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吼!

正滿意的木宣突然聽到一聲怒吼,還沒等木宣有所反應,一聲聲怒吼接連傳來。

吼吼吼!

萬獸奔騰的景象即將上演。


已經與這裡的妖獸打過交道,木宣知道,這是發出求救的叫聲!

木宣不由得心中焦急起來,雖然自己讓第五小隊阻攔後邊還可能會追來的長耳狐,可是木宣非常清楚,數頭長耳狐那二十人還能阻攔,上十頭,無論是三頭三階的長耳狐,無論是處於什麼階段,都不是他們能夠阻攔的。

「第五小隊聽令,全力斬殺長耳狐,速戰速決!」

言罷,木宣從樹上跳下來,也參與了進來。

木宣和第五小隊的參與,使得基本僵持的戰局立馬發生了變化,一隻只長耳狐接二連三的被斬殺。

不過木宣在藉助三尺青峰斬殺了四頭三階後期的長耳狐之後,就不再插手,而是作壁上觀,來救援一些支撐不住的小組和。

天才地師 ,不過越是強大,越是能夠鍛煉這些需要在一段時間內跟隨著自己征戰的人,所以木宣在感覺他們能夠應付這些長耳狐后,木宣就不再插手。

五人的小組和,與長耳狐殺的不相上下,一些組合還隱隱佔據上風,斬殺長耳狐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木宣在把聚集在玄煞天地第四層的一千多人,分為十多個百人的隊伍,之後再分化成二十人一個組合的小隊,小隊內,他們又可以隨意取長補短的組合成五人一組的小組和,團結一心,來戰鬥。

使得他們感受到了這樣取長補短戰鬥的好處,所以根本不用木宣吩咐,就組合成他們認為最合理的組合,來斬殺妖獸,之後再按照功勞大小分配妖獸內丹。

見到效果的他們,更加賣力的使用這種組合,因為這樣的組合,能夠使得他們每天都有所收穫,能夠換取一些看中的武技。

這一切都是木宣在詢問了眾人之後想到的辦法,因此木宣也越來越吸取大家的意見,只要能夠提出合理的意見,木宣也會給予相應的獎勵。

可木宣馬上發現了不妥,長耳狐已經發出了求救,已經不允許他們這樣戰鬥了,等長耳狐圍攻過來,自己也不能應付啊!所以他開始再次參與進來,幫助小組和斬殺與他們廝殺的長耳狐。

「公子,我們能夠斬殺它的!」

「你就不要插手了,公子,我們會全力斬殺長耳狐的!」…不想看著可以到手的勝利果實被木宣得去,那些木宣參與的小組和,隊員一個個的焦急起來。

如果木宣插手,他們的確會迅速斬殺長耳狐,可是他們的勝利果實就要縮水大半了啊!這次等於是白來了!怎能不焦急呢?

「放心!你們的果實我不會搶走的,只是我們沒時間了,需要速戰速決,你們快去幫助其他人!」

聽木宣說不會搶奪他們的果實,只是擔心時間不夠,心裡責怪自己戰鬥力差的同時,也快速的投入其他的戰鬥,快速結束戰鬥,以便在長耳狐的後援到來之前結束戰鬥,脫身離去。

他們也是知道這些長耳狐的強大,這次的數十頭就讓他們費盡心裡,要是來的更多,逃命他們都來不及。

「吼!」

這一聲震怒的吼聲,讓木宣真正開始焦急起來,有點後悔剛剛想多鍛煉一下他們的想法了,自己直接參与進來,現在也不用如此擔心了。

不過辦法是人想出來的,木宣也不再是毫無經驗的毛頭小子,多多少少有些經驗,呼喊道:「這次你們的表現我很滿意,所以這次我手裡的五顆三階後期的妖獸內丹,就是這次的獎勵,給表現最為突出的五個五人組!」

木宣拿出屬於他的五顆三階後期妖獸內丹,作為獎勵,更是帶動了這些人的鬥志,一個個如狼似虎,全力斬殺長耳狐,不再畏首畏尾。

那可是一顆三階後期的妖獸內丹啊!如果被那個小組和得到,肯定能夠換取一些好的凡級武技,來提高組合的戰鬥力。

帶動了那些人的積極性,木宣也沒有歇著,全力配合眾人斬殺長耳狐,以便能夠在長耳狐的後援到來前及時撤退。

一劍斬殺了一隻瘋狂的長耳狐之後,木宣已經感覺到了大地的震動,看著還有十多頭髮狂的三階巔峰的長耳狐沒有被斬殺,只好不甘心的下達撤退的命令。

「迅速收取內丹,馬上撤退!長耳狐的後援至少有數百頭!」

聽到木宣說有數百頭長耳狐,那些人只好不甘心的放棄自己的對手,迅速收取內丹,之後毫不猶豫的隨木宣撤離。

那十多頭三階頂峰的長耳狐卻沒有離去,不甘的看著木宣他們離去的方向,只能哀嚎的悲鳴。

他們聚集之地,聽到悲鳴后,傳來一聲異常低沉的怒吼。 「怎麼可能?這才幾天時間?這裡的妖獸怎麼會多出來這麼多四階的存在?而且你說他們已經有收攏的跡象,這更是無稽之談啊!」

