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隨後是之前出現的巨大投影,投影裏的人滿臉笑意的看着大家,明顯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

“首先我代表節目組恭喜大家成功通過前面兩輪檢測,來到了第三輪比拼當中!”他的語氣聽起來相當的誠懇,可惜在大家的眼裏,他的這幅樣子,看起來卻格外的猙獰可怖。

“接下來還請各位玩家移步到室外格鬥場去,那裏將是你們進行第三場比賽的地方!不過在這之前,我覺得有必要重申一遍規則……”

投影裏的人相當囉嗦的將之前講過一遍的第三場格鬥比賽的規則再次講了一遍,隨後才吩咐工作人員帶領大家往室外格鬥場去。

“天哥,我有點兒緊張!”在去的路上,祝贛伸手扯了兩下雲落天的衣角,小心的說着,“這種格鬥模式我感覺有點兒沒有底!”

祝贛的聲音雖然已經儘量壓制了,不過周圍的玩家們依然聽得很清楚。

只不過,大家也不知道該怎樣出言安慰。

因爲第三輪的規則相當的簡單粗暴,卻也很考驗人的運氣。

一共一百座擂臺,隨機分配玩家,之後再分配的玩家之中隨即選擇一名玩家成爲擂主,率先上臺。

之後其餘的玩家按照各自的編號,排隊攻擂。

獲勝者成爲新的擂主,失敗者自動到隊伍末尾,等待下一輪攻擂。

擂主成功守擂十輪,就可以離開比賽區,到休息區等候結果。

一旦守擂失敗,就要在成爲攻擂玩家的第一份兒戰績的同時,重新迴歸到攻擂玩家隊伍中,只是保留守擂次數,直到最後湊齊十輪。

當然攻擂和守擂都是要記分的。

成功守擂和攻擂都將得到兩分,攻擂失敗扣除一分,守擂失敗扣除兩分,最後淘汰掉得分最低的五十名玩家。

這樣一來,運氣好的,碰到的人實力不如自己,那麼就很有可能拿走二十分直接晉級。

運氣不好的一直在攻擂的過程中不斷丟分,最後被淘汰,都有這個可能。


最重要是,格鬥這種事情不可能沒有傷亡,尤其是在大家親眼目睹節目組是怎麼處理淘汰玩家的情況下,所有玩家都會選擇拼盡全力。

這樣一來,無疑會加大傷亡。

最後死亡、重傷的人數絕對會遠遠大於被淘汰的人數。

而這……僅僅是第三場比賽!

雲落天面色凝重的揉揉祝贛的腦袋,最後只說了一句:“一會兒看看分組情況再說吧,在全力以赴的同時千萬注意保護好自己就好了,儘量不要讓自己受重傷,因爲這樣很容易被他人抓空子。”

“也只能這樣了!”聽到雲落天的話,祝贛點點頭,依然顯得有些怏怏的感覺。

室外格鬥場並不算太遠,很快大家就到了,當玩家們來到這裏的時候,已經有負責分組的工作人員,早早的等候在那裏了。

大家在各自教練的帶領下,分成好幾撥排好隊一個一個的從那些負責分配號碼的工作人員中領取自己的號碼。

雲落天接過卡片,前後翻看了一下。

前面寫着“十號玩家雲落天”,背面寫着“三號擂臺”。

很顯然雲落天被分在了三號擂臺,並且還處於一個比較靠前的位置。

小夥伴們互相交換了一下信息,竟然發現都不在一個擂臺上。 不得已,幾個小夥伴只好暫時分開,尋找各自的擂臺。

這個室外格鬥場比想象中的大太多了,所有人都進來之後,也看起來稀稀拉拉的。

好在根本不用全程步行去找各自的擂臺,有專門的小型飛車停靠在一旁,對應着編號,雲落天找上了去三號擂臺的飛車。

上去的時候,已經有好幾個人在車上了,空位置剩的並不多,而且基本上都被這幾個人分割開來,同時每一個人都是一副戒備的姿態。

很顯然,即使還沒有正式到達擂臺,開始第三場的比試,大家就已經開始互相敵視了。

雲落天看了一下,直接坐在了其中一個人還算熟悉的人的旁邊,這個人就是前幾天死去教練郭陸手下的玩家——秦覃,現在跟着之前變成光桿司令的畢修教練。

秦覃冷眼看了一眼就這樣一屁股坐在自己旁邊的雲落天,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卻什麼都沒有說。

見到這個情況的雲落天,眼中閃過一絲笑意:果然,讓自己賭對了,雖然這個人對自己這些在易鶴手下的玩家很不爽,但是卻也不會做出什麼失禮的舉動來。

畢竟這個人的身份不允許。

只不過,雲落天還真的很難將眼前這個人和他的身份對上號。

要不是自己對秦覃的情況有些好奇,問了一下易鶴,還真不知道他竟然是聯盟上將秦寺的兒子,而且還是唯一的兒子!


