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再看宋鵬,當初南宮凌天爲愛女報仇,但終因慈悲沒有殺他,但他非但不改過自新,繼續作惡多端,這次是遇到鄭靜,爲氣劍所傷,是死有餘辜了!青城派事務的了結,餘米的死使得鄭靜覺得江湖中又多了一個穩定因數,也報了家人和定逸師太的大仇,現在只有嚴鬆一人不知逃到何處,不過憑他一個人也攪不起太大的風浪來。

鄭靜緊繃的心終於放鬆了些,也開心了些,等他和峨眉衆弟子安排好定逸師太的後事,又按照定逸師太的臨終囑託,讓四秀之首李玲玲接任峨眉第二十六代掌門,接任大典之後,一切都終於安排妥當!鄭靜也可以放下緊繃的弦歇一歇了。 面對著練寧寧越來越強勢和自己等人對峙了起來,費理等人無不為之大怒了起來,尤其是她曾經加害過的紅玉,忽然向他大喝道:「你個死丫頭有多大本事,竟敢在我們面前如此猖狂?縱然你體內有那條化蛇又能怎樣?我還就不信我收拾不了你了!」

說完后她忽然呼呼呼的向練寧寧踢過去了,好多隻冒著熊熊烈火的大烏鴉,一下子將練寧寧的頭頂上照耀成了一片火海。

可那時候練寧寧竟渾不在意的抖了抖肩膀,頓時在她周圍竟出現了一顆顆明晃晃的大水球,將它們全部困在了裡面消失不見了。

那時候他還非常不屑一顧的向紅玉說道:「臭丫頭以前你體內有那隻火朱雀的時候,是多麽的不可一世啊?現在你再看看你這幅德行,簡直就像是一隻斗敗了的老母雞一般,實在是太滑稽可笑了。」

說著說著她還非常嘲諷的大笑了起來,一下子將紅玉惹得大怒著,向她打過去了一頭非常兇猛的烈火猛獸,同時也將申有為氣的揮掌向她打過去了一大片,飄忽不定的白雲,登時令她陷入到了兩面夾擊的態勢中。

但那時候她卻相當輕鬆的揮劍,向那頭猛獸和那片白雲打過去了兩道寒光,眨眼間竟將它們凍成了兩個大冰坨子,墜落到了地上,著實令很多人大為吃驚了起來。

可那時候束萬器卻微微搖了搖頭,相當平靜地說道:「練寧寧雖然你將化蛇之力,和你們的家傳絕學冰遁術結合在了一起,但你在運用那兩種發力的時候,還是會出現一定的間隙的,現在我已經觀察到了你那個間隙,我勸你最好立刻改過向善,不要在為禍蒼生了,否則我可要對你不客氣了!」

說話間他手中的鳳翅鎏金鏜,忽然閃動出了一圈圈相當耀眼的光華,著實令其他人大為震驚了起來,想不到他小小的年紀居然擁有了那種境界的修為,與此同時也令明復祖再也不顧命輪迴等人的呵斥,飄到了練寧寧身旁,非常陰森的向束萬器說道:「束萬器,在東方之城的時候,你和孔斷就是我的手下敗將,雖然那條惡龍僥倖贏過我幾次,可他現在卻不在這裡,今日你們不要以為你們人多,就能從我們手中討到什麼便宜!」

說話間在他周圍呼呼呼的冒出了一圈圈烈火,兇猛的暴動了起來,登時氣得小敏非常惱火的向他大喝道:「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叛徒少來耍橫!我們今天就是拚死也要將你們全部消滅掉!」

說完后在她身後竟出現了一個,白光閃閃美麗聖潔的白衣仙女的巨大影像,慈眉善目的向明復祖爆射過去了一派,白氣森森的寒光,登時將那些烈火全部壓制了下去。

想不到她會擁有那麼強大的寒冷之力,練寧寧一下子非常惱火的喝道:「死小敏,你什麼時候偷學了我們家的冰遁術?」

她的話剛說完,小敏一下子不屑一顧的說道:「就你們家那種毫無用處的冰遁術誰稀罕啊?這是我們呂氏一族擁有的中天之眼中,所包含著的一門非常厲害的法力叫作冷血天女。」


在她說話之際她身後那位仙女身上的絲絛,竟然輕輕的飄動了起來,在那陽光的照耀下,顯得越發聖潔無暇高貴冷寂了起來,同時也令練寧寧非常惱火的,也在自己的身後,變出了一個非常巨大的冰晶仙女像,只不過她那座仙女像上,卻瘋狂的暴動出了一陣陣殺機,絕對無法和小敏身後的冷血天女相比。