「不清楚,不過我暗中觀察到了一個情況。」

趙嵐看著木宣,不知道該不該就這樣說出來,因為這裡有許多他不認為可靠的人。

「說吧,沒關係,我相信他們。」

說相信他們的時候,木宣沒有任何的做作,那是發自內心的,他們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有如此修為,全是木宣的恩賜,但很多對木宣死心塌地之人,不認同他們,因為在他們心中,的確如那些人所想,只是想藉助木宣來強大自身罷了,根本沒想著要對木死心塌地。

然而這次木宣對他們同樣表現的毫無差別對待,使得他們大為感動。

他們雖然大多數是亡命之徒,可也知道道義怎麼寫的,心也是肉長的,在玄煞之地重新突破到孕神境的七人猛然跪地,宣誓道:「蒼天在上,厚土在下,公子立中間,我等定不負公子之恩! 巨星人設又崩了 …」

沒讓他們接著說下去,木宣就伸手阻止下來道:「好了,有心就好,一些事情是要看實際行動的,不是單憑嘴皮子的,更何況你們也知道我的情況,你們就當我們之間是屬於相互利用吧!」

沒想到木宣如此坦誠,更是敬佩至極,算是下定了決心,不負木宣。

嘴角微揚,木宣豪情道:「這裡沒有外人,只有你們這些我手中可以利用的,也算本事僅有的強者,所以我也不瞞你們說,我最終的目的是要在獸潮之後,與汝候對立,虎口奪食,奪得他所有的一切,包括他身上的郡候爵位!如果成功,你們也算是前途無量..」

沒有再說下去,但是木宣相信,他們現在知道該如何選擇了。

雖然心驚木宣的這個目標,但他們卻選擇相信了,因為他們在木宣這個看似少年的身上見識了太多的奇迹。

而且一旦木宣真能封侯,他們不但徹底脫離了以前的身份,還能因為在木宣前期弱小之時做出的貢獻,得到無盡的好處,因為一個郡候,可是相當於一方小國了,在自己的領地內,可以隨意任命,封賞屬下。

不知不覺中,在場的所有人都心動了起來,連呼吸都有些急促。

看到眼前十多位孕神強者個個心動,木宣心中滿意至極,這就是他所需要的結果,望梅止渴,就是木宣現在所用的計策。

以後木宣相信,這些人,會真心實意的對自己忠心了,而不像以前,屬於互相利用。

隨意的一笑,木宣示意趙嵐繼續說下去,看看這裡的妖獸到底發生了何種變化。

「我發現被我們丟棄的妖獸屍體,被其他的妖獸所吞食,用來當做強大自身的一種手段!還有他們並非直接食用自己同類的屍體,而是選擇相互交換,食用其他妖獸,把自己的同類交給其他種類的妖獸作為交換。」

虎毒不食子,這是山裡人對一種兇猛妖獸的總結,說的是那種兇猛的妖獸,尚且不會吃自己的孩子,也算是不吃自己同類的一種變現吧!沒想到被木宣認為靈智低下的玄煞天地內的妖獸竟然會有這種覺悟。


「還有,我發現在我們到來之前,這裡的妖獸,算是非常和諧,除非是需要進食的時候,否則絕對不會對其他妖獸發起攻擊,來強大自身,可現在不同了,我們的到來,好像給它們找到了一條能夠讓它們快速強大的捷徑!而且現在我們接觸過的妖獸,兇猛程度更勝以往!」

聽到這裡,木宣蹙眉,感覺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可具體是什麼,他又想不出來。

趙嵐又說了許久,木宣越聽越是不解。

為何這裡的妖獸能夠在他們到來后,這麼迅速的發生變化呢?這會不會是玄月算計好的呢?可是這樣對他會有什麼好處?



突然趙嵐說道:「我發現這裡以前那些四階的妖獸,靈智提高了不少,雖然只是單純的感覺,可我卻能從一部分四階妖獸的行為中實實在在的感覺到這一變化!」

靈智在提高?這怎麼可能呢?這玄煞天地內,第四層內的妖獸,都沒有靈智,怎麼可能會提高了靈智呢?

「這種情況我們所在的小隊也有明顯的感覺,在我們到來之前就已經是四階存在的妖獸,在這短短的幾天內,變得比以前狡猾太多了!」

「我們也一樣!」

「你們這麼一說,我也發現有這種情況!」…你一言,我一語,開始激烈起來,難道是在戰鬥中提升了靈智?

但這怎麼可能呢?經過戰鬥就能提升靈智?

「不對!」

木宣忽然驚呼起來:「你們說的妖獸中,一些應該沒有參與過廝殺,這或許不是他們靈智提高了,而是他們變強了!」

經木宣這麼一說,他們才隱隱覺得的確如此,可是妖獸不是只要到達四階,就可以擁有靈智嗎?這裡的妖獸本就違背了常理,可達到四階后,變強就能提高靈智嗎?