雲落天不明白,爲什麼秦寺上將竟然會允許自己的唯一而且相當優秀的兒子參與到這樣一個遊戲中來。

要知道秦覃這個人可是首都軍校首席畢業生的存在,年紀僅僅四十五歲,就已經擁有了S級體能,最重要的是還覺醒了精神力特質。

雖然具體是什麼樣的特質並沒有讓人知道,但是這樣嚴防死守之下,絕對不會是什麼雞肋的存在。

換句話說,這個人絕對是三號擂臺中穩穩進階的存在,如果碰上了就是勁敵之一。

再加上之前的事情……雲落天知道秦覃這個時候懶得找自己的麻煩,比賽的時候卻絕對會對自己毫不留情。


太過於專注于思考關於秦覃的事情,雲落天並沒有注意到飛車距離滿員啓動就差最後一名玩家了。

而最後一名玩家也很快上了車。

只是這最後來到的玩家似乎看起來很膽小的樣子,環視了四周之後,在門口踟躕了許久,最終也沒有走到最後一個座位上去,而是靜靜的找個個角落蜷縮起來。


“這位玩家,因爲飛車起步加速過快的原因,爲了避免您手上,還是請坐到座位上,繫上安全帶比較好!”一直在飛車車廂裏作爲木頭人存在的乘務員見狀,來到最後進來的玩家身邊,非常有禮貌地說到。

然而換來的卻是這名玩家瑟縮倒退的舉動,同時伴隨着拒絕的話:“不……不用了,我不會有事兒的!”

“這位玩家,請您配合我們的工作!”面對他的弱勢,乘務員開始強硬了起來。

見到這名玩家依然不肯配合,直接伸手拉起他,往最後的空位按了上去,非常強勢的給他繫上安全帶,這纔回到乘務員專屬的位置坐好。

被這樣對待的玩家,被頭髮半遮住的臉慘白慘白的。看起來似乎是嚇壞了。

旁邊的玩家見到他這個樣子,不由得嗤笑了一聲:“孬種!”

被打斷了思緒,喚回注意力的雲落天,目光跟着其他玩家一起轉了過來,竟然發現最後進來的玩家竟然是葉子。

雲落天第一反應就是奇怪葉子這樣的性格,居然能堅持到了現在!隨後在看到葉子在聽到旁邊玩家的嗤笑後,肩膀抖了一下,將腿拿到椅子上,雙手抱住,蜷縮起來,呈現出一副自我保護的姿態,什麼也沒有反駁的時候。突然感到憤怒起來:好歹是自己的熟人,雖然關係不太融洽,但也不算差,怎麼能讓人隨便欺負。

這樣想着,雲落天的手搭在了安全扣上,剛想有所動作,飛車的車身一陣顛簸——飛車啓動了。

雲落天只好暫時偃旗息鼓,只是惡狠狠的看了一眼說葉子孬種的人,將他的樣子記在心裏,準備之後擂臺上有機會的話,一定好好收拾這個人。

隨後有些擔憂的看向將頭都深深埋在了膝間的葉子,張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最終什麼也沒有說。

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起來。

他不知道自己的動作全部都被一旁的秦覃看在眼裏,並且暗自猜測着他和葉子之間的關係。

飛車的速度很快,三號擂臺也並沒有多遠,沒一會兒就到。

就在飛車剛剛停穩,打開車門的時候,葉子就一下子從座位上躥了下來,奪門而出,暫時消失在大家的眼前。


“老子真好奇,這種傢伙,是怎麼活到現在的?”之前罵葉子是孬種的玩家,被葉子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到了,緩過神來之後,非常不服氣地啐了一句。

眼中卻帶着一絲驚懼:剛剛那個人的速度,似乎太過驚人了!