就在那時候束萬器忽然大喝道:「現在你們兩個你都來了,那我們也沒必要手下留情了!」

說話間他竟變成了一個非常高大的將士,呼的一下子揮動著手中的鳳翅鎏金鏜,向明復祖打過去了一道金光,卻被明復祖周圍出現的即可赤紅的的大骷髏頭,轟隆的一下子抵擋住了。

那時候費理也非常惱火的,變成了一個體形高大的金剛巨人,拳風霍霍的向明復祖打過去了一道道罡風,卻被明復祖揮掌打出去的一團團烈火,轟隆隆的將他打向了別處。


就在那時候紅玉猛然曲手成爪,向練寧寧打過去了一道道火光暴動的爪風,和小敏一起冰火連動著,和練寧寧大戰了起來。

就在那時候,明復祖忽然將一面,畫著一顆白森森的骷髏頭的令旗扔到了天空上,登時有一大群兇猛的妖魔,從不遠處的大山後面嗷嗷怪叫著向他們撲了過去,而他那時候又相當威猛的,和束萬器與費理大戰了起來。 鄭靜緊繃的心終於放鬆了些,心情也開朗多了,突然他覺得世界是多麼的美好。

你看那高高的藍天,碧綠的青草,還有絢麗的蝴蝶在花叢中翩翩起舞,當然還有最美麗的鄧瑤,那天他們走到一座山下的草坪,手拉着手坐在草坪上看星星,看着看着,鄭靜就不自覺得盯着鄧瑤那邊看,而鄧瑤也低着頭偷偷看他,當兩人目光相遇的那刻,也是乾柴烈火的那刻,在草坪上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你真美”鄭靜道。

“真的嗎?”鄭靜用嘴回答了鄧瑤,他們相擁在一起,親吻在一起,自然的融合在一起,就讓這時間靜止,陰陽交融,天地萬物盡情地狂歡一次吧!

不知過了多久,又或許沒有多久,他們才分開,鄭靜望着她,眉毛低垂,臉頰姣紅,讓人無限憐愛,她爲他跳過崖,他和她走過生死,今天他就是她,她就是他,鄭靜突然覺得整個世界都是他們的,他一定要用一生來守護這個女子,不讓她受欺負,不讓她受委屈,而鄧瑤也對自己說,我要用一生來陪伴他!

再說那嚴鬆,計劃敗漏,又被全國通緝,成了過街老鼠,好不容易搭船渡海逃到了東贏扶桑國,他覺得他的失敗全是拜鄭靜那小子所賜,但是歸根結底還是技不如人,所以他一定要練習更高深的武功,他要做天下第一,那樣他還是可以殺了皇帝,自己做皇帝,他是太監,他的老祖宗有好東西留給他,那就是《葵花寶典》,當年東方不敗只是研習了其中的一部分就已經天下無敵,而鄭靜又融匯貫通了東方不敗八成的功力就已經幾乎打遍天下無敵手了,當然鄭靜的這些奇遇嚴鬆並不知曉。

但是他手裏有全套的《葵花寶典》他當初不練,是因爲修習了天罡正氣,已經獨步天下,而且他看《葵花寶典》裏的武功過於兇險,很難駕馭,一但失控,將有走火入魔的風險。但是現在他要練習《葵花寶典》欲練神功,揮刀自宮。煉丹服服,內外齊通 。今練氣之道,不外存想導引,渺渺太虛,天地分清濁而生人,人之練氣,不外練虛靈而滌盪昏濁,氣者命之主,形者體之用。天地可逆轉,人亦有男女互化之道,此中之道,切切不可輕傳。修煉此功,當先養心,令心不起雜念,超然於物外方可,若心存雜念,不但無功,反而有性命之憂。許多人無法跨過的欲練此功,必先自宮,對嚴鬆來說一點障礙都沒有,因爲他自小就被宮了,而且宮的乾乾淨淨!

葵花第一重:天地陽氣生時,在於子午二時,當是此時,應定心圓氣,舍卻心中雜念,存想天女捧香而至,氣自丹田而生,經右腎旋而下右足,由足後反上右脅下,至右手,過肩井循頸入耳至腦後下左耳復過肩井下左手反左脅下腰由左腎下左足,循足上行復還丹田,其間凡身體有顫動之處,則右以左手按之,左以右手按之,其間存想天女按之,但覺兩耳如鼓,華池液滿,分三次嚥下,前後共反覆三十六次,功行百日,可顏如嬰童! (若心存雜念,則心動而氣亂,非但無功,反而會失精失色,面目乾涸) 。這第一重,嚴鬆練起來還是比較順利的,他有很好的武功底子,練了白日後果真顏如嬰童!

