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此遺言也。」

那不足思慮及此,忽然微笑。

「嗯,似乎有陌生人來呢!」

「師尊,此道友知醫道,可以醫治呢!」

那三丫頭忽然站起道。

「算了,不醫了,予其錢物,令其自返吧!」

「老先生,某修道有年,頗知醫道,請准予一醫!」

那不足懇切道。

「也罷,請先生一試!」

不足坐榻上,把脈問切,后微笑道:

「老先生,此積年沉痾,非是短時所成也。」

「嗯,先生好見識!此誘因乃在百餘年前。吾聞得南大海大聖島出,欲覓得機緣,為吾門一脈興旺而冒險入那險地,九死。后必死之時逢一大能相救脫身,然其地火之毒已然深入骨髓,從此修為止步,體骨漸趨腐朽矣!」

「老先生,吾欲先以針灸之術通暢汝之經脈,而後拔取毒素,復原丹田神界,以為再修也。」

那不足一邊說道,一邊口念法訣,催動那寒玉分劍道法訣,以初成之劍域緊緊兒裹了那老者其體,將出之銀針狂舞,在其劍域中遊走如意,一根根閃爍靈光,簌簌而去,盡入其體,不一時那老者便如一刺蝟般渾體針走,在那劍域中飄搖翻滾。

那四圍天地氣機忽然波動大起,一道道神能元力入劍域隨銀針如劍再沒入此老體中,不足將手一揚,一道金光閃過,一粒丹丸飛入劍域,沒入那老者口中,那老者雙目緊閉,似乎依然大去。

「先生,先生」

那少女焦急叫道。

「道友,此番折騰,吾等師尊只怕未曾醫好已然死去!請住手吧!」

那大師兄並洞中師姐對視一眼,齊齊動手,攻擊不足之劍域,欲解救下其師尊。然其拚死之數波攻擊仿若蠅擊象體,毫無動靜。

「道友,如若不舍,莫怪吾等心狠!」

門外數修聞言,沖入。那大師兄等皆大聲吼叫。

「先生為何這般算計吾等?嗚嗚,師尊,三丫頭之錯也!引狼入室,嗚嗚」

那丫頭忽然奮起全力,運施一柄仙劍直直往不足腦門上斬擊而來。可憐那不足運施正緊,無有閑暇分說,接連遭其狠砍數劍。便是那一身衣物亦是損毀也。

「不對!其修神通無測!若欲滅吾門,何須如此?只以一人之力,吾門便盡毀!大師兄,住手!小師妹,住手!」

那門中丫頭忽然大叫道。那不足聞言長長吐出一口氣,閉目重新救治。這般折騰得一日夜,那不足方才收功打坐,恢復體能。

那老者,緩緩睜開雙目,慢慢道一聲:

「多謝前輩援手!」

一眾諸修傻愣愣瞧視,無有敢言者。第三日,那老者已然可以步行下地,唯不足仍閉目不起。(未完待續。。) 不足打坐處,以為禁地,等閑無人敢去,唯赤炎門老祖並數位弟子可以查視。那三丫頭時時來此,蓋其誤會斯人,曾拚死攻擊之故。半月後,那三丫頭復來往查,見那不足正笑眯眯望了自家,便羞答答紅了面龐道:

「先生大量,勿得嘲笑小女子吧!當日確乎小女子心下著急,動了粗。然吾師尊已然罵了數日呢!」

「數日?汝之師兄弟一通猛擊,差一點將某家殺死!天下哪裡有這般相待醫者!若非某體骨強健,錯非他人,豈非早已魂飛魄散耶?」

不足嚴厲道。

「小女子知錯也,往後絕然不再魯莽從事!尙望先生勿再責怪!」

那女兒家低首欲泣,哪裡有半點高人之氣息。

「罷了!也怪某家無有講清晰!」

「對呀!汝怎得不講清楚呢?」

那丫頭忽然大叫道。似乎錯者絕非其人倒似是不足呢!

「咦,汝這小丫頭。」

那不足舉步出洞,只見洞府外那老者與其門下羅列相迎。

「小老兒多謝先生活命大恩!」

那老者言罷便欲跪地叩首,不足笑一笑道:

「何需如此!老先生教授門下相親如一,與凡俗相交往無分貴賤,此聖人般品格,過名門遠矣!」

「何敢當?吾昔年曾入南大海探寶,得遇大聖島復現。於是修界屠戮大起,死傷不計其數。更兼之地火之災,修眾逃生者萬不足一。吾亦是登上大聖島之修眾一也,正驚懼等死,忽有一大能出手救了吾等,最後四十餘修苟活。彼時,高修大德盡數逃亡,哪裡有修會在意吾等這般下修,螻蟻般人物呢!吾等叩謝,然斯修遁走不受。從此洗心,亦悟得此世眾生平等。無聖、無神、無仙、無修亦無凡俗。故隱此間。與眾弟子修行助人以盼得道爾。」

