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沒錯,早在前一段時間龍翔就把黃階七品的戰技截殺掌修煉了,只是一直苦於沒有試煉的對象,今天正好,拿風顛來作爲自己試煉戰技的對象吧。

“截殺掌。”

龍翔爆喝一聲,巨大的金色掌印猛然轟向了急速游來的巨大金蟒,龍翔雖然神元不夠磅礴,但是在那巨大的金色掌印之中卻暗含了一絲龍氣。

讓那金蛇似乎產生了一絲懼意,但是戰技是沒有智慧的,它們只能勇往直前向前衝,直到力量被消磨得煙消雲散方可寧靜。

掌印之中暗藏龍氣,金蛇自然不是其對手,龍與蛇是不能比擬的,蛇對龍天生就有一種臣服之心,此時戰技亦是如此,結果可想而知。

風顛的力量再次被摧毀,剛剛建立起來的信心也在瞬間瓦解,衆人呆若木雞,風顛也是目光呆滯,今天可算是強烈打擊了他的信心。

他一個地靈鏡第三重的強者居然不是天靈脈武者的對手,這說出去非得笑掉別人的大牙不可。

兩個回合風顛慘白,讓他心中升起了一種無力感,再打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了,何必還要自取其辱,他現在也明白風揚說的沒錯,龍翔的確是個天才,準確的說應該是妖孽。

龍翔戰勝最高興的莫過於趙靈兒了,龍翔的強大讓她感覺有了堅實的堡壘,現在也終於可以回家去了,相信她的父母已經等急了吧。

龍翔也沒有在演武場多做停留,送走了趙靈兒,便回到了房間裏面,剛剛一戰讓他達到了天靈脈的瓶頸處,要準備開始衝擊天靈脈踏進地靈鏡第一重的境界了。

但是衝擊武道境界可不是那麼容易的,遠比衝擊四脈難了數百倍,衝擊四脈也只是需要感悟天地靈氣,從而達到掌控天地靈氣的境界。

衝擊武道境界就得感悟武道了,武道一途修煉越往上難度就越大,有的人一輩子也不能衝破天靈脈,感悟武道不容易,現在龍翔根本連武道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

龍翔是自己從零打拼而起,像風顛這些大家族裏面的子弟在地靈鏡的修煉一途可要容易多了,畢竟風揚就是地靈鏡第六重的強者,至少風顛在地靈鏡第五重以前修煉是暢通無阻的。

風揚已經是過來人,有着無比豐富的經驗,衝擊天靈脈也有人在一旁指導,這也是幻靈鏡之中那些年輕弟子修爲遠超普通人的原因之一,其二就是有天材地寶的供給。

不過用那些天材地寶堆積起來的力量遠不如靠自己艱辛修煉的神元來的紮實,就算是有人指導龍翔,估計龍翔也會毫不猶豫的拒絕,靠自己去領悟武道。

何爲武道?說不清道不明,地靈鏡的武者在一招一式裏面都蘊含了武道的力量,當然龍翔此時還是天靈脈自然是不能感覺到地靈鏡武者戰技當中的武道之力。

武道習武明道,世間真理,對武道的認知,武道的真諦,龍翔似乎抓住了一點武道的味道,曾經與地靈鏡武者對戰的情景慢慢的在龍翔腦海裏面回放。

細細觀察着地靈鏡武者每次施展戰技的不同之處,每一次出招都有一絲不明的氣息,是龍翔施展出來的戰技所沒有的東西。

那一絲感覺若隱若現,因爲有了一絲武道的味道,才能令戰技發揮出它最強大的力量。


所以從天靈脈到地靈鏡是一個質的飛躍,就像是人生前方的一道巨大溝壑,跨過去將是一片嶄新的天地,所過是不能跨過去,那就永遠只能留在原地踏步,不進則退。

不知不覺中龍翔似乎已經融進了武道里面,雙手也不由自主的在胸前揮舞,不停演練,龍翔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顯然他已經有所明悟了。

領悟了武道,龍翔體內千萬竅血之中的天地靈氣再次融合了另外一種元素,那就是武道的氣息,武道氣息的注入,龍翔戰鬥力將再次提升。

踏入了地靈鏡猶如新城代謝一般,千萬竅血之中的天地靈氣全部被釋放出了體外,融進了新的天地靈氣外加武道氣息,武道之息的融入龍翔的千萬竅血被拓寬了不少,容量也得到了大大的提升。

