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貝加面對阿特的魔法躲也不躲,直接用他那纏着火焰的腳踢了上去,可沒想到當他踢破冰球后冰球裏竟然射出數百支水箭將。這些水箭全部射向貝加的身體,儘管貝加用了魔法護層保護自己可還是被狠狠打倒在地,並且身上多處受傷。

打倒貝加後阿特下意識的看了看班卡,心想這回班卡應該要出手了吧,可是班卡竟依然不動聲色,而同時被打倒的貝加又站了起來。阿特開始有點着急了,他知道眼前的這兩個人都不好對付,所以纔想吸引這兩個人的注意力再讓輕朵回去叫皇家法師,可他沒想到他居然連同時吸引兩個人的能力都沒有。

再次站起來的貝加抖了抖身子對阿特說道:“小子,比我想像中厲害嘛,如果沒有我們的打擾我想你應該有能力考上皇家法師,可惜,現在你沒有機會了!86級火焰魔法,火瓶!”

一般來說80級的魔法就是皇家法師與高級職業魔法師之間的界限,而貝加一下子使出了86級的魔法這也將阿特逼上了絕路。阿特大叫道:“看來只有拼了,90級合成魔法,冰水巨人!”

阿特突然召喚出一個巨人,這個巨人擁有冰和水兩種不同性質,也就是說它可以隨時改變身體構造,選擇冰或水都可以。 嬌寵女主的悠閑人生[穿書]

當這個冰水巨人擋住貝加的魔法時貝加驚呆了,阿特自己的樣子卻是非常痛苦,因爲使用這種尚未成熟的魔法自身體內的魔力也會混亂,這對魔法師的身體傷害很大。

與此同時,貝加的頭頂上突然出現了一個魔法陣,原來輕朵剛剛一直在默默的佈置着結界。貝加剛用了一個高等的魔法,現在已無法躲開這個結界,也無法防禦不了,班卡看到這個情況終於衝過來救貝加了。

而這時輕朵也抓住機會背上吉克法特向通往皇城的傳送陣衝去,當班卡救下貝加後輕朵也已帶着吉克法特穿過了傳送陣。班卡憤怒的對阿特叫道:“混蛋!居然聯合起來對付貝加,你們太卑鄙了!我要殺了你!我要讓你的夥伴後悔將你一個人丟在這裏!”

此時阿特已經筋疲力盡,他倒在地上笑着說道:“呵,終於逃出去了,想殺我就殺吧,不過殺了我之後你們就要等着大批的皇家法師來收拾你們了,哈哈哈。”

而班卡也笑了:“哼,你以爲皇家法師來就能殺的了我們嗎?太天真了吧,我們本來的目的就是要將皇城內的皇家法師最大程度的吸引過來!之所以要殺考生只是爲了方便我們在這裏佈置足夠多的結界來迎接前來的皇家法師,而且我們還準備好了逃走用的傳送陣,想殺我們是不可能的!”

“將皇家法師吸引過來?你們到底要幹什麼!?”聽了班卡的話阿特突然覺得這整件事情比他想像中的還要複雜的多。

“你沒有必要知道這些,帶着疑問死去吧!冰斧!”班卡召喚出了一把巨大、鋒利而又堅硬的冰斧砍向了阿特。

就在這時突然一顆火球急速飛了過來,準確的擊中了班卡手中的冰斧,不但讓班卡沒有砍中阿特而且還將冰斧打出了一個洞。班卡露出了一臉驚訝的表情:“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有人只用火球術就能打穿我造的冰!”

班卡回頭一看便不在驚訝了:“原來是你啊,不愧是中隊長,難怪有如此實力。”

沒錯,趕來的人正是阿特的姐姐古赫·蓮娜,和她一起來的還有洛讓·珍妮弗、輕朵以及衆多的皇家法師。他們在得到輕朵傳回去的信息後立刻就趕了過來,辦事效率非常之高。看到這些趕來的皇家法師們班卡笑了笑:“來了這麼多人啊,不過還不夠,不再多來點皇家法師可捉不住我們哦!”

