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傑斯,這件事真的不用你幫忙。」憐開口,傑斯還想說什麼,憐微微一笑,「現在可以讓我和加里奧單獨說話么?」

「知道了。」傑斯有些悶悶不樂,轉身離開,加里奧冷哼了一聲,「粘人精。」

「他也是好意。」

「我知道,不過他還是粘人精。」加里奧頗為不屑,憐無奈笑笑,「我的確有事找你。」將要去往極寒之地的事情告訴加里奧,其中的危險和不確定因素憐沒有絲毫隱瞞,加里奧聽完之後,笑了出來,「你和我說這麼都做什麼,我一定會去的。」

「極寒之地有異族出沒,雖然是四個人,但我也不保證沒有生命危險,萬一……」

「好了,其他的話不必說了,我會去,這一次你不帶安妮去的話,想著怎麼安慰她吧,兩天後我會準備好東西過來找你。」加里奧轉身離開,憐頓時有些頭疼,安妮小姑娘可是一個問題,她一向都是跟著自己,自己去哪兒安妮就會去哪兒,但極寒之地太過危險,憐說什麼也不能冒險將安妮帶上。

「小憐,你看我給庫伯做的帽子好不好看?」安妮將懷中的小熊展示給憐看,庫伯頭上戴了一頂十分紳士的帽子,安妮很喜歡為她的小熊打扮,憐笑著點點頭,「好看。」

安妮咯咯一笑,「庫伯也很喜歡,等過段時間,我會為他再做衣服,還有褲子,當然還有靴子!」

憐笑著,不知道該從何開口,「安妮,後天我將暫時離開游佳蘭學院,你能不能乖乖的在這裡等我?」

安妮揚起小臉,天真好看的大眼睛看著憐,「小憐要走嗎?」

「是,不過離開的日子並不長,安妮的話……」

「那我也要一起去!」安妮開心的宣布,將懷中的庫伯舉的很高,「庫伯也說要出去呢,一直都在學院裡面,是很悶的事情啊。」

憐尷尬的笑笑,「安妮,你聽我說……這次要去的地方很危險,我不想你有事,所有能不能在這裡等我回來?」

「有危險嗎?那更不能和小憐分開!我要保護小憐!」安妮點點小腦袋,說什麼就是不肯留下,憐頓時有些頭疼,小姑娘擔心自己她是知道的,然而這一次真的不能帶上她。

「安妮,我不能讓你遭遇危險,所有這一次不能對你走,你只能留下。」憐爭取將這些話說的委婉柔和一些,安妮眨巴了幾下大眼睛,隨後小嘴一扁,「小憐要丟下我嗎?」

「不是要丟下你,只是……很危險,我不能讓你涉險。」

撲到腹黑老公 我不要和小憐分開!」安妮拚命搖頭,「我很乖,我一定聽話,帶上我好不好……」小蘿莉的雙眼濕潤晶瑩,憐看的心都軟了,然還是要狠下心來拒絕,「安妮,這一次不行。」

安妮看著憐堅決務必的態度,似乎明白了什麼,小臉蛋一下子暗淡無光,「小憐討厭我了……小憐不要我了……」

「我不是……」憐不知道該說什麼,安妮大眼蓄滿淚水,緊抱著懷中的小熊小身子站起來,什麼都沒說的轉身跑掉,看上去很為傷心,憐狠狠嘆口氣,被討厭了……這樣也好。

兩天之後,就是憐和皮埃爾約定的時間,加里奧已經準備好必備的一些東西,隱月也是如此,三人在學院大門處集合,校長完全不會幹涉憐的行動,和憐相關的這幾人都是如此,在游佳蘭學院有著絕對的自由權。

「我看安妮一直都悶悶不樂的樣子,你確定已經說好了?」加里奧低聲問了一句,憐嘆口氣,「說不好也沒辦法,若是將她帶上,我不能百分之百保證她的安全,豈不是會害了她。」

「安妮的實力也不弱,況且她還是火元素使用者,還有她的那隻熊……帶上也沒關係。」加里奧的話憐並不認同,「就算她再如何強,她也是個只有七歲的孩子,當初管家之所以肯讓安妮跟著我,是因為相信我不會讓她受到傷害,他將安妮託付給我,我怎麼可能不認真對待?」