到了地靈鏡之後龍翔的神元已經足夠磅礴了,至少施展兩次幻光盾不在話下。

現在龍翔的皮膚筋骨都比以前更加光滑堅韌,這樣的修煉速度龍翔仍然很不滿意,因爲現在情況緊急,玄天道人隨時都會找上門來,而現在龍翔的實力根本連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第二天龍翔大敗風族第一天才的光榮事蹟瞬間就傳遍了整個風雷城,風揚也是對龍翔另眼相看,他以前雖然知道龍翔肯定不簡單,但是他沒料到的是風顛居然都不是龍翔的對手。

也正是這樣的光榮戰績引來了龍翔的強敵,玄天道人,龍翔對玄天道人現在也算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了,不管自己在哪裏,他都能尋到龍翔的氣息。

這下龍翔可苦逼了,現在似乎已經後悔了當初爲什麼要打敗風顛,自己要是忍一忍該多好,沒有戰鬥也就不會招來玄天道人了。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玄天道人面目猙獰怒目而視,臉上的笑容近乎扭曲。

沒有多言,手中凝聚着磅礴的神元就足以證明他心中的憤怒。

“天雷罰神。”

玄天道人怒喝一聲,雙手快速結印,虛空之上烏雲密佈,電閃雷鳴,引動九天雷神,這個陣勢着實嚇人。

一道雷柱從天而降,劈在了龍翔的身上,頓時一陣燒焦的味道傳了出來,一道血箭從龍翔口中射出。


衣裳盡數化爲灰燼,赤luo的站在玄天道人的面前,這個場面有些尷尬。

不過此時也顧不得許多,一道雷柱就差點要了龍翔的性命,接下來還有雷海在等着龍翔,他可不敢大意。

施展着幻光盾瞬間就逃遁了數百里,還沒等龍翔鬆一口氣,玄天道人居然就追了上來,龍翔大驚。

“哈哈,小兔崽子,上次讓你用這招跑了,你覺得這次我還會上當嗎?”

玄天道人肆無忌憚的大笑了起來,手中拿着一個圓形法寶,想必他就是靠這個來追蹤龍翔。

龍翔也沒預料到玄天道人居然還有這等法寶,就算是再施展一次幻光盾也是徒勞的,還不如留着神元多支撐片刻。

無盡的雷柱全部轟在了龍翔的身上,森森白骨都露了出來,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好地方,焦糊一片,一層龍鱗從龍翔的體內浮現了出來。

饒是修煉了御金龍之身練體戰技的龍翔也不好受,此時龍鱗都被逼了出來,可見龍翔忍受的痛苦有多麼大,龍翔身在一片雷海之中,備受煎熬。

終於片刻之後,雷海漸漸消失,一切恢復寧靜,龍翔奄奄一息躺在地上,身上的龍鱗全部被雷電淬鍊得發光發亮,銀龍鱗片看起來霸氣十足。

玄天道人一臉驚訝之色,龍翔沒死讓他有點難以置信,如此強大的攻擊雖然是黃階七品戰技,但是施展的人確是地靈鏡八重強者,至少在這片雷海之中修爲不到地靈鏡第七重的強者是必死無疑,更不要說是龍翔了。

雖然龍翔未死,但是離死已經不遠了,現在隨便一招都能結果了他的性命,玄天道人見一招沒死,手中又開始催動神元,他不相信龍翔還能抗住。

這次龍翔真的絕望了,就算是堅韌的龍之意志也不能救他這次性命,他第一次覺得好累,真想一直睡下去,眼皮重如千斤,悠悠閉上了眼睛,昏迷了過去。

即使如此玄天道人依舊施展出了戰技,瘋狂大笑了起來,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凝住了,雙眼變得空洞無神,體內那磅礴的神元也在漸漸消散。

最後軟軟倒在了地上,眉心一滴鮮血溢了出來,毫無疑問他已經命喪黃泉,一道人影出現在了龍翔的身邊,雄渾的神元輸送了進去,修復着龍翔體內的傷勢。

絕品道醫在都市

在超過地靈鏡的神元沐浴之下,龍翔全身的傷勢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令人吃驚不已。