班卡說完立刻抱起貝加就向着山林的深處狂奔而去。

“想跑!沒那麼簡單!”蓮娜他們也趕緊追了過去。 蓮娜和珍妮弗畢竟是中隊長,很快的她們已經追上班卡了,可就在這時樹林中突然浮現出一個魔法陣擋住了蓮娜她們的去路。同時,樹林裏突然鑽出一個人,這個人叫加庫,也是班卡的弟弟。他跑到班卡身邊問道:“班卡,皇家法師已經來了嗎?怎麼沒通知我們?幸好我在這裏佈下了結界,不然剛剛你就危險了。”

“事發緊急來不及通知你們,那些考生們都解決完了沒?還有後面的高級結界完成了沒有?”班卡向加庫問道。

加庫搖了搖頭:“沒有,還有十個左右的考生沒解決掉,他們相當厲害,和其他兄弟們僵持到現在了。負責佈置結界的兄弟也有幾個過去幫忙,所以結界還沒全部完成。”

“真是失算,沒想到這界考生的水平這麼高!不管了,帶我去找其他兄弟叫他們停止和那些考生的戰鬥,現在最關鍵的是多拖住這些皇家法師一些時間,讓他們再多派點人手過來,這樣父親的行動纔會更方便。”班卡說道。

“你通知過父親了嗎?”加庫看了看班卡。

班卡點了點頭:“我已經用傳聲貝殼通知了他,他現在應該已經和五位哥哥前往皇城第三地區的皇宮了。”

就這樣,沒多久班卡和加庫趕到了傑諾他們和奧蘭德兄弟戰鬥的現場,包括傑諾、亞萬、雅瑟和吉米在內的普通考生總共只剩下12位,而他們面對的奧德拉兄弟有二十幾個。班卡一趕到現場便叫道:“都停下來!不要打了!皇家法師已經來了,趕快都跟我走!”

班卡說完就丟出了一個高等的火焰魔法,然後趁機和其他奧蘭德兄弟一起離開了。奧蘭德兄弟剛離開沒多久皇家法師們也追了上來,珍妮弗看見傑諾他們便問道:“剩下的考生就只有你們了?”

傑諾點了點頭,悲痛的說道:“應該是的,其他考生都被他們殺光了。”

“他們會爲此付出代價的!快告訴我,他們向哪裏逃走了。” 前妻首席要復婚

“他們朝那裏逃去了!”傑諾指向奧蘭德兄弟們逃離的方向。

“好了,你們乾的很好,接下來我會叫人帶你們回皇城接受治療的。”珍妮弗說完又對衆皇家法師們說道:“竟敢在皇城做出這樣的事情,絕不能容忍!皇家法師們!賭上你們的榮耀,一定要捉拿這幫奧蘭德兄弟!”

“是!賭上我們的榮耀!捉拿奧蘭德兄弟!”皇家法師們的聲音震徹雲霄,整個山林彷彿都顫抖起來。


皇家法師們的表現使得傑諾也熱血沸騰起來,他叫道:“我也要和你們一起去捉拿那些奧蘭德兄弟!”

可傑諾剛說完就暈倒了,原因當然是他的魔力使用過度。珍妮弗扶起傑諾說道:“你們做的已經很好了,接下來是皇家法師的事情。E小隊全體隊員,你們負責將這些受傷的考生們帶回去接受治療。C、D小隊,你們負責探索這附近所有的傳送陣,一個都不能放過!A小隊和B小隊負責偵察對方設下的結界,他們既然敢挑釁我們想必也一定有所準備。至於蓮娜隊長,你就帶上你的小隊和我一起正面突擊吧。”

“我正有此意,珍妮弗隊長!這幫人做的實在太過分了!一定不能放過他們!”接着蓮娜便和珍妮弗帶着衆多皇家法師衝向了敵陣。

同一時間,在皇城第二地區和第三地區的交界處出現了六個陌生人,爲首的是一個黑髮老人。他們徑直走向了第三地區也就是皇宮的大門,守在大門口的是皇家法師其中兩個小隊的小隊長以及20名隊員。

看到這6個陌生人小隊長立刻攔住了他們:“你們是什麼人?想幹什麼?”

“你們是皇家法師嗎?呵呵,我是來找皇后的。”黑髮老人說道。

兩個小隊長互看了一眼,他們都覺得眼前這六個人很可疑便問道:“我們今天沒有收到有人要來見皇后的通知,你們有通行證嗎?”

