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參見聖上!」此劍就代表著天子,就連李天霸都忍著劇痛,憋著滿心的憤怒爬起來單膝跪地參拜。

唐信早傻眼了,愣愣的看著空中的聖劍再看了看兒子,一幅不敢相信的震驚模樣,連參拜都忘了。後來給手下扯了一下才醒轉過來,趕緊參拜。

唐春站在聖劍之下,沐浴著黃色聖劍之光,黃輝揮動,他如天神下凡一般。這廝一臉威信的掃了眾將士一眼,哼道,「李天霸,你可知罪?」(未完待續。。) 「自己人,我看他就是李天霸李府中人。不必客氣,如果警告不走的話幹掉。我要讓李天霸看看,盯著我唐家的後果。唐家,已經再不是以前那個唐家了。」唐春霸道的說道。

就在這時候,唐春感覺全身都微微的顫慄了一下。這是個什麼狀況。一個就是有什麼危險要降臨,身體本能的警覺。二來就是神經發毛。

但是,唐春絕對不相信自己會神經發毛。這貨掃視著丹田以及全身。不久,果然發現了端倪。因為,唐春驚訝的發現,居然是凝結在外掛丹田中的重水球在跳動。

當時在羅海派蘇勇那傢伙的火雲洞天危及之下吞了那麼多重水,居然奇迹般的凝聚成了重水之彈貯存於外掛丹田之中。此刻,這些小丸子居然在跳動著,好像極為興奮似的。

這是個什麼狀況?

唐老大頓時欣喜若狂,為什麼?因為,海空一恨有說過。重水來自武王的諸天島殘片。諸天島很大,就一塊殘片居然有一個縣域的面積。

而只有重水能感覺到諸天島殘片的存在,而且,要在一到二百里左右距離。現在這重水球無由的興奮顫慄,難道預示著諸天島殘片就在離這紅離坡不遠的地方?

難道君山的祥瑞之物就是武王的諸天島殘片引起的反應,唐春覺得自己的心臟在不爭氣的呯呯跳動開了。這邊快速的幫父親布置好了聚靈陣,又把續命九環膏給父親服下了開始突破。

因為。吸納靈氣的方法唐春早幫父親打通了。所以,唐信也能吸收這些聚集過來的靈氣。不過,只能吸納一點點,效果比沒有好一些罷了。畢竟,唐信練的是武功心法而並不是修真功法。

頓時,周遭的靈氣外帶上血腥之氣都給從土裡扯了出來彙集向了唐信所盤腿坐的圈子。唐春這次布置聚靈陣的目的主要是這些血腥之氣,因為,父親經常身處戰場,這些更能相助父親突破。


而且,果然有效果。唐春發現。在靈氣之中居然有著大量的紅色之氣給凝聚了過來。這紅色之氣應該就是血煞之氣了。不久。唐信被紅白之物包裹住了。一股股霧氣從唐信的腦袋上冒騰了出來。

「婢子叫他滾他還囂張的要滅我。結果被我一巴掌拍成了肉泥了。不好意思主子,沒控制好力度。」武青青氣罡傳音道,貌似一臉的鬱悶。

「死了就死了,他也該死。」唐春的聲音不帶絲毫情感。好像在講一隻雞的死亡事件似的。

「主子。我感覺這紅離坡有些怪?」這時。武青青又說道。

「怪。怎麼怪?」唐春說著,心裡尋思著難道武青青也感覺到了諸天島殘片氣息?按理講不可能啊,只有重水才有這特性的。如果武青青都能感覺到。那武王的神秘也不能稱之為神秘了。

