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錯,家師星空之王乃是天下第一高手,你要是敢傷害我們師兄弟,家師必定將你碎屍萬段。」星戰眯著眼睛威脅到,身為神魂者,他已經很久沒有用自己師尊的名號招搖撞騙了,因為他自己的名號就夠了。

「天下第一高手?」武浩和唐曉璇沒有正面回答星戰的問題,反而是抓住了他剛才的話,兩人的臉上蕩漾著嘲諷的笑容。

「據我所知,東海逍遙王不弱於星空之王吧?」武浩在唐曉璇的臉頰上一掃,然後看著星戰,似笑非笑地說道。

「這……」星戰一陣猶豫,的確,唐曉璇和星空之王是一個級數的,兩個人誰強誰弱不好說,但是絕對不是他可以揣測的。

「據我所知,天後葉落雪也不會弱於星空之王吧?」唐曉璇看了一眼武浩,而後淡然說道。

「這……」星戰再次猶豫了,的確,葉落雪的實力也是一個未知數啊!(未完待續。。) 關於邵雁容和余芷蓉兩個人明裡暗裡較勁兒一事,徐明菲可沒什麼功夫關心,待結束了戚遠侯府的宴席回家之後,便一頭扎進了院子里的小藥房中。

說起來自打來了京城之後,徐明菲在藥房研究各種藥丸的時間明顯減少了,這會兒想想,也不由覺得自己近來有些懈怠。

都怪魏玄!

徐明菲坐一手拿著來京城之前特意從白老先生那邊磨來的醫學手札,頗為不滿地堵了嘟嘴。

想她當初不管是在錦州還是信陽府,縱然偶爾有些讓人看不順眼的事情發生,但總的來說小日子過得也算是痛快。

可自從到了京城,但凡跟魏玄扯上了一點兒關係,各種破事就一個接一個來……


她倒是不想理會,可偏偏……又管不住自己。

徐明菲腦中浮現出魏玄那張俊臉,暗暗地唾棄了一下自己之後,立馬甩了甩頭,心頭默念了一聲色即是空。

這樣下去可不行,研究醫術一事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她得重新打起精神來,趁著這次為戚遠侯夫人治病的機會,好好地鞏固精進一下自己的醫術才是。

做出這個決定之後,徐明菲當即就推掉了幾個小姐妹的出遊邀約,沉浸在了自己院中的小藥房中。

就在她忙碌於研究戚遠侯夫人的病情,並且又製作出了一批新的藥丸之時,關於安國公太夫人準備過繼嗣子一事最終還是沒能瞞得住,不過幾日就傳遍了整個京城。

而這次的傳聞可比靖安侯夫人透出來的厲害多了!

據說事情的起因是有天晚上老定國公給定國公太夫人託夢,說是膝下子嗣不夠,想再要一個兒子,不然實在是愧對列祖列宗。

這老國公都已經死了那麼多年了,就算定國公太夫人還能生,她一個人也生不出來了啊!

為此定國公太夫人也是差點愁白了頭髮,最後想了又想,為了完成老定國公的心愿,不讓他愧對列祖列宗,這才決定要過繼一個嗣子在自己膝下。

「荒唐!」這是定國公聽說此事之後說的第一句話。

定國公夫人出身名門,主持府中中饋多年,向來也是個喜怒不形於色的貴夫人,可饒是這樣,在定國公太夫人鬧出這件事情后,她臉上也不禁露出了幾分愁容。

瞧著定國公的臉色黑得不像話,定國公夫人也只得輕嘆一聲,面帶憂色地道:「國公爺,這件事情可不能由著太夫人這樣繼續鬧下去了,不然咱們國公府可就丟臉丟大了。」


「難道現在還不夠丟臉?」定國公氣得猛拍了一下桌子,震得桌上的白瓷茶杯倒在一邊,溫熱的茶水順勢就從桌上流到了地上。

周圍伺候的下人見狀,也不敢上前去打掃,一個個就跟木頭人似的站在一邊,就怕觸了定國公的霉頭。

「現在的丟臉不過是被人看看笑話罷了,只要咱們能把事情解決了,過段日子就能消停。可如果一個弄不好,別說只是丟臉了,只怕咱們國公府都得傷筋動骨基業不穩了!」定國公夫人沉聲道。 東海逍遙王唐逍遙、天後葉落雪,兩人可以說是目前星空之王唯二忌憚的兩個人了,武浩和唐曉璇將這兩個人名提出來的時候,星戰頓時一陣無語。

「不錯,就算是這兩人的實力和家師相仿,又能如何?我就不信你們兩個可以和這兩個人扯上關係。」星戰咬了咬牙,開口說道。

不管是唐逍遙還是天後葉落雪,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他不相信這麼巧武浩和唐曉璇能和這兩人扯上關係,天下哪裡有這麼巧的事情?

