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谷青青還沒緩過勁來,軟軟的靠着一塊石頭,身子浸在溪水中,眼見陽頂天野蠻的亨用溫霞的紅脣,而且就在她眼前,她即吃驚,又害羞,腦子裏亂嗡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小葉袖子廚藝好,殺雞剖魚不成問題,想剖開一隻鹿,卻是不可能的。

所以陽頂天只稍稍亨受了一會兒,就抽身出來,道:“袖子,我來吧。”

他拿了刀,提了鹿,到下游河口,把鹿給解剖了。

溫霞沒有去幫忙,谷青青也沒有動。

兩人對視了一眼,又飛快的錯開眼光。

兩人都有些害羞,或者說,尷尬。

過了一會兒,溫霞道:“真奇怪。”

“是啊。”谷青青嘆了口氣:“真奇怪。”

兩人彷彿心意相通,不用說明,就知道彼此是什麼意思。

“你沒結婚吧?”谷青青問溫霞。

“沒有。”溫霞搖頭,轉頭看谷青青:“你結婚了?”

“是。”谷青青點點頭。

溫霞笑了一下,道:“以前沒想過吧?”

“做夢都沒想過。”谷青青搖頭,眼眸中有一種似夢似幻的感覺。

她看着陽頂天,天已經慢慢了黑了,月亮還沒出來,暮色中,陽頂天忙碌的身影模模糊糊的,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我也沒想過。”溫霞同樣看着陽頂天:“我有過幾個男朋友,但真的從來沒想過,會和其她女人……我一直覺得我是驕傲的,跟其她女人共有一個男人,尤其還是在一起,我真的從來沒有想過。” “我也一樣。”谷青青道:“我老公在外面有女人,我曾經想過出軌報復他,但最終做不出來,我覺得至少婚姻內,我是無法有別的男人的,可今天……”

她說到這裏停了一下,搖了搖頭:“我就好象武俠小說裏寫的,給人下了蠱,身不由己。”

“對對對。”

溫霞受爺爺的影響,對武俠文化有所瞭解,因此非常贊同她這個說法:“我也覺得好象是中了情絲蠱一樣。”

她這話不是虛言哄谷青青,昨夜她在海中答應做陽頂天的女人,固然是發現了陽頂天的祕密,同時心中也彷彿有一股神祕的力量,讓她身不由己,否則她這樣的女人,即便是天大的祕密,也不可能讓她一下子就委身一個男人。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都有些迷惑,覺得自己變得跟以前不同了。

她們哪裏知道,世上還有邪異的桃花眼,而在她們得救的時候,桃花眼的靈氣裹着她們身體的同時,也深深的打入了她們的氣脈裏面,讓她們的氣脈與陽頂天同呼吸,共命運,更身不由己的受他影響。

就如樹葉落在河中,只能跟隨着河水,滾滾向前,想自己跳出來,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陽頂天把鹿剝洗乾淨,把火生起來,小葉袖子開始施展她的廚藝。

谷青青和溫霞的廚藝其實都不錯,這會兒自然不會躺着吃,起身打開行李箱,把衣服找出來穿上了,過來幫忙。

兩人都是一流的美女,這會兒換上衣服,谷青青大氣,溫霞時尚,看得陽頂天眼光大亮。

谷青青給他那種肆無忌憚的眼光看得又羞又喜,在他肩頭捶了一下,道:“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

溫霞也配合着嬌哼一聲:“就是,再看,挖了你眼珠子。”

“哇。”小葉袖子驚歎:“你們好凶的哦。”

“好怕怕。”

陽頂天裝模作樣的抱胸,瑟瑟發抖,谷青青溫霞笑成一團,谷青青推一把陽頂天:“好了,別呆在這裏跟個色狼一樣,去找點柴來吧,晚上要生一堆煹火,或許救援飛機能看到。”

“對啊。”溫霞道:“晚上火光傳得遠,要是高空的話,可能老遠就能看到。”

“行。”陽頂天拍胸膛:“包在本狼身上。”

說着伸手,抱着谷青青溫霞,一人親了一個嘴兒,再又去小葉袖子脣上親了一下,這才轉身進入林中。

小葉袖子咯咯的笑。

谷青青與溫霞對視一眼,笑聲中,又有些無奈。

她們先前閒聊,都覺得不可思議,然而事到臨頭,給陽頂天一抱一吻,兩人心中沒有半絲反感,反而非常期待。

別說陽頂天只是吻她們,就是現場要她們,她們也不可能反對。

兩人心裏真的奇怪,卻又無解。

“這人是個鬼。”谷青青嘟囔了一聲。

“鬼?”小葉袖子在忙着,只聽到一個字,嚇一大跳:“在哪裏?”

“剛纔不就是嗎?”溫霞笑:“一個大色鬼。”

“宋君啊。”小葉袖子拍了拍飽滿的胸膛:“他好有愛的,而且,真的好強呢,我從來沒試過這麼強的男人。”

這話讓溫霞思索,她似乎找到了原因,又不太敢確定,眼珠子一轉:“谷小姐你呢?他是不是你嘗過的最強的男人?”

“我只有一個男人。”谷青青搖頭。

“不是吧?”溫霞小葉袖子都驚訝的看着谷青青。

她們都是美女,追的男人實在太多了,優秀的也不少,怎麼可能只有一個男人。

“是真的。”谷青青點頭:“我結婚前有過男友,不過我們那會風氣還比較嚴,沒有那樣過。”

“也是哦。”小葉袖子點頭:“你們那邊,好象開放也沒多少年。”

溫霞卻不甘心,道:“那他比你老公如何?”