「好像有一股巨大的威壓壓得我都有種快要解體的感覺。但是,不管我怎麼樣探察,可是我又發現不了這股子威壓來自何處。好像無所不在,又好像一無所有。」武青青說道。

「這倒是相當的怪了。」唐春說著,心裡一愣。才想起武青青這身體貌似並不是**之身。而是由一些綠色液體凝聚而成的。

再經過古墓中那個自稱為被囚禁的神秘女子融煉后才露出**膚色的。但是,唐春可以肯定。武青青的身體絕對還是那種神秘液體融成的,並不是真正的血肉之軀。

說白點,武青青根本就算不上是一個真正的人,說它是那神秘女子煉製的一具傀儡也講得可去。只不過這具傀儡中有著武青青的一半的魂神融於其中罷了,算得上是一個高級傀儡。

對於武青青原本的身體是否還存在著唐春心裡也是充滿著興趣,只不過一時也沒時間去大秦國走一遭。像是鄭一錢都死了幾千年了,身體用一些特殊的法門還是能保存下來的。

「主子,我得進紅脂盒了,真受不了啦。再呆下去我真得被解體了。」武青青又催了起來,唐春鬆開了紅脂盒讓她進去了。

「胖子聽了過後也是一臉訝然,說道:「我沒這種感覺,只是感覺這裡血腥味兒太濃了,受不了。」

「嗯,我的感覺跟你們的都不一樣……」唐春說道。

「哎呀,大哥,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你想,你的重水已經形成重水丸,有這麼多丸子能感覺到諸天島殘片,沒準兒估計就在這二百里周遭範圍。會不會是武青青的身體因為不是血肉之軀而是由那種神秘的液體融煉而成的。而那個地方跟武王有關係,會不會那種液體也是諸天島之物。因此,武青青有種被壓散架的感覺了。」胖子說道。

「胖子,有你的,你這種想法還真有些道理。不過,可惜了,無論我怎麼想探察到諸天島殘片可是就是無法感知它在哪裡。

等下子父親突破完畢后我們到處溜達一圈看看,再讓武青青也感覺一下,在什麼地方感覺不到這種可怕的威壓的時候估計就出了殘片範疇了。

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確定殘片島的大致範疇了。只要殘片不跑走,我們慢慢來,終究一天會找到它的。我懷疑是我們現在還沒找到探尋到殘片的一些什麼條件,還有時機。」唐春說道。

「會不會要用一水寒才能破解殘片之秘?」胖子這傢伙平時大大咧咧的,今天倒是有許多驚人的見解讓唐春大開眼界。

「不錯啊老五,現在成神運算元了。」唐春笑道,發現父親頭頂上冒出了一花一氣,知道成了。果然,噼啪幾下,唐信狂笑幾聲站了起來,在樹叢里一陣子爆打出氣。

「效果很好,居然一口氣突破到了先天中期。春兒,辛苦你了。」唐信的自信空前膨脹。

「呵呵,恭喜父親。」唐春笑道,帶著武青青開始四處探尋了起來。

最後,大致確定了一個範圍,那就是以紅離坡為軸心畫一個四方的圈,此軸直徑範圍就在三百里左右。而地下深度估計也有幾百米左右。

不過,再深下去唐春就無法刺探到了。現在也不適合去挖,那搞出動靜太大會遭來高手的。君山目前已經成了從矢之地。估計每天都有不少的高手在盯著這片廣大的地區。

天曉得這紅離坡是不是還有高手潛藏著,你沒動靜人家也不動,你真動起來時人家也會動。唐春一行人悄悄飛回了軍營休息,該補大覺了。

「什麼,天軍失去聯繫,怎麼回事?」李天霸一拍桌子,吼了起來。

「屬下也不清楚,幾個時辰前還有飛雕聯繫過。後來就沒影了,連飛雕都不見了。當時譚天軍大師也說過不讓我們整天麻煩他。這事他說能處理掉的。到時,早上回來再向我們講。」紅展說道。

「飛鷹呢,你找過沒有?」李天霸怒喝道。

「一大早我就派出人馬過去搜索了,發現連飛鷹都不見了。倒是顯得很是詭異。這個譚大師,你要走的話也得打聲招呼是不是?居然不聲不響的就走了。屬下不信他這種高手也會被唐春的人幹掉。唐春最多就氣罡初階身手,譚大師可是氣罡境後期大高手的。除非他自己走了,不然,不可能發生別的事。」紅展說道。

