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轟”

又是一聲巨響

整座茅山方圓十公里猶如地震一般,顫動不已。

“這是什麼!”胖道士愣愣的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地問道。

他沒有看清楚這道白光究竟是什麼東西,但他清楚老道士的修爲。

這可是一個渡劫期的修士?

什麼東西可以打飛一個渡劫強者?

“我都說了,不要去惹他。”葉蕭淡淡地說道。

“人蔘精,我要把你生吞活剝!”

只見,剛剛被打飛出去的蘇萬年已經飛回到了半空中,怒火中燒。


他雖然只受了些輕傷,但臉上全是血,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爛爛,很是狼狽,已經沒有了當初的高人風範。

“老子都說了,你不要過來,你怎麼又來了!媽誒!現在你變得更醜了!”人蔘搖着頭,一副很無奈的樣子,翠綠的葉子隨着他的腦袋一擺一擺,像是一把碩大的蒲扇。

“小妖,納命來!”

蘇萬年狂吼一聲,右手一招,一把神刀橫空出世,長刀一指,向着人蔘斬來。

“好刀!剛剛是誰說沒有上品寶器的?明明是自己小氣,不想給我罷了。”葉蕭看了一眼蘇萬年手中的寶刀,眼睛一亮,酸酸地說道。

“閉嘴,這是老子的本命法寶!”蘇萬年在空中大吼道,氣的吐血。

要不是眼前這棵聖藥更加吸引仇恨,他恨不得現在就把葉蕭給砍了。

本命法寶是修煉者用自己的氣血溫養的法寶,與修煉者血脈相連。

一個修煉者一生只能擁有一件本命法寶,是相當於修煉者第二條性命的東西,是不可能交給別人的。

只見蘇萬年一刀當空,就像一條濤濤大江衡於天地之上,無盡的刀芒猶如濤濤江水,連綿不絕,向着地面斬來。


頓時空氣中,轟鳴之聲大作。

“我就說你不是龍虎道門的人!你用的是天河宗的刀法。你是天河宗混不下去了,才跑到龍虎道門來的?”葉蕭又評論了一句。

“小子,等我斬了這個人蔘精,我必撕爛你的臭嘴!”蘇萬年怒吼道。

他先是被一棵人蔘戲耍,現在又被一個毫無修爲的葉蕭嘲諷!

他的心態算是崩了啊! 人蔘從地裏探出頭來,正好看到蘇萬年在空中一刀斬下。

“哎呀,媽誒,你這個醜貨還想過來,真是噁心死我了。”人蔘大叫道,臉上擠出一個像是踩到了屎的表情。

“轟轟轟”

地底轟鳴之聲再次響起

緊接着又是一道白光從地下鑽出,射向天空,猶如一條騰空而起的小龍,直取蘇萬年的面門。

“又想偷襲我,給我讓開!”蘇萬年冷笑一聲。

這道白光雖然速度極快,但他的神識已經鎖定了這道攻擊。

只見他把長刀一橫,向前一揮。頓時身邊懸浮着的無數刀芒調轉了刀頭,如一泓秋水,一灑而出,齊齊向着那一道白光斬去。

“咻咻咻咻…”

天空破風之聲大作

一時間天河倒掛,化成一道千尺瀑布,向着白光衝擊而去。

“這就是渡劫之威嗎?”白老仰頭看着天空中的一幕,內心大震。

在這種威勢之下,他一個小小的金丹期,連一點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來,內心只有絕望。

“完了完了,都說不要惹這個老頭生氣了!上一次他可是硬生生把整個山頭給削去了啊!”錢洛臉色蒼白,一副死了爸媽的樣子,肥碩的身子止不住地顫抖着,眼中只有恐懼。

他的記憶,似乎又回到了很多年前,回到了一場大火的時候。

“小場面,那棵人蔘應付得了。”葉蕭意味深長地看了錢洛一眼,淡淡地說道。

轉眼間,地面的白光與空中的瀑布在半空中相遇。

“鐺!鐺!鐺!”

無盡的刀芒撞擊在白光之上,發生金鳴交接的聲音。

“破破破破!”

蘇萬年的刀芒像是敲擊在石頭上的雞蛋,僅僅一個交鋒,就變得稀爛,空中響起一連串的爆響。

白光被刀芒一阻,速度略微慢了下來,所有人這纔看清所謂的白光,居然是一根潔白如玉的根鬚。

這些看似威力巨大的刀芒,竟然都無法在這根根鬚上留下一道印子。


這一刻在場所有人的眼中只剩下了一道風景。

一根巨大的根鬚頂着天河瀑布,逆天而上。

彷彿是向老天豎起一根不屈的中指。

這一幕異常得震撼。

“這怎麼可能!竟然擋不住!”蘇萬年心頭大震,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渡劫的修爲加上上品法寶,居然斬不斷人蔘的一根根鬚?