「額,好吧,你的想法很穩重。」武浩和唐曉璇對視一眼,兩人一陣啞然失笑。

唐曉璇是唐逍遙的女兒,武浩是天後葉落雪的兒子,天下還有人比他們兩個更容易和這兩個人扯上關係嗎?不作就不會死,星戰這是明白著找死啊,要是不死簡直就沒有天理了。

「不管我們是不是可以扯上關係,我想你都死定了。」武浩看著星戰笑眯眯地說道,他一步步走向星戰,而此時星戰的隕星豹已經被武浩召喚出來的老道用扁擔砸的四分五裂了。

武浩招了招手,老道重新回到武浩身後,騎在巨大的青牛身上,而武浩身上則是浮現出了白虎、朱雀、饕餮三大獸魂。

星戰心中震顫,拿三根手指在自己面前比劃,如果說兩根手指說明自己很二的話,那麼三根手指就說明自己是二到家了,三獸魂,這傢伙怎麼可能有三獸魂?不過看到武浩身後的青牛和老道兩個神魂,星戰因為武浩的雙獸魂也是有傳統的。

武浩打了一個響指,朱雀一聲長鳴,響徹九天之上,白虎則是一聲仰天的咆哮,虎威在松林之間回蕩。讓松林之中,落葉成陣。

「幹掉他。」武浩冷酷地下了命令,昔日的武浩是七雄殺手,然後是天武者殺手,現在武浩已經迫不及待地晉級成為神魂者殺手了,殺一個神魂者,和殺一個天武者的感覺絕對不一樣,和殺一個神字型大小鐵甲俑的感覺也不一樣。

朱雀長鳴,白虎嘯天,饕餮也張開自己黑洞一樣的巨大嘴巴。

「你想殺我?沒門!」星戰身上靈力沸騰。他寧肯施展禁忌功法戰死,也不能容忍死在武浩這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手裡。

武浩冷笑,手指之上一道璀璨的光芒閃過,捆仙索像是一條游龍撲到了星戰的身上,星戰大驚,他已經嘗過捆仙索的滋味了,自然是知道這根銀光璀璨的線索是怎麼一回事,這東西一出,可以說他連拚命的資本都沒有了。

不過有些事情是容不得他的。武浩一聲低吼,聲波轉化成了無敵超聲波,轟擊到了星戰的身上,此時的星戰靈力充沛。區區聲波自然是奈何不了他,但是卻也足以讓其一瞬間的心神搖曳,而就在這一瞬間,捆仙索像是一條游龍一樣將其綁縛起來。

星戰的靈力瞬間歇菜了。而後朱雀轟擊到到了他的心口,白虎咬向了他的肩膀,而饕餮的黑洞巨口則是籠罩在他的腰腹位置。

「沒有想到我會死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手上。」這是星戰的最後遺憾了。如果是死在至尊武帝手中是一種榮耀的話,那麼死在武浩這種剛剛晉級的神魂者手中,那就是恥辱了。

「你不用遺憾,殺了你之後,我就不是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了。」武浩笑眯眯地回應,其自信的心態瞬間暴露無疑,從此之後,世人提起武浩,第一反應就是此人曾經擊殺了星辰閣的神魂者星戰,其次才是七雄殺手、天武者殺手這種已經過時的稱號。

滾滾烈焰吞噬了星戰,而後白虎的利爪將其撕成了兩半,而後饕餮的巨大黑洞將其籠罩起來。

三獸魂分工合作,就算是神魂者也扛不住,先是白虎和朱雀破防,而後饕餮將其全部吞噬,一個神魂者在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就完蛋了。

