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已經走了大半的路程,許宏飛看着前方那塊黑色的巨石,心裏滿是激動和興奮。

一件威力強大的魔器相信是每一個修魔者都希望擁有的,現在這個機會就擺在他的面前,許宏飛自然不會輕易錯過這樣大好的機會。

在原地調整了一下素亂的真氣,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許宏飛壓下了體內的傷勢,雖然知道這樣做以後治療會很麻煩,可是這個時候也不允許他身帶重傷。前面還不清楚有什麼危險,總要保持住旺盛的體力纔是。

到了祭壇下面的時候,許宏飛已經滿身是傷,帶着的丹藥也已經全部服用了,他現在就是最後一博,看看這件強大的魔器會不會被自己收復。

他噴出一口鮮血到黑色巨石的巖壁上面,就見到陣陣黑煙散出,祭壇上面被滾滾涌出的黑霧包裹了起來。

許宏飛不停的吸收着純淨的魔氣,不住發出舒爽的聲音。就連他身體裏面隱藏的那傢伙,也在這個時候冒了出來,他在空中凝結出一個軀體,吸收着空氣裏面飄散着的力量。

過了好一會,氣霧散盡,許宏飛這才覺醒過來。身體裏面充斥着強大純淨的魔氣,原先修煉的道家真力也都全數被剛纔的魔氣化去了。不過這時他卻並不在意這些,因爲他現在的功力竟然已經到達了分神中期,而且身體裏面涌動的真力還有再次突破的跡象。

他趕快穩定下這些力量,過快的提升功力也不是好事,特別時修煉魔道,要是一不小心被心魔入侵,造成的後果就是自己精神崩潰,神志不清了。功力再高如果自己傻了那又有什麼用處,深知這些後果的許宏飛自然不會任由自己這樣發展下去。

空中的那傢伙也是受益非潛,他的身體已經隱隱成型,雖然還是有些透明的樣子,可是不仔細打量也是察覺不出來的。

他浮在空中半響,最後還是縮回到許宏飛的身體裏面。他知道自己現在力量雖然大進,但是這也未嘗就是一件好事。這個時候要是被其他心懷不軌的傢伙遇見,再要功力比自己高出那麼一些,自己定然會成爲那人的補品,這樣的事情雖然機率不是太大,爲了安全起見,他還是決定繼續隱身在許宏飛的身上。

當許宏飛壓制住身體裏面涌動的巨大力量的時候,他才覺醒了過來。睜開的雙目中魔氣四溢,功力雖然驚人,但是也顯示出來他沒有能夠完全掌控住力量的運轉。

光是現在的力量就已經讓許宏飛覺得不虛此行了,不過他還是知道這裏有一件更好的東西。

擡頭望向天空,一條樣貌猙獰的巨大黑龍浮在半空當中。它在無意識的遊走着,數千年來的壓制也讓它的元神受到了很大的傷害,不過短短的幾分鐘時間裏面,它還沒有能夠恢復過來。

正是這個時候,許宏飛躍起身來抓住了黑龍的尾部,咬破舌尖將心血噴在龍身上面,他要降服這件武器,就必然要與它心神合一。趁着它還沒有恢復自己的力量,許宏飛趁機而上。

雖然那件魔器剛剛破困而出,但是它本身的力量還是非常強大的,堪堪抵禦住許宏飛的魔氣,並且還有反吸許宏飛真氣的勢頭。

許宏飛心裏大驚,連忙招呼身體裏面的傢伙出來幫忙。兩人的力量加在一起,總算抵禦住了那股吸力。

天空的黑龍悲鳴了數聲,接着收攏在了許宏飛的手上。一柄黑色龍紋的長劍出現在許宏飛的手掌上面,劍身四指寬度,長度一米四五的樣子。劍柄處鑲嵌有一顆黑色龍眼般的珠子,裏面還隱隱有些許星光透出。