神祕強者長長嘆了一口氣,身形一閃就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道殘影,片刻之後龍翔才悠悠醒來。

驚奇的發現之前那嚴重的傷勢,此時都已經恢復如初,龍翔還以爲是在做夢,亦或是在黃泉。

驚喜的同時龍翔的笑容僵住了,因爲在他身邊有一種熟悉的味道,是那神祕強者留下的,但是卻不知道他是誰。

再看看不遠處那一具冰冷的屍體,龍翔震驚不已,到底是誰救了我?爲何感覺是如此熟悉?

不管怎麼說今天算是保住了一條性命,回到了風族,風揚正一臉焦急之色站在門外,看到龍翔的身影時才鬆了一口氣。

絮叨了一陣,風揚就離開了,龍翔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而今天本來一向寧靜的風族突然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來了三位貌美如花的女孩兒,一位身顯一絲成熟的韻味,一位則是調皮可愛,另外一位清新可人,三位女孩都有些相像,而且實力也都相等。

這三位美女正是在外歷練的風族三朵金花,老大風雪,老二風鈴,老三風霜。


三位美女並沒有引起龍翔太大的注意,似乎他對女人沒有什麼特殊的情感,但是唯獨趙靈兒讓他有一種莫名的感覺,但是卻不知其因。

三位美女把龍翔這個陌生的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沒有太大的反應,倒是風鈴比較活潑,看見龍翔就拉着問東問西,絲毫沒有一點大家小姐的風範。