他興奮的趕緊練第二重,葵花第二重:男子練氣,女子練血,氣血雙修,事半功倍,氣盛血亦盛,然終需主練一種,氣爲導引,血爲介質,氣血通則人流通不,,正如流水不腐,戶樞不蠹,當先令氣圓固,存想天女以兩手向腰上至頸摩之,氣入泥丸,搬運不停,華池之液咽四十九之數,氣固而成真。此境界行之久久,可令氣化爲真.。(若心動,則氣散,恐今生難再進一步) ,人的潛能是無限的,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一般人能練到第一重,已經可以算是武學奇才了,有幾個人能練到顏如嬰童,練到此等境界的人往往是世外高人,來無影去無蹤,但是嚴鬆做到了,難道是他小時候就被淨身成太監,體內分泌失調,反倒成就了他,葵花第二重:男子練氣,女子練血,氣血雙修,事半功倍.。(若心動,則氣散,恐今生難再進一步) ,若心動,則氣散,嚴鬆雜念太多,練第二重對他來說不是容易事。但是人的潛能是無限的,當他因某種刺激而決心要做這件事時,他會克服一切困難,甚至原來的缺點反倒會成爲優點,若心動,恐今生難再進一步,這句話不斷地在他腦子裏盤旋,是他堅持的動力。嚴鬆硬是凝聚心神,練成了葵花寶典第二重,他已越練越順,入癡入魔 。

葵花第三重:男子陽爲主,女子陰爲主,男女若能稟天地之正氣,可移天換地也,其間之法,保腎得鉛養心得汞,鉛汞升降相遇於金鼎中而成丹,二氣無本則鉛汞不生,二氣本源固密則日進千里。 (此境界,定心養神是妙用也) 葵花第四重:以心爲室,掃除塵垢,反樸歸真,澄明寂然,可以妙洞三界,無所不能,其法將真氣升之,兩手相疊,左手壓右手,右手摩頂,三千功後自化神。他練到了第四重,可以秒洞三界,無所不能。

這恐怕是除了那位自創《葵花寶典》的太監老祖以外,他是能練到第四重的第一人。在中原,自從武林盟主大會那天嚴鬆逃走後便再也沒有人知道他的任何消息,他就像空氣消失一樣了,中原武林也迎來了難得的平靜,武當七子的修爲越來越高,七人領導的“七星劍陣”越來越得心應手。

“武當七星劍陣”是武當派鎮山之寶。七星劍陣就是從北斗七星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爲象(陣)位,結合了道家的陰陽、五行、八卦的生克互化原理,可擺出四個基本陣形。每個陣形又可以再次分解爲若干個陣形,演繹過程中千變萬化,具有很強的攻擊和防守能力。

“武當七星劍陣”上半部分的劍陣圖上看到,劍陣圖裏有天罡八卦天樞陣、兩儀分象天璣陣、鬥載五行天旋陣、七星六合天權陣等陣形。鬥載五行天旋陣裏有流星墜空、天地運鬥、三花聚頂等陣形。最複雜的陣形是八卦陣,裏面參與演練的人呈扇形分佈,共需108人蔘與。發動起來威力無窮。

峨眉在李玲玲的領導下,也越來越興旺,弟子們的峨眉身法,峨眉心法等基礎功夫紮實,李玲玲的峨眉九陽功,老二金秀英的四象掌,老三姚萍萍的天人合一都是峨眉的絕技,作爲中原武林支柱的少林寺,七十二絕技早已名揚天下!鄭靜雖然對嚴鬆的逃脫始終耿耿於懷,但是一時也無法找到他,他與鄧瑤兩人隱居在美麗的人間天堂——灕江,每日盪舟灕江,空中雲霧迷濛,山間綠樹紅花,江上竹筏小舟,讓你感到像是走進了連綿不斷的畫卷,真是“舟行碧波上,人在畫中游”。這段時間,朝廷政治也比較清明,朝廷中一顆新星正在冉冉升起,他的名字叫戚繼光,戚繼光幼年時風流倜儻很有個性。雖然家境貧寒,但是他喜歡讀書,通曉儒經、史籍。繼承祖上的職位,任登州衛指揮僉事。關於他的事蹟我們後話再講。 想不到明復祖竟然又調動起了那些妖魔,向自己等人攻擊了過去,申有為一下子大怒著喝道:「明復祖,練寧寧這可是你們逼我的!」

