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直直的往左邊衝,還沒有走過去,鍾雨就發現這裏的路口變成了一棟房子,房子毅然樹立在這裏,擋住了她的去路。

拿出手槍對着牆開了一槍,子彈打在了牆上,還很像模像樣的有了一個窟窿冒了些煙,鍾雨不屑的笑笑,她加大馬力衝過去,一舉衝過了這個假房子。

不能相信自己的感覺,所有的感覺都是錯誤的,那麼,就順着最錯誤的感覺走,既然正確的感覺是錯誤的,那麼錯誤的感覺呢?也是錯誤的嗎?

在地上印出了一個人形,程昱拍拍手站了起來,這裏是一個十字路口,他在這裏擺了東西,那麼,等一會兒,不管是誰走過來,只要走過來了,就會留下痕跡,他或許會不斷的路過這裏卻從未發現,但是鍾雨騎車過來是一定可以發現。

十字路口,他要怎麼走?

程昱盯着前面的路,直覺告訴他應該往這邊走,但是,如果不能相信自己的直覺呢?他是不是就應該不往這邊走。

轉身,程昱走了一步,剛走一步,他馬上又往右邊一轉,果斷的走這邊,這十字路口,什麼方向他都想過,就是沒有想過這邊,所以,就走這邊。

路口忽然出現了一隻妖姬,程昱目不斜視的繼續走,這妖姬看見了他,張大口撲過去,程昱就盯着前面的路,他一腳跨過了這路口,穿過這虛幻的假象,直直的走了過去。

車子的排氣管在瘋狂的冒煙,鍾雨看了一眼胸口的儀器,還是沒有什麼反應,但是一開始的反應已經告訴了她,程昱就在這附近,說不定,他們一直在一個地方繞圈,一直都走着一樣的路,無數次擦肩而過了。

瞪!

車子似乎被什麼給絆倒了咯噔了一下,鍾雨下意識的捏住了剎車,車子往前滑了好久,鍾雨也倒在了地上。

看着那邊平坦的地面,鍾雨心中咯噔一聲響,她走過去撲在地上閉着眼睛一寸寸的摸着,沒一會,她摸到了一個東西。 睜開眼睛,鍾雨看清楚了這附近的東西,一排的子彈擺放在馬路上,距離的寬度正好是她車輪的寬度,不管怎麼走都會壓到這些子彈。

往四周一看,鍾雨看見了一旁的樹上還有冒着煙的彈孔和這邊地上的一個大大的人形,鍾雨的心重重的一震!

這個,是程昱留給她的線索!!

心中一動,鍾雨將車子裏面的包包給拿下來,她將包包裏的手套拿出來,然後開始拔這附近的小矮樹。

將這些矮樹都拔出來擺放在地上,整整一排都是這些樹枝,只要有人經過,就一定會絆倒,這樣的話,程昱只要走過來就可以接收到她的信息了。

弄好了一切,鍾雨安心的窩在了程昱製造出來的位置上,程昱不在這裏,他肯定是擔心他們不在一條路線上,所以去找他了。

鼻子有些酸酸的,心裏也酸酸澀澀的,她不知道程昱在多少個地方弄下了多少個這樣的線索,程昱肯定是去找她了,他們都不確定這裏有多大,爲了保證兩人絕不會錯過,程昱一定去走各個地方來佈置線索。

程昱和她想的一樣,如果大腦在欺騙他們,那麼,就算他們兩面對面的站着,也是看不見對方的,因爲大腦沒有接收到這個信號,程昱給她留下了這個人形的地面和子彈路障,但是程昱在之後的路上卻絕對不會感覺到這個路障,因爲這個是他的大腦已經知道了的,但是她不同,她不知道,所以會感覺到,這個人形的位置,就是他們觸碰的地方!