“通行證?是這個嗎?”黑髮老人一擡手二十幾只白色的幽靈突然從老人的手中鑽出,並鑽入守衛的皇家法師的身體裏,除了兩位小隊長外其他20名隊員立刻暈倒了。

“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剛剛的是詛咒術嗎?”兩位小隊長雖然沒有立刻暈倒但是也感到精神很差,昏昏欲睡,完全使不出力氣。

黑髮老人並沒有理睬這兩個小隊長而是對他身後的五個人說道:“這裏就交給你們了,我一個人進去就可以了,我會很快出來的。”

“是的,爸爸。”老人身後的五個人一起回答道,這五個人看上去也都差不多有50歲左右的年紀了。

“以爲這裏是什麼地方!想進去就進去麼!90級合成魔法,火雷雨!”其中一個小隊長突然施展出了一個高等級的合成魔法,天空中突然一道道閃電伴隨着熊熊烈火擊向了老人。

老人還沒出手他身後的五個人就衝上前圍住了他並同時擡起手製造出了一個五邊形的魔法盾擋住了這個小隊長的魔法,老人笑着說了一句:“真是不錯,中了我的幽靈之昏睡的詛咒居然還能施展出90級的魔法,看來皇家法師的水平是越來越高了,哈哈哈哈。”

老人一邊說着一邊踏入了皇宮,兩個小隊長還想繼續追過去卻被老人帶來的五個人擋住了,五個人中的老大對這兩個小隊長說道:“從現在開始絕不會讓任何人進去打擾父親的。”

老人剛一踏入皇宮內便被成百上千位的士兵圍住,這些是不會魔法的普通士兵,雖然說不會魔法但都是經過千錘百煉的皇家士兵,對付普通的魔法師還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對於這個老人這些士兵卻絲毫辦法都沒有,老人只是笑着走了過去這些士兵就全部靜止不動了。

老人健步如飛,大約過了十分鐘就來到了皇宮的中段地區,這裏是一塊非常非常大的庭院,穿過庭院就是國王與皇宮大臣以及四大貴族的人開會的地方,再後面就是皇室的寢宮了。剛一來到庭院老人就被十個人擋住,老人笑了笑:“還是和以前一樣嘛,會派十名小隊長級別的皇家法師在中庭守衛皇宮,那麼皇上身邊應該也會有兩位中隊長做貼身保護吧。”

聽到老人說這些小隊長們很驚訝,其中一個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會知道這些?”

“你們沒有必要知道這些,都睡去吧。”老人擡起了手準備施展咒術。

可就在這時突然一股寒意從天空中襲來,皇宮中庭的地面上立刻覆蓋上了一層薄薄的冰,接着一真強風颳來,一條巨大的骨龍從天而降。骨龍的頭上也站着一個老人,而這個老人正是朽楓·白葉。他笑着對黑髮老人說道:“我還以爲是誰呢,敢在皇城這樣大鬧,原來是你啊,馬仕基。欺負小孩可不好哦,這些小隊長可還都年輕着,我看還是由我來陪你玩吧。” 沒錯,這個黑髮老人正是奧蘭德·馬仕基,而且他並沒有使用易容術。馬仕基看着白葉苦笑了一下說道:“我都忘了,老隊長還在城裏呢,這下可有點麻煩了。”

而白葉此時卻收起了笑容:“馬仕基啊,你眼裏還有我這個隊長嗎?你事隔60年又回到這裏,還做出這麼過分的事情到底是爲了什麼!難道只是爲了報復斯卡蕾特皇后?”

當白葉提到斯卡蕾特這個名字的時候馬仕基的眼神突然變了,他好像陷入了深深的回憶當中。那是距今60年前的時候,當時的奧蘭德·馬仕基是一位年僅20歲就成爲了皇家法師中隊長的天才魔法師,而他所在大隊的大隊長正是朽楓·白葉。白葉很喜歡馬仕基,他知道馬仕基的實力很強便推薦他成爲了國王的貼身魔法護衛。這是羅菲利特帝國的慣例,不管什麼時候都必需有兩位中隊長等級的皇家法師貼身保護國王。而與馬仕基搭檔一起保護國王的是一位女魔法師,這位女魔法師也可以說是一個天才,她的年齡只比馬仕基大五歲,名字就叫做斯卡蕾特。