「會不會發現什麼特殊情況跟過去了,所以,一時無法聯繫上?」柳從說道。

「不可能,有特殊情況飛雕總得放回來是不是?」李天霸冷哼道,臉呈菜色。

「哎呀,會不會是譚大師發現了君山祥瑞之物想私吞了所以不告而別?」紅展說道。

「查,一定要查到此人。敢亂來我活剝了他。」李天霸一拍桌子。

「大帥,這事假如說是唐家人乾的那就太可怕了。」柳從轉爾又說道。

「怎麼可能,唐家有能把氣罡境後期強者都滅殺的高手嗎?那唐家還了得?那是不可能的。」李天霸霸道的擺了擺手。

第二天10點唐老大才醒轉過來,胖子笑眯眯的進來了,笑道:「李大帥來請示過幾次了。不過,都給我擋在了外邊,那傢伙現在還站在帳蓬外邊呢?看著咱們堂堂統兵幾十萬的李大帥罰站,真是爽到天了!」

「你真以為他會如此恭敬對待那你就錯了,如果是別的聖使來估計還好一些。他今天如此的過來等著你想想是為了什麼?」唐春淡淡哼道。

「難道是來探查咱們底細的?」胖子也不笨。

「對了,就是這麼個理兒。昨天晚上他派的高手被殺了。心裡懷疑,不過,八成不會想到咱們身上。不過,此人生性多疑,還是想過來探一探。而且,我們晚上悄悄去紅離坡李天霸也想知道我們到底去幹什麼?」唐春笑道,「叫他進來。」

「參見聖使大人。」李天霸見禮道。

「呵呵,李大帥請坐。」唐春客氣的指了指椅子。


「一年多沒回京了,下官特地來恭聽聖音的。」李天霸說道。(未完待續。。) 「本聖使這次下來主要是調查一下君山將士們用的兵器狀況。兵器在戰爭勝利中所佔的地位很重要。希望李大帥能配合一下,如實把君山將兵所用兵器狀況稟報上來,我好帶回京呈報聖上。聖上有言,這君山之戰不能再久拖了。國庫已經快空虛了。」唐春一臉嚴肅代天子傳話。

「下官明白,不過,大秦國兵馬也不少,跟我們實力相當。兵器也差不多等階。所以,這仗就打得很吃力,一時想解決掉也是不可能的。如果制器總府能給我們的兵器總等級提高二級,哪打起仗來就更得心應手一些。」李天霸說道。

「談何容易,這都需要成堆的銀子才能辦到的事。現在買什麼不要銀子。玄精、鐵母、銅英,都需要大把的銀子……」唐春說道。

「聽說唐候爺已經突破到了先天中期境界,也不曉得是什麼時候的事,天霸特地過來恭喜一下。」李天霸開始涉及主題了。

「呵呵呵,就在昨天晚上,在紅離坡突破的。因為父親常年征戰沙場,所以,血煞之地倒是容易突破。」唐春照實說,要跟李天霸玩虛實。

「哎喲,還有如此突破之法。不錯不錯。」李天霸裝得一臉訝然,「不過,紅離坡是君山戰場最初打起的地方,那地方可是不安全啊,要去的話還得多派高手過去護著。就怕會出什麼狀況。」

「李大帥講得對,我決定了。這次回去前就把漢德從侍衛留下專門貼身保護唐候爺。我已經當眾宣布過了。漢德從侍衛屬於唐候爺的下屬。專門保護候爺。別的,除了候爺跟本使之外不需要向任何將軍負責。並且,本使留下他的目的還有一個,那就是專門調查一下君山將士用兵器的實際情況,隨時向我飛雕傳書稟報。」唐春哈哈笑道,李天霸那嘴角不由得抽勒了一下。

知道這小子根本就是在講屁話。漢德從留下根本就是保護唐信,而且,兼作耳目隨時盯著自己一舉一動的,什麼調查兵品狀況云云全是玩的噱頭。

以後自己要對唐信下手那就更難了,因為。李天霸能感覺到。漢德從也有著氣罡初階實力。

再加上唐信突破到了先天境界,今後想暗算起他們倆來就更麻煩了。要是有什麼把柄給漢德從抓住直報朝庭,那李府也要掂量一下了。

「呵呵,有漢將軍加入君山兵營是我們兵營之幸。漢將軍可是禁軍將軍。有著大把的帶兵跟訓兵的經驗。能留在候爺手下辦事也能幫助訓練一下兵士。」李天霸貌似還相當的高興。啰嗦了一陣子后告辭著走了。