魔龍寶劍,四個大字在劍身上面浮現了一下,接着又隱了進去。

許宏飛身體浮在半空之中,他拿着寶劍興奮的大笑起來,終於得到了一件神兵,憑藉這件兵器,就算遇見仙人也未嘗不能與之一戰。他只覺着渾身都充滿了強大的氣息,笑聲傳開後整個宮殿都震動起來。

就在他得意大笑的時候,身後傳來一記重擊,他口吐着鮮血撞在了地面上。

空中一隻巨大的怪獸,在那裏瞪着血紅的眼睛盯着許宏飛。從它的口鼻當中噴處陣陣濃煙,不時有幾個細碎的火花在它的嘴邊炸開。

許宏飛剛剛把身體從地上翻轉過來,就見到怪獸已經從空中向着自己飛撲下來。

他趕忙將身子避了開來,堪堪避過怪物前伸的利爪。四道深不見底的爪痕出現在許宏飛剛纔跌落的地面上,看到這一狀況的他慶幸自己躲避及時,不然必定被怪物分屍當場。


他趕忙把魔龍寶劍豎在身前,小心的防範着面前的怪物。心中疑惑它是什麼生物的時候,身體裏面的傢伙給了他一個答案。

上古魔獸——嗜天虎。

許宏飛心裏大嘆,典籍上面沒有說過這裏還封印了這樣一個怪獸,這要自己怎樣才能解決掉它呢。

不過天空的怪獸可不會和他客氣,嘴裏面已經噴出了數團火球,許宏飛正準備使用魔劍隔擋的時候,身體裏面的傢伙大聲喝道:“快避開,火球會暴。”

翻了個身子狼狽的避開了火球,接着就見到數團火球在地面上炸了開來,幾個大坑出現在宮殿的地面上。

一些禁制立刻被火球的攻擊觸動,數百道粗大的電柱飛射向空中的嗜天虎。

天上的怪獸慘叫了幾聲,身體向更高處飛了上去,從它的嘴裏面連串的噴出了火球,它們與電柱碰撞在了一起,發出陣陣暴鳴的聲響。

許宏飛雖然知道這裏的禁制十分厲害,卻也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強大,還好剛纔比較幸運,觸碰到的那些都是一些威力較小的禁制,要是遇見現在這個,估計就已經屍骨無存了。

他也沒有錯過機會,手裏的魔劍運足真氣,幾道黑色的劍氣也趁亂給天空的魔獸來了幾家夥。

擋下了一連串的攻擊,天空中的嗜天虎也顯得非常狼狽,它的面上也被剛纔的電擊弄的烏黑,可是卻也激起了它的兇性。怒吼一聲,嗜天虎身體發生了異變,身上強大的勁氣更勝了一籌,全身的毛髮也都豎了起來。