說話間他忽然凝聚出了一陣陣相當厲害的真元,登時在他周圍竟出現了一團團,宛若如意一般的小雲團,不停的環繞著他轉動了起來,也就是在那時候,他忽然拔出了他的流雲劍,駕著一片白雲向那些妖魔沖了過去,刷刷刷的向他們揮動了幾下,眨眼間那些妖魔的頭部,竟然全被一個個透明圓球困在了裡面,非常痛苦的暴動了起來,可沒一會兒工夫,他們的大腦袋竟被一種不知名的力量,全部擠壓成了一灘灘爛泥,非常凄慘的死在了地上。

看到了那些事情的明復祖,忽然陰森森的說道:「有為,你的流雲劍一出,那就表示你已經動了殺機,看來你今天是真的要大開殺戒了對吧?

說話間他忽然變出了兩根怒火之槍,緊緊地攥在了手中,呼呼呼的繼續和束萬器與費理大戰了起來,沒幾個回合,便將費理打了幾個大趔趄差一點被他刺中。

而那時候練寧寧也瘋狂的向紅玉和小敏,打過去了好多頭兇猛異常的冰晶怪獸,同時還向束萬器等人,暴動過去了一片片洪水,著實令費理等人大為惱火了起來。

就在那時候明復祖忽然暴喝了一聲:「火爆驚威!」

話音未落伴隨著一圈圈烈火,從他身上瘋狂的爆射出去之際,在他頭頂上忽然出現了一顆,非常巨大的烈火骷髏頭,轟隆隆的向束萬器等人,暴動過去了一道道威力驚人的烈火,沒幾下間便將費理和束萬器打倒在了地上,同時還差一點將小敏打傷。

好在那時候紅玉和申有為反應得快,立刻向他們釋放過去了一片烈火祥雲,暫時將他們保護在了裡面。

不過那時候,練寧寧卻趁機向他們二人打過去了兩座大冰山,但立刻就被紅玉猛然打出去的兩個大火圈,融化成了兩灘黑水,轉而又被明復祖爆射過去的那些烈火,蒸發不見了。

而那時候擔心他們二人,又趁機向自己等人攻擊過去的申有為,還揮劍向他們打過去了好多顆若隱若現的大氣球,在他們周圍轟隆隆的爆炸了起來,總算讓束萬器等人有了一些喘息的機會。

可沒一會功夫,明復祖忽然向他們打過去了,好多顆恐怖異常的烈火骷髏頭,與此同時練寧寧也向他們打過去了漫天大冰錐子,一下子讓他們陷入到了非常危險的境地中。

就在那時候,就不站在一旁觀戰了好一會兒的黎召,忽然怒喝了一聲:「怒虎狂暴!」

話音未落他猛然揮拳,向那兩種殺招打過去了,兩道剛猛霸道的深綠色虎頭罡風,轟隆隆的將它們全部壓制了下去,那時候明復祖才反應了過來,相當陰森的說道:「黎召你個廢物,不想死的話立刻滾開,若不然現在無救要了你的狗命!」

說完后他忽然拔出了背上的斬月奪命刀,和練寧寧陰森森的向黎召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黎召卻不屑一顧的說道:「明復祖你的毀滅狂魔我或許應付不了,但你不要以為你有這把破刀就能把我怎麼樣?還有你練寧寧這個死丫頭,不要以為你的冰遁術天下無敵,現在我就讓你們見識見識我的真正實力!」


說完后從他身上忽然暴動起了一陣陣,越來越狂烈的深綠色猛虎的影像,登時令很多人大為吃驚了起來,可那時候白樂卻笑呵呵地說道:「看來這小子是要和那兩個叛徒,來真格的了。」

他的話音剛落,黎召忽然暴喝了一聲:「兵器現身!」

說話間在他的雙手上,竟不斷的凝聚出了一條條非常狂烈的罡風,呼呼呼的轉動了起來,沒一會兒工夫,竟將撲到了他們周圍的很多妖魔,攪動成了一片片爛肉,同時也令明復祖和練寧寧,相當謹慎的皺緊了眉頭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時間不長,那些罡風忽然爆射出了,兩團快速旋轉著的深綠色氣團,轟隆隆的晃動了幾下,竟然凝聚成了兩面三尺方圓上面,分別浮現著一條兇猛非常的怒龍,和一頭相當可怕的猛虎的八方形盾牌,轟隆隆的爆射出了兩種相當霸道的氣息,著實令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議了起來。

可那時候明復祖卻相當不屑一顧的說道:「黎召你個蠢貨,你折騰了那麼半天,我還以為你會弄出些什麼厲害兵器呢!原來你也不過就是,弄出兩塊毫無用處的破盾牌而已嘛!真是太可笑了!」