「是我說錯了。」加里奧連忙開口,憐搖搖頭,「沒什麼,我只是很小心而已,畢竟……她還太小了,我必須對她負責。」

隱月拍拍憐的肩膀,視線如有所思的看著某處,「小姑娘若是明白你這份苦心的話就好了。」


憐苦笑,七歲的孩子她能夠奢望安妮明白多少?就算是不明白也只能這樣,說什麼都不會將她置於危險的境地。

「好了,我們走吧。」加里奧說了一聲,「和那個傭兵約定的時間快到了吧。」

憐點點頭,三人這個準備離開一道身影走了過來,「憐,你們這是要去哪兒啊?看上去要遠行的樣子?」

來者正是卡特一族在東大陸的代言人莫妮卡,也是卡特一族現如今族長的左右手,憐笑笑,「的確有些事情要遠行,不過過段日子就會回來了。」

「這樣啊,遠行的話可是要準備東西齊全,你若是差了什麼就和我說。」莫妮卡笑笑,這個金髮姑娘看上去年輕,但她說話的口氣和處世態度都老道圓滑的狠,雖然她已經率先表現出拉攏之意,甚至送上了一份厚禮,但這姑娘卻似乎不為所動的模樣,莫妮卡原以為像憐這樣的年輕人,只要施加點好處和給予希望,就會熱血重頭的跟她合作,然在憐的身上她卻狠狠栽了一個跟頭。

「沒事,所需要的東西也不是很多,多謝關心。」有禮而疏遠,憐的距離剛剛好,莫妮卡笑笑,「這麼說就見外了啊,憐。」

憐笑笑,「一直都沒時間前去拜訪,這次回來我一定會去。」

莫妮卡眼中閃過驚喜,原以為這金髮姑娘不會心動,但現在看來還是有那麼點動搖吧,卡特一族雖然在東大陸還沒有什麼成績,但在北大陸也是首屈一指的大家族!若是這金髮姑娘願意,也可以直接前往北大陸,卡特一族會給她數不盡的好處,以她這個年齡,可是別人求不來的榮耀啊!

「好好,那我們可就說定啊。行了,我也不耽誤你們了,快些走吧。」莫妮卡笑著揮揮手,憐點點頭,「那我們這就走了,再見。」

莫妮卡笑呵呵點頭,心情十分愉悅,憐三人轉身離開,加里奧壓低聲音問了一句,「憐,你對卡特一族有興趣?」

憐楊唇,「北大陸帝國第一家族,你沒有興趣?」

加里奧微微皺眉,「我倒是沒什麼興趣,不過將手伸到其他大陸的家族,這估計是頭一個了。」

憐低聲笑笑,現如今溶解她體內冰層的事是重中之重,等她的冰層溶解開來,卡特一族……遲早是要拜訪的,現在么……不急。

三人很快便來到帝都的城門口,一輛馬車停在外面,三人剛一靠近,馬車內便走下來一人,正是皮埃爾。皮埃爾有些驚訝的看著憐身旁兩人,「貝拉小姐,這就是……這次的同伴?」

皮埃爾內心唏噓不已,極寒之地而且有異族出沒,他以為這一行的同伴多少會是實力頗高的高手,再不濟也應該是經驗豐富的傭兵,然而他實在沒有想到,跟來的竟然是兩個細皮嫩肉的小子!嫩的狠!

「瞧不起我們?」加里奧狠狠皺眉,皮埃爾眉峰微皺,「沒有瞧不起,多少很失望。」

憐笑笑,「這位就是我雇傭的傭兵,皮埃爾,他的實力可是魔導士級別的召喚師,皮埃爾,這兩位均是我的好友,他是加里奧,是名祭司,他是隱月,是名弓箭手。」

皮埃爾點點頭,「這一行的人選都是由貝拉小姐自己決定,我沒有任何異議,上車吧。」

加里奧嘀咕了一句什麼,很明顯他和隱月被這個大叔看扁了,魔導士級別……實力是挺高,但……憐也不弱好不好!還有他和隱月,也不弱啊!

四人上了馬車,皮埃爾低聲開口道,「貝拉小姐,這一次的任務危險不低,我的任務是保護你拿到你想要的東西,至於你的兩位朋友,自己就多注意自己吧。」

隱月坐在那裡僅是挑眉沒有開口,加里奧哼了一聲,「這位大叔,你放心,我們兩個不用你照顧。」

皮埃爾微微皺眉,隱月淡淡開口,「魔導士級別的召喚師啊,這樣的實力在教廷可以謀到不錯的差事,為什麼你會出來當傭兵?」

皮埃爾臉色一沉,「這是我自己的私事。」


「我們四個目前也就是同伴了,這一路上還需要互相協助,皮埃爾我希望你知道,我的兩位好友實力並不弱。」憐說話嚴肅,皮埃爾點點頭不再多說什麼,只要他們別給他找麻煩就好。

馬車行走了沒多遠,加里奧的視線往車窗外一掃,陡然愣住,「等等!停車!快停車!」加里奧一聲大吼,車夫立刻將馬車停下,皮埃爾不悅的皺眉,這才沒走多遠就出狀況?

