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要是跟隨的流民太多,他就不得不找當地官府了,他的行蹤也就暴露了。

可是他又怎麼開口阻止南珞瓔呢?

趙信深吸一口氣,回頭看了一眼那些流民,只見他們雖然說跟隨,但是卻並不靠近,只是遠遠的跟着。

南珞瓔帶人散給他們食物,他們就接着,不給他們也不上來要。

而且即使是接食物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的,彷彿對他們這些人有着某種天然的敬畏。

或者說彼此之間有着一道看不見,但卻真實存在的溝壑、壁壘。

趙信正要開口喊南珞瓔,和她說一說發給食物的事。

忽然後面的流民中卻突然發生一陣騷亂。

“怎麼回事?”

因爲視角的問題,趙信也沒看清發生了什麼,只是看見那些原本安靜,或者說麻木的流民們突然一陣騷動,好像還有人衝向了南珞瓔。

趙信禁不住臉色一變,好在他能看見南珞瓔和小翠並沒有發生什麼,才稍稍放心。

這時有南家的護衛上來稟報:“公子不用擔心,我家女郎無礙,只是流民中有一個帶着孩子的婦人,她的孩子好像要不行了。見我家女郎心善,便想求她救救孩子。

可是……”

護衛說着一臉爲難的苦笑。

趙信心中卻是咯噔一下。

隨即也不再多說,直接讓人停下了車駕,然後也下了車往後走去。

整個隊伍自然也就跟着停了下來。

走不多遠,就到了近前,立刻便能聞到一股味道。

“公子,流民污穢……”

曹雄聞到那股味道,見趙信要去看那些流民,不由嚇一跳,連忙就要阻攔。

趙信卻一把推開他,徑直走上前一看,果然見一衣着襤褸的婦人,臉色蒼白,哆裏哆嗦,懷裏摟着一個孩子,大約四五歲光景。

也可能更大一些,因爲那孩子實在太瘦小了。臉色發紫,嘴脣在這夏日裏,卻好像人在嚴冬季節一樣。

婦人跪在地上,拉着南珞瓔的衣服,向她小聲弱弱的求助。

但南珞瓔除了拿出食物之外也不知道該做什麼,着急又惶恐,絲毫沒有平時英姿颯爽的模樣了。

看見趙信,立刻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的求助的看向他,“陛……兄長,我……”

趙信看她這幅模樣,不禁一聲嘆息,上前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用怕,有我呢。”

說着上前一步,將她和小翠擋在身後,然後蹲下身對那婦人道:“大嫂,能否讓我看看孩子?” 婦人看起來年紀不大,顯然這個時候同樣六神無主。

真所謂病急亂投醫,這個時候別說趙信這樣一個貴公子模樣的人這樣說,任何人說,她都不會猶豫。

聞言連連點頭,慌忙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抱到趙信面前。

但看見趙信衣着潔淨,又有些遲疑。

趙信沒想到婦人這個節骨眼上居然還注意到這些細節,也不知該說什麼好,只能笑笑道:“無礙的。”

然後伸手接過孩子。

可惜,他前世雖然學過一些急救知識,但在此時卻毫無用場,除了看出孩子感覺有點奇怪,因爲這孩子臉色看着像是缺氧的感覺。

可是卻根本看不出到底是不是,又是怎麼造成的?

只能按照常識,讓孩子躺平,給了她一個呼吸較爲容易的姿勢。

果然,發現孩子臉上的表情好像舒緩了一些,心中稍微鬆了一口。

其他人見此,也同樣鬆了一口氣。



看向趙信都充滿了敬佩。

他們卻不知道趙信已經黔驢技窮了,只能問那些流民,“諸位可有人見過類似情況嗎,知不知道這孩子是因爲什麼?”

人羣微微騷動, 謀明天下 :“貴人,這囡囡怕是撐到了。”

“啊?”

趙信聞言一下沒反應過來。

其他人也是一片大眼瞪小眼。

倒是流民中有人道:“是了是了,我之前看這兩位女郎給了她們食物,這小女郎心善看他們可憐還多給她們一些,怕是這婦人自己沒吃全給這囡囡吃了。”

趙信這時也猛然想起,以前在某戰的一位科普UP主的視頻裏看到過,一種叫做飢餓症候羣的病症。

說是人在極度飢餓之後,會因爲大腦反應機制失靈,導致過度暴食,進而導致代謝紊亂,嚴重會造成重度缺氧。

再看那孩子小腹果然漲得圓鼓鼓的。

可是這種情況要怎麼辦,趙信發現他居然忘記了,或者是當是根本就沒看完……該死啊,這可怎麼弄?!