“小心不要讓它變身成功,趁着機會趕快攻擊它。”身體裏面的傢伙連聲大叫,一股股精純的真氣還從它的那裏輸送到許宏飛的身體裏面。

見到連他都這麼緊張,許宏飛自然清楚面前的怪物會變的更加強大,把握住機會,他把全身的勁力都輸送到了魔劍上面,就見到黑芒大盛,許宏飛的身體也被強烈的黑光罩住。

突然間數段口訣出現在許宏飛的腦袋裏面,口訣裏面的招數博大精深,而且威力極其浩大,他也沒有多想,趁勢施展了起來。

魔龍寶劍脫出許宏飛的手掌,天空當中飛起了一條黑色的巨龍,電芒從黑龍的身體發了出來,整個宮殿都被黑雲籠罩了起來。

許宏飛的腦袋裏面出現了這一招數的名字“魔龍飛天”,他的真氣也已經全部都在施展這一招數的時候用了個乾乾淨淨。

就在這個時候,大殿裏面數百個巨型珠子都發出了強烈的金光,那上面纏繞着的金龍也都遊動了起來。許宏飛立刻感到形式不妙,這裏的變化已經超出了他預先的想象。

本以爲這招一出天上的怪物就會被自己幹掉,那裏想到竟然引發了宮殿了面的強大禁制。他現在也已經沒有了一點力氣,只有在原地靜觀後面的變化。

天空當中的嗜天虎和魔龍寶劍同時發現了宮殿裏面的變化,數百條金龍已經由巨柱上面飛了出來,它們都將面對這些金龍的攻擊。

兩個原先互相廝殺的傢伙這個時候聯手奮戰起來,金龍鋪天蓋地的衝了過去,一龍一虎圍成了一個小圈子,全力防守金龍的衝擊。

天空中的金光持續了十數分鐘的樣子終於平息了下來,許宏飛終於可以擡頭望向空中寶劍飛去的地方,只見那裏魔龍寶劍依然浮在空中,天空中的黑色龍影卻已經消失了。嗜天虎也沒有了蹤跡,整個天空就見到一柄黑色的長劍在那裏孤零零的漂浮着。

許宏飛運起剛剛凝聚出來的一點點真氣,他向着空中的寶劍發出了吸力。魔龍寶劍被他緩緩的吸了過來,許宏飛再次將它握在手裏的時候,卻發現原先寶劍當中的強大勁氣全都不見了。

他能夠感覺到魔龍寶劍雖然依舊不是凡品,但是比起先前卻已經遜色了許多。看着現在發生的變化,許宏飛欲哭無淚,沒有想到費盡心思想要得到的魔兵,最後竟然變成這副模樣。要想再次把它提升到原先那般的威力,不曉得又要進過多久的努力了。

他突然想起了剛纔施展出來的那一式劍招,足有開天闢地的威力,不知道是不是還隱藏在劍中,只要能夠習得那樣的招數,就算寶劍的威力小了許多,自己的功力也會得到大量的增長。

將心神透進劍身,他在寶劍裏面尋找了一圈,終於在龍珠的地方找到了寶劍裏面隱藏的一處禁制,不過現在的功力沒有達到,所以沒有辦法破開那道禁制。雖然如此,許宏飛還是覺得自己已經大有收穫,現在的功力也已經達到了分神中期,除去那些隱藏起來的高人之外,也已經沒有其他人能夠戰勝自己了,就連原先那個把自己打的很慘的傢伙,現在也已經不是自己的對手了吧。

得意的笑聲再次傳開,雖然由於受傷中氣顯得不足,可是也能夠透出許宏飛張狂興奮的心情。

李帥這個時候卻是走在北京的街道上面,還是第一次來到這裏,他自然不會錯過北京的風光景色了。

本來是準備一個人旅遊的,沒有想到半路上卻被一個旅行團給拉上了車子,不過這樣也省得自己到處瞎走沒有個目標,李帥付了一點錢也就更着衆人一起了。

來到故宮博物館,導遊在那裏依次介紹着這裏展出的文物,所有人都在那裏好奇的大量着這裏展列的歷史文物,不停的有人會發出一兩聲驚歎。中國的歷史悠久,能夠拿出來炫耀的文化自然也是多種多樣,帶隊的導遊小姐口才非常好,往往一件文物也都能夠說出關於它的許多歷史典故還有相關的發生的一些故事。

李帥在一邊也是聽的津津有味,當衆人走到陳列在房間中心的玉璽旁邊,李帥突然從身邊的一塊鐵製方鼎上面感覺到了一絲細微的真力。

雖然很不明顯,但是他卻實實在在的感覺到了,他情不自禁的仔細打量起那個非常不起眼的方鼎,上面若有若無的真力非常的純淨,李帥忍不住把領域散發出去罩住了方鼎,在李帥的視線裏面,就見到方鼎扭曲了一下,接着它便消失在了那塊展臺上面。 意識瞬間開始模糊,方鼎出現在李帥的領域裏面,它就在領域的正中心,鎮住了異空間裏面的進入。

