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靈氣澎湃,直衝雲霄,又好像是汪洋一般,所有修士都不能接近。

“這是……這是白衣判官的玉皇殿!”幾個隱藏暗處的元嬰地仙忍不住驚呼道,看到玉皇殿的出現,幾個元嬰地仙知道自己等人做黃雀的打算已經不可能成功了。

“巫族天巫所佈下的巫力,在歲月的侵蝕下早已不負開始之時的光輝,且巫陣規律已被我掌握差不多了,也是時候破開封印了。”兩界山前,玉皇殿中,傳出這樣低沉的聲音,並不宏亮,不過卻是清晰的傳入每一個人的耳朵,覆蓋每一個角落。讓很多修士竟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那些陣法師毫無建樹,讓這些大人物已經失去了耐心。

此刻的張三風卻是要多鬱悶便有多鬱悶,自己容易嗎,只不過爲了湊夠煉製血脈丹的東西,做個任務,居然又將自己陷入危機之中。

這個大佬級別的大人物終於要動手了,不過自己等人從中獲利的可能性便是微乎其微,除非出現奇蹟或者意外。

“不錯,確實可以打開巫族遺蹟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女聲傳來,不過衆人此刻卻是並沒有發現這個女子的蹤影,但沒有人會懷疑,敢與玉皇殿中的大人物對話,必然是同級別的存在。

“幾位,這巫族遺蹟,怎麼說也是我皇朝治下風之王朝所在之地,你們不告而取,豈不與土匪無意!”這時,天空之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字字如驚雷乍現,震的所有人搖搖欲墜。

“七海皇,你這話可是嚴重了。”玉皇殿中一股不爽的聲音傳來。

就在這個時候,漫天花雨紛飛席捲而來,花雨中傳出一個女子的聲音,那動聽的聲音再次響起:“七海皇,這巫族血脈可不是你一家可以左右的。”

“白淺仙子所說不錯。”白衣判官贊同說道。

七海皇心中明鏡一般,若是巫族遺蹟的祕密沒有傳開,他還有把握獨自獲得整個遺蹟,不過現在已經不可能了,單是眼前的白淺皇和白衣判官都是他一個級別存在。七海皇雖然心中不爽不過卻是不可能與兩人直接反目,這兩人身後的勢力非同小可。

“我等準備將打開巫族遺蹟,所有人都後退!”七海皇聲音低沉充滿着不爽的意味,並且語氣中充滿肅殺之氣,似海嘯咆哮一般震動開來,讓虛空都一陣顫動。

尼瑪,這就是以前玩遊戲的時候所謂的清場子嗎?張三風心中也是不爽的很,奈何實力沒有恢復,自己只能聽之任之。

這七海皇聲音駭然,懾人心魄,像是驚雷一般,留在衆位修士耳邊,隆隆作響,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心神劇震,身體連連搖晃,不由自主向着後面退了數步。

“你們……未免太過霸道了吧,這……”

還未等這個修士說完,只見七海皇一個揮手就將那個修士拍出幾十米遠,不知死活。

“請問幾位前輩想要如何破陣?”幾個陣師心中雖然對這些高手戒備無比,還是有人忍不住開口問道。

“一力破之!”七海皇冷冷說道。

“一力破之?前輩不可這樣,這樣會直接破壞大陣……”

還沒等那個陣師說完,七海皇大手再次一揮,將之擊飛:“螻蟻一般存在,還敢多嘴!”

奶奶的,果然不愧是“學術瘋子”,這是茅坑裏打燈籠找死啊!

七海皇也不想等下去了,因爲其他大勢力的強者都快趕至了,既然不可以獨佔,便只能提前奪寶多佔一些優勢。

後退了千米遠,張三風依然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波動,他心中凜然,沒有任何猶豫,帶着李不凡快速遠離這裏。

“七海一擊!”

低沉的聲音響起,不多時兩界山方向傳來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強大的風暴衝破雲霄,貫通了天地。

張三風回過頭,不遠處只見那七海皇卻是異常狼狽,原來七海皇這一擊卻是引來了陣勢的反傷。 “咳咳……該死……”只見七海皇從亂石之中慢慢爬了起來。

這巫族遺蹟外的陣法太可怕了,已經過去無盡歲月,天巫皇者佈下的巫力已經衰弱不堪,但被外力衝擊時,依然爆發出了這樣恐怖的威勢,可想而知,當年那天巫是何等的強大!

