的一些御龍師。

那表情,好像是在說,你們要是出手,我就讓你們全死在這裡一般。

毒烈身後的御龍師,也就是煙淼峰和玉女閣的御龍師也是緊張不安,不知道如何是好。

也有不少人,心中暗自慶幸所抓之人不是自己,而鸞峰則是雙手緊握,心中的憤恨之氣已是更加的濃烈。

這不是在草菅人命嗎?

這要是在地球上就算是槍斃也是綽綽有餘了,但是,現下眼前的這個毒烈竟然可以為所欲為。

要說這龍星上面,行事自由,法度毫無,也就造成了,大宗派之人的膽大妄為。

「怎麼,沒人來救嗎?」

毒烈冷冷地說道,嘴角上揚,輕蔑地瞟著身前的眾人。

「媽的。」

鸞峰心中暗罵,攥緊拳頭就要出手,但是,剛要起步,卻是腰間一緊,自己的衣衫已是被人給拽住了。

「什麼人?」

鸞峰猛然間被拽住,也是一陣憤怒。

回頭看,想要知道是誰拽住了自己的衣衫?

而等自己回過頭來之後,卻是看到一張帶有笑意的白面臉龐。

這人正是秋水,白色寬衫,眉目清淡,臉面白皙。

「秋水大哥,你這是?」

鸞峰不由得細語沉聲問道。

「勿要貿然行事,以你的修為能夠勝得了三大宗派嗎?」


秋水眼眸不看鸞峰,卻是言語已傳到了鸞峰的耳邊。

鸞峰自己一想也對,現下金鐵石後面的有沒有寶藏還未知。

而且最關鍵的是,現在的自己根本難以撼動這三大門派中的任何一派。要是自己貿然出手,恐怕也是會殞命於此的。

想到這裡,鸞峰對著秋水點了點頭。

「啊,不要啊。」

而就在鸞峰和秋水做著短暫交流的時候,毒烈見沒有人動手,也是笑了笑。

之後,在三大宗派和閑散御龍師的注目下,直接將那抓在手中的御龍師向那金鐵石的後面拋了出去。

眾人眼睛緊盯著那御龍師被拋出的身影,而就在那御龍師接近金鐵石之時,身形卻是一滯。

之後,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那人的身體竟然被一道道黃色的光芒刺穿。

「噗噗噗。」

幾聲沉悶的聲響,霍然間,響起。

眾目睽睽之下,那名御龍師化作了一團血霧,連骨頭被變成了渣滓。

「這,這————」

眼前的畫面帶來了強烈的不安之感。

三大宗派反應倒是還好些,而和鸞峰在一起的那些閑散的御龍師卻是你看我,我看你,慌亂之極。

因為他們的實力都是和剛才的人那名御龍師不相上下的。

說來,雖然剛才的那個人是被封住了。但是,運行自身的龍氣護住身體還是可以的,但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抗那金鐵石後面的黃色光芒還是化成了血霧。

眼前的畫面令人瞠目結舌,驚顫眾人。

很多人御龍師,不安騷動,議論紛紛。

「那黃色的光芒是什麼?」

「不,不知道,以那大龍師級別的身份都被活活貫穿而死於非命。我已經沒有進入的機會了。」

「媽的,好不容易走到了這一步,看來又要前功盡棄了。」

「啊啊啊,我簡直要瘋了。」

「那毒烈太他媽的可惡了。」

…… 很多御龍師望著那金鐵石後面的變化,也是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而站在距離那金鐵石近處的毒烈、陳鳳玉、冰風等人,也都是心中升起無以名狀的強烈的震撼。

約莫幾吸的沉默,就好似過了幾個月之久一般,讓人覺得呼吸沉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