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球體之中,長田隆悍然出手,一道巨大掌印瞬間出現,極為迅速的轟向流雲等人。

只見這道掌影看似緩慢,在空中幻化出一道道重疊掌影,無聲無息,好似無半風威力一般,但隨著其推移,掌影變得越來越清淅,轉眼間便化為一隻金光繚繞巨手,甚至掌心紋路都清淅可見。

流雲等人有心躲避,但身處封印結界中的眾人好似被冰封住了一般,連思維都有些遲鈍,面容獃滯的靜等著掌影的來臨。

「天魔觀想決!」



流雲雙眼餘光瞟向眾人,心神一動,作出了最後掙扎。

黑光頓時湧現,流雲只覺身體一輕,如同脫韁的野馬一般主動迎向掌影。

雖然流雲完全感覺得到,這道掌影他實在難以匹敵,但是身後便是自己的好友,如不主動出擊,怕是半分機會都沒有了。

「嗯?有點意思!」看著身形突動的流雲,長田隆臉色一動,眼神之間居然露出一絲欣賞神色。

「不能為我所用的天材終究難逃一死!」長田隆神色轉眼又變得冰冷,指尖輕輕一彈道:「你會成為我破丹成嬰的奠基石!」

「啪」的一聲輕響,流雲身形居震,在這球體之中,似乎連聲音傳播都變得慢了下來,如此浩大聲勢的一擊居然只發出了一聲輕響。

然而聲音雖輕,這一掌力道卻是大得出奇,一股暖流瞬間從流雲嘴中噴涌而出。

縱然以流雲身體之強悍,在這一擊之下也是五臟俱碎,受了極重的傷。

強忍著五內俱焚般的劇痛,流雲咬牙強扭身形,再次飛蛾撲火般主動迎向了長田隆指尖彈出的光點之上。

「啊!」

在這光點一擊之下,無數狂暴的能量瞬間轟入流雲體內,拚命的四處衝撞,一時之間竟然令流雲身體有些變形。

「天魔觀想決!」

重重黑光在流雲體內浮現,將這股狂暴的能量一一化解,但與此同時,流雲終於因傷勢過重,兩眼翻白暈了過去。

「流雲!」

眼睜睜的看著流雲被對方擊倒,修為最高的玉隨安怒喝一聲,身上氣息陡然爆發,終於衝破了泥沼般的桎梏,快速向流雲奔去。

「有趣!」

看著雙目赤紅的玉隨安,長田隆臉上露出一絲戲虐的笑意。 長田隆陰冷一笑,眼神之中毫無憐憫,指尖輕輕一彈,擊中了剛剛扶起流雲的玉隨安。

玉隨安在這一擊之下也是毫無抵抗之力,癱倒在一旁,但與此同時,流雲體內的黑光也隨之湧入了玉隨安體內。

「要死了么?怎麼這次測試如此真實?怎麼還沒結束?」

識海之中,流雲孤身一人連連發問。

但回答流雲的卻是一片寂靜。

「不對,既然是幻境,那為何那鬼母的情緒如此之真切?為何那縷怨念能為我所用?」

流雲一個激靈,想到了最為可怕的一幕。

「不好,這都是真的,根本不是幻境!」

流雲終於明白過來。

「初七他們有難!」

流雲瞬間赤紅了雙眼。

全身已然漸漸減緩的血氣再次奔騰起來,發出一陣陣如同遠古巨龍般的咆哮之聲。

「我不能就這麼死掉,初七也不能死!」

流雲神識再次回歸身軀之中。

「如今我已晉級金丹,可以打通第三十七道經脈了。」

「給我開!」

流雲的意識發出一陣陣極為不甘的呼喊之聲,體內氣血、靈力、心力咆哮不息,如同破空流星般朝著一道全新的軌跡轟去。

「嗯?還沒死透?」同樣身處球體之中的長田隆也是瞬間發現了異常,收回了正要攻向其餘幾人的手,有些意外的看向流雲。

「嘭」的一聲巨響,只見流雲體表血肉瞬間化為無數血霧,空留一具光潔如玉的白骨。

長田隆眉頭一皺,有些不理解,並沒有貿然出手,而是靜靜的站在一旁。

數息之後,血霧緩緩凝聚,再次附著在白骨之上,慢慢重生一道道血肉,重新化為人形。

整個過程說來複雜,其實進行得非常之快,轉眼間流雲便已再次呈現在長田隆眼中,只是此時的流雲氣息穩定,雙目微閉,好似睡著了一般。


「這是什麼妖法?」長田隆感到大為匪夷所思。

「天魔煅體決第一重,刀槍難侵!」

「天魔煅體決第二重,萬法不侵!」

第三十七道經脈的打通意味著流雲正式晉入天魔煅體決第二重,是第一重的完結,也是第二重的開始。

只是,此時經脈的打通,流雲丹田空間沒有絲毫變化,只是歷經重組的血肉發生了一些極為細微的變化,身邊每一道氣息,每一絲動靜都能清淅的感覺得到,這種感覺很詭異,也很舒服。

「啊!」

看著驟然睜眼的流雲,長田隆不禁有些大驚失色,但半息之後又平定下來。

自已金丹境巔峰所在,又何需懼怕這區區金丹境一星的小子?

看著緩緩站起身來向著自己走來的流雲,長田隆指尖一彈,一道光點再次掠向流雲。

「沒用的!」流雲面帶微笑,任由光點轟擊在身上。

其實之前這光點對流雲也並無太大威脅,只是當時正處內外交擊之時,流雲重傷之軀己然不堪重負方才暈了過去,而如今長田隆故伎重施,哪裡會對流雲有絲毫威脅?