“天巫果然不愧是洪荒大地的強者,生前佈下的陣法都有如此可怕的威勢!”玉皇殿中一個儒生打扮的從中走了出來。

“看來要想通過暴力直接破解確實有些困難呀!”白淺仙子輕聲細語嘆息道。

“若是單憑七海皇自己確實無法破開陣法,不過若是再加上你我,集合三人之力,必然可以做到。”白衣判官微笑道。

“我看卻是未必……”白淺仙子卻是沒有直接同意,就在剛纔她已經發現了巫陣之中的非比尋常之處,心中隱隱有種感覺。

“白淺仙子多慮了,這僅僅一座天巫的遺蹟而已。”白衣判官搖頭一笑似乎並不贊同白淺仙子的話語。

“不錯,仙子,若是和我三人之力還是不能破開陣法,再做其他打算如何?”七海皇知道耽擱時間越久,就越是夜長夢多,再等一段時間恐怕會有更多的修士前來。

“既然如此,那就試一試吧!”白淺仙子輕聲一嘆,此刻白淺仙子如空谷幽蘭,有一種寧靜的美,與周圍秀麗的自然景物完美的合一,彷彿她是這天地靈秀的一部分。

於是,三位天仙級別高手,再次對着“兩界山”進行了合力一擊,讓衆人駭然的是,這次攻擊卻是,使得巫陣激起更大的反擊。一時之間洶涌氣勢澎湃而來。張三風雖然離他們已經很遠 ,不過依然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波動。

與此同時,衆位修士皆是鬆了一口氣,還好這七海皇專制將衆人趕出來,不然光是巫陣反擊的力量都夠喝上一壺的。

衆人其實也是受到了衝擊,他們身邊很多草木全部折斷,不少山石都飛滾砸在身上,衆人都有些心驚肉跳的感覺。

三位天仙高手之中,白淺仙子和白衣判官兩人其實早已經防範,反擊之力剛剛奔襲而來,便被他們化解開來 ,也只有剛剛失了方寸的七海皇再次中招。

“該死!”看看白淺仙子和白衣判官的模樣,七海皇心中憤懣不平,不過卻是並沒有說什麼。

張三風搖了搖頭,看來暴力破陣是不能成功的了,張三風再次觀察其周圍的情形來。

“諸位陣法大師,可有什麼建議?”白衣判官將目光投向剛纔研究巫陣的衆人道。

“這……”

彭陣師咬了咬牙,沉聲說道:“啓稟前輩,據我剛剛觀察猜測,這巫陣並非兩個陣眼……”

“嗯?”白衣判官開始並沒有覺得有人會回答自己的問題,“那又該如何解決?”


“若是可以找到另外的陣眼,一同攻擊應該可以破開陣法。”彭陣師不敢確定道。

“那,你們趕緊尋找其他的陣眼所在!”七海皇直接命令道。


就在這時,“轟隆隆”的聲響從天空深處傳來,空氣都爲之顫動。

一輛古老的空中戰船充滿了肅殺之氣,由上古神木搭建而成,刻有密密麻麻的紋路,破開雲層而來,發出陣陣隆隆之響,滾滾而來。

遠處,修士們皆是吸了一口涼氣,又一個大人物駕臨了,不少人都變了顏色,唯有白淺仙子面不改色心不跳。空中戰船騰雲破雲,快速衝至,在幾個天仙的面前停了下來。

“陣道府的陣道戰船!?”白衣判官念叨到,“看來這次恐怕……”

“卻是不曾想到幾位居然比我來的還要早些,怎麼還不破陣。”只見從戰船之中走出一個身穿紫金長袍的中年道人,這道人微微一笑,似乎慈眉善目一般。

“原來是九宮道皇,你陣道府不來人,我們怎麼敢率先破陣。”白衣判官也是虛僞一笑。

九宮道皇渾然不在意,從衣袖之中掏出一個羅盤來,凌空一指,羅盤便從手中飛了出去,只見在羅盤的映射之下,周圍的環境虛化羅盤之上。

“這是陣道府的格物致知之術,可將數裏之內的環境映射在羅盤之上。”幾個修士不高的陣法師忍不住驚歎道,陣道府是陣道師們心中聖地,擁有非比尋常的地位。

“這陣勢似乎有些不對?”九宮道皇看着半空之中的映像,眉頭也是皺了起來。

“怎麼,你堂堂陣道府的九宮道皇也有搞不定的大陣?”七海皇嘴角翹起,嘲弄說道。

九宮道皇卻是沒有理會七海皇的挑釁,此刻他已經陷入沉思之中。

“兩儀,兩儀,不對不對,究竟什麼地方出了問題?”九宮道皇喃喃自語道。

一氣,兩儀,三才,四象,五行,八卦,九宮……天下陣法基本上便是基於這些陣法演化而來。此刻九宮道皇卻是有些茫然,因爲按照他的演化,這個陣勢根本不會出現眼前的情形。

他可是不能和張三風相比,“天眼”之術在張三風的身上絕對是漏洞一般存在,張三風一直不明白自己的天眼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不過自從靈氣全失之後,自身龍族血脈被更大限度的激活,他才明白,原來他的天眼之術不是普通的天眼之術,可以說是高等龍族才擁有的“真龍之眼”,可以看出萬物本質。