商討了許久,也沒商討出來個所以然來,最終也就作罷了,不過木宣卻讓他媽多注意一下妖獸的動向,還有就是快要突破的,就不要參與獵殺妖獸了,留在臨時的大本營中全力突破修為好了,只要能夠提高修為,也是能夠得到相應的武技的!

之後遣散了眾人,木宣獨自回到了玄煞天地的第三層。

見到留在此處掌控大局的吳靈四人,木宣說出了自己的疑惑,還沒等說完,吳靈就苦笑道:「這裡也有差不多的情況,不過我們及時轉移了陣地,還有,我發現這樣的妖獸,好像向著一個地方開始聚集著,不知道要幹什麼!」

「向著某處聚集?」

木宣蹙眉,因為趙嵐也說過,第四層那些本不該存在於第四層的四階妖獸,多出了一些靈智后,也隱隱有向著某處聚集的趨勢。

「你知道它們向著何處聚集嗎?」

點點頭,吳靈表示自己知道,木宣急促道:「你帶我去!」 「我知道了,我終於知道了,我們還是被玄月給利用了!」

在得知了那些默默變強,笨不應該存在於所在層次的妖獸為何會向著某處聚集的原因時,震驚后,隨即又自嘲起來。

「嘿嘿,本來只是想著玄月真的會因為七彩的原因,全心全意的幫助我,沒想到,到頭來只是相互利用罷了,只是他不看重這裡妖獸的傷亡罷了!」

利益,這是一切的根源,玄月這位妖尊也不例外,明則幫助木宣,實則只是在幫助他自己。

利益能讓人們喪失理智,能讓人瘋狂,更能讓人為所欲為,就像跟隨自己的這些人。

自始至終,木宣都是以為他藉助這裡的妖獸來強大自己的力量,相對於這裡的妖獸而言,何嘗不是藉助他的力量來強大自身呢?只是自己可以減少一些傷亡,而妖獸不能。

可是這沒有靈智的妖獸,死活有什麼可值得考慮的呢?說白了只是強大的獸罷了,根本和妖沾不上邊。

利益是人類最優秀的導師。

這裡的妖獸會因為自己帶人突然入侵而強大,能加速這裡妖獸成長的速度,這或許就是玄月最終的目的之一。

苦笑不止的木宣,只能接受這一切,但心中對玄月的印象大打折扣。

旋即想到玄月當時就告訴了自己,這是在幫助自己,也是在幫助他,木宣就釋然了,管他呢!反正現在看來,得利大的還是自己,因為他可以做到零傷亡,而妖獸不能。

突然木宣有一種明悟,他現在真的領悟了娘親告訴自己,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的內涵了。

反觀一切根源,都是圍繞著利益而旋轉,而生活,何必在乎過程、起因呢?只要到了最後對自己有利不就行啦!

哀嘆一聲,木宣就帶著吳靈回去了,重新來到了第三層他們臨時的住所。

此時這裡再次有數百人突破到了開竅境,但木宣卻不準備帶他們去到第四層的玄煞天地,而是要帶他們先出去,緩解一下情緒。

因為來到第三層的時候,木宣就感覺到了一些不妥,來到這裡七八天的時間了,一部分人已經被殺戮蒙蔽了雙眼,理智漸漸的消失,轉而呈現出暴戾的樣子,就連一些行動,也開始變得暴戾了。

所以木宣準備讓他們先行離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剔除體內的負面情緒。

其實剛來到玄煞天地的時候,木宣就防止著這種情況,選擇了每一層玄煞天地最和諧,暴戾氣息最稀薄的地方,沒想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還是出現了這種情況。

不過在第四層的時候還沒有這種情況發生,看來被這裡負面氣息影響的時間,和修為有關,修為高的,可以待更長的時間,修為弱,就只能待那麼幾天。

看來玄月還是有那麼一點是真心為了自己的,否則也不會告訴自己,在玄煞天地內待的時間久了,會迷失心智,所以每隔一段時間,都要轉換一下環境,省的成為和妖獸差不多的存在。

忽然木宣有種想法,這裡的妖獸到了四階不能產生靈智,是不是因為這裡的暴戾氣息影響呢?

或許是,也或許是因為此地的各種規則殘缺不全的原因,亦或者兩者都有,只是現在的木宣不清楚,最清楚的應該就是給自己選擇這裡練兵的玄月了。

把想法說出來,木宣尋求一下吳靈幾人的意見。

「我們也有你說的那種感覺,特別是那些剛剛突破到靈動境的,因為根基不穩,三天前就有你說的情況了,好在我們手中有不少可以清心的靈果、靈藥,才能應付過來。」

說道靈果、靈藥,木宣又心動了起來。

如果能夠藉助靈果、靈藥,讓這些人多待一段時間,效果肯定更好,可是具體可行嗎?

最終還是吳靈給出答案道:「試試不就知道啦!反正說好的半月,還有時間。」

「嗯,我再給你們找一些這類的靈果、靈藥。」

在千尋鼎內扒騰了許久,木宣才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什麼樣的才有清心的功效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