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考慮到這一點,唐元鬆再次變得非常好鬥,雙手合十,看上去兇猛。

“包家…這麼多年了,我不認爲這是仁慈,讓我們清算吧!”



同時,京城的氣氛有所減弱。

因爲陳可笑!

他獨自一人來到,就像夜無殤來到京城攻擊上官家族一樣。

所不同的是,當時,恐慌只有上官家,而現在,是整個京城,都在恐慌中,因爲沒人知道,陳可笑旁邊是誰收拾了誰。

“他是怎麼回來的?這是否意味着他一生都不會回到華夏?”

“那麼多的人,強迫他的女人,他現在要報仇啊!”

“他沒有殺死足夠多的人嗎?如果不是包家一家人要拯救他,他將死在京城,甚至不敢回來!”

有各種各樣的聲音,其中大多數是見過大屠殺的老人!

那個時候的陳可笑,還不叫陳可笑,不過更多的只是大師班的實力,而是他瘋狂,血洗幾大姓氏家族,震驚了整個京城! 當時,一個大師級的大師,已經足夠強大,直到其他大家族反應過來,邀請大師鎮壓陳可笑,將他重傷,但被包家救了下來。


這二十年來,據說陳可笑的實力,早已突破到大師的水平,悍然至極!

那些擔心陳可笑之死的人,儘管他們現在已經用半隻腳走進了地上,但他們現在仍然感到恐懼。

此刻陳可笑回家。

在京城一流的大家庭中,僅坐了兩年的位置,就利用京城最後一次動盪,來保住自己的地位。

但是現在,有錢人家的家主韓福山,臉上已經變白了。

前天,他剛剛慶祝了自己的六十歲生日,並準備將家主的職位轉給兒子。

但是陳可笑回來了!

“圍繞着前院和後院!”

韓福山喊。

“高手在哪兒?我叫你多租一些,你沒聽我說嗎?有什麼可以聯繫的,不管費用多少,請過來!”

“還有其他大家庭,可以借用上級,全部借用!任何情況都可以!你聽到我說話了嗎?”

他哭了,兩天兩夜沒有休息。

他不敢休息!

他擔心如果他入睡了,陳可笑會突然出現並且永遠不會醒來。

整個家裏上下,都鬱悶到了極點。

韓福山在大廳裏,雙手緊握在檀香椅的扶手上,眉頭緊緊地皺着。

“爸爸,不必太擔心,我們反正是一流的大姓家庭,王牌衆多,那陳可笑也不敢輕舉妄動。”

韓福山的兒子韓林科,臉上帶着一絲不屑。

他不知道二十年前發生了什麼,更不用說爲什麼了。

但是現在韓家,不是二十年前可以比擬的!

“你知道什麼?”

“別胡說八道,按我說的做!”

有幾個受害者,他怎麼敢粗心?


當然,這些人還很年輕,他們依靠自己的家庭背景,肆意地認爲那個女人可有這麼可怕的男人!

“砰!”

等待韓林科反駁,家門口,突然被踢開。

一件灰色的長袍,立即印進韓林科的視線!

“S!”

他站起來,睜大眼睛凝視着那些一步一步走出門的人。

“阻止他!”

韓福山喊着,嚇壞了。“快!阻止他!”

“S!”

“S!”

“S!”



幾個大師級的瞬間掠奪,擋在了陳可笑的面前。

可,陳可笑沒有停下腳步,仍然朝着韓福山。

他的腳步輕快,踩着一種獨特的節奏,讓那幾個大師級的大師,還沒有開始,無疑自己一定要死!

“阻止他!”

韓林科大喊:“你怎麼敢闖我的房子?京城不是你狂放的地方!”

“人,殺了他,殺了我……!”

在他結束講話之前,一把飛劍瞬間刺入了他的喉嚨。韓林科的全身被拖回了幾米,直接釘在了柱子上。

血濺!

“那些當時沒有殺死的人,今天被殺死!”

陳可笑的擡起頭,那雙眼睛,看到韓福山全身冷!

“停止他!阻止他!”

韓福山顫抖得發抖,跌倒在椅子上,聲音變了。

一羣高手,全都朝着陳可笑衝去,卻一個接一個地飛了出去!

“Pa!”



血流成河!

韓福山無奈地看着韓家的人,一個個摔倒,看着陳可笑,一步步走向自己,一直無法動彈。

他在發抖,他坐在椅子上,僵硬!

陳可笑已經在他面前。

地上躺了整整三十個人!

那是他的韓家高手啊!


目前,沒有人還活着。

“你……你……”

韓福山的嗓子幹了,臉嚇了一跳,“救我一命,救我一命!”

“二十年,已經二十年了……你不能放手嗎?”

“Po-”

他只是說,用匕首刺入韓福山心中的那一刻,讓他的整個臉龐突然變黑。

“放下它?”

陳可笑地說:“我今天能活着,是因爲沒有放手。”

然後他轉身走開,不回頭。

韓福山身後,頭一傾,仍然凝視着眼睛,靠在檀香椅上,雙手放下,卻沒有生命。

整個韓家,慘了!

當風吹來時,濃烈的血液氣味使人噁心。

這是煉獄!

夜幕降臨,京城再次發生地震!

韓家一夜之間就被摧毀了,很讓人受驚。

殺手回來了!

一個接一個,下一個是誰?

那些與之有關的人似乎已被殺害,而誰留下來?沒有!

陳可笑恐怕不只是報仇,因爲他要殺人,幾乎全部被殺,甚至是韓家,現在已經是一流的韓家,一夜之間,徹底消失了。

誰是下一個?

很快,消息傳了出去。

是凌家!

是蘇氏!

今天的蘇氏,與凌家的關係,不是太大的祕密,凌家支持蘇氏,比其他兩個上流社會和有實力的家庭,要強大得多。

特別是凌羽楓的蘇氏,可是姓凌啊。

這蘇氏,在國內工業中打倒了包家,這陳可笑回來,是不是要對付蘇氏?


幾乎每個人都把注意力轉移到了凌家上,再到蘇氏的頭上。

當時。

蘇妲己真的很擔心

這個陳可笑,似乎很厲害,一個人,在京城引發了恐慌。而感受過去,是無底線的人。

“對方已經很生氣了。”

蘇妲己看着凌羽楓,“這個陳可笑,是不是想殺了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