只要她路過這裏,就一定會感覺到程昱設下的東西的,到時候,她再給程昱設下路障,這些路障只有她知道,程昱不知道,所以,程昱可以感覺到,但是她感覺不到,只要程昱走了回來碰到這些路障,就會來到這個他壓出來的位置來,很自然的,就可以找到她了。

算是鬆了一口氣,鍾雨盯着頭頂的天空看,天很藍,雲很白,讓人不知不覺的放鬆下來。

話說起來,走了這麼長的時間,她都感覺不到自己的大姨媽的存在了,而且,鍾雨伸手按住自己的腰,腰也不痠軟無力了,這個地方,很奇怪。

繼續的盯着天空看,看着看着,鍾雨忽然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但是她又說不上是哪裏不對勁,就好像,這天空,怎麼感覺,好像是有規律的在活動,而且每個顏色都很是均勻,均勻到有些假,彷彿,還有些細微的波紋在天空中律動。

忽然,一陣熟悉的味道涌進鼻尖,鍾雨一愣,她感覺到有什麼緩緩的貼在自己的肚子上。


“終於找到你了,鍾雨!”

程昱活動了下自己痠疼的腳,他可以肯定,自己的腳肯定已經腫了,太難受了,漲漲的難受,腳脖子更是累的發軟,但是不行,他還沒有找到鍾雨,他要繼續的走。

往前走了差不多十分鐘,程昱感覺自己像是踩到了什麼東西,他踉踉蹌蹌的往前蹦了幾步,卻發現前面也有東西,來不及避開了,他慘烈的在地上摔了一跤,感覺渾身上下都被樹枝刮的難受。


爬起來一看,這地上到處都是樹枝,還帶着泥土的,新鮮的樹枝。

程昱看了看四周,這附近的房子什麼的雖然都和他設置的幾個地方的線索不大相像,但是,他相信這就是鍾雨給他留下的線索。

四處摸了摸,程昱按着自己設置線索的方向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地方,程昱蹲下身子,他摸到了一個帶着溫度的身體,他開心的笑了。

程昱緩緩的坐下來,他開心的笑着,滿足的眯着眼睛躺了下來,這個地方軟軟的,在他觸碰的一瞬間就僵硬的繃起來了,程昱心中偷笑,他忍不住感嘆一聲,心裏被填的滿滿的,這些疲勞都消失了,只剩下了滿足。

“終於找到你了,鍾雨!”

“程昱!!”鍾雨顫抖着說着, 無敵龍蛋養成系統 ,手指有些顫抖,似乎是不敢相信程昱真的回來了,他們真的相遇了。

“我好累,讓我先休息一下。”程昱低低的聲音傳來,鍾雨低下頭看了一眼,程昱睡在一堆草中間,唯獨頭放在了她的肚子上,他是閉着眼睛說話的,聲音很輕,但是卻很清晰,鍾雨忍不住放鬆自己的身體躺在這裏,她呼出一口氣,愉悅的勾着脣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中。

兩人休息了一下之後就開始商討要怎麼離開這裏,依着程昱的意思,他懷疑這裏的一切都是假的,這些房子,這些樹,這些建築都是假的,所以程昱打算要不要直接往一個屋子直直的走過去,鍾雨贊同這種想法,但是兩人實驗了好多次都走不開這些牆,但是程昱堅信這些房子是假的,鍾雨反而覺着或許,這些東西是真的,是屬於真假混合着的。

兩人坐在地上沉思,程昱看着這四周的東西,他捏着手,卻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激動了起來,“鍾雨,你記得一開始和我們搭訕的那個男的嗎?”

程昱這麼一說,鍾雨馬上就想起了那個男人,不是她要記住,而是這個男人實在是有些莫名其妙,讓鍾雨不自覺的就記住的這個男人,她回憶那個男人說的話,馬上就明白了程昱的意思,“他可以自由的出入這裏。”

程昱坐起來,他思忖了一下,“那個男人出現的莫名其妙,稀裏糊塗的和我們解釋了一番,若是這個男人也是我們想象出來的,那麼就應該只有我們其中一個人看得見纔對,既然兩個人都看見了,就說明這個男人就是一個真實的人,他可以自由的出入這裏,定然知道這裏怎麼出去!”