「果然是來探底的。不過。大哥這招更厲害。照實說,倒是弄得這老小子心裡估計直犯迷乎。」胖子笑道。

「呵呵,咱們玩實的。他反倒會認為是虛的。虛實之間誰能搞清楚。咱就是要折騰這傢伙,折騰死他。」唐春冷笑道。

「對了大哥,我總覺得奇怪。既然能探知到諸天鳥殘片就在紅離坡二三百里範圍之內。那為什麼我們在這個空間之中一直在找都無法找到。

諸天島就是再神秘它也是一個實物,一塊區域。而並不是虛無飄渺的東西是不是?既然是存在於這個範圍之內,即便是咱們看不到它,但身子飛過去難道就不能撞上他。

可是咱們來來回回好幾次了居然感覺這個範圍就是空空的,啥都沒有。」胖子一臉疑惑,「大哥,是不是感覺方面出錯了?殘片根本就不在紅離坡周遭地帶。」

「這個就難說了,如果真是武王的諸天島殘片的話人家武王是個什麼級別的高手,哪是咱們能揣測到的。比如,那殘片上有著隱藏裝置。咱們真撞上去時就給彈著滑開過去了。而因為武王設置高明,致使得咱們都感覺不到這種狀況,還以為穿空而去了。就像是結界就有這種功力。如果由武王這種大神通者布置出來那是個什麼樣的效果就無法猜測到了。」唐春說道。

「也有道理,大哥會感覺錯,但武青青不會吧,你們倆個都有強烈的感覺,那這殘片還真有可能就在那裡了。不過,一直找不到這心跟貓抓一樣,急死人了。胖子我真想看看武王的神秘老巢是什麼樣子的。」胖子說道。

「沒準兒殘片上只是諸天島的一個小角落,上面根本就連座房子都沒有,只是一些樹木花草以及泥巴,哪你可就大大的失望了。」唐春笑道。就在這時候,身子突然的一抖,唐春感覺是大東王朝的令牌在震顫。

難道它也感覺到了,唐春心裡大驚,一鬆開,令牌居然一彈劃過一道影子往空中而去。唐春趕緊施展千米追月步追了過去。

令牌就像是一道影子划空而去,唐春也追得快,而且,試著控制令牌往後扯了扯減緩了它的速度。不然,還真追不上了。終於停了下來,不過,令唐春有些瞠目結舌的就是發現此刻居然就站在紅離坡的中央。


而大東王朝令牌定定的懸在空中,不久,在太陽光的反射之下,唐春震驚的發現。在令牌下邊居然隱隱出現了一塊漂浮的島嶼似的。

好像在演義海市蜃樓一般,小島大約有七八十里方圓。裡面樹木花草亭台樓閣居然都隱現著。給人的感覺那就是一處神仙之境,哪裡是人間所能擁有的。

而且,小島上最令人注目的就是有一個銀光閃閃的湖。唐春外掛丹田中的重水丸子一陣子怯動。而小島上的湖水突然翻騰了一下,一股淡淡的水霧升騰而起,唐春聞到了重水的味兒。

頓時,這貨震驚不已。難道這整個湖中之水就是重水?那這個飄渺飄浮的小島難道還真是武王的諸天島殘片了?

這貨心裡一激動,皇靈人臉飛了出去直奔小島而去。不過,彷彿是在作夢一般,皇靈人臉居然直直的透過小島到了另外一邊。

唐春又試了試,還是如此一樣,那小島就像只是一個虛影而不是實在存在之物。即便是皇靈人臉透過小島時也只是感覺在空中穿透飛行一般,並沒發現有亭台樓閣這些飄渺的建築,而沒有小島的實物感覺。也沒有撞擊的感覺。

難道大東王朝令上顯示的只是一場幻影,但是,又好像不像。如果真是幻影又何必要在紅離坡顯現而不是別的地方?