只見光點稍稍一閃便沒入了流雲體內,瞬間便被無數黑光吞噬。

「怎麼可能?」

見此情景,長田隆倒真有些驚慌起來,連忙退後半步,手中印決翻飛,周身靈力翻滾,一道如同擎天之柱的指印轟向流雲。

只見這道指印通體金黃,顯得極為凝實,將球體之中空氣推得氣浪滾滾,傳出一陣陣轟鳴之聲。

「殺生劍,斬!」

一道同樣金光閃耀的劍光隨之浮現,以更為瞬速的速度掠向長田隆。

「嗤」的一聲輕響,金色劍光轉眼間便切開指印,但最終切到一半之時力竭化為無數光點消散。

長田隆臉上一喜,這一指凝聚了自己畢生精華,豈有這般容易破開之理。

見一招不敵,流雲驟然再次發動,棄劍握拳,無數嬰孩頭顱大小拳影無比迅速的轟擊在剩餘指印之上。

「轟轟!」

在流雲無數拳擊之下,整個球體都發出了陣陣顫抖,似是就要瓦解一般。

而在流雲暴風驟雨般的轟擊之下,指印終於漸漸變淡,最後化為無形。

「哼,這又如何?」

長田隆冷哼一聲,手中印決再現,就要再次發動攻擊。

然而,長田隆手還倘未抬起,一張年輕而又堅毅的面孔便驟然出現在面前。

只見流雲全身肌肉膨脹,雙臂粗大得有些不成比例,拳尖黑光森森,拳頭未至,勁氣已然颳得長田隆面夾生疼。

長田隆一驚,手印瞬間變換,一道無形圓盾在體表形成。

「砰!」

圓盾並沒有想象中那般脆弱,流雲這一拳擊中之後變未破碎,反而一陣波光蕩漾之後流雲巨大的拳勁盡數化解融合到了整個球體之上。

但流雲對此視而不見,轉身再次轟出一拳。

長田隆這道圓盾如同韌性極佳的彈球一般,任由流雲轟擊也未見任何破碎跡象。

雖然此時的流雲狀若瘋魔,但卻注意到了處於圓盾之中的長田隆臉色已然越發蒼白。


「砰砰!」

如同雨打芭蕉一般,流雲瞬間再次轟出無數拳。

在看似毫無止境的轟擊之下,圓盾終於如同氣泡一般瞬間破滅,而長田隆也是臉色一白,癱軟在地。

支撐圓盾抵擋流雲這輪瘋狂的轟擊已然徹底耗盡了其丹田空中之中的靈力。

與此同時,封印流雲一行共十一人的圓球也瞬間破滅,化為一顆拇指大小的圓球掉落在地,滴溜溜的轉個不停。

喘了口粗氣,這輪強力的轟擊對流雲的消耗也是極大,縱然流雲身體再強也有些支撐不住。

將圓球拿在手中,流雲轉身看了看其餘十人一眼,見眾人都只是有些虛弱,彎下腰來伸手一撈,握在了長田隆頸間。

「要殺要剮隨便你!」長田隆身為千人軍首領,氣節還是有的,眉頭一挑怒道。

「我不會殺你的,我只是要帶你回大夏武靈院轉一轉!」

流雲眼珠一轉,既然知道了此時是實戰,那麼,一名千人軍首領必然有些作用,活的總比死的要有價值得多。

而就在封印解除的瞬間,教場之中的光幕之上再次出現了流雲等人身形。

「快,快將他們帶回來!」柳師先是一驚,瞬間大喜,連忙喊道。

只見柳師話音未落,冷師已然先行動手,手中印決變幻,無數光點朝前飛去,發出一陣蓊鬱的白光。

十數息后,流雲等人只覺四周景物變幻,已然重新回到了教場之中,只是,現在回來的卻不是十一人,而是多了一個長田隆。

事實果然如流雲猜測的那樣,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沒事吧?」冷師臉上浮現一絲笑意,輕聲對著流雲問道。

流雲看著冷師,心中湧出一股暖意,沒有出聲,只是輕輕點了點頭,隨後將癱軟無力的長田隆扔在了地上。

之前眾人一心牽挂流雲一行安危,並未曾注意光幕之上具體情形,是以也並未發現流雲已然生擒長田隆,而現今看著這一幕,不由得大為吃驚,根本未曾想過流雲等人會從長田隆手中脫身,更未想到流雲居然能將此人生擒。

「這。。」,柳師雙目圓瞪,顧不得失態,大聲問道:「你是如何做到的?這可是邪月國中金丹境前十般的存在。」

「嘿嘿,僥倖而已!」柳師這一問,流雲倒還真不知從何說起,只好含糊的應了聲。

「快,快將長田隆控制起來,今年我們將系可是立了大功了,流雲你居功至偉啊!」柳師笑眯眯的連聲道。

但流雲卻好像沒有聽到一般,轉而笑眯眯的看著冷師道:「我破了四象陣!」

「很好!我很高興!」冷師面色柔和的點了點頭,輕輕拍了拍流雲肩膀道:「這一行,辛苦了!」

「流雲,恭喜你,你的東南守邊軍將增加兵力一萬,直接歸屬於你!」這時柳師身後三名青年中的一名走了過來,溫和的對著流雲說道。

「啊?」流雲一愣,沒有反應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