雲落天同樣感到異常的吃驚:葉子竟然有這樣的速度!爲什麼以前從來都沒有人發現過?這根本就不合常理!

不過現在並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雲落天的手在安全搭扣上輕輕一推,解開了安全帶,快兩步走到之前罵葉子的玩家身邊,低聲道:“就憑剛纔他的速度,就可以秒殺你!”

隨後揚長而去,留下那名玩家氣急敗壞的看着雲落天的背影,兀自咬牙切齒。

得,比賽還沒有開始,仇恨值已經很足了。

離開飛車的雲落天,發現整三號擂臺周圍的玩家竟然不在少數,比起自己剛纔領取號碼的地方顯然熱鬧多了,還有許多完全沒有印象、卻又穿着玩家獨有的“囚服”。

顯然有些玩家和他們並不在一個地方進行相關的訓練。

對於這個雲落天半點兒不吃驚,目光四處遊弋,想要從人羣中找出之前突然跑出來的葉子。

葉子的狀態,讓他有點兒擔心。

畢竟熟人一場,雲落天希望能夠在自己能夠做到的範圍內,多少提供一些幫助。

可是人實在是不少,依照葉子的性格肯定躲在了不容易被發現的地方,四下找了好一會兒,直到比賽抽籤環節開始,雲落天依然沒有找到他。

沒有辦法,只好先專注的看着擂臺上的投影上面不斷閃現的數字,關注着到底 誰會成爲第一個擂主。

雲落天再次瞄了一眼自己的號碼牌:十號!

也就是說只要不是包括自己在內的前十位玩家,自己都很有可能和第一個擂主對上!

這樣一來第一個擂主是什麼人,雲落天就更加的在意了。

【五十二號:閔簌簌】

很快,大屏幕上的數字固定了下來,同時出現的還有對應玩家的名字。

僅僅看名字,大概是個女孩子。

果不其然,一名扎着高馬尾、皮膚黝黑、看起來英姿颯爽的“女漢子”,利落的從擂臺邊緣一躍而上。

僅僅是這麼一個動作,就不難發現,這位叫做閔簌簌的玩家,彈跳力、爆發力都相當的不錯。

只是沒有相關的資料,也不知道對方的體能等級,單單只是對方能夠輕鬆躍上連帶圍欄在內兩米高的擂臺,就知道她的體能等級最少也在五級以上。

具體是多少,就只能真正的對上了才知道。

擂臺下的玩家們很快在三號擂臺的工作人員幫助下,按照順序排好隊,準備開始接下來的比賽了。

“下面有請一號玩家上臺挑戰!”隨後擂臺上一名穿着格鬥裁判服裝的工作人員,開始叫號。

一號玩家是一個看起來很祝贛差不多大小的少年郎,上去之後很有禮貌的對着閔簌簌行了一禮:“我叫安詳,請賜教!”

“請!”對方禮數周到,閔簌簌自然也沒有失了風度,還禮之後伸手做了一個請指教的手勢。

只是這個叫做安詳的實力到底是差了一些,沒多久,就完全扛不住閔簌簌的攻勢,直接敗下陣來。

雲落天看着這一幕搖了搖頭,如果安詳就只有這點兒實力的話……後面可能會比較慘。

畢竟這一場戰鬥下來,安詳甚至都沒有逼出閔簌簌的真實實力來,這還是閔簌簌看在這個小孩子比較禮貌的情況下,手下留情的結果。

雖然是這樣想着,雲落天卻沒有什麼多餘的想法。

畢竟自己如今也算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的情況,根本沒有空餘時間去理會別人的事情。

就連葉子也不過是因爲之前的半年時間同居舍友的關係,而且在剛剛到的時候還對雲落天多有照顧,這才讓雲落天多了幾分上心。

想到那個時候葉子明明很害怕,卻依然鼓起勇氣幫自己,雲落天眼神中閃過一絲柔軟:希望葉子能夠比這個叫安詳的強,至少保證有人墊底!

雲落天相當不厚道的想着,繼續關注着接下來的戰鬥。

二號玩家堅持五分鐘攻擂失敗、三號玩家堅持三分鐘攻擂失敗……八號玩家堅持四分鐘攻擂失敗、九號玩家堅持十分鐘攻擂失敗!

至此爲止,雲落天前面的九位玩家全軍覆沒!

隨後站在擂臺上的裁判,高聲叫着:“下面有請十號玩家上臺挑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