“可是,我們要怎麼找這個男人?”鍾雨激動之餘忽然想起這個關鍵的問題,這個男人來的莫名其妙,去的也莫名其妙,他們要怎麼找這個男人呢。

“等他來找我們。”程昱笑了笑,他眼底的顏色有些陰沉,“這個男人,一定會過來找我們的,我敢說,這個男人,不是什麼好東西。”

鍾雨一愣,她想了想也就明白了程昱的意思,這個男人既然可以在這裏自由的出入,那就肯定和這塊地方有那麼一些關係,既然如此,能在這種地方活下來的,本就不會是什麼好果子,能第一時間來到她們的位置和他們說這麼多的人,就不會只和他們兩偶遇這麼一次。

這個男人,肯定會回來找他們的。

想通了這些,鍾雨也不擔心了,不過,她有些擔心另一個問題,“可是我們的糧食不多了,我們,能撐到那個男人來嗎?”

“省着點吃吧,這裏的東西都不能動,都說不定是什麼東西。”程昱看了一眼這四周的房子,“這塊地方,給我的感覺很不好。”


鍾雨點點頭,她來到摩托車這裏將包包裏面的東西都給拿出來遞給了程昱,她拿着帳篷走到空地往地上一丟,帳篷升起,她蹲下來整理帳篷裏面的東西,程昱拿着包包清理她們吃的東西。

將槍給拿出來,程昱再將鍾雨看不見的吃的都給拿出來,他看着這些爲數不多的食物爲難的皺起眉頭,食物,真的是一個難題。

在這裏沒有事情做,程昱和鍾雨兩人也不能走太遠,就怕再次走失了,加之程昱的腿也腫脹了起來,他們兩身上也都是大大小小的傷口,所以兩人就當這些日子是在養傷了,食物一分,兩個人每天只吃一餐,一餐就算了,還是吃不飽的,能吃個半飽就不再多吃了。

就這麼過去了三天,他們的糧食不多了,水,也不多了。

沒有吃的尚可堅持幾天,但是沒有了水,他們能堅持多少天?這些水袋裏面的水,就是他們所有的水了,程昱算過,這些水,最多再支撐他們兩人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後,就真的是隻能聽天由命了。

而這些吃的,在他們盡力的節省下,還有差不多兩天的存糧,兩天的糧食三天的水,他們現在,真的是極其的缺乏物資。

程昱消瘦的很快,但是他身體底子到底是比鍾雨好很多的,他可以堅持,但是鍾雨顯然不行,哪怕是鍾雨以前不怎麼吃飯的時候她也是天天都抱着零食吃的,但是現在,他們真的是一點的吃的都沒有了,加上她已經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將飲食給調整的差不多了,都已經習慣了一天吃兩餐了,但是現在忽然這個一下子抽掉了吃食,身子一下沒有調整過來,有些受不住,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她開始虛弱無力。

給鍾雨身上搭了一件衣裳,程昱坐在帳篷前面看着周圍的畫面吐了一口氣,那個男人,怕是想等着過來給他們收屍吧。

又過去了三天,他們徹底的斷糧斷水了,當最後一口水在程昱的欺騙下被鍾雨喝下去,他們徹底的沒有了糧食了。

“程昱……”鍾雨平淡的看着程昱,她知道自己是很難撐住的,身體的虛弱她不是沒有感受到,她知道自己現在是越來越虛弱了,她想說些什麼,但是又沒有力氣說什麼,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別說話,乖,睡一會兒。”程昱低頭親吻鍾雨的額頭,鍾雨笑了笑,她聽話的點頭睡覺。 鍾雨又睡在了地上,程昱將鍾雨給抱到了帳篷裏面,他躺在鍾雨的旁邊看着鍾雨蒼白的臉,程昱抿起脣來,他從衣裳口袋裏拿出他偷偷從自己每天吃的東西里面藏起來的一點點口糧,他藏起來的這些也不多,但是卻剛好是鍾雨一個人吃飽的口糧,他本來打算,如果到時候實在挨不住了再拿出來的,但是現在看起來,他現在就要拿給鍾雨吃了,鍾雨需要這些東西。