斯卡蕾特是一位非常美麗而又聰明的女人,天生的溫柔讓她對馬仕基這個比她小五歲的弟弟特別照顧。經過了一年的朝夕相處馬仕基和斯卡蕾特漸漸墜入了愛河,他們同樣年輕,同樣聰明,同樣深愛着對方,也同樣都熱愛着魔法。馬仕基覺得和斯卡蕾特一起保護國王的這一年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年,在其他人看來他們是非常讓人羨慕的一對情侶,大家都以爲他們會結婚,包括馬仕基自己也是這麼認爲的。可是事情卻和預想的完全不一樣,突然有一天,國王竟宣佈要讓斯卡蕾特嫁給當時年僅12歲的王子。這樣的事情讓馬仕基完全不能接受,他想去問斯卡蕾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是斯卡蕾特已經嫁入皇宮並宣稱再也不和馬仕基見面。

年輕的馬仕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他甚至已經失去了理智,不管任何人阻攔他都一定要見到斯卡蕾特並向她問個究竟。爲此年輕的馬仕基竟公然挑釁皇室,一個人闖進了皇宮。當然,最後的結果是他被阻攔了下來,面對着四大貴族的強者們馬仕基顯得無能爲力。

本來私闖皇宮的罪名是應該要殺頭的,可是在白葉的極力袒護之下他逃過了死罪,而是被判終生入獄。可沒想到馬仕基在坐牢的第二年就成功越獄,這讓整個皇城的皇家法師再度緊張了起來,大家都擔心馬仕基會再闖皇宮。但是結果馬仕基並沒有再來皇宮,並且在之後的幾年裏不斷傳來他到處和不同女魔法師發生關係的消息,可白葉還是擔心他會再次來皇宮便親自下達了一個高達一億金幣的懸賞令來通緝馬仕基。

沒想到白葉所擔心的這一天終於還是來到了,馬仕基冷靜的對白葉說道:“白葉隊長,我只是想見一見斯卡蕾特,並不想與您戰鬥。”

白葉冷笑一聲:“哼,我雖然老了,可還不至於糊塗。你讓你的兒子們擾亂這次皇家法師的考試,花了這麼大心思把事情搞的這麼大,難道只是爲了見見斯卡蕾特皇后嗎?我看你根本是想殺了她泄憤吧!”

“我不這樣做能見到斯卡蕾特嗎!我是被逼的,皇家法師對皇室的保護向來嚴密,如果沒有得到允許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見到皇室成員,我不這樣做的話還能怎樣呢!難道通過正常途徑要求見皇后嗎!那更不可能吧,我那樣做的話你們應該只會抓住我然後殺了我,而不可能讓我見到斯卡蕾特!”馬仕基激動的對白葉說道。

馬仕基說的很有道理,向他這樣一個通緝犯不通過這樣的辦法大費周折的話根本不可能見到皇后。但是白葉依然不會讓馬仕基去見皇后,他對馬仕基說道:“你說的的確對,所以你這輩子註定再也見不到皇后了,你根本就不應該再回到這裏!”

“不,我和斯卡蕾特曾有個約定,我一定要再見到她。”馬仕基堅定的說道。

“那就先過我這一關吧。”白葉說完一擡手,他的骨龍便咆哮着衝向了馬仕基。

面對這巨大的骨龍馬仕基飛快的念起了咒語,然後用手凌空畫了個圈,人便消失了。而同時骨龍的頭上出現了一個圓形空洞,馬仕基從那個空洞裏走了出來。馬仕基突然來到了骨龍頭上讓白葉也吃了一驚:“想不到你的時空魔法已經成長到這個地步了。”

而馬仕基並沒有要閒聊的意思,他立刻向白葉砸出了一個暈眩術。不過這可不是普通的暈眩術,普通的暈眩術只是一個淡淡的灰色光球,而馬仕基砸出的這個暈眩術卻是一個非常大的純黑的光球,被這樣的暈眩術砸中恐怕連骨龍都會頭暈吧。

白葉不愧是朽楓家上一代的家主,面對這個可怕的暈眩術他不慌不忙的通靈出十幾只白色的蟲子,白色的蟲子一起衝向這個暈眩術,瞬間便將暈眩術咬碎吞進了肚子。這種白色的蟲子叫做噬魔蟲,是極其稀少的以吞噬魔力爲生的蟲子。

馬仕基眼看這樣的咒術沒有效果便施展出另外一種瞬發的咒術,他大喝一聲:“160級詛咒術,幻影剝削!”