饕餮興奮地仰天咆哮,它和朱雀、白虎都不同,朱雀白虎實力的進步都是以武浩為中心的,武浩實力進步了,兩者的實力自然會有大幅度的提升,但是饕餮不同,饕餮還有一個捷徑,那就是吃,他可以通過吞噬對手來提升自己的實力,而神魂者對其來說,無疑是非常優秀的食物。

這個過程星辰一直在看著,他都已經傻眼了,自己一直視作神人的大師兄居然已經死了,而且死的屍骨無存,連最後的屍骸都被那個醜八怪給吃了。

也許我真的不應該招惹武浩,作為星空之王的兒子,一向是狂妄自大、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星辰第一次認為自己應該好好反省一下了,這個世界,天才何其多啊。

當武浩將不懷好意地眸光看向星辰的時候,星辰直接打了一個寒顫,武浩既然敢殺了刑星戰,那就必然敢殺了他,怎麼會這樣?難道自己今天就要喪命在這荒郊野嶺了嗎?

「我要如何,你們才能放過我?」星辰開口說道。

「這句話你不應該這麼說,你應該考慮到底拿出什麼東西,才值得我們放過你?」武浩笑眯眯地說道。

「我……」星辰愣住了,是啊,到底需要付出什麼才能救自己的小命呢?

「我先提醒你一下,你拿出的東西可不要太差勁,這畢竟是和你換命的東西。」武浩笑眯眯地提醒道。

「星辰閣之中有一枚龍珠,我可以依次作為交換我小命的東西。」星辰開口說道。

龍珠?武浩心中思量,如果這個消息屬實的話,那就是三枚龍珠了。

「你怎麼和我交換?」武浩笑眯眯地說道。

「你們先將我放回去,我一定拿龍珠交給你們。」星辰做信誓旦旦狀。

「在你眼中,我就是這麼白痴嗎?」武浩笑眯眯地反問道。

「我乃是星辰閣的公子,一言九鼎,言而有信!」星辰做信誓旦旦狀。

「千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說點實在的吧。」武浩笑眯眯地說道。

「我身上真的沒有好東西了。」星辰都快要哭了,「我只有一件星燈,這是我爹打造的神魂者兵刃,用來交換我的小命吧。」

說著星辰拿出了一盞一尺多高的銅燈,這一盞銅燈裝飾精美,讓人看來如夢如醉,不過就在從星辰手中拿出來遞給武浩的時候,武浩忽然感覺一陣危機感。

武浩渾身上下的寒毛都倒立起來,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天賦,屬於第六感的範疇,雖然說不清道不明,沒有什麼明確的原因,但是卻一向非常準確。

唐曉璇也蹙眉微皺,一股危機感同樣是籠罩在她的嬌軀之上,自從晉級神魂者之後,唐曉璇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武浩速退,一連退出了十米遠,唐曉璇也凝神聚氣,美眸一眨不眨地看著星辰手中的星燈。

而這個時候,星等忽然爆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彷彿是天上的星河落到了地面之上,在璀璨的星光之中,一縷黑影朦朧地閃現在眾人面前。

這個朦朧的身影讓人看不真切,但是那種感覺卻是一種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氣度,這種氣度只屬於真正的決定高手,在聖武大陸,能當得起真正的決定高手這個稱號的,不過是四五個人而已。

這種感覺武浩之前體驗過,那是在至尊武帝和修羅皇的魂影身上感受到的,也就是說面前這個人和至尊武帝、修羅皇等人是一個級數的,就算是有差距,這種差距也不是武浩能夠分辨出來的了。

這人是誰?武浩和唐曉璇對視一樣,兩人都做出了相同的判斷,在這個時候,有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並且應該出現在這個地方,而且有這樣氣勢的,只有一個人而已。

「爹……」看著朦朧的身影,星辰低呼出聲,面前這個魁梧而強大的身影正好就是他的父親,星辰閣的閣主,繼至尊武帝和修羅皇之後,最強大的存在,星空之王!