「憐!你看!那不是安妮么!」加里奧將車門打開,大吼一聲,「安妮!」

憐聽到安妮的名字一下子愣了,接著二話沒說衝下馬車,視線往後面一掃,果不其然!不遠處那個正在朝這裡移動的小身影不是安妮是誰!她怎麼跟上來了!這小姑娘還真是……!

「安妮,你怎麼……!」憐連忙跑過去,當見到安妮的時候一下子說不出話來,小姑娘臟著小臉蛋紅著眼睛,看樣子是跑的太快跌了幾次,身上的衣服都髒了,庫伯被安妮緊緊抱在懷裡,見到是憐,安妮狠狠的撲了過來,「小憐!別丟下我好不好!別丟下我!」

安妮狠狠的將憐抱住,那樣的緊,似乎在害怕失去什麼,憐的心堵的難受,她還能狠狠推開安妮?這怎麼可能!安妮自很小的時候失去了父母,在遇到她之前她甚至連一個朋友都沒有,只有庫伯,只有她的玩具熊陪著她,這樣的安妮……她怎麼忍心推得開!

「安妮,我很快就會回來……」

「不!你走了就不會回來,就和他們一樣……走了就不會再回來了!」小姑娘驚恐的低吼,「小憐,別丟下我……求求你。」

憐的心一下子就軟了!雙手一個用力,將小姑娘抱在懷中,「好,不丟下你。」

安妮將手臂環住憐的脖頸,憐將安妮抱在懷裡,小姑娘身上的衣服髒了,小臉蛋也髒了,小手也髒了。憐抱著安妮回到馬車之內,皮埃爾驚訝的睜大眼睛,憐低聲笑笑,「第五個團隊成員,安妮。」

咳咳,最近的事情真的很多,讓我來給大家說一下,十月份要帶著男友回家見父母,汗,說實話我心裡也有點忐忑,~雖然該緊張的不是我,希望一切順利吧,也希望之後的一切,也同樣順利!謝謝大家的包容,若是有爆發的機會,我會爆發的。⊙⊙b汗,這段期間可能沒有,等十一回來的吧,我多多爆發! 章節名:章32狼人大本營

「貝拉小姐,你不是在開玩笑吧。」皮埃爾狠狠皺眉,同行的不是經驗豐富的傭兵,不是實力高強的強者也就罷了,這些他還能夠忍,畢竟這些孩子看上去雖然年輕但也應該明白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但是現在這又是個什麼情況!這小女孩兒才幾歲?竟然也要帶上?難不成這位小姐以為這一次是去郊遊的么!

「我實在沒辦法扔下這孩子不管,安妮的實力並不低。」憐開口,小姑娘在她懷裡探出頭,「小憐,這是誰啊?」

「這是我們的同伴,傭兵工會很厲害的傭兵,皮埃爾。」憐開口介紹,安妮點點頭,「哦。」小姑娘沒什麼興趣,只不過身上髒兮兮的樣子總讓人感到心疼,憐將安妮放到身旁,還好加里奧發現了她,若是發現不了她豈不是要內疚死。

皮埃爾太陽穴狠狠跳了幾下,他有些後悔接下這一次的任務,在他眼裡眼前的這幾個小孩子根本就是胡來!他們或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

「貝拉小姐,這孩子……今年幾歲?」皮埃爾淡淡開口,安妮大眼睛看了一眼皮埃爾,「我七歲,我可不是獨自一人,還有庫伯。」 我願未曾遇見你 ,七歲……到底要帶著這個七歲的孩子做什麼!