難道這棵人蔘比上品法寶還要堅硬?

“刀鳴九天!”

“長河落日!”

蘇萬年很快回過神來,大喝一聲,手中刀光閃動,兩刀斬出,整個人藉着反震之力,向着天空上方急速的逃遁。

白色的根鬚被兩刀一阻,速度變得更慢,上升之勢頓時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藥材就是藥材,哪懂得打架用腦子。既然斬不斷,那就耗死你!”蘇萬年神念鎖定着空中的根鬚,眼中閃過一抹得色。

他很快就意識到,這些根鬚的攻擊來自地面,因此只要在空中拉開距離,就有足夠的空間和時間可以躲閃。

拉開距離的情況下,他以逸待勞,躲過根鬚的每一次攻擊!

可沒等他得意多久,下一刻,一道白光瞬間來到了老道士面前。

“媽的,這是哪來的?”蘇萬年罵了一句髒話。

他的神念不是已經鎖定空中的根鬚了嗎?

沒時間等他細想,根鬚已經殺到眼前了,蘇萬年急忙橫刀格擋。

“砰”的一聲響起

白光毫無花哨地撞在了寶刀之上。

下一刻寶刀被擊得粉碎,無數碎片飛落。

接着,蘇萬年在空中吐了口鮮血,向着地面飛快的墜落。

本命法寶與他血脈相連,因此寶刀被毀,他遭受到了重創。

“我可是勸過你了。你覺得如果當年葛洪那老頭能夠打的贏這棵人蔘,有必要費這麼大勁把他封印在這裏嗎?”葉蕭在地上對着天空大聲說道。

“這是葛洪仙人封印的?那個創立龍虎道門的葛洪?”拓跋傾城驚訝道。

“祖師爺可是度過了天劫的地仙人境界,連他都打不過…”錢洛想了一下,看了一眼天空,補充說道。

此時蘇萬年的身體正不受控制地在空中墜落,心裏悲憤不已。

這麼重要的情報,你他媽不早說!

地仙人!

那可是渡過了天劫的大乘期修士啊!

地仙人都奈何不了的傢伙,我一個小小的渡劫期來湊什麼熱鬧。

“轟”

蘇萬年像一顆炮彈一樣,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地面陷下去一個巨大的深坑。

他躺倒在地,體內的疼痛幾乎讓他暈厥!

剛纔的一擊擊碎了他的本命法寶,因此體內的經脈,骨骼像火燒一般,一點真氣也沒法凝聚。

蘇萬年的脖子都無法動彈了,他只能睜大眼睛,望着天空,眼裏只有無盡的痛苦和恐懼。

他是渡劫期的強者,華夏修爲最強的那一批人。

放在五分鐘前,他絕對想不到,自己的這場大機遇,居然會變成一場大災難。

如果告訴他這株人蔘有這麼強,他說什麼也不會去跟他動手啊!

可惜,這個世上沒有後悔藥可以吃。

“啊呀,媽誒,你剛纔在天上不是呆的好好的嗎?怎麼又跑到地上來了,越看越醜了,不行,我又要吐了。”那棵人蔘在蘇萬年的大坑邊上露出了腦袋,頭頂上巨大的葉子搖晃着,格外顯眼。

聽了人蔘的話,蘇萬年委屈地都想哭了。


“這不是你把我從天上拍下來的嗎?再說了,我現在深受重傷,動彈不得,你不過來看我不就行了?”蘇萬年心裏有一萬隻草泥馬飄過。

不過,人爲刀俎我爲魚肉,老道士自然是不敢把這些話說出口的。

“藥王大人,我…有眼不識泰山…我投降…請你”蘇萬年顫聲求饒道。

可沒等老道士說完,坑邊的人蔘一跳半米高,氣急敗壞地打斷了蘇萬年的話:

“泰山,你居然說你認識泰山!都說了老子最討厭泰山了!你怎麼然還敢在我面前提泰山!”

“這只是一句成語啊!沒有別的意思。”蘇萬年欲哭無淚。

這棵人蔘什麼時候說過他討厭泰山的啊。

“那你就是在嘲笑老子不懂成語?”人蔘兇巴巴地說道,完全不給他任何的解釋機會。

“我…”蘇萬年已經不不敢再說什麼了。

“你這麼醜的東西,心腸又這麼壞,還是打碎了做老子的花肥吧!”人蔘想了一想,隨意地說道,直接宣判了蘇萬年的死刑。

“藥王大人,你在開玩笑?”老道士愣了一下,隨即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