「老先生已得道矣!」

不足言罷,忽覺心神俱開。

「當年得種善果,而今已開花矣!」

頓時心間萬象歸一,曰善!曰真!其萬識之靈巢識海神界訇然洞開。天地浩然之氣盡入其界中。一時神脈大動。那大日般識神碎裂成粉,與那浩然之氣相合而後復凝聚,最後成三座巨陽大日。高懸識海神界,光芒萬里映照無間。

「啊也,某之三靈大成,終盡數為破虛之境界也!」

那不足忽然閉口不語,靜靜兒禪坐無語。那老者忽見此情景,悄悄道:

「先生頓悟,此修者之大機緣,勿要打擾,快快悄然退下吧。」

眾弟子聞言而退,至晚間時分,那不足復醒悟。三丫頭近旁護法,見不足清醒,急急行來道:

「先生。」

不足微微一笑道:

「代某家謝過爾師尊,某之所得良多!大聖島上有某之洞府,便贈予仙子,以助爾等修行。唯願常保留此心,以為修行之通途也!」

言罷,飛身而上青天,霎時不見。那空中飄飄蕩蕩落下一物,乃是大聖島上不足仙府之開啟法器也。那三丫頭將此物抓在手中,急急往其師尊歇息處而去。


「師尊,師尊,那前輩走也。道是大聖島上有其仙府,留增吾等呢!」

那老者迎面向天嘆道:

「畢竟此世上尚有真人在也!」

后,那三丫頭南下南大海,上大聖島,得其府邸。后數月,彼等盡皆南遷大聖島。數百年後,那大聖島終成古大陸上修者之聖地。此界修風大轉,善行終為主流也。

不多日,不足已是與華寒月等相聚千字崖上矣。

「足下這是要破虛么?」

那華寒月忽然開言道。那不足遠望渺茫之雲海,輕輕兒嘆一口氣。 首席總裁強制愛 ,忽然開筆道:

「半生閱盡悲歡,

容顏易老何必問。

常思故舊,

恨當年情思不訴。

而今更難,

縱無所思,

難掩孤苦平生。

回首往事流風,

千里路不過雲煙。

枯枝無依,

雖蓬勃時令難綠。

時日盡也,

心有所思,

奈何俱歸塵埃。」

華寒月觀其手筆忽然落淚如雨。那不足道:

「寒月,他日上界再會吧!」

萬壽山,嫦兒之居第,而今乃是妖族禁忌之地,修凡不得接近。中央山脈之主峰之巔,一座大陣已成。那不足觀視其陣,忽然一笑自語道:

「仙陣門之上古大陣畢竟不凡,好在某家已然完其心愿。至於大陣破虛之說,雖曰勉強,畢竟曾今有過。此時此刻,布在此地,倒可以助某家一臂之力呢!」

那不足思量再三,仍是將仙陣門之法陣布上,以強化其法能之不足。

沐浴三日,不足端坐法陣中,深深吸一口氣望了九霄雲外,此時,其居然思量及鬼谷之舊地。

「除卻三界棺不受某家控制,無可舍卻,余物已盡數傳於史小碗。想來已然可以應得祖父之所願呢。」

語罷,法指起處,靈光大閃,那大陣已然發動,於此同時,不足奮起渾體法能,三靈之聖嬰法能同時大作,那九天上五彩雲霞頓時生成,似乎十分突兀,似是霎時便至,雲霞流光中一道天門洞開,訇然一聲巨響,那不足其體如流星閃過,非是墜地,卻是直入九霄。漸漸入那天門中。

便在此時,那光霞之天門忽然波動大起,其光焰扭曲,漸趨崩潰零散,而其時不足已然穿過那道天門,飛入那深不見底之空間漩渦中矣。不足忽覺周身一緊,與方才初入天門之安然穩妥大為不一,緊跟著便是強大之撕扯之力,知道飛升或然有變,靈犀一動時,不足運使神通,將那一縷心念傳出,華寒月聞得是言驚懼落淚。


不幾日,那一塵匆匆而來。

「寒月仙子,他飛升上界了么?」

「是!只是臨行之剎那,以大神通傳了話來,道是以此界之能,唯萬年可以出一修飛升。若後來者,則需以法陣之能輔助,否則怠矣!」

「難道是此界之天地神能元力不足以支持么?」

「或許如此!」

「然需以何法陣相助呢!」

「此間有其遺留法陣,道是那仙陣門之所擁有者,不足道兄已然破解矣。其留下法陣相關,予後來者研習呢。」

「史道兄,當世英豪,氣量無可及也。」

「不知其飛升安然也未!」


「但願無恙呢!」

那一塵忽然道。

「吾現下已然曉得,何哉吾家老祖註定尋常且失敗也!」

「不足道兄,心中已然無仇無恨,大解脫,大自在也!」

「唉,何時才能與其重聚?」

二女言罷,皆低首不語,長聲嘆氣。(未完待續。。) 萬壽山,那座妖族禁地之所在,此時圍攏數十妖族大能。彼等皆注目那道駭人驚心之空間大裂谷緩緩合攏,那強大到令人恐懼之天地元能波動似乎有了開天闢地之威能。再觀視其巔峰上那座大陣之殘骸,數位此凡間大能盡皆面面相覷,幾乎驚懼欲死。


「難道是人族哪位道友飛升了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