「貝拉小姐,我們還會有這樣的同伴么?」皮埃爾皮笑肉不笑的問了一句,憐明白皮埃爾的意思,他很顯然誤會了安妮的實力,不過在見過安妮出手之前,誰也不太會相信,一個七歲的小女孩兒會有怎樣的能力。

寵妻成婚 沒有了,就我們五個人。」憐開口,清楚的看到皮埃爾額頭上似乎冒出了一根青筋,讓一個魔導士級別的召喚師理解他們這樣的組合,的確有些困難。

「很好,貝拉小姐我先把話說到前面,這一次是去極寒之地,很有可能會和異族碰面,你們……四個,都是涉世未深的年輕人,我希望你們明白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麻煩最好降到最低,一旦出什麼亂子對誰都沒有好處。」皮埃爾儼然一副年長者的姿態,隱月沒有開口,安妮則是好奇的看著憐,「小憐,極寒之地?聽上去似乎很好玩啊。」

憐尷尬笑笑,看到皮埃爾的神情陡然一沉,「安妮,現在先不要說話。」

小姑娘點點頭,抱著小熊安靜的坐在那,「好,我不說話。」

皮埃爾狠狠嘆口氣,「雖然我是貝拉小姐雇傭的傭兵,但為了這一次任務能夠順利完成,貝拉小姐的錢沒有白花,我希望你們幾個年輕人都能配合一點,這一次不是遊山玩水,有點自覺。」

「我們當然知道這不是去遊玩,你放心好了。」加里奧開口,也知道這位大叔在擔心什麼,他們的確很年輕,然在戰鬥上的經驗么……也不少就是。

「加里奧,皮埃爾說的不錯,我們幾個的戰鬥經驗都是在比賽中,面對的也是不會將我們致死的對手,這一次不一樣,一旦遭遇異族,一個閃失便很有可能丟掉性命,並不是在開玩笑,這可不是比賽,淘汰即是死亡。」憐說的很嚴肅,隱月她不擔心,然加里奧和安妮,這兩個可以說沒有真正接觸過實際的戰鬥,一旦抱著輕率的想法,那便是大錯特錯了。

「我知道了,一定會小心應付。」加里奧神情也嚴肅起來,安妮連忙點著小腦袋,「我一定不亂跑,一定緊緊跟著小憐!」

「好,你就跟在我身邊。」憐笑著開口,安妮咯咯一笑,馬車內的氣氛又溫馨起來,皮埃爾在內心深深嘆氣,他這一次接的到底是什麼任務!陪幾個少不更事的來瞎胡鬧!

極寒之地在地圖上有所標示,帝都距離極寒之地有著相當遠的一段距離,以馬車的速度也要相當長的時間,中途要經過很多城鎮和野外地形,不知不覺間已經離開了帝都有半月有餘,距離極寒之地的旅程也只過去了一半而已。

「走了這麼多天,竟然才走了一半路程。」加里奧看著地圖,不由得搖頭嘆氣,好在馬車還算寬敞,不然這麼多天豈不是要難受死?

「這才十五天而已,年輕人就受不了了?」皮埃爾開口,這一路上他一直都在默默觀察這幾個孩子,他很確定他們應該沒什麼真正的生死搏鬥經驗,不過好在這位貝拉小姐成熟的狠,還有那個面容非常俊美的小夥子,也是相當成熟。兩人的做事風格都很謹慎,這一路避免惹上任何麻煩。

「你是傭兵,而且實力可是魔導士級別,我比不上。」加里奧開口,看了看外面一成不變的景色,照這樣看來還要經過如此的十五天……長時間的趕路這還是第一次啊。

皮埃爾視線轉到外面,好在這幾個不是什麼貴族小姐少爺,不然他也不會接下這個任務。車夫已經換了兩個,這是第三個車夫,馬也換了一批,周圍的景色不斷自面前掠過,顯得單調枯燥。

「幾位,前方是陡峭的山嶺,馬車根本走不過去。」車夫在外面喊了一聲,加里奧展開地圖看了一眼,「這個山嶺不短,而且看地圖上的標示很陡峭,我們是要步行進去了。」


憐點點頭,趕到山嶺之前,馬車停了下來,幾人下了馬車之後憐望過去,眼前的是兩座相隔不遠的山嶺地形,兩個山嶺之間道路狹窄盡頭是死路,唯有從一頭的山嶺登上相鄰的山嶺,才能跨國這個地形。

「看那裡!」加里奧指著高空的某處,幾人都仰頭看去,在虛空之上兩個山嶺中間,有一道黑線相連,那應該是兩個山嶺唯一的相連之處,也是要跨越這裡的必經之路。兩座山嶺的道路都是盤旋而升,馬車根本是走不山去的。

「你按照原路返回,將馬車聽到最近的城市之中。」皮埃爾交代了一句,車夫點點頭,好奇的看了這幾個人一眼,他們這是要做什麼啊,難道是冒險家?