“前輩,我覺得這陣師並不是兩儀陣的陣勢,反而有些像是三才陣的陣勢。”張三風雖然不想引人注意,不過還是提醒到。

“不是兩儀陣的陣勢,而是三才陣的陣勢?”聽到張三風所講,九宮道皇心思一動,盯着張三風看來半晌道,似乎想要看穿他一般,“再繼續講。”

“陣法有云:虛中帶實,實中有虛,既然如此這陣眼恐怕也可以不是實物。”張三風已經在“天眼”之中看到了所謂的三個陣眼,憑着虛空之中的那一個陣眼,才分析道。

“虛中帶實,實中有虛,這個可能可能存在嗎?”九宮道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喃喃道 ,“如若是這樣,那這絕對是陣法界的顛覆存在。” “小兄弟,既然你分析出這麼多,那你可看出第三陣眼在何處?”九宮道皇問道。

張三風深吸了一口氣,裝模作樣的在虛空比劃着,良久才指着第三陣眼:“應該就在這個位置。”

“哦?”九宮道皇看着張三風所指的位置起初還有些漫不經心,但當他的目光再次投向半空之中的羅盤之時,卻是忍不住一驚,因爲若是按照張三風所指的位置設下陣眼,居然可以推導出此地的陣勢,要知道只有入道的陣師纔可以掌控陣勢。

“小兄弟,你很不錯。”此刻張三風在九宮道皇眼中隱隱有不錯的陣法天賦,他已經有了想要將之收入門下的打算。


“怎麼樣,莫非這個小兄弟所說的是事實?”白衣判官也是感覺有些不可思議道。

“若是沒有其他的因素,便就如小兄弟所說。”九宮道皇讚賞道。

“那還等什麼!”七海皇直接打斷了幾人對話。

此刻四人已經被靈氣完全包裹其中,看不清他們的形體,張三風遠遠看起,知道他們這是在凝聚力量。

隨着力量的凝聚,那種壓迫感卻是更加強烈,此刻集了四人的大半力量,展開了凌厲而又霸氣的攻擊。

三個陣眼同時受到攻擊,那攻擊如神威降世,入不可擋,澎湃的靈力滔天而來,似銀河倒泄一般,整個虛空茫茫一片,到處都是各色的靈氣光芒,無盡的力量在衝擊,浩瀚的靈力在洶涌,風雲轉換,大陣像是沸騰了一般。

破滅!原本的巫陣在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中,開始破碎。

所有修士全都在後退,沒有人敢停留在原地。

四位天仙級別強者接連不斷對着三個陣眼出手,硬撼巫陣,直接讓整片區域都在顫慄。

“這還是人力可以達到的嗎?”不少修士不約而同想到,確實他們四位已經不能稱爲人了,仙!天仙!超越了人存在!

無盡的威勢與可怕的靈氣,不斷向着四面八方衝去。

恐怖如斯!

四位天仙級別高手,也不知道攻擊了多少次,才堪堪破開巫陣打出一道裂紋。

“該死!”不少人如同海中一葉扁舟,隨風搖曳。

“不好!”九宮道皇怎麼也沒有料想到經過歲月洗禮,這巫陣居然依舊不是四人可以輕易撼動的。

“所有人不想死的,都一起出手,攻擊陣眼!”四人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次的巫陣反彈如此嚴重。

幾乎所有修士集體聯手,強勢一擊,近百把兵刃瞬間飛出,凝聚了所以修士的靈氣,總是頂住了強大的反噬風暴,最終將那巫陣的一角撕裂開。


就在這時,巫陣擺佈之時使用的巫器都化爲一道道霞光,從那撕裂開的一角飛出,向着四面八方衝去。

在這一刻,幾乎所有修士們全都行動了起來,快速飛向各個方向,追逐那一個個的巫器而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把巫器大斧頭,直接飛到張三風眼前,張三風一探手就將巫器大斧頭擒在手中,這讓張三風心中一驚,萬萬沒有想到,天上居然可以掉下餡餅。

“拿着!”張三風將巫器大斧頭遞給了李不凡,因爲張三風知道巫器只有在擁有巫族血脈的人手中才能發揮最大的力量。


“開!”

“開!”

就在這時,四位天仙級別高手再次趁機聯手,祭出自己的仙器,向着巫陣打去!

那巫陣雖然強大無比,不過最終還是在四位天仙級別高手強大的攻擊力之下土崩瓦解。

寶物動人心,不少的修士全都向着遺蹟衝去。

只見那四位天仙級別高手卻是冷冷一笑,絲毫不爲所動。

巫族遺蹟又豈是如此輕易可以踏足的?

只見幾個修士尚淺的修士剛剛邁入其中便瞬間灰飛煙滅。

張三風可是不會去做那出頭鳥,帶着李不凡跟在衆人身後,卻是也不冒進。

此刻,傻大個李不凡緊緊握住大斧頭,隱隱之間巫器大斧頭竟然溢出一縷紅絲,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這點。

張三風指揮着傻大個李不凡將巖壁切開,直接弄出一個通道來,果然開山斧和巫器大斧頭非常般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