隨着馬仕基的喊聲白葉周圍突然出現了十幾個黑色鬼影,這些鬼影正拿着刀一點一點的削着白葉的皮肉。白葉痛的大叫起來:“該死的!所以說我最討厭和咒術師戰鬥了!骨龍,把你的魔力借我!”

白葉說完將手扶在骨龍的身上,藉着骨龍的魔力白葉身上的魔法護層立刻變的越來越厚,還閃出了金色的光芒,而那些黑色的鬼影無論如何用力都傷不到白葉的肉體了。馬仕基驚歎道:“真不愧是隊長啊,魔法護層居然已經達到黃金的等級。看來只有用那一招了,對不起了隊長!”

馬仕基正要施展他最強的咒術突然感覺自己已經不能動彈,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的腳下纏着一條顏色近乎透明的白蛇。這種蛇叫白透蛇,也是非常高等的靈獸,可以短時間類封住被咬人的一切行動,當然也包括魔法的使用。

“消滅他吧,骨龍。”白葉趁這個時候一擡手掀起一陣旋風將馬仕基吹到了空中,而白葉的骨龍也同時向着馬仕基吐出了一個巨大的白色冰球,被白色冰球擊中後馬仕基奄奄一息的倒在了地上。

白葉看着躺在地上的馬仕基淡淡說道:“馬仕基,你當初就不應該爲了女人而做出那麼衝動的舉動,而現在更不應該再次回來。”

“呵,是我失算了,本以爲總長和八個大隊長都不在皇城內就應該沒人能攔的住我了,竟然忘了還有隊長您呢。”馬仕基有些沮喪的說道。

白葉搖了搖頭:“不用妄自菲薄,我已經老了,實力和以前不能比,能打敗你完全是佔了所用魔法類型不同的便宜。作爲咒術師這種輔助類型的魔法師想要一對一的打敗召喚師或者通靈師本身就是很困難的。不過你要是真的認爲現在的皇城裏除了我就沒人能阻止你可是大錯特錯了,現在的皇城內有幾位中隊長實力可是在我之上。”

“是嗎?皇家法師果然是一代比一代強啊,看來整個世界的魔法水平又要進入一個新的時代了。”馬仕基微微感嘆道。

“是啊,你我的時代都已結束,接下來會是一個嶄新的魔法時代,也該是我送你一程的時候了。”白葉說完擡起手準備給馬仕基最後的一擊。

“請等一等!”這時突然有人叫住了白葉,白葉回頭一看,來的人竟然就是現在的皇后斯卡蕾特。

斯卡蕾特雖然已經80多歲了,但氣色依然很好,儘管已有60年沒見面但馬仕基還是一眼就認出了斯卡蕾特。馬仕基用顫抖的聲音說道:“斯卡蕾特,是你,真的是你。這真是太好了,我終於又見到你了。” 將時間往前稍稍推一點,在奧蘭德·馬仕基與朽楓·白葉戰鬥的同時,皇城第二區二號傳送陣之室裏躺着很多受了重傷的考生,皇家法師中的淨化師們也在忙碌的爲他們治療着。當一位擅長淨化及治療術的男性皇家法師治療到吉克法特的時候感覺到有點奇怪,他叫了一下他身邊另外一位女性皇家法師:“隊長,您看這個考生,他好像是修煉了什麼黑暗魔法,體內的魔力反應有些不正常。”

那個女皇家法師將手撫在吉克法特的身上,只見一個審判官樣貌的光影突然冒了出來。女皇家法師對着那個光影說道:“查看一下這個人的魔力反應。”

於是審判官便鑽進了吉克法特的體內,過了一會審判官又從吉克法特的身體裏鑽了出來:“查驗結果,黑暗的魔法使用過度,變節程度60%,我給出的審判是當場處決。”

女皇家法師頓了一下說道:“看來要殺掉他了,不然他會變節的。”

“不是吧,我聽說他剛剛一直在和奧蘭德兄弟拼命的戰鬥啊,60%的變節並不是完全沒有救吧。”男皇家法師說道。

女皇家法師瞪了他一眼:“他所修煉的黑暗魔法相當邪惡,而且現在朽楓家的白葉大人正在皇宮內和死亡十人組的馬仕基戰鬥着,皇城目前的情況很危急,不能冒這個險,還是殺了吧!”