他的話剛說完,黎召非但沒有動怒反而哈哈大笑著說道:「明復祖啊明復祖,你可真是蠢到極點的蠢貨啊!竟敢看不起我這兩面龍虎靈界牌,現在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他們的威力!」

他的話音剛落,申有為忽然向紅玉等人大喊了一聲:「大家快退開!」

話音未落,他猛然施展出了一片片白雲,將束萬器等人震向了遠處。

而在那兩面龍虎靈界牌出現的時候,白樂和董眾兵等人,就已經和杜齊雲等人退向了遠處,幾乎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它們的上面。

也就是在那時候,黎召忽然一旋身怒喝了一聲:「龍爭虎鬥!」

說完后他猛然將手中那兩面靈界牌,呼呼呼的舞動了起來,登時從它們上面,暴動出了一條兇猛異常的怒龍影像,和一頭可怕非常的白虎狂風,怒吼著分別向明復祖和練寧寧攻擊了過去。

看到了那兩種猛獸的怪影,他們雖然立刻催動法力,在自己面前構築起了好多道相當厲害的結界,卻還是被那條怒龍和白虎,打的相當凄慘的墜到了地上滾出了好遠,直至他們重重的撞在了兩座小山峰上,硬生生的將那兩座小山峰,撞成了漫天碎石屑,瘋狂的向周圍爆射了過去,才相繼穩住了身形,只不過他們那時候都已經噴出了幾口鮮血,受傷不輕的向黎召怒瞪了過去。

與此同時命輪迴等人,也相當吃驚地看向了那兩面靈界牌。

那時候黎召忽然走到了他們身旁,相當嘲諷的向他們問道:「怎麼樣啊?我這兩面靈界牌的威力還可以吧?」

說完后他便殺氣騰騰的向他們看了過去。

那時候明復祖忽然又暴動起了一圈圈烈火,呼呼呼的將他拖到了半空中陰森森的說道:「方才是我一著不慎,才被你偷襲成功的,現在我就讓你領教領教,我的這把寶刀的威力!」

說話間他猛然將手中的寶刀舉過了頭頂,登時在它上面出現了一圈白森森的剛忙,令練寧寧非常擔心的飄到了遠處。

可那時候黎召卻渾然不懼的說道:「既然你對那把寶刀那麼有自信,那我這次就認你在我的靈界牌上砍上幾刀,讓你知道知道,它們的威力究竟有多麼強大!」

聽了他那些話明復祖一下子狂怒著說道:「混蛋你太狂妄了!」

說完后他猛然揮刀,向黎召劈過去了一大片銀光閃閃的半月形刀鋒,卻一下子被黎召手上那兩面靈界牌,全部抵擋了下去。

雖然當時黎召被那些刀鋒上隱含著的巨力,打的雙腳陷入到了地下一尺之地,但那些刀鋒卻對那兩面靈界牌沒有構成任何損傷,著實令明復祖也相當吃驚了起來,同時也令飛到了他身旁的練寧寧,非常驚訝了起來。

他怎麼也想不到,世界上還有什麼東西能夠抵擋得住,已經解開了所有封印的斬月奪命刀發出的斬擊。

可那時候黎召忽然飄到了和他們同樣的高度,相當霸道的說道:「實話告訴你們吧!這兩面靈界牌,乃是我的師祖第五代城主,運用天地間最具靈性的好多種絕世靈石,打造而成的神兵利器,他當年傳給我師傅,而我師傅又傳給了我,在我師祖年輕時,不知有多少絕世高手,慘敗在了這兩面靈界牌下,也不知有多少邪惡之徒,被這兩面靈界牌誅殺了,那把斬月奪命刀雖然非常厲害,卻無法損傷它們分毫,今日我就要秉承,我師祖斬妖除魔護佑天下蒼生的遺志,運用這兩面靈界牌,和你們這兩個叛徒與所有邪惡之輩,奮戰到底!」

說完后他當的一下子,將那兩面靈界牌撞在了一起,登時令明復祖和練寧寧大為惱火了起來,同時也令命輪迴等人對他充滿了殺機。 隨着嚴鬆《葵花寶典》的練成,他又有了挑戰一切的資本,他以踢館的方式席捲了當時扶桑的三教九流和武館,以最快地方式坐上了扶桑國的“武林盟主”。接着,他挑選了一批具有練武資質,甚至極具練武慧根的年輕人,開始訓練他們,他還因人傳授,針對不同資質的人授予不同的武功。他在扶桑國很快擁有了至高的權利,有了報仇的資本,開始了他的復仇計劃。