突然間方鼎光芒大射,領域裏面一片光亮,李帥進入領域當中的神念也被融化了,好一會之後,光芒才收斂回到方鼎當中。

領域裏面不再是過去那般沉寂的模樣,在方鼎的下方出現了一片陸地,雖然只有百來平方的大小,但是這確實是一塊實實在在的地面。

李帥感覺到自己的領域被方鼎分割開來,他同時還能夠感覺到方鼎內部就是過去他存放物品的空間。

這個變化讓他一時無法適應,在這個地方竟然出現了一個實體化的空間。

時間在這一刻靜止了,從方鼎裏面飛出了漫天的金字,它們籠罩了整個天幕,領域當中被金光再次包裹。

無數的咒文出現在李帥的腦袋裏面,他還沒有來的及反應過來,那些金字上面的內容就已經刻印到他腦袋裏面。

仙器——定天丹鼎。

領域穩固下來以後,李帥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身體已經被吸進了領域裏面。不過他沒有氣悶的感覺,在這裏待着他反而覺着非常舒適。

金字已經佈滿了整個領域,他感覺到無比精純的力量不斷改造着這個空間,同時他的功力也隨着領域的變化而不斷增長着。

過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領域裏面的變化停了下來,李帥強迫記進腦袋裏面的金色咒文也被他來回看上數百遍。

真氣已經沒有了,李帥身體裏面的力量完全轉化爲另外一種力量,他所修煉的天錄石上面的功法也已經突破了第一重境界。


眼看着領域的空間被金色的能量擴大了十倍,李帥卻不知道現在應該做些什麼,他覺着事情好像沒有那麼簡單。看樣子自己好像撞上了好運,就在金字進入他腦袋裏面的時候,一個奇怪的感應同時也出現在他腦袋裏面。好像有一個強大的生物破入了這個空間,不明白爲什麼自己能夠感應到,但是他卻知道那個傢伙終究會和自己碰面的。

下一刻李帥就從領域裏面出來了,周圍就像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一樣,他的視線還是在那塊方鼎的位置,不過方鼎確實已經消失了。

跟着旅行團走出了博物館,好像所有人都沒有發現到展臺上面的方鼎已經消失。李帥也不想惹出什麼麻煩,就當作沒有發生過事情一般就離開了。

意外的收穫讓他有了大乘的修爲,甚至天劫都沒有降臨他就有了這樣的力量。他心裏感覺有些不妥,畢竟這樣得來的功力終究不是自己修煉的,肯定還是不如腳踏實地修煉出來的可靠。

離開旅行團以後,李帥避開了衆人的視線,一個瞬移輕鬆的來到了自己定下的旅店房間。瞬移的定位極其準確,他的身體一絲不差的落在了牀上。

盤腿坐下,他小心的探測着身體裏面的變化。因爲修煉法門緣故,他本來就沒有修煉出來一般修行者應該會有的元嬰。身體雖然從來沒有出現過什麼問題,可是他終究還是覺得自己在什麼地方出現了差錯,只要一有機會,他也就會檢查一下自己的身體,現在的力量再次暴漲,讓他也有些不安。

身體裏面的力量已經不再是真元力,從領域裏面傳來的已經是夾雜着仙氣的異空間力量。這種混合的力量在他的身體裏面運行,也讓他覺着渾身充滿力量。

當他把神念伸向方鼎的時候,忽然感覺心中一動,蛋殼破裂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裏面。