這些吃的也不多,但是都是高蛋白質高營養的,可以保證基本的營養需求。

看着在裏面昏睡的鐘雨,程昱拿出一袋子水,他坐進來抱起了鍾雨,因爲吃不飽,所以鍾雨也很難睡着,所以鍾雨睡着了的時候一般都是受不住了直接昏睡過去的,這種時候的鐘雨就睡的很死,對外界一點反應都沒有。

從袋子裏面拿出了一小塊蛋白,程昱放在自己的口裏嚼爛,程昱對準鐘雨的口餵了進去,他捨不得吃一點點,全部都留給了鍾雨,想着只有這麼一點,程昱就沒有全部喂進去,他留了一些留着明天再給鍾雨吃。

這一袋子的水實際上只有半袋子,還不到兩百毫升,程昱抿了一點渡給了鍾雨,鍾雨下意識的吞嚥了幾口,她舔舔自己的嘴脣,睫毛微微的顫抖,像是要醒來了一樣,但是也只是顫抖了幾下就沒有了後續,程昱笑看着鍾雨,他將鍾雨給平放在地上,吞了吞口水,程昱感覺自己剛剛餵給鍾雨的一口水是那麼的甜。

將吃的全部都給放在了口袋裏,程昱往旁邊一躺,他長長的呼出來了一口氣。

又是兩天的時間, 紅叛軍 ,這兩天,一百毫升的水他一共喝了兩口,鍾雨這兩天偶爾醒來也是沒有什麼力氣,大多數的時間都在昏睡。

程昱還在強撐,他心中隱約的有一個感覺,就是今天,那個人今天肯定要來。

努力的保持清醒,程昱揉了一下有些發疼的胃,隱約間,程昱看見了前面慢慢走過來的一個人影,揉着肚子的動作一頓,程昱緩緩的站起來,他冷眼看着走過來的男人。

“你好,又見面了!”***定,他輕輕一笑。

程昱眯起眼睛,這個男人此刻的笑在他的眼中格外的刺眼。

“很高興你們在這裏活了下來,別緊張,我現在不會對你們怎麼樣的,不過,待會兒就不好說了!”男子咧嘴一笑,他從手中拿出了一個東西,程昱凝神看過去,那是一個小小的珠子,男人將珠子給拿在手中把玩着,他輕輕的一捏,珠子馬上爆開來,水流淌在男人的手中,原來這是一個水珠。

一股子清香襲來,程昱皺起眉頭,他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但是緊接着,他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吸了這個香氣之後,他感到有些暈,周遭的畫面開始變化了起來,程昱害怕又是什麼陰謀,他趕緊的往後一步蹲下來拉住了鍾雨手。

緩了片刻,程昱發現,周圍的樓房開始變的破爛,路面也沒有那麼的整齊,路邊的樹枝什麼的都是枯枝,而他們所在的這個位置,地上還都是泥水,他身上的衣裳雖然也談不上乾淨,但是比之之前卻是更加的狼狽不堪。