訓練半年後他正式派出了第一批武士來中原,目的是亂殺無辜,引起江湖混亂,這批武士喬裝打扮,見人就殺,不管是會不會武功,也不管老人婦孺,他們被訓練成沒有感情又武功高強的殺人機器,這正是嚴鬆要的。如嚴鬆所料,中原武林很快就混亂起來,大家都不知道是誰用這麼毒辣的武功殺了這麼多無辜的人,大家急着避開嫌疑,撇清自己。各派都派出了自己的弟子調查此事,最後還是武當七子的老六王波在一個漁村聽一個漁民說,他看到一些跟我們一樣打扮但說着東洋話的人,殺了漁村好多人。消息很快反饋到各派掌門那裏,爲什麼突然有了這麼多的東洋人,爲什麼他們既殺武林人士也殺普通平民,只有先弄清楚原因,才能找到他們,阻止他們。

第一批武士的行動效果令嚴鬆很滿意,完全達到了他的目的,接下去,他將派出第二撥武士,這批武士都練了一些葵花寶典的武功,他們的目的就是殺各派中有名的人士,削落各派的實力,引起各派的恐慌,三天後啓程,啓程前,嚴鬆訓話:只准成功,不得失敗,如果身份暴露,即刻咬碎口中的鉛丸自盡,這批武士到了中原後,專門截殺各派弟子,第二天就陸陸續續有報告送達各派掌門那裏,光武當就有三名弟子被殺,遺體就停放在大殿裏,清虛道長剛剛驗過傷,都是一招斃命,武功十分歹毒。

但是連清虛道長也不知道,這是何門何派的武功,從來都沒有見過,武當七子也依次驗了遺體的傷痕,都沒有見過此類武功,與此同時,青城、峨眉、少林、崆峒、華山、嵩山都有弟子被殺的報告傳來,大家都不知道被何種武功所殺,也不知道是什麼人有這麼大的能耐能在幾天之內做下如此多條的人命,雖然各派對真相還知之甚少,但是風雲雨來欲滿樓,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塊大石頭壓着,知道江湖又將有一場腥風血雨。

江湖上的腥風血雨傳到了鄭靜那裏,他知道他與鄧瑤神仙眷侶般的生活結束了,鄧瑤收拾好行裝,兩人就開始去往武當,兩地相距將近二千五百里,兩人除了吃飯,小寐一會兒日夜兼程的趕路,足足趕了五天才到,與武當衆人多時未見,見面倍感親切,特別揚亮與鄭靜感情最深,兩人更是擁抱許久才分開。

鄭靜看了被殺武當弟子的傷,越看越奇怪,他們死於的正是與東方不敗,也就是自己相同的武功之下,不過殺手只是學了皮毛,怎麼東方不敗的武功會重現於世,難道是有人去了東方不敗的山洞,這也不可能啊,不會一下子有那麼多的殺手都學會了東方不敗的武功,而且雖然他們死在東方的武功下,但是殺手的內力中還是有異族的武功底子,完全不是中土的武功。

驗完死者的傷勢,鄭靜道:“清虛掌門,敵人來歷不明,又來勢洶洶,亂殺無辜,看似目的不明,其實目的非常明確,就是引起中原武林的恐慌,削落各派的實力,我們要查清楚的事情的真相,可以來個請君入甕。”

衆人一聽都不斷點頭,這天晚上,所有武當值班弟子都各守其職,武當七子和鄭靜則在暗處,隨時監視敵人,二更一過,即有黑衣人出現在清虛道觀,他們像是在找清虛道長,鄭靜一個跨步即到了黑衣人眼前,在黑衣人還未明白過來,就以擒拿手活捉了刺客,大家都飛步過來,鄭靜隨手一扯,就扯掉了黑衣人的頭罩,衆人正有許多問題想從他身上弄清楚,誰知他用力一咬,咬碎了嘴裏的鉛球,口中流出暗黑的血即刻斃命,好毒的鶴頂紅,好毒的人心,他們不光對別人毒,對自己也毫不手軟。

好不容易找到一條線索,居然又斷了,衆人都垂頭喪氣,鄭靜道:“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穫,至少知道了這些殺手來自一個極端嚴厲的組織,不然不會一被捉就飲鳩而死,說明他回去受到的懲罰比死還殘酷,可以推測這個組織的頭領是多麼陰毒,而且你們看這人雖然長的像中土人,但是他比中土人矮小,雖然他改用刀,但是他拿刀的姿勢顯然是東洋刀法,由此可見,這批殺手是東洋人,我們現在要弄清楚的,他們的頭領是誰?”說說簡單,做起來難,怎麼樣弄清他們的組織,剛剛抓了一個又被他自盡了,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突然,鄭靜道:“有了,他們從哪裏來,必定要回到哪裏去。”七子也都是極度聰明的人,“對啊,我們可以到港口去堵他們啊”但是那時候的東南沿海一帶,如山東,浙江,福建,廣東都有港口可通扶桑,想查到他們的下落,非一門一派的力量所能及。