通過交談龍翔也知道她們這次回來的原因,一個月後風雷城有一場比賽,這次比賽是爲了挑選出風雷城當中年青一代的最強者。

前五名將獲得兩個月之後的獵妖大賽參賽資格,獵妖大賽是幻靈鏡當中數百小城合力舉辦的,一百五十座小城將分爲一百五十個小隊。

前往幻靈獸域獵殺妖獸,不過這妖獸可不是普通的妖獸,是有制定的,黃階五品妖獸星月妖狼。

星月妖狼雖爲黃階五品的妖獸,但是它們的活動通常都是成羣結隊,如果運氣不好還會遇到星月妖狼之中的王,星月狼皇,星月狼皇那可是超越黃階五品的存在。

星月妖狼在幻靈獸域當中是一種守護獸,所以參加比賽的小隊就是去奪取星月妖狼守護的東西。

雖然不知道獎勵是什麼,但是龍翔也決定要去幻靈獸域走一遭,也算是歷練一次吧,正好去見見世面。

風鈴三姐妹風顛兩兄弟都要參加這次比賽,這是風揚交給她們的任務,具體什麼原因龍翔也不知道。

一個月的時間眨眼而過,風雷城的比賽也如期而至,幾萬人的小城參賽的也就只有那麼幾百人參賽,許多人都有自知之明,實力沒到地靈鏡第二重不敢參戰。

夏日晚晴天 ,龍翔也就是其中的一個。

在龍翔的眼裏他心中的五個名額早有人選,無疑就是風揚的五個子女,他們五個應該就是風雷城之中年輕一輩的最強者了,不過是在沒有龍翔的前提之下。

名額只有五個,龍翔肯定佔了其中的一個,所以風顛五兄妹只能佔四個名額,不過這也沒有關係,風揚是風雷城的城主,要多安排一個名額也不過是小菜一碟。

首先就是風揚宣佈比賽規則,第一場是混戰,最後還能站在場上的十個人將進行最後的一對一決賽,決定出五個名額。

比賽剛開始最倒黴的莫過於那些實力只有地靈鏡第一重的武者,一分鐘的時間都沒到,基本上都被地靈鏡第二重的武者扔了下去。

¸тt kan ¸CΟ

當然其中也有不少人去找龍翔的麻煩,但是沒有一個討到了好處,雖然龍翔的境界不高,但是戰鬥力卻高得嚇人,讓人震驚不已。

龍翔出人意料的表現深深震懾住了其他人,導致最後沒有一個人敢去找龍翔的麻煩,其實龍翔根本就沒有展露太多的實力,憑藉着幻虛游龍步的精妙之處,在人羣中穿梭,遊刃有餘。

讓人捉摸不定,根本就捕捉不到他的身影,一些被扔下比武場的人很多都不服氣,都認爲龍翔是靠身法戰技的優勢才能站在上面。

對於那些無知的人,龍翔自然是一笑了之,當他們親眼看到龍翔大發神威的時候,就會明白他們的想法有多麼的愚蠢了。

這場比賽毫無懸念,龍翔和風顛五兄妹威風凜凜的站在比武場上,至於另外四人則是其他大家族比較優秀的弟子。

風雪掃視了一眼場上的十人沒有太大的反應,都是地靈鏡第二重以上的武者,但是當他看到龍翔的時候,明顯愣了愣神。

她對龍翔並不算熟悉,認識也不過一個多月而已,幾乎根本沒有什麼交談,在她眼中龍翔也只不過是一個地靈鏡第一重的武者而已。

風鈴倒是沒有太大的震驚,一個月裏面也只有她跟龍翔比較交好,風望也跟她說起過龍翔的厲害,她一直都是半信半疑,但是今天她相信了。

第二天就是一對一的對戰了,龍翔的對手居然是風望,剛上場風望直接認輸,讓場下的人瞠目結舌,難以置信的看着風望。


一個地靈鏡第三重的武者居然向一個地靈鏡第一重的武者認輸,這似乎有點驚世駭俗了吧。

風望可不管他們是什麼表情,他不是傻子,他曾經親眼看見過龍翔擊敗風顛的情景,連他大哥都是龍翔的對手,他還有什麼實力打敗龍翔呢?

風雪三姐妹沒見過龍翔的真正實力,對於風望不戰直接認輸投了一個鄙夷的神色,心想二哥給他們風族丟臉了。

龍翔只能是無奈的笑了笑,還算風望有點自知之明,不像風顛一般不自量力。

最後五個名額出來了,風族四兄妹加上龍翔,五天之後他們將朝着幻靈獸域出發,風望也被風揚徇私安排了進去。

幻靈獸域裏面的妖獸數量龐大,而且個個都是嗜血的妖獸,兇殘無比。

而龍翔也終於知道了進入幻靈獸域的主要任務是什麼,不單單是獵殺星月妖狼那麼簡單。 更重要的是要奪取幻靈獸域裏面幻靈泉之中的萬年地母乳。

萬年地母乳是大地母親的精華,就像是母乳一般,有着神奇的功效。

煉製地靈丹,地母乳是一種不可缺少的原料,至於這地靈丹則是地靈鏡武者衝擊天靈境時候用得到的丹藥。

五天之後, 攻婚掠情:早安,韓先生

進入幻靈獸域也要通過一座小型的傳送陣,一百五十個小隊將會被傳送到幻靈獸域不同的區域。

傳送陣的兩邊各站了一位地靈鏡第六重的強者,他們兩位是負責比賽的秩序以及看各城的小隊有沒有違反參加比賽的規則。

前面的一百多個小隊都順利被傳送到了幻靈獸域裏面,但是到了龍翔他們這一組卻遇到了麻煩,毫無疑問是超人數了。

守護傳送陣的兩位強者攔住了龍翔等人,這時風揚從一邊大步流星跨了過來,不知道跟兩位守門神說了些什麼,兩人紛紛看了龍翔一眼就放行了。

看樣子應該是風揚跟他們兩位是有什麼交情,再者龍翔的實力才地靈鏡第一重落後別人那麼多,進去也幫不上什麼忙,所以兩位守門神才賣了一個人情給風揚。

幻靈獸域不算大,方園估計也就上千裏吧,一百五十個小隊雖然是被傳送到了各個不同的地方,但是相遇的機率還是很大。

進入到幻靈獸域之中龍翔才聽風鈴說了一個重大的消息,原來想要進入中城,也必須要來參加這次比賽,勝出的一個小隊才擁有進入中城的資格。


龍翔也在心中暗自慶幸,幸虧是跟來了,若是錯過了這次比賽,估計也得等到五年之後才能進入中城。

以龍翔目前的實力提升速度,五年之後指不定到達了一個什麼樣的境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