唐春琢磨了一陣子明白了,估計還需要一些特殊之物才能真正的揭開諸天島殘片之秘。不然,這殘片即便是在你的眼前你也無法摸得到,只能感覺到它的存在而無實在意義。

不過,在皇靈人臉穿過那飄渺著的小島虛影之時還是感覺到了別樣的氣息。跟在穿過前穿過後空氣中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因為,在穿過的一瞬間,唐春感覺到了極濃郁,品質極佳的靈氣飄蕩著,好像皇靈人臉突然間掉進了靈液池中似的。

這種不尋常的感覺讓唐春可以確定,這諸天島殘片就在眼前,可是不得其門而入罷了。

漸漸的,王東王朝令恢復了正常飛回了唐春身體之中。一切又恢復了正常,那小島也再沒出現。唐春騰到空中剛才小島顯示的位置處時也再沒發現靈力波動的影子,好像剛才作的只是一場虛幻的夢罷了。

「一水寒,現在只能寄希望於一水寒了。」唐春捏了捏拳頭,接下去幾天就是巡查君山軍營的兵器裝備情況。李天霸倒也派人配合著把這事搞定了下來。

三天後,唐春坐上飛鷹帶著胖子直奔京城而去。而漢德從留下來保護父親唐信。李天霸帶著軍營中幾十個將軍送走的唐春。

當然,唐春偷偷的把從制器府中拿來的上好兵器,一批等級較高的鎧甲分配給了父親領的將士。使得唐家軍的實力又增加了不少。回到府中母親梅蘭聽說了父親之事也就放下心來了。


而第一門大威力紅衣大炮已經在包毅監督下日夜趕工搞出來了,唐春在一個秘密地點試了試,威力的確不錯,完全可以擊殺先天大圓滿甚至半氣罡境的強者。而鐵甲艦雛形也搞出來了,在一個秘密的水域加緊裝配。

而四大書院因為唐春在雲頂花園之會上的傑出表現,令得他們更是加緊了對唐春的遊說。

「大哥,這樣子拖下去也不是個事。反正你都得加入某個書院從而獲得參加『海天盛會』的機會。只有這樣才能有機會接近『天書』。既然大哥前次在紅離坡見到了諸天島殘片,也許,這天書就是解開殘片之謎的鑰匙。更何況,個人前十者還有獲得皇神秘境試煉的機會。」李北說道。

「李北,你說,哪個書院適合於我們?」唐春問道。

「當今天子就讀的就是聖羅書院,而聖羅書院的曹振曹大師也很重視你。至少,聖羅書院為了你能進入雲頂花園之會這件事上出過力。

雖說後來被另外三大書院駁倒了。但人家的確出過大力的。而青蓮書院雖說是當今天太子洛功漢就讀的書院。

這對將來的朝庭大員們來講是預先投資的地方。但是,當今聖上現在也不過五十齣頭。身體又毛病,再加上聖上也是一高手。

再活上幾十年一點問題沒有。所以,估計太子想要坐上皇位的話至少得再等上二十年。二十年啊,所以,我覺得還是先顧著眼前的較好。」李北分析道。

四更連爆了,來月票。(未完待續。。) 「哈哈哈,李北你還真是分析得入木三分啊。那就決定了,去聖羅書院。對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到時,咱們兄弟一起打拚四大書院,威風八面。」唐春一臉豪氣,大笑道。

「我當然要去,大哥去哪個書院我也進去當跟班就是了。」李北笑道。

「這個多不好意思,你一個大才子居然給我當跟班,這可是屈才了。我倒有個主意,以你的才華不如加入另外三個書院之一。到時,也必是獨擋一面的人才。沒準兒咱們兄弟倆通過競爭都能進入個人前10。到時,皇神秘境咱們兄弟倆一起去豈不是更好?至於說胖子肯定沒戲了,蔡強倒也可以拚一把。」唐春笑道。

「這樣不好,反正到時海天盛會之時每個書院都會派出前8強參加的。到時,你我兄弟努力一把沒準兒都能進入前8。爾後再力拚另外三大書院了。」李北不願意離開唐春單幹。

「還是分開的好,到時你我各領風騷更是風光。不然,如果僥倖在八強前你我兄弟抽中在一塊豈不是要自相殘殺了,不可取不可取。」唐春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