這時候,鄭靜道:“雖然這件事非一門一派所能及,但是我們可以利用徐大哥的威望,當年嚴鬆導演的武林盟主大會雖然被皇帝所廢,但是徐大哥是當年真正的盟主,我們可以以武當派及徐大哥的名義,廣發帖子,團聚各派力量,相信各派一定會積極響應的”。

既然有了法子,事不宜遲,大家就以武當和七子之首徐良的名義,派出弟子前往各派發送帖子。當大家知道敵人來自海外,危害巨大,無不積極響應,派出得力弟子在徐良的統一分配下,前往東南沿海各港口阻擊東洋武士,取名《阻擊行動》,雖然採取了行動,但是能不能阻擊到東洋武士,又能不能抓到活口,誰都心裏沒底,只有鄭靜一人心中充滿自信。較量開始了,就看誰的眼睛更亮一些,誰的鼻子更靈一點,誰的手腳更快一些,不出鄭靜所料,幾天後,就有弟子回報徐良,在浙江的台州、寧波等地均出現了東洋武士,但是雙方不是戰死,就是被捕服毒而死,反正是一個活口都沒有抓到,這點大大出乎了大家的意料之外。

而在扶桑嚴鬆那邊,他也感受到了異常,以往派出的武士隨時都有回來報告任務的,這次派出去的武士卻沒有一個回來,這說明中原武林已經開始採取行動反擊了,而這正合了嚴鬆的意思,他就是要挑戰整個中原武林,然後侵略中國,重返大明!

嘉靖二年發生寧波“爭貢”事件,朝廷對此處置不當,並以此爲口實,實行罷市舶、嚴海禁的政策,直接導致勘合貿易的中止,爲海上走私貿易的興旺提供了有利的時機。當朝執政者沒有處理好市舶與海禁的關係,此政策根本無法適應隨着商品經濟發展而日益增長的海外貿易需求,阻止了正在發展中的雙方正常貿易。嚴禁沿海民衆出海貿易,無異於斷絕沿海民衆的生計和巨大利益,激化了矛盾,早已存在走私貿易這種民間渠道被誘發。

嚴鬆曾經是東廠的廠公,他首先是個政治人物,其次纔是武林人士,他有政治眼光,他看到了當時扶桑國對中國貨物的迫切需求和長期戰亂、災荒連年,感受到了扶桑國內各階層羣體向海外中國劫掠財富的野心,同時他也看到了朝廷內**官員勾結,再加上地方士紳雜身其間,他找到可入侵的入口,所以他要訓練大量的武士,作爲平時騷擾和戰時進攻的士兵。而他能做成這一切的資本是什麼,就是他一身的武功和能給扶桑武士帶來的好處!他在扶桑拼命擴大實力,創建了自己的幫派——東海神教,下設四大護法和天,地,武,道四堂堂主,護法和堂主由武功高強的人擔任,平時負責招募武士,實行嚴格的訓練制度,戰時由堂主和護法領導手下武士戰鬥,通過精心經營,實力日益壯大。

而在中原武林,吃過兩次虧以後,各派也絲毫不敢大意。而嚴鬆是不會滿足於兩次小小的成功的,他將會派出他的第三次,第四次……無數次的武士,在爲武士踐行的大會上,嚴鬆爲了鼓舞人心高喊:“”我們爲什麼要去中原?”

“爲了中原的金銀,爲了中原的美女,爲了中原的土地……”這就是狂熱的東洋武士,他們唯一的目的就是燒殺搶掠,所到之處,殺人放火無所不爲,男子被屠殺,婦女被**,房屋變廢墟,一次又一次的騷擾內地,有時候騷擾達數月之久。使得沿海出現“歲無寧月”的惡劣局勢。

各派武林人士在徐良的帶領下,與東洋武士展開了針鋒相對的鬥爭,這已經不是江湖的事,這是關係到家國百姓的事,這些東洋武士也完全違背了武士的精神,被老百姓稱作“倭寇”。打擊倭寇不再是武林人士的事,而是朝廷軍隊的事,但是軍隊打擊倭寇的過程是漫長而效率低下的,這是爲什麼呢?在中原倭寇給我國沿海造成的危害是非常嚴重的。倭寇猖獗到極點的時候,悍然進攻上海,焚燒中國沿海邊境哨所,被擄掠的人口、財物不計其數。他們強迫掠奪來的男子加入倭寇,充當炮灰,而女人們白天做紡織、繅絲等苦役,夜晚供倭寇們**取樂。