其實就算是星辰沒有喊出這一聲爹,武浩也知道這人必然是星空之王無疑。

朦朧的身影挺直了腰板,給人一種偉岸的感覺,他的眼睛微眯著,流露出的光芒透漏著自信

「這是星空之王留到銅燈裡面的一縷魂影,目的是為了保護他的兒子。」唐曉璇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後開口給武浩解釋道,「這僅僅是星空之王留下的一縷魂影,並不是真正的星空之王降臨!」

武浩點點頭,他知道這是唐曉璇在安慰他,讓他不要絕望,這一點武浩倒是沒有問題,以武浩的性格,就算是星空之王降臨,武浩也不會絕望,但是鄭重其事是必須的,要知道,哪怕是一縷魂影也不好對付啊。

星辰狂笑,大笑,傻笑,人生的大喜大悲實在是太快了,太刺激了,不過我喜歡!

早知道自家老爹留了後手,自己剛才何必要求饒?

早知道自己老爹留了後手,自己何必提出要拿龍珠來交換自己?

星辰在經歷了大悲大喜之後,心情處於極度的亢奮狀態。(未完待續。。)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定國公沉著一張臉,略顯煩躁地道,「貪心不足蛇吞象,這會兒想著方兒地要過繼嗣子,過幾天她就能打定國公府的主意!」

定國公嘴裡這個她,當然指的就是定國公太夫人。

自古以來大多數的繼母和繼子的關係都比較微妙,加之定國公太夫人嫁入定國公府的情況也不太光彩,也難怪安國公內里對這位名義上的嫡母沒多少敬重。

畢竟,若是要敬重一個人,前提條件就是對方得是一個值得敬重的人。

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有汪如玉那樣的女兒在,可想而知定國公太夫人是個什麼樣的品行。

「之前咱們還能請動族裡的長輩來勸導太夫人,讓她打消過繼嗣子的念頭,可現在她搬出了老國公,這事情可就有些不好辦了……」定國公夫人揉了揉額頭,頗為煩惱地道。

不得不說定國公太夫人確實走了一步妙棋。

託夢一事,除非當事人,誰能保證其真假?

更何況事關老國公,但凡定國公出聲質疑一句,絕對就會有人跳出來說他不敬先父,意欲違背先父的意思。

這也就造成了定國公如今不上不下的局面,讓他捏著鼻子同意了吧,他心裡不舒服,可讓他出言阻止吧,卻又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畢竟在外人看來,不過就是府中多一個人吃飯的問題罷了。

可實際上卻並不是那麼一回事兒啊!

要過繼嗣子的可是定國公太夫人,不管她要過繼的人是個什麼樣兒,這事情要是成了,那對方立馬就變成老定國公名義上的嫡子,定國公無端端就多了一個兄弟,而他的兒女們也莫名其妙多了一個長輩。

更何況定國公府早已分家,府中住著的都是定國公嫡出的一脈,若是真的多了一個兄弟,家產該怎麼分,國公府的各種蔭封又該怎麼算?

這要真的折騰起來,他們定國公府就別想有太平日子過了!

一想到這裡,定國公和定國公夫人不由齊齊嘆氣一聲,強打起精神力來商量對策。

只可惜還不等他們夫妻倆準備好對應之策,定國公太夫人進宮向太后哭訴定國公不孝這個消息就在京城中炸翻了天。

為此,太后還下旨特意將定國公夫人召進了宮,雖說沒有下旨申飭,卻賜了一本孝經給定國公夫人,希望定國公夫人仔細研讀。

定國公夫人什麼時候遇到過這種事情,接到太后賜來的孝經時整個人都懵了,想她風光一生,沒想到孫媳婦都有了,居然還會被指不孝。

這等堪稱恥辱的帽子一扣下來,定國公夫人回府之後直接倒下了,第二天就傳出了抱病的消息,謝絕了一切交際。


更讓定國公焦頭爛額的是,定國公夫人剛倒下,他就在朝上被御史給彈劾了。

那些御史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飽了撐著沒事兒干,一個個跳出來指名道姓說他不敬嫡母,不孝先父,為了功名利祿,害怕自己的利益受到牽連,連已逝去的老父唯一的要求都肯不照辦,直接將定國公噴了個狗血淋頭。 定國公身兼武職,在大熙也算是一員有實際戰功的猛將。

可這麼個身材健壯的中年漢子,在一群嘴皮子利索的御史攻擊之下,卻猶如一隻溺水的小雞崽,連個掙扎撲騰都來不及,就直接沉底了。

定國公跟戚遠侯一樣,都是當今聖上在朝中的左右臂膀,巴結他的人多,心中暗恨他的人更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