而最讓程昱驚訝的,是這些樹枝上,樓房上,地面上,到處都是銀色和紫色的像是蝴蝶一樣的蟲子,這些蟲子都特別的大,就在程昱的身旁還有這麼一隻。

這些蟲子背上有翅膀,但是卻又和普通的翅膀不同,兩邊的翅膀連在一起,中間沒有軟體,翅膀呈現的是蝴蝶狀,但是這些翅膀上卻長着眼睛和嘴巴。

看着看着,程昱又感覺自己有些暈,這時,這陣香味再一次的傳過來,程昱馬上的清醒了過來,他看着男人捧起一隻蟲子放在手中。

“可別盯着他們太久,會被他們給迷惑的。”男子將手中的蟲子往天空一丟,這蟲子馬上就飛的沒影了,程昱蹲在地上有些難受,他乾脆一屁股坐在了帳篷裏面,冷冷的盯着男人。

“再次介紹一下,我叫李志文。”李志文拍拍手,他笑眯眯的從口袋裏拿出了一根棒棒糖撥開糖紙吃了起來。

“你一直都有解藥。”程昱不接李志文的話,從第一次見面起,這個男人就給了他很不好的感覺。

“是啊,不過我不想救你們,我還等着給你們收屍呢,誰想得到你們居然堅持了這麼久,我都不忍心殺了你們了。”李志文拿出棒棒糖,他玩味般的笑了笑,說完話之後,還舔舐了一下嘴角。

“那爲什麼不乾脆直接殺了我們呢。”程昱冷笑,他可不相信什麼不忍心殺的這種說法。

“雖然知道你是在套話,但是我還是決定告訴你,因爲,我要你們有其他的用處啊。”男人擺擺手,他轉身離開,“走吧走吧,想活命就趕緊揹着你的小女朋友走。”

看着男人的背影,程昱抿着脣眯起眼,他感覺自己的胸口有一陣怒火被壓抑這就要噴發出來了。

側頭看着鍾雨,程昱壓住脾氣,他將鍾雨給抱起來背在身上,感受着鍾雨微弱的呼吸,程昱咬着牙跟着男人走了過去。

程昱跟着男人走出了這些蟲子匯聚的位置才發現,這裏其實就是一個鎮子,鎮子圍成了一個圈,一個差不多有一千米的圈,而他和鍾雨,就一直在圍着這個圈不停的走,不停的錯過,哪怕擦肩而過,也沒有絲毫的感覺。

這些,應該就是在接替了天上飛的,隱形看不見的之後的第三種新品種怪物,致人迷幻的怪物。

程昱感覺,這些怪物真的是越來越高級了,一開始的都是些吃人的,就像是最低級劣質的,一開始出來的數量特別的多,也震撼了許多的人,並且殺不趕緊,就像是老鼠和蟑螂一樣,但是在人們適應了並且有了對策之後,這些品種就開始增加,品種多了起來,並且一個比一個高級,各個都是阻斷他們活路的東西。

現在,竟然直接出現了攻擊大腦的,如果這種致人迷幻的怪物像先前的那些一樣大面積的出現,那他們早就瘋了。

跟着男人走出了這個地方後,程昱發現男人所在的位置在一個地勢較高的位置,這裏還有一個施工地,看起來是要建房子的,房子已經建立的差不多了,大致的模型是出來了,而李志文所去的位置,就是這裏的最高樓,在這裏,可以看見下面他們被困住的小地方的全貌,詳細的自然看不見,但是大略的,都是可以看到的。

看着這個沒有護欄的樓梯,程昱的心微微的一提,這樓梯的縫隙裏都是紅色的,雖然很少,但是和其他的地方一比就看的出來,再來,這個樓梯實在是乾淨的有些奇怪,按理來說,一個正在建造的房子,怎麼會一點灰塵都沒有,可是在這裏,真的是一點點的灰塵都沒有,乾乾淨淨的。

揹着鍾雨,程昱也不能低下身子來看這些縫隙裏的東西,他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的樣子別過頭,他不敢觸碰這裏的任何一個地方,任何一個東西,因爲誰也不知道,這裏到底是真是假,是什麼東西。

將鍾雨給放在地上,程昱擁着鍾雨看着李志文拿出瞭望遠鏡看着那個滿是怪物的小鎮,這裏面不止有他們,還有許多的人,只不過這些人和他們走的不是同一條道路,這些人看起來是這裏的居民的偏多,也不知道他們在這裏走了多久,程昱看見李志文饒有趣味的唸叨着什麼,他感覺起來很是有些激動,程昱不懂李志文在那裏激動個什麼。