倭寇所過之處,當地稍微富有的家庭大多遭受滅頂之災,人民大量死亡、被擄、逃亡,倭寇現象在明朝是愈演愈烈!明朝實行海禁政策,除了朝貢外交,不許百姓出海,或是與外國人交易。這斷絕了沿海地區傳統的貿易渠道,客觀上助長了倭寇現象的加劇。這種自我封閉的政策,使沿海地區的百姓生活陷入困境。他們在傳統上並不擅長農業生產,而明朝**又沒有爲他們提供有效的謀生之路。許多漁民家庭在貧困線上掙扎,或者乾脆淪爲海盜。

於是,在倭寇侵擾沿海地區時,出現了一種不可思議的現象:倭寇對當地的地理氣候、鄉土人情、官軍來往瞭如指掌,對當地大戶的家底和官府銀庫的虛實也一清二楚。而官軍在自己的領土上作戰,反而常常遭到倭寇伏擊。甚至有官員向朝廷報告說,沿海的許多民衆爲了謀取不義之財,和倭寇有勾結。倭寇沒來時,他們是良民,倭寇一到,都成了內應。官軍向他們詢問倭寇敵情或者打聽地形道路的時候,經常被誤導。

所以,早期官兵打擊倭寇時,因分不清當地人是黑是白,往往鬍子眉毛一把抓,打擊範圍擴大化,以致失去民心。加上當時明朝軍備弛廢,戰鬥力差,上千人的官軍被兩三百甚至幾十個倭寇擊潰的事常有發生。 想不到黎召居然擁有東方聖的親傳寶物龍虎靈界牌,而那兩面靈界牌,居然能夠抵擋得住斬月奪命刀的斬擊,命輪迴等人登時對它們相當忌憚了起來。

可就在明復祖和練寧寧要向黎召發動攻擊的時候,申有為的等人忽然飄到了黎召附近,殺氣騰騰的向他們二人看了過去。

眼看著他們又要大戰起來了命輪迴,忽然飄到了他們附近,頓時令白樂和董眾兵等人,也相當謹慎的飄到了申有為等人身旁。

那時候命輪迴卻微笑著說道:「各位朋友,現在天色已晚這些孩子大戰了一天,肯定都累了,不若我們明日再戰吧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在他說話的時候,死屍等人也相當謹慎的,飄到了明復祖和練寧寧身旁,卻個個臉色和善的向白樂等人看了過去。

當時董眾兵等人雖然並不太清楚,他為什麼不趁機和自己等人大戰一場,卻自重身份的不好不給他那個面子,是以在他說完后,董眾兵立刻相當平靜地說道:「先生言之有理,今日我們這一戰可以說是不分勝負,待明日我們再做較量,現在便各自回去休息吧!」

說完后他們雙方的主要人員相互點了點頭,便一邊防備著對方,一邊率領著各自的部下,慢慢的退回到了各自大軍駐守著的地方。

可就在董眾兵等人,剛剛回到了關口內的一座大堂中,還沒有落座的時候,白樂忽然非常謹慎的向他們說道:「大家立刻飽餐一頓,留下黎召等今日和那兩個叛徒交戰過的人,和各位將士在此嚴加防守,其他人務必在戌時之前,趕往命輪迴等人來到這裡的所有路徑上,嚴加防守,今晚亥時一過他們肯定會向我們發動攻擊。」

聽了他那些話,中原帝國的大將鍾離黃沙,登時有點不太贊同的說道:「白將軍,你是不是太過多慮了,命輪迴方才可是說了明日再和我們大戰的,你現在讓我們那樣做,是不是太不光明磊落了。」


他的話剛說完,有一些人立刻也是那種意思的,向白樂說了一番類似的話,可稍後北方帝國的一位長者卻相當謹慎的說道:「各位亥時一過就是次日了,防人之心不可無,我覺得白將軍那種安排非常正確。」

聽他那麼一說,那些人稍微想了想也較為贊同的點了點頭,但那時候西方帝國的陰風將軍,卻微皺著眉頭說道:「白將軍擔心的那些事情雖然並沒有錯,可兩軍對壘講究的是公平較量,一旦咱們那樣做了,命輪迴等人卻沒有向咱們發動偷襲的話,日後傳揚出去,咱們豈不要成為萬物生靈的笑柄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