車夫駕著馬車離開,皮埃爾仰頭看了看山嶺的路程,最開始的道路並不陡峭,越到上面應該越難走,不過到達山嶺頂端應該沒有任何問題。

「我們走吧,你們注意腳下,不要掉下去。」皮埃爾開口,憐點點頭,皮埃爾一馬當先的走到前面,幾個年輕人跟在後面,憐帶著安妮走在第二排,小姑娘一點都不害怕的樣子,加里奧和隱月走在最後面。

五人三個梯隊向上推進,距離地面的高度越來越大,安妮好奇的看著下面,「小憐,下面的東西都變小了呢!」

憐笑笑,將安妮的手握緊,越到上面地勢越是陡峭,行進的速度也會越發緩慢,行進到快要當山嶺上方的時候,一些奇怪的符號印記出現,甚至出現幾個類似圖騰的東西。

「這是什麼?」加里奧看著古怪的印記符號,很為納悶,在這樣的荒山野嶺竟然有如此記號,代表的是什麼意思?

「你們幾個不要開口說話,我若是猜的不錯,前面應該有情況。」皮埃爾壓低聲音,萬分警覺,憐皺眉看著沿途出現的這些印記符號,總覺得有些古怪,示意安妮不要開口說話,小姑娘聽話的點頭,將嘴巴閉的很緊。

越到上面,地勢本該越發陡峭,但很奇怪的越發平坦起來,幾人心中的疑問越來越大,通道鏈接的地方正是山嶺頂部,然卻是一大片平地!

皮埃爾的腳步忽然停下,急速的向後退去,幾人的反應也是很快,跟著皮埃爾迅速後退,五人迅速退到坡下,加里奧一個不穩險些就要栽出去,隱月伸手連忙將他拉了回來,破後面是一處很高的荒草叢,躲在裡面只要不動便不會被發現。五人藏匿其中屏息等待,皮埃爾神情陰冷,視線緊緊盯著坡上的方向,憐雖然不知道他看到了什麼,但這急速的後退,一定不是好事!

「不要出聲!」皮埃爾開口,幾人皆是點頭,屏息凝神的看著前方,很快,一道黑影竟然自坡上緩緩走出來,當身形全部出現之後,幾人皆是睜大眼睛!

安妮的小嘴陡然張開,憐連忙捂住,將小姑娘的驚呼全部堵住,五人在草叢中沒有任何動作,自坡上走下來的正是一隻狼人!

狼類兇狠的面容很為猙獰,尖牙露在面前更是充滿危險氣息,健碩的身軀直立行走,粗大的腳掌和發達的肌肉四肢,還有它手中拿著的碩大骨棒,這是貨真價實的狼人沒錯!

這隻狼人自坡上走下來,呼吸透著野獸的氣息,鼻頭嗅聞著什麼,那雙狼眼也在敏銳的觀察四周,不斷的接近五人所躲藏的草叢,不斷的接近,憐的手心不禁冒汗,然狼人路過草叢沒有起疑,而是轉了一圈之後走了回去。

等狼人的身影徹底消失之後,幾人似乎才敢呼吸,「就一隻狼人而已,直接出手不就好了?」加里奧壓低嗓子說了一句,憐的眉峰狠狠皺緊,皮埃爾輕蔑的哼了一聲,「年輕人,一隻狼人而已?」

加里奧一愣,「不是一隻,難道還是兩隻?」

憐黑眸深沉,聲音低沉的開口,「加里奧,狼人從來都是群居的異族,一隻狼人的出現代表的可是……幾十隻狼人的族群!」 章節名:章33王者召喚師!

「狼人竟是群居動物?」加里奧有些吃驚,人類對於異族的了解知之甚少,好在狼人還是了解的範圍之內,加里奧忍不住嘆口氣,「幾十隻狼人,我的天……」

「這裡是通往極寒之地的必經之路,而要跨過這裡就必須經過狼人的聚集地,而山嶺的那邊會有什麼,現在不得而知。」皮埃爾神情嚴肅,要知道這還是第一次任務這麼倒霉,在還未到目的地的時候就出現棘手狀況,除非他們能有通天的翅膀飛過去,否則要跨越這裡就必須要和這幫狼人打個照面了!


「貝拉小姐,現在的狀況你還是要去往極寒之地嗎?」皮埃爾低聲問了一句,憐狠狠皺眉,開口道,「無論如何我都是要去的,不過現在的情況特殊,你們若是要離開,就現在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