“不能比。”谷青青搖頭:“這人簡直就跟一頭野獸一樣。”

談自己的事,她有些羞,看向溫霞:“溫小姐你的感覺呢?”

“何止是野獸。”溫霞嬌哼一聲:“我的感覺,他就是史前兇獸,哥斯拉,太可怕了,我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男人。”

“哥斯拉呀。”小葉袖子笑起來:“我也是這樣的感覺。”

說話間,她們再次見識了陽頂天的蠻野,陽頂天從樹林裏,拖了一棵枯樹出來。

那枯樹足有兩人合抱那麼粗,至少有二三十米長,給陽頂天呼拉拉的拖出來,那氣勢,真就彷彿林子裏闖出來一頭史前巨獸。

更驚訝的在後面。

陽頂天沒去找斧頭,也沒用刀子,他就用一雙空手,時抓時劈,竟就把一棵大樹生生拆成了一堆火柴,那效率,比人家用斧子還要高得多。

“你手不痛的嗎?”谷青青忍不住去摸他的手。

陽頂天的手,白白淨淨,皮膚非常好,甚至是有些細嫩,跟女人的手差不多,至少膚色上是這樣。


這是靈力充沛的原因,這是他的本體,是靈體。


不過谷青青不知道,看到他這樣的手,卻有那種不可思議的力量,簡直目瞪口呆,就是溫霞小葉袖子也不由得發出驚呼,小葉袖子尤其羨慕:“宋君,你的皮膚真的好好哦,這麼嫩的肌膚,真的不痛的嗎?”

“有一點點。”陽頂天把手伸到谷青青面前:“不過如果谷姐肯親一下的話,應該就不痛了。”

小葉袖子咯一下就笑了:“宋君真是的。”

谷青青溫霞也笑,谷青青倒也沒有推拒,真個在他手上親了一下,陽頂天又把手伸到溫霞面前,溫霞也親了一下,當然小葉袖子也沒有落空。

“哇,太爽了。”陽頂天騷包的舉手:“我決定三天不洗手,誰贊成,誰反對。”

“反對。”谷青青三個幾乎同聲嬌叫,隨即笑成一團。

有了炊具又有了調料,就不再是單純的烤肉,三女都受東方文化影響,講究的是食不厭精膾不厭細,三女合力,很快就弄出了幾個符合東方風味的菜來。

陽頂天拿出酒,一人倒了一杯,舉杯道:“有句詩怎麼說來着,對了,叫海上生月亮,天涯共此時,來,我們同是天涯淪落人,乾一杯。”

他明明沒文化,卻偏要裝文化人,這海上生月亮五個字出來,差點把谷青青溫霞的牙都笑掉了,小葉袖子稍稍有點迷惑,道:“好象是海上生明月吧?”

這下谷青青溫霞更是笑得打跌。 陽頂天裝逼失敗,他倒也不覺得臉紅,道:“大概意思到了就行,不必追究細節嘛,來,乾杯。”

三女舉杯,一飲而盡,隨後喝酒吃肉,陽頂天高談闊論,意氣風發,三女也都非常開心。

彷彿她們真的是來旅遊的,而不是飛機失事,困守孤島。

這就是陽頂天的魅力。

在困境中,一個強悍的男人,自然而然的就會讓女人安心。

可以說,即便桃花眼不發出邪異的氣場,只要閒在孤島上,用不了幾天時間,三女也會委身於他。

越是艱困的環境,強力的男人就越受女人的青睞。

追逐強者,這是生物的本能。


雖然有陽頂天在,三女都比較安心,但在心底深處,還是盼望着救援的,三女喝着酒吃着菜,也時不時的凝神聽一下或者看一下遠處的天空,希望能聽到或者看到救援飛機。

可惜一直等到午夜,一點動靜也沒有,反而遠遠的聽到狼嚎。

“是什麼聲音?”谷青青有些驚訝。

溫霞生長在澳大利亞,野物多,學過野外求生,她馬上做出判斷:“是狼。”

“狼?”

小葉袖子驚叫一聲,一下就抱住了陽頂天胳膊:“我怕。”

“別怕。”

陽頂天摟着她安撫:“它是小野狼,我是大色狼,我逼格比它高呢。”

三女本來都有些怕,都市女子,哪有不怕狼的,可聽到陽頂天這話,三女一時都笑噴了。

溫霞笑道:“袖子最不怕的就是色狼了。”

陽頂天托起小葉袖子下巴,小葉袖子身材豐腴,下巴圓圓的,有一種肉肉的感覺,託在手裏,手感非常好。

小葉袖子眼光迷離,吃吃笑道:“我不怕,我喜歡你吃掉我。”

那還等什麼?

陽頂天嗷嗚一聲,翻身壓住,大啃大嚼。

谷青青溫霞就在邊上看着,又是羞,又是笑,然而兩人對視一眼,又有些古怪。

她們從來沒想過,她們會接受這樣的事情,可說來就怪了,事到臨頭,她們心中好象並不反感,更沒有逃避。

等陽頂天在小葉袖子身上吃了開胃菜,伸手同時把她兩個摟過去,兩人也羞笑着同赴盛宴。


“娜娜一直說我假正經,悶騷,難道我骨子裏真的是個騷貨?”

谷青青閉上眼晴,心中暗叫。

月亮偏西的時候,三女疲極而睡,陽頂天以陰滋陽,反而更加的精神,當然,若換了平時,他也就睡了,但今夜不行。

三女睡着,他元神就脫殼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