桌子上面就有食物和水,程昱瞥了一眼,雖然他現在很餓而且很渴,但是這些東西是他絕對不能動的,看了剛剛那些東西之後,程昱對自己身邊的東西持懷疑態度,誰知道這裏的東西是真是假,在確定這個地方乃至這個位置都是安全的之前,他是絕對不會動這裏的東西的,就像那些煙,明明那麼真實的在燃燒,味道也是那麼的純正,可是卻讓他感覺詭異,感到害怕。

“你說這些人是不是傻,他們這麼輕易的就相信對方背叛了自己,然後開始內鬥了起來,這麼比起來,你們兩就表現的太好了,這麼的信任對方,堅定的要找到對方。”李志文搖搖頭,他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來,懶散的拿過桌子上面的吃食吃了一口。

“你要來一些嗎?我看你的小女朋友很是需要。”

“不用,我想知道,你是怎麼從這些幻覺中逃出來的。”程昱扶着鍾雨的手緊了一下。

“其實也不難,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吧,我完全是運氣好。”李志文陰沉的笑了笑。

“我記得我當時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然後我就開始亂刺,有一次睡覺醒來的時候,迷迷糊糊的看見牆壁上面爬着一隻非常大的那種東西,而且旁邊還有許多的透明的像卵泡一樣的東西,噁心的很,哦,就是我剛剛手裏拿着的東西,那些東西特別的多,像蟲卵一樣堆在一起。” “我當時本能的就那麼棒子對着牆一陣亂打,畢竟是幻覺,存在的還是存在的,打破了那些卵泡之後我就再也沒有陷入這裏面去了,那時我身邊有一個特別大的蟲子,我看清楚了之後就亂棍打死了那隻特別大的,那些卵泡就被我給帶到了這邊來,我就發現我不會再受到迷惑了,或許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爲當時我殺死的是它們的頭兒,所以我就被當成了另一個頭,不再被迷惑,自由的出入這裏面。”

李志文喝了一大口水,他陰沉沉的笑了笑,“其實這樣的生活挺好的,沒事就看看那些人犯蠢的模樣。”

被人看過犯蠢模樣的程昱怒上心頭,他別開眼看着其他的位置,不再理會李志文,李志文也不覺無趣,他開始給程昱講那些犯蠢的人是怎麼犯蠢的,幹了什麼蠢事。

鍾雨被嘈雜的聲音吵的難受,加上因爲手被壓住了有些麻活動不開,所以她很快的就從昏睡中醒過來了,醒來的時候,鍾雨感覺耳邊像是有一羣蜜蜂在嗡嗡的響,眼前也恍恍惚惚的,睜開眼眯着眼睛擡起頭就看見到一個男人在不停的說話,他的頭頂有着很模糊的東西,很噁心,黏糊糊的,從上自下,覆蓋了男人全身,看的鐘雨直犯惡心,男人的臉有些模糊不清,鍾雨順着看下來,卻很清楚的看清楚了男人吃着的東西,是人的手指!!!

鍾雨心中一驚,喉嚨有些噁心的想吐,她身體一彈掙扎着動了動,不大的動靜吸引了程昱,程昱回頭一看,他喜出望外的將鍾雨給抱起來,激動的看着鍾雨。

鍾雨知道自己現在不應該聲張,她閉上眼睛搖頭晃腦的眯了一會兒,而後再裝作剛剛醒來的樣子坐起來,她牽住了程昱的手,用很複雜的目光看着程昱,她現在還有強烈的想吐的感覺。

程昱在鍾雨的眼睛裏面讀到了許多的話,他領悟了鍾雨的意思,知道鍾雨有話和自己講,他也不含糊,抱住鍾雨就作勢往下走,“抱歉,她有些不舒服,我先帶她下去緩一緩。”

雖然說着道歉的話,但是程昱用的是自己一貫冷冷的語氣。李志文沒有起疑,他無所謂的擺手,彷彿在說着快走快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