可是這也沒辦法,說實話,趙信當時那個時代,這種知識肉眼可見的範圍根本沒用啊。

不過這個時候,他卻不能表現出任何慌張,或者惱火。

因爲聽到這些話,小翠已經先哭了,她沒想到這居然還跟她有關,跑兩百圈都沒哭的丫頭,這會嘴一撇忍不住就哭了出來,“我不是故意的。”

阻道者殺

她也沒想到自己捨不得吃,省給孩子吃,指望哪怕自己餓死了,這孩子也能多活一回。

因爲她深知,這樣心善的貴人是不容易遇到的。

“別哭,別哭。”

趙信強作鎮定的道:“不就是吃撐了嗎,那想辦法讓孩子吐出來也就是了。”

他這一說,包括流民在內,衆人也都一起點頭。

覺得好像有道理。



其實趙信完全沒有絲毫把握,雖然缺氧是吃撐造成的代謝紊亂引起的,但是把食物吐出來能解決不能,誰也不知道。

但是這種時候還能怎麼辦呢?

就在此時,有人道:“快快快,孩子要不行了。”

果然,趙信一看,這一會,孩子的臉色更紫了。

當即也不敢再想什麼來,小心翼翼的抱起孩子,卻不敢擠壓她的腹部怕損害了腸子。

想讓婦人抱着,但又有些遲疑,一來婦人太虛弱了。

二來萬一救不活,甚至起到反效果,他卻不想讓婦人生出親手殺死孩子的錯覺。

這是南珞瓔倒是鎮定了下來了,上前一步道:“我來幫你。”

趙信看了她一眼,見她目光堅定,似乎有所準備。

心知南珞瓔小事粗疏,大事卻心細,必然是已經察覺到了他其實並無把握,也曉得他心中顧慮,這個時候站出來,明顯是要和他共同承擔的意思了。

當即時間緊迫,也不容他遲疑,便即點頭道:“好,你抱着她,放平了,不要擠壓她的腹部……”

“明白了……”

南珞瓔小心翼翼的接過孩子,也看了他一眼,然後瞬間竟也明白了他的心思。

這一刻兩人居然彷彿心意相通了一般,都一種共同面對榮辱之感。

榮耀與掌聲共同分享,歉疚與指責,也一起承擔。

明白了趙信的想法之後,南珞瓔發現自己的心境居然無比的沉靜,不再有慌張和不安。

小心翼翼的配合着趙信的動作,內心卻毫無波瀾。

雖然趙信的一些動作她根本不明白,比如趙信一會捏開孩子的嘴巴,並用手指探入孩子的口中,她能明白是讓孩子催吐。

可是趙信對着孩子的嘴巴吹氣,她就不懂了。

只是心中驚異,趙信身爲天子養尊處優,對這小女孩居然一點不嫌髒。

旁邊衆人更是目瞪口呆。

趙信其實也是一頓操作猛如虎,其實心裏直打鼓。

人工呼吸是對溺水造成的缺氧有用,對代謝紊亂造成的缺氧有沒有用,他不確定,真的不確定,只能說應該也是一樣的原理吧?

還好,不知道是催吐起了效果,還是人工呼吸起了效果,總之大約盞茶功夫,南珞瓔驚喜的發現懷裏的孩子動了。

再看孩子的臉上的紫色也漸漸消退,雖然有些蒼白,但是總比之前好看多了。

趙信又讓人拿來清水,燒開之後,和了一些紅薯澱粉羹,給她喂下去。

女孩臉上更添了一分紅潤。

南珞瓔用手絹沾了清水,給她擦拭了一下小臉蛋,然後發現這孩子還真長的挺好看,不由有些喜愛。

趙信此時也心情大好,見她如此,不由調笑道:“以後這囡囡就是咱們女兒了。”

南珞瓔聞言俏臉緋紅,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心裏卻很喜歡。

倒是那婦人,見孩子好像救轉過來了,雖然還沒醒,但看着已無生命之憂了。

不由喜極而涕。

聽到趙信這句話,不由一怔,有些慌。

南珞瓔忙道:“郎君是在說笑呢?”

她沒有叫“兄長”,畢竟趙信剛剛說什麼“咱們的孩子”,她再叫兄長就感覺怪怪的了。

小仙醫的風流人生 ,她不樂意,這會叫出來卻莫名的感覺好像沒那麼不好意了。

倒是那婦人聽說之後,鬆了口氣,但看向孩子的眼神微微又有些複雜。 她這反應,衆人其實也都理解。尤其是那些同樣有孩子的流民們,人人心中都是心有慼慼。

自己的孩子誰不心疼。

要是有人來搶,他們肯定會捨不得。

但是想到日後的前景,難免又會生出,真要被富貴人家領去,別說當閨女,當侍女也是好事啊。

這種複雜的情緒,不在其中,很難理解。

趙信本來也確實是在和南珞瓔開玩笑,但見到衆人的反應卻沒有了玩笑的心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