戰甲從方鼎的上方飛了出來,本來只是指甲般的大小,可是它卻在飛到李帥身邊的這段時間裏面不斷變大,直到飛至李帥身邊的時候,它已經和李帥一般的大小了。

看着眼前光彩奪目的戰甲,在它的外表上面流動着奇異的光澤,李帥剛剛想到要是自己穿上它是個什麼樣子的時候,戰甲下一刻就穿在了他的身上。

將真氣運足,戰甲發出刺眼的光芒,如果不是他的領域裏面沒有任何其他人的存在,那麼必然會造成許多人的雙目受到傷害。

手指觸摸身上的戰甲,光滑的戰甲上面發出圈圈的光暈。李帥感受到血脈相連的滋味,這件戰甲不愧是用心血煉製的,剛一出世就和自己心意相通。

再次看向頭頂的方鼎,他還是沒有弄清方鼎到底有些什麼作用。雖然是清楚了方鼎的名字,也是有方鼎的修煉法門,可是他的力量還不足以修煉那些功法。

他盯着方鼎,心裏不停轉着念頭。雖然清楚方鼎是一樣好東西,可是卻不能夠隨意的使用,這確實讓李帥有些鬱悶。

可是他只要一接近方鼎,從它的上面就會射出金光擋下自己,這樣下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使用它啊。

沒有發現身體裏面有什麼不妥的地方,李帥起身從牀上爬了起來。

“你這樣讓他輕易的得到定天丹鼎妥當嗎?”一個平行空間裏面出現一個清脆的聲音。

另外一個聲音回答說道:“他修煉的可是神典,能夠修煉那個功法的人可都是上天挑選出來的。”

“神嗎?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上天又算個什麼東西。”

“那是因爲你的力量還不足夠,到了你真正接觸到神唸的時候,自然能夠感應到天命了。”

清脆的聲音略現有些不忿,“就這個傢伙,我一根指頭就能把像他這樣功力的傢伙解決了,你有必要這麼重視他嗎?”

“魔界那邊又有些什麼動靜?”

“那邊的幾個魔尊好像都沒有什麼動靜,可是這樣我反而覺得有些不對勁。”

“魔界的威脅其實還不算最大,到了異界入侵的時候他們也未必能夠逃出它們的攻擊。”

“就是那些異界的傢伙,它們也太強了一些吧,上次的戰役鬥戰聖君就被它們擊傷了。”

“鬥戰那傢伙的力量你也是清楚的,異界的攻擊越來越強了,結界的力量已經削弱了不少,估計再有百年的時間那些結界就要被衝破了。”

“現在下界的仙人也太弱了一些,沒有幾個能夠幫的上忙的。”


“這就要看那個傢伙能不能及時的修煉到那個境界了。”

清脆的聲音問道:“哪個傢伙?你該不會是說剛纔那個得到定天丹鼎的傢伙吧。”

“不要多說了,你也該去東鎮那邊看看了。”

“你和那幾個老傢伙一隻都是支支吾吾的,這些事情就不能坦誠的說出來嗎,非要弄的那麼神祕。”

沒有迴應,另外一人已經消失在了當場。

聲音清脆的傢伙清哼了一聲,身體穿着的金色戰甲發出斑斕的光芒,黑色的空間就像多處一個太陽一般,頓時被照的閃亮。

“也該是放一些異界妖魔讓他鍛鍊一下了,光是功力暴漲一點戰鬥技巧都沒有,到時候真要是和異界的大傢伙打起來,也是一點用處也沒有的。”

李帥撥打了家裏的電話,母親還沒有回來,國外的事情已經定了下來,他最終還是決定就在哈佛讀上那麼幾年。反正現在到了哪裏也都是沒有什麼區別的,現在他是以應付的心情對待所有的事情。

功力不知不覺就已經達到了大乘境界,雖然只是剛剛進級,但是在地球上面他也已經沒有了敵手。神念不過一瞬之間就能掃視整個星球,除了一些被仙人或者等級別的傢伙禁制的那些地方,其他的所有地方都是可以輕易的窺探到,現在的力量就算是要往宇宙一行也沒有多大的困難。唯一阻攔他的也就是沒有一張星圖,要是隨意在宇宙間亂闖,難免會遇見其他一些不可預知的危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