而就在女皇家法師說完這番話後,吉克法特身上的那個審判官的光影突然驚叫道:“不好了!變節程度急速增加65%、70%、75%、80%!啊……”

審判官的光影突然消失了,而吉克法特也站了起來,全身上下都散發出一種驚人的殺氣。女皇家法師感到不妙,大叫道:“快阻止他!這個考生變節了!”

可是女皇家法師叫晚了,吉克法特竟然迅速施展出了一個羣體緩慢術,將傳送室裏的皇家法師的動作全部減慢。然後吉克法特又給自己加上了隱形術和加速術衝出了傳送室,向皇城第三區皇宮的方向飛奔而去。

現在將時間重新撥回去,斯卡蕾特一看到馬仕基眼淚就忍不住涌了出來,她哭着對馬仕基說道:“你爲什麼還要回來?”

馬仕基卻微笑着回答道:“怎麼,你不想再見到我嗎?”

“不想!我不想再見到你!因爲那樣只會害死你!”斯卡蕾特一邊說着一邊跑向了馬仕基。

白葉伸手攔住了她:“皇后,他很危險,勸您還是不要靠近他的好。”


斯卡蕾特推開了白葉的手說道:“馬仕基不會傷害我的,永遠都不會!”

走到馬仕基身邊斯卡蕾特輕輕扶起了他:“你傷的好重啊,必需馬上接受治療。”

馬仕基搖了搖頭:“不,不用了,能見到你就好了。”

馬仕基說完將手伸進自己的懷裏掏出一條銀色的項鍊,這條項鍊很細很精緻,而且散發出一種特別的光芒。這種光芒就好像清澈的湖面折射陽光所形成的光芒一樣,不時還會呈現出波光粼粼的效果,非常的美麗。

斯卡蕾特一看到這條項鍊就又哭了出來:“你……你還記得,你居然還記得。”

“當然了,這是我們的約定,我怎麼可能會忘記。我曾經答應過你要找到這條水波項鍊,並親手爲你戴上,而現在我終於可以完成和你的這個約定了。”馬仕基溫柔的說道。這條項鍊叫做水波項鍊,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寶貝,雖然它不具有魔法效力但它的價值很多A級的魔法道具也比不上。關鍵是這條項鍊100年前就遺失了,60年前馬仕基和斯卡蕾特在一起的時候就談論過這條項鍊。斯卡蕾特表示她非常喜歡這條項鍊,而且她還曾和馬仕基約定如果馬仕基能找到這條項鍊並親手爲她戴上的話她就嫁給馬仕基。如今,馬仕基花了一生的時間終於找到了這條項鍊,所以他前來完成他與斯卡蕾特的約定。

聽馬仕基這麼說斯卡蕾特哭的更厲害了:“你好傻,你就是爲了把這條項鍊送給我纔到這裏來了嗎?還做出了這麼多驚人的事情,你真的是太傻了,你知不知道,你只要出現就一定會死在這裏。”

馬仕基依然微笑着說道:“並不是要把這條項鍊送給你,而是要親手爲你戴上。”

馬仕基說完解開了項鍊,而斯卡蕾特也主動的低下了頭,馬仕基親手把項鍊戴在了斯卡蕾特的脖子上然後輕聲說道:“現在我完成了約定,你可以嫁給我了吧。”

斯卡蕾特一邊抱着馬仕基哭泣一邊點着頭,只是她已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皇后,到此爲止了,你這樣會讓羅菲利特皇室的臉面丟光的,我必需殺了這個人。”這時白葉終於開口說道。


而就在白葉說完這句話後他突然感到一陣殺氣襲來,緊接着他就看見吉克法特不知從哪裏冒了出來,手中還拿着一顆黑色的球衝向馬仕基:“去死吧!馬仕基!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綠水牢。”斯卡蕾特一揮手便召喚出一顆水球將吉克法特困在了裏面,綠水牢是將水以10比1的比例壓縮而成的,吉克法特被困在裏面竟一時動彈不得。

馬仕基記憶力非常好,他看了一眼被困住的吉克法特便想起了一年前與吉克法特見面時的情景:“你是那時候的咒術師?